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99章 吟唱

  窗外的風聲越來越大,呼呼作響。

  火盆中燃燒著明黃色的火焰,噼里啪啦,煙霧繚繞。

  賽博坐在火盆前,好奇地打量著盆中的燃燒物,那應該是某種怪物身上剝下來的油脂,燃燒的時候帶著一股怪味兒。

  他又將目光移向四周,映入眼簾的是雖然破敗,但卻打理得整整齊齊的屋子,只是因為墻上那灰暗的油膩的污穢顯得不那么干凈。

  屋子的墻壁上掛著很多架子,架子上擺滿了各種零零碎碎的物品,賽博依稀能辨認出一些明顯有著精靈風格的工具和裝飾品,此外還有不少發黑的骨骼以及裝著不知道什么東西的瓶瓶罐罐。

  地面上擺滿了很多泥碟,里面裝著粘稠的黑色流體,上面插著似乎是某種蟲絲做成的引子,正燃燒著火焰,明亮閃爍,就像是一盞盞油燈。

  可愛的精靈女孩艾絲特爾正蹲下來,小心翼翼地將那些“油燈”一個又一個吹滅,并將黑色的流體收集起來裝進袋子里,再把泥碟一個個疊起來收好。

  這個時候,賽博也明白為什么在室外的時候感覺這件屋子窗戶里的光明顯要比其他的房子亮了,應該就是這些“油燈”在發光發亮。

  房間里除了精靈父女以及賽博外,并沒有第四個人。

  很明顯,在多雷回來之前,精靈少女艾絲特爾應該一個人呆在家中的。

  賽博沒有去問女孩兒的母親在哪。

  他怕問出一個傷心的故事。

  多雷坐在火盆的另一邊,正在處理帶回來的那些戰利品,大多數是一些黑色的肉塊,散發著一種難聞的味道,讓賽博忍不住皺了皺眉。

  不過,多雷卻似乎習以為常。

  這位長相丑陋的冰霜精靈正盤著腿,用銹跡斑斑的匕首熟練地切割著肉塊,并將那些粘稠的油脂剃掉,裝入準備好的瓶子里。

  看著那濃稠的液體,賽博感覺自己應該知道點亮那些“油燈”以及火盆的燃料是什么了。

  艾絲特爾很快就收拾好了油燈。

  而后,在賽博好奇的目光中,她的身影又消失在房屋里側另一個光線略微有些昏暗的屋子里。

  因為坐在另一邊的多雷正好擋住了他的視線,他看不清另一個房間的情況,只能聽到少女那“踏踏踏”的輕快腳步聲,以及輕哼著的小調,偶爾還能聽到一些水流。

  她的心情似乎不錯。

  過了一會兒,艾絲特爾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賽博的視線中,這一次,她手中多了一個帶著花紋的泥壺和三個坑坑洼洼的杯子。

  只見她如同歡快的蝴蝶一般飛到了兩人的面前,輕輕跪坐下來,然后為賽博、多雷以及自己分別倒上了一杯茶水。

  “爸爸,客人,一路辛苦了,喝點水吧!”

  她的聲音清脆又好聽,就像是黃鸝一般。

  而在做完了這些之后,她又“踏踏踏”地消失在了黑暗中,就像只歡快的小兔子。

  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賽博心中不由如此想到。

  走了一路,他也覺得有些口渴了,于是就將杯子拿了起來。

  只是,當他拿起杯子之后,看著杯子中的不明液體,卻微微有些遲疑。

  那是一種渾濁的液體,上面似乎還漂著一層淡淡的油脂,散發著一種無法描述的腥味兒。

  賽博:……

  這是水?!

  賽博的嗅覺告訴他,他的身體在拒絕這種不明液體。

  而當他看向多雷的時候,卻發現他早已將杯子拿起,一飲而盡。

  這位沉默的冰霜精靈的表情,很是正常,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這“茶水”的腥味影響。

  賽博:……

  他抽搐了下嘴角,打心底里對對方感到佩服。

  這“茶水”……他僅僅是聞了一下,就感覺反胃了。

  “客人?不合您的胃口嗎?”

