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90章 過去與懲罰

  (讀文學)

  楓葉領,澤羅蘭。

  索菲婭走在熟悉的街道上,道路兩側盡是市民的歡呼。

  城市各處隱約還可見攻城時燃起的白煙,那是大火撲滅后的自然情況。

  今天的天氣有些涼,早上下了一會兒的雨,洗刷掉了戰斗后的血腥與房屋燒毀后的焦糊味兒,只留下滿滿的春后泥土氣息。

  現在城里的路面還濕漉漉的,平民區的不少道路甚至化為了泥濘,如果不是索菲婭騎著獨角獸,可能腿腳也早已被泥水包裹。

  沒辦法,哪怕是富余的楓葉領明珠澤羅蘭,市政維修比較及時的道路也只有富人區和主干道了,稍微遠一些偏僻一些的地方,貴族們總歸是懶得管的。

  一下大雨,不成汪洋就不錯了,畢竟城市里的排水系統也有上百年沒有更新過了,內城還好,后來擴建的外城很多地方連排水的下水道都沒怎么挖的。

  這些事,曾經不出城堡的索菲婭是不知道的,但此時此刻留意到這些細節,卻是再次加深了她對自己的信仰。

  帝國已經腐朽,貴族已經墮落。

  你永遠不要指望著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會對平民產生真正的關切。

  就算是有,也不過是出于維護自己的“財產”罷了。

  在很多貴族的眼中,優待平民,遠不如多培養或是招募幾名強大的職業者來的實在。

  畢竟,在這個超凡的世界,只要你掌握這足夠強大的力量,哪怕是再暴戾,普通人也是翻不出什么浪花的。

  這一次的“紅楓王國”就是例子。

  依靠已有的體制,是無法真正地提升生產力,無法真正地將超凡力量高效利用,更是無法真正創造一個每一個人都能幸福地生活、都對未來抱有希望的世界的。

  但現在不一樣了。

  賽格斯世界的魔力提升是一個契機,叛亂的邊境伯對原本領地中貴族的清洗也是一個鋪墊,而生命教會的出現則宛若黑暗中的燈塔。

  見到了精靈之森的富裕,見到了精靈之森的美好,索菲婭堅信:

  只有信奉了偉大的伊芙冕下,只有將萬物平等的思想傳播到領地的每一個角落,只有讓領民們真正從貴族的統治下解脫出來,思想獲得覺醒,才能真正地改變一切。

  想到這里,少女輕輕一嘆。

  她抬起頭,望向湛藍的天空。

  天幕就像是被洗過似的清澈透亮,而雨后的太陽則遠比任何時候都要柔和,那溫暖的陽光斜斜地照耀在大地上,在半空中隱隱勾勒出一道彎彎的彩虹,似乎也在慶祝著城市的解放。

  嗯……解放。

  這是精靈們的詞語,他們告訴索菲婭這個詞的意思是“解除束縛,得到自由或發展”,而他們則是女神派往楓葉領的精靈解放軍。

  索菲婭覺得用在這里還是很應景的。

  路過城市里的神殿,這里已經被先行一步的精靈占領。

  他們正在將黃昏與落日之神的神像搬出,并在市民們“贊美女神”的歡呼聲中,將伊芙冕下的神像迎進去。

  神殿的周圍已經匯聚了不少的生命信徒,他們正自發地朝著神殿跪拜,祈禱,表示感謝……

  這些人,昨天還只是無信者或者被強制改信的邪神信徒呢。

  而他們之所以如此狂熱,索菲婭也非常明白。

  那就是昨天攻城時的神跡。

  邪神之掌的恐怖早已隨著帝國軍全滅的那一戰深入人心,而若是沒有女神的出手,澤羅蘭很可能就被昨日那漫天的隕石雨所毀滅了。

  那猙獰邪神撒下的恐怖火球,就連當時的索菲婭都為之戰栗。

  當然,這種信仰上的變化,索菲婭認為并不會持久,畢竟民眾現在的出發點僅僅是感激與對邪神的恐懼罷了。

  但少女堅信,若是讓人們學習了女神的教義,真正領悟到《生命圣典》的精髓,一定會發自內心地成為女神的狂熱信徒的。

  畢竟……民眾并非愚蠢。

  他們只不過是缺少了一個指路的明燈,缺少一個真正能夠走入他們內心、讓他們發自內心形成共鳴的強大信仰罷了。

  而現在,已經有了。

  在市民的歡呼聲中,黃昏與落日之神的神像被推倒在地。

  望著那已經四分五裂的神像,索菲婭目光輕輕一閃。

  她的神情中閃過一絲驚訝,但驚訝中又帶著了然與喜悅,同時隱隱地還有著幾分狂熱赤誠……

  能夠被供奉在神殿中的神像,絕非是普通的神像,一定是獲得了信仰力量的加持。

  而像是這樣的神像,若是沒有超凡者出手,僅僅是被一群普通人推倒在地的話,是絕對不會四分五裂的。

  而神殿裂開,失去了光澤,就連有人朝著神像上吐痰也沒有絲毫的反應,那只意味著一件事——

  神像所代表的神話存在,隕落了。

  “贊美您,偉大的伊芙冕下。”

  “您是黑暗中的光明,您是掃除世間邪惡的正義,您是一切不平的伸張者與維護者!”

