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00章 我愛你,艾絲特爾…

  怪物的嘶吼與戰斗的廝殺聲若隱若現。

  美妙憂傷的旋律與越發嘹亮整齊的歌聲回蕩在城市的上空,就像是在向不幸的命運宣戰一般。

  賽博聽著聽著,自己也漸漸不自覺地跟唱了起來,視線恍惚,隱隱癡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同時握緊了拳頭。

  雖然心中對這些精靈的過去還充滿著疑惑。

  雖然對這兩天的遭遇還有好多困惑無法得到解答。

  但這一刻,賽博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將這些精靈拯救出來!

  他雖然是休閑黨,但從來都不是一個劇情黨。

  但此時此刻,他第一次,也是極為強烈地希望,讓這些精靈也能像精靈之森的那些同伴一樣,享受到溫暖的陽光,吃上美味可口的食物。

  都說歌聲最能傳遞情感。

  他能夠從這些精靈的歌謠中感受到他們的辛酸,感受到他們的痛楚,感到到他們對美好愿景的希望,感受到他們對女神的虔誠……

  這樣的存在,應該獲得拯救。

  “可是……我又該如何做?為什么直到現在我還沒有觸發任務?”

  “系統啊系統,哪怕是沒有獎勵也好,趕緊給我觸發拯救他們的任務,趕緊給我指明一個方向吧!”

  賽博在心中大喊道。

  只是,當他將視線集中到游戲系統上的時候,依舊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一瞬間,他甚至產生了自殺之后重新進游戲,看看能不能恢復正常的沖動。

  但想到自己不知道復活之后如何再前往這座精靈城市,又只好按捺住性子忍了下來。

  至少……等到黑潮過后。

  至少……等到那位名為甘多的精靈,帶著自己前往神殿之后!

  或許等到自己前往神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以后,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而等到自己退出游戲,將游戲自動錄下的視頻傳到官網上之后,也一定會得到其他玩家們的幫助!

  這一刻,賽博什么獎勵都不想要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伴隨著一聲琴弦崩斷的聲音,歌唱戛然而止。

  賽博微微一怔,看向了彈奏豎琴的多雷,只見他忽然蜷縮起身體,整個身軀都在不斷顫抖。

  這位冰霜精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每次咳嗽都會吐出黑色的液體,而他臉上的肉瘤,則仿佛有無數的蟲子在下面蠕蟲一般顫動著。

  他死死抓著地面,尖利的指甲嵌入地板里,頭上膿包龜裂,黃色的膿液不斷流淌。

  “爸爸!”

  艾絲特爾抓緊了多雷的衣角,神色緊張又擔憂。

  只是這一次,多雷卻猛然將她推倒在地。

  他的力氣很大,一下子就將精靈少女推出了一米多遠。

  “別……別靠近我!”

  他聲音痛苦地低吼道。

  賽博表情一變。

  他欲站起身,卻忽然感知到腰間有什么東西熾熱滾燙。

  他下意識低下頭,看到是那名身穿袍子的老精靈甘多送給自己的白銀匕首。

  此時此刻,這把由秘銀打造的匕首正在閃爍著銀色的光輝。

  那是擁有特效的秘銀武器,在靠近墮落腐化的深淵生物時自然而然發生的變化。

  這是一種示警。

  賽博微微一怔,猛然看向了多雷,只見他身上正在有著絲絲黑霧不斷升起。

  那氣息,賽博再清楚不過了。

  “深淵之力……”

  他神情凝重地喃喃道。

  這位沉默寡言的冰霜精靈,正在快速地被深淵之力侵蝕,迅速地墮落腐化!

  這個時候,他忽然明白甘多離別前那句意味深長的話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多雷表情痛苦。

  他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雙目逐漸染上了一層赤紅。

  他身上的氣息不斷上升,變得越發的危險……

  “爸爸!”

  艾絲特爾從地上爬起來,看向多雷的目光充滿著慌亂。

  聽到她的聲音,多雷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清明。

  他愧疚地望了一眼艾絲特爾,聲音嘶啞:

  “抱……抱歉……”

  “艾絲特爾……我不能再陪你去看星星了。”

  而后,他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賽博。

  “殺了我。”

  他咬緊牙關,一邊顫抖,一邊聲音嘶啞地說道。

  賽博張了張嘴,大腦一片空白。

  “殺了……我,我不想,成為怪物……”

  多雷聲音顫抖。

  他臉上的肉瘤蠕動越來越厲害,身后已經長出了惡魔一般的尾巴。

  賽博握緊了秘銀匕首,眼前隱約有些模糊。

  他一把抓住多雷的肩膀,大聲道:

  “多雷,你堅持一下!我是……”

  他想要說出“我是女神的天選者”這句話。

  然而,卻怎么也說不出來。

  他的話,被消聲了。

  是系統!

  賽博心中憤怒。

  該死的破系統!

  他媽的!什么時候屏蔽不好,這個時候竟然還要屏蔽關鍵詞!

  他深深呼出一口氣,想要再說些什么,卻被多雷阻止了:

  “殺……了我。”

  “這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宿命。”

  多雷喘著粗氣,聲音顫抖地道。

  賽博沉默了。

  他知道的。

  與惡魔戰斗了這么久,他對深淵之力的污染是很了解的。

  一旦墮化開始,都是不可逆轉的。

  直到……成為失去理智的怪物,或者是徹底瘋狂的惡魔。

  緩緩吐出一口氣,賽博默然道:

  “我明白了。”

  語畢,他抽了下鼻子,忍住心頭的微酸,一把將手中的秘銀匕首刺入了多雷的胸膛。

  “爸爸!不!”