  就在這個時候,艾絲特爾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賽博下意識望了過去,只見精靈少女站在里屋的門口,手中正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放了三只裝著什么的泥碗。

  她正歪著小腦袋,用亮閃閃的大眼睛望著賽博。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書友大本營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那仿若初生小獸一般的純凈眼眸,讓賽博很難說出“不”字。

  “這是深淵蠕蟲的汁液,已經凈化過了。”

  這個時候,多雷那低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說完,他又劇烈地咳嗽了起來,深深呼吸了幾下才緩過來。

  賽博注意到,他臉上的膿包隱隱又裂開得更厲害了,流出了黃色的膿水兒。

  “爸爸!”

  艾絲特爾低呼一聲,放下手中的托盤,“踏踏踏”跑到了多雷的面前,跪在地上掏出分辨不出顏色的布條,輕輕將多雷臉上的膿液擦去。

  少女的動作,很是輕柔。

  “疼嗎……?”

  她的聲音有些發顫,神色間滿是擔憂。

  只是,多雷卻輕輕將她推開,有些慌亂地說道:

  “別……別碰我,臟。”

  影影綽綽的火焰下,艾絲特爾那精致的側顏與多雷那猙獰的外表形成了鮮明對比,少女目光中的擔憂與父親神情上的無措相互映照著,在火光下融為一體。

  看著這一幕,賽博的鼻子莫名一酸。

  他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將杯子里的汁液一飲而盡。

  腥臭。

  酸辣。

  只不過,卻比不上賽博現在心中的沉郁。

  他不明白,這些精靈究竟是遭受了什么,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深淵蠕蟲……

  這里……是深淵嗎?

  火盆中的火焰噼里啪啦,房門被風吹得咣當作響。

  艾絲特爾站起身,重新將托盤舉了起來,隱去臉上的擔憂,重新換上了宛若春日陽光一般的笑容:

  “爸爸,客人,餓了吧?艾絲特爾已經準備好食物了,填填肚子吧!”

  說著,她將托盤上的泥碗送到了兩人的面前。

  聽了艾絲特爾的話,賽博也覺得腹中有些饑餓,不過有之前的“茶水”在前,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些許心理準備。

  目光下移,他看向少女遞給自己的食物。

  那是一塊塊風干的肉干,黑黢黢的。

  不同于賽博常作為干糧的美味肉干,這些黑色的肉干同樣散發淡淡的腥臭,令人作嘔。

  此外,還有一些似乎是菌類的奇奇怪怪的塊狀物,氣味也不敢恭維。

  賽博已經不想去思考為什么在沒有玩家的影響下精靈也會開始吃肉了。

  這些氣味沖鼻的東西,他很懷疑吃下去究竟會不會吃出毛病來……

  賽博端著泥碗,神情猶疑,但艾絲特爾與多雷卻早已行動了起來。

  只見他們將泥碗放在胸前,輕輕閉上眼睛,神情寧靜而又虔誠。

  他們嘴唇微動,禱告了起來。

  火盆中的火焰閃閃爍爍,啪啪作響。

  兩人那呢喃的禱告語,也傳入了聽覺敏銳的賽博的耳中:

  “仁慈又偉大的母神……”

  “您是生命的主宰,您是自然的母親……”

  “愿您保佑您迷茫的子民,在黑暗之中尋找到真正的光明……”

  賽博微微張大了嘴巴,神色之間滿是驚詫。

  生命主宰……

  自然之母……

  這,正是伊芙女神的神名!

  可是……為什么女神卻沒有反應?

  這個時候,賽博忽然有些后悔,雖然自己是一個半休閑黨,但是卻并沒有深入了解過《精靈國度》背后的劇情……

  莫非……莫非是因為這里是深淵,所以女神的目光無法注視到這里嗎?

  他不由得猜測到。

  兩位冰霜精靈很快就禱告完畢,在胸前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符號,并開始用餐。

  他們吃的很慢,咀嚼得很仔細,似乎相當珍稀手中的食物。

  而這個時候,賽博又恍然想起來,自己好像隱隱約約聽人提到過,女神在前幾次內測的時候,似乎曾經改過一次祈禱的符號……

  難道……是因為符號不一致,所以女神沒有接受到他們的祈禱嗎?