  “愿您的光輝永遠照耀我,愿您信仰灑滿整個人間!”

  少女雙手放在胸前,恭敬地畫了一個生命權杖的符號,并滿懷敬意地禱告道。

  越過人群匯聚的神殿,索菲婭繼續向前。

  她進入到熟悉的富人區,進入到熟悉的領主城堡,最終來到了那熟悉的城堡大廳里。

  城堡中的擺設與她幾個月前離開的時候沒有什么區別,一切仿若昨日一樣。

  看著那鋪著白熊皮的領主椅,索菲婭的視線有些恍惚。

  她好像又看到父親坐在椅子上,給自己講述外面的故事,她好像又看到自己在這里失碎了父親那個最心愛的魔法燈,被母親訓斥。

  母親……

  想到這個詞語,索菲婭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美麗的倩影。

  “母親啊……”

  少女輕輕一嘆。

  多久沒有說過這個詞了呢?

  或許,是從她去世那天開始吧……

  如果那個人現在還活著,是不是曾經發生的一切,就不會再次發生呢?

  如果那個人現在活著,是不是她就可以不用再那么卑微地活著,同樣也可以獲得屬于自己的幸福?

  可惜的是,沒有如果。

  “在想什么呢?”

  就在索菲婭思緒萬千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打破了大廳中的安靜。

  少女沒有回頭,而是表情下意識地從感懷轉為淡漠,嘆息一聲:

  “德瑪西亞閣下,進入房間之前先敲門,是最基本的美德,請您不要拉低精靈的平均素養。”

  德瑪西亞:……

  某位紅發戰士表情有點郁悶。

  不過,就在他以為半精靈少女還要繼續損自己的時候,卻聽到對方悠悠一嘆:

  “我在想我的母親……”

  “母親?”

  德瑪西亞心中一動。

  索菲婭輕輕點了點頭,伸出手撫摸著領主座位上柔軟的皮毛,說道:

  “她是父親從奴隸販子手中救下的一名精靈,與父親一見鐘情。”

  “最終,不顧家族的反對以及貴族們的抵觸,父親將她娶為了妻子……”

  “只是,即使當時有著作為澤羅蘭子爵第一繼承人的身份加持的父親大人,娶精靈為妻也要受到巨大的壓力,畢竟……對于貴族們來說,精靈只適合作為玩物,以及作為改善血脈后代的工具。”

  “也正是因為這樣,家族才會在母親懷著我的時候,算計了父親,讓父親酒后侵犯了一位旁支的男爵小姐,誕下了我的那個廢物哥哥……”

  “現在想來,父親去世之后,家族里的那些人不顧他留下的遺囑,執意擁護卡爾為領主,恐怕也有我血脈的原因吧。”

  “精靈可以改善旁支的血脈,而旁支與主支通婚可以進一步提升主支后代的素質,但直接讓精靈的后代成為正統繼承者……那些高傲又腐朽的家伙恐怕很難同意。”

  “直到見過了羅森公爵之后,我才最終想清楚這個道理。”

  少女自嘲道。

  只不過,聽了她的話,德瑪西亞的關注點卻跑到了其他地方:

  “等等……啥?懷著你的時候誕生了哥哥?”

  某位紅發戰士一臉錯亂。

  索菲婭看了他一眼,微微皺了皺眉:

  “德瑪西亞閣下。”

  “在!”

  “您真的是精靈嗎?”

  “當然,正統的精靈,純種的精靈!”

  “那您連精靈的孕育時間是人類的三到五倍這件事也不知道嗎?”

  “額……啊?這……”

  德瑪西亞有些愣神。

  索菲婭并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而是繼續說道:

  “母親與父親結婚之后,過得也并不幸福。”

  “她太懦弱了,也太善良了,直到去世的時候,還忍受著周圍的敵視,甚至為了父親的形象與威望,連父親為她出頭都要反過來阻止與勸說……”

  “所以,從她去世那天起,我就發誓,絕對不要成為她那樣的人,而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強者,無論是心靈……還是實力。”

  “但現在看來,我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

  少女伸出手,拿出那枚苳苳導師贈送的項鏈,一邊在手中摩挲,一邊嘆息道。

  不過,她的目光卻是前所未有的明亮,與堅定。

  “你會成功的。”

  望著少女那虔誠的目光,德瑪西亞笑道。

  “承您吉言。”

  索菲婭難得地沒有進行吐槽。

  將手中那生命權杖模樣的項鏈收起,半精靈少女又再次看向了某位紅發戰士:

  “說吧,來找我有什么事?”