  艾絲特爾發出一聲驚呼。

  多雷抽搐了幾下,帶著略微有些眷戀地目光望了一眼精靈少女。

  他艱難地咧了咧嘴,微微笑了笑,那猙獰的面容卻隱隱顯現出一種別樣的溫柔:

  “我愛……你,艾絲特爾。”

  “不要哭,你要堅強。”

  而后,他的身上開始綻放起璀璨的光芒,那猙獰的肉瘤與惡魔的鱗片開始飛快地褪去,而他的身軀,也開始迅速地淡化……

  “女兒,拜托了……”

  賽博聽到多雷在他耳旁略帶懇求地說了一句。

  他微微張了張嘴,想要回答對方,但多雷的身體卻在一聲砰然聲中化為無數紛飛的光子,消失在了眼前。

  如同黑暗中綻放的煙花,虛幻,又美麗。

  “爸爸——!”

  艾絲特爾發出撕心裂肺的呼喊。

  她沖到了多雷消失的地方,拼命想要抓住什么,然而卻什么也無法抓到。

  地面上,只剩下多雷消失后留下的衣物。

  艾絲特爾顫抖著抱起那些破碎的衣物。

  她的神情充滿著憂傷。

  精靈們的歌聲還在城市間飄蕩,似乎在訴說著什么。

  艾絲特爾跪坐在地上,望著窗外閃爍的燈光,目光朦朧。

  她輕輕開口,跟著那縹緲的歌聲繼續吟唱。

  聲音凄婉又哀傷。

  賽博手中的秘銀匕首丟在了地上。

  他看著抱著破碎衣服歌唱的女孩,聽著那婉轉的歌謠,一時無言。

  直到少女吟唱完畢,望著眼前的衣物,默然地道:

  “我知道的……”

  “我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一天的……”

  “爸爸只不過是去陪媽媽了而已……”

  “我會堅強的活著……”

  “一定會堅強的活著……”

  “我一定會等到母神復蘇的那一天……”

  “我不會哭的……”

  “爸爸……爸爸只不過是回歸了母神的懷抱……”

  “就像媽媽一樣……”

  “他們……一定在母神的神國中幸福的生活著……”

  “他們……一定正在天上,看著我,鼓勵著我……”

  “我不會哭的……”

  少女的聲音越來越小。

  看著她那瘦弱的身軀,賽博心中升起了幾分不忍。

  他不想告訴少女,在游戲的設定里,每一個被深淵污染的靈魂,都會徹底失去回歸神國的機會,被凈化成虛無。

  看著跪坐在地上,神情憂傷的艾絲特爾,賽博的胸中涌起了一絲沖動。

  這一刻,他感覺少女的身影隱隱與自己現實中的妹妹重合。

  他忍不住走上前,將艾絲特爾擁入懷里,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想要哭的話……就哭吧。”

  少女的身體輕輕一顫。

  她緩緩抬起頭,充滿霧氣的眼眸看向了賽博,而后喃喃道:

  “不,爸爸會失望的……”

  看著強忍著眼淚的艾絲特爾,賽博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不會的。”

  “我替你擋著,他看不見。”

  少女微微一顫:

  “真的……看不見嗎?”

  她的聲音,帶著隱隱的顫抖。

  “真的。”

  賽博輕聲道。

  前所未有的溫柔。

  少女沉默了片刻,開始輕聲啜泣了起來。

  漸漸地,那啜泣化為了悲痛的哭聲,撕心裂肺。

  她抓緊賽博的衣角,放聲大哭起來。

  少女的慟哭埋藏在憂傷又執著的歌聲中,觸動了賽博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他將對方緊緊抱起,不知不覺間竟然也被淚水模糊了雙眼。

  “我會拯救你們的……”

  “我一定會拯救你們的!”

  他一邊流淚,一邊聲音堅定大喊道。

  而后,他忽然抬起頭,赤紅著雙目,一手攬著少女,一手握拳,高高舉起,面對窗外那云層翻滾的天幕咆哮:

  “我——賽博·暗影!”

  “以……女……!”

  他顫抖著身體,似乎要掙脫某種束縛。

  熟悉的禁錮感再次傳來,賽博身上隱隱竟然有金光開始環繞。

  他的表情變得猙獰,但目光卻前所未有的堅定。

  只見他微微張著嘴,臉上青筋暴起:

  “以……女……”

  聲音顫抖,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阻止他說下去。

  不過,賽博并未放棄。

  他掙扎著,身上的光芒越來越盛,幻化成道道金色的閃電,圍繞著他的身軀不斷旋轉。

  他心中的那股氣越來越盛,不斷升騰……

  光芒越來越耀眼,賽博感覺自己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但同樣的,他感覺心中的那股力量卻越來越強!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能夠做到。

  只見他深深地吸一口氣,雙眼布滿血絲,咬緊牙關,在一片絢麗的金光中,再次顫抖著大喊:

  “我以……”

  “女神……”

  “天選者的名義——”

  “起誓!”

  他終于將想要說的那句話說了出來。

  一道璀璨的光柱沖天而起,從賽博身上升騰而起。

  伴隨著滴滴答答的好友消息的輕響,他的視野……陷入了黑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