  賽博又猜測到。

  “客人?不合您的口味嗎?”

  就在賽博思緒紛飛的時候,艾絲特爾那宛若黃鸝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賽博看了過去,看到少女正看著他那遲遲不動的食物。

  他注意到,女孩手中的泥碗已經不知道何時已經空了。

  吃得好快!

  賽博有些意外。

  不過,當他的余光注意到另一邊多雷那還沒有吃完的肉干,以及艾絲特爾那意猶未盡的表情的時候,卻忽然心中恍然。

  并非是少女吃得快,而是恐怕她那里本就沒有多少食物。

  很明顯,這些食物是艾絲特爾提前準備好的。

  而少女是不可能提前知道自己的到來的。

  所以……她一開始準備的僅僅是兩人份的食物而已,現在應該是將自己的大部分都給了他這個客人。

  在這里,恐怕食物也是相當匱乏的。

  一時間,賽博心中的酸楚更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不,味道很好。”

  語畢,他將泥碗端起,憋著氣將那些肉干和菌類狼吞虎咽地吃掉。

  好忍……才沒有吐出來。

  “咳咳咳……”

  似乎是吃得太快,他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但很快,他就感覺到一張小小的,溫暖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背上,輕輕幫他順氣。

  “您慢一點,不要噎住了。”

  賽博扭過頭,看到的是少女那甜甜的笑容。

  看著那無邪的笑容,他的心中越來越酸澀。

  “謝謝……”

  賽博低聲說道。

  說完,他將手伸進懷中,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中取了一些精靈之森的水果,放到了少女與多雷的面前。

  “這……這是?”

  看著晶瑩剔透的青色果實,艾絲特爾的眼中滿是好奇。

  她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又閉著眼問了問,眼睛中一下子被光芒充斥:

  “好香!”

  多雷也微微一怔。

  他忍不住在空中嗅了嗅,神情中莫名地涌起了一絲陶醉。

  “這是我家鄉的特產甜青果,送給你們,感謝你們的招待。”

  賽博說道。

  “甜青果?”

  艾絲特爾好奇地重復了一句,微微咽了口唾沫,問道:

  “這個……能吃?”

  看著她那充滿求知欲的目光,賽博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受……

  在精靈之森,甜青果本身就是精靈們最喜歡的一種水果。

  然而在這里,這些精靈竟然連這是什么都不知道。

  這幾百年……他們到底都經歷了什么?

  “能吃。”

  賽博嘆了口氣,拿起一個,率先送入口中。

  清脆,甘甜。

  看到他的動作,兩個冰霜精靈猶豫了一下,也小心翼翼地將水果送入口中。

  他們先是輕輕咬了一口,身體同時齊齊一僵。

  賽博注意到,兩人的表情幾乎是瞬間變得享受了起來。

  他們忍不住瞇起眼睛,神情動容,就像是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般……

  然后,他們就仿佛許久沒有吃過飯似的,狼吞虎咽了起來。

  “慢點吃,我還有很多。”

  賽博輕聲說道。

  而這個時候,多雷卻忽然放下了手中的果子,目光沉靜地看向了他。

  賽博被嚇了一跳。

  但很快,他就敏銳地注意到,這位冰霜精靈的目光似乎柔和了許多。

  只見多雷指了指自己,聲音嘶啞地說:

  “多雷·冰霜。”

  然后,他又指了指精靈少女:

  “艾絲特爾,我的女兒。”

  語畢,他又看向了賽博,聲音沉靜:

  “無垢者……你,叫什么?”

  賽博微微一怔。

  他沉默了片刻,露出了一個友善的微笑:

  “賽博。”

  “我叫賽博,賽博·暗影……”

  一頓飯后,火盆前的三人明顯熟絡了不少。

  多雷依舊沉默寡言,他坐在那里,安靜地處理著狩獵的戰利品,時不時咳嗽幾聲。

  而艾絲特爾則趴在地上,瞪著純凈的大眼睛,好奇地望著幫助多雷一起處理戰利品的賽博。

  “賽博先生,您真好看!”