  “我還以為你都不打算問了呢。”

  德瑪西亞的表情有些意外。

  而后,他收起有些輕浮的笑容,正色道:

  “索菲婭小姐,澤羅蘭的叛亂貴族也都被抓起來了,需要如何處置?”

  別說,只要發型正常,表情正常,語氣正常,這家伙看上去還是像個帥哥的,畢竟捏臉的底子也不錯。

  “老規矩。”

  索菲婭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這么信任我?”

  德瑪西亞很快忍不住露出笑容。

  只是,不笑還好,一笑就看上去有些猥瑣。

  明明臉還是很帥的。

  這個……氣質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有的人笑起來給人的感覺就是清爽自然,而有的人,哪怕是僅僅是開心地笑著,看著就像是在腦海中YY馬賽克一樣……

  看著德瑪西亞那燦爛的微笑,索菲婭微微皺了皺眉,說道:

  “苳苳導師告訴過我,精靈族有一句古話,惡人自有惡人磨。”

  德瑪西亞:……

  他張了張嘴,告誡自己不要生氣,與女人置氣不得的。

  “還有什么事?”

  看著仍然留在原地的紅發戰士,少女又問道。

  “額……還有,你的那個叫卡爾的弟弟被抓起來了,剛剛被人送到神殿那邊了,另外邊境伯奧托也被抓起來了,也被送到了那里,對了,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了。”

  德瑪西亞撓了撓頭說道。

  澤羅蘭,神殿。

  得到消息的索菲婭很快就在德瑪西亞的陪同下來到了這里,見到了自己那位同父異母的哥哥。

  “索菲婭!索菲婭!看在我們是兄妹的份上,饒我一命吧!我愿意放棄子爵之位,同時放棄繼承權與宣稱權!我是無辜的,都是邪神的錯!都是奧托的錯!一切都是他逼迫我的!”

  被禁魔鎖鏈捆起來的卡爾哭喊道。

  看著對方那狼狽且毫無骨氣的樣子,索菲婭下意識就想要諷刺,但最終沒有像往日那樣說出來“真是沒有貴族的體面”這樣的話。

  “我對澤羅蘭子爵的位置不感興趣,此戰之后,楓葉領將沒有貴族。”

  少女淡淡地道。

  卡爾愕然。

  “你……難道你要將所有貴族都處死?!”

  他驚恐地道。

  看著對方那茫然驚懼的視線,少女也懶得多做解釋。

  “告訴我,父親的死……是不是與你有關?”

  她耐著性子問道。

  “不不不……我從來沒有害父親的念頭!哪怕他不喜歡我!我怎么可能謀害父親!索菲婭!我的好妹妹……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卡爾驚恐地說道。

  而后,祂又指向一旁的沉默不語的奧托:

  “是他!是他詛咒了父親!他需要澤羅蘭的財富,所以才用詛咒殺死了父親!我也是被迫屈服的!”

  索菲婭并沒有搭理他,而是看了一眼一旁的精靈玩家。

  “索菲婭小姐,謊言偵測顯示,這次他說的是實話。”

  負責看管囚犯的法師玩家恭敬地說道。

  索菲婭陷入了沉默。

  嘆息了一聲,她又對德瑪西亞說道:

  “將他帶下去吧,和那些貴族一同處置。”

  德瑪西亞點了點頭,然后嘿嘿嘿笑著對著站在卡爾身邊的兩個精靈玩家示意。

  兩個精靈玩家點了點頭,很快將卡爾架起,帶了下去。

  卡爾表情大變,聲嘶力竭:

  “不要啊!索菲婭!索菲婭大人!放過我吧!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他的聲音,越來越遠,越來越小……

  而在卡爾被精靈們帶下去之后,索菲婭又看向了奧托。

  她的神色漸漸變冷:

  “奧托,作為這場戰爭的罪魁禍首,作為我父親死亡背后的陰謀黑手,你的罪孽,讓我現在恨不得立刻殺了你!”

  奧托看了她一眼,神情木然。

  索菲婭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

  “不過……我想這樣雖然能夠讓我的心情得到放松,但這個簡單的懲罰對你犯下的種種罪孽來說,卻太輕了。”

  “因為你,這場戰爭有多少個家庭破碎,又因為你,這場戰爭有多少無辜的生命死去……”

  “既如此……就將你的命運,交給楓葉領的民眾吧!”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