  她看著賽博那白皙無瑕的臉頰,有些羨慕地說道。

  看著少女那明亮的目光,賽博表情越發柔和。

  “你也一樣,很可愛,艾絲特爾。”

  他說道。

  艾絲特爾咯咯一笑,然后又看了看賽博身上那華麗的鎧甲,期待又好奇地問道:

  “賽博先生……您是母神大人的神使嗎?”

  “我在書上看到,母神的神使大人都是像您這樣好看!”

  “而且……您還有著那種奇妙的甜……甜……”

  “甜青果。”

  賽博補充道。

  “對!對!甜青果!”

  少女點了點頭。

  “那……那就是傳說中的水果吧?是您從母神大人的神國中帶來的嗎?”

  “我在書上看到過的!《圣典》里說,母神大人的神國豐饒而美麗,就像是流淌著奶與蜜……”

  “在那里,有著溫暖的陽光,有著湛藍的天空,有著香甜的漿果和甘冽的清泉……”

  “沒有煩惱,沒有憂傷,沒有痛苦,沒有墮化,每一個人都幸福而快樂地生活著……”

  “賽博先生!您是來自母神大人的神國嗎?”

  “您見過湛藍的天空嗎?書上說,那里還有著閃亮的星星,就像是瑰麗的寶石!”

  “寶石……又是什么樣子的呢?”

  “媽媽說以前太爺爺的爺爺曾經有過一顆的,只是時間太長了,已經在兩千多年前遷徙的時候不小心弄丟了……”

  “您見過寶石嗎?”

  看著艾絲特爾那興奮的樣子,賽博欲言又止。

  同時,又微微一怔。

  他聽到了什么?

  兩……兩千年?

  而這個時候,陣陣宛若野獸一般的嘶吼聲開始從屋外傳來,打斷了他的思緒。

  隱隱約約,賽博還能聽到吶喊與搏殺聲。

  “黑潮來了……”

  多雷聲音低沉地道。

  賽博心中一動,連忙站了起來,朝著房門走去。

  房門外,已經徹底被灰霧籠罩,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其他人家的燈火。

  大地微顫,怪物的嗥叫與刀劍聲若隱若現,似乎是城墻的方向。

  雜亂的聲音埋葬在呼嘯的風聲中,時隱時現。

  似乎是有些害怕,艾絲特爾瑟縮了起來,躲到了多雷的身后。

  而多雷則不知何時方向了手中的活計,拿起了一架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精靈豎琴。

  他輕輕彈奏了起來,悠揚舒緩的旋律緩緩流淌。

  賽博微微一怔。

  那是《精靈國度》知名的精靈風音樂,《翡冷翠的清晨》。

  音樂舒緩,柔和,帶著淡淡的憂傷,但憂傷之下,卻又著一種頑強的執著與堅定。

  多雷輕輕開口,低沉嘶啞的聲音伴隨著旋律吟唱。

  隨著多雷的吟唱,艾絲特爾也漸漸安定了下來。

  她靠在父親的身邊,開口輕聲呢喃。

  滄桑嘶啞的聲音與清脆的歌聲交織在一起,伴隨著婉轉的旋律,穿透窗戶,飄蕩在城市的上空。

  漸漸地,城市各處也傳來隱隱的吟唱,加入到了歌唱的隊伍:

  “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隱去”

  “破曉的晨光慢慢喚醒沉睡的生靈”

  “音樂舒緩地響起,悠揚的涌動”

  “花朵徐徐地綻放,散發自然的清香”

  “日升日落”

  “每一天的開始都會有新的希望”

  “曲調悠揚”

  “游吟詩人正在翡冷翠的清晨吟唱”

  “仁慈的母神啊”

  “愿您光輝萬丈”

  “我是您最虔誠的孩子”

  “為您獻上不朽的榮光”

  “仁慈的母神啊”

  “愿您光輝萬丈”

  “我是您最虔誠的孩子”

  “為您獻上不朽的榮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