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83章 向女神祈禱吧

  (讀文學)

  可憐巴巴的一點點經驗值入賬,但那已經徹底無法吸引到耶耶的注意了。

  他望著劍尖還在滴著的血液,整個人都在忍不住地顫抖。

  擊殺惡魔,獵殺魔獸,與殺人帶給人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哪怕是耶耶早在參與這場戰爭任務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當自己親手殺掉一個沖上來的老婦人的時候,心中還是出現了一絲動搖……

  如果是士兵也就算了。

  這可是一個老人。

  一個年齡都夠當他奶奶的老人!

  哪怕是知道這里在游戲里,但完全沉浸的真實五感,多年以來的教育,依舊讓這位現實中不過十五六歲的少年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和震撼……

  “疾風大哥……”

  “他們……他們好像……不是士兵……”

  少年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我知道……”

  一旁,傳來面對疾風吧那低沉的聲音。

  這位豪爽的戰士玩家看著剛剛自己擊殺敵人后掉落的衣物,原本興奮的表情早已不見了,而是化為了一臉的凝重。

  雖然不至于像耶耶那樣不知所措,但此時此刻的他,同樣是心情沉重。

  《精靈國度》已經在現實里運營了一年多,游戲中也持續了近五年。

  在這無數個日日夜夜中,玩家們早已不僅僅將這里當成一個休閑娛樂的游戲,也早已不將那些生動有趣的NPC當成一組組單純的數據。

  尤其是老玩家。

  他們會因為與NPC交好而產生羈絆,他們也會與NPC成為親密無間的朋友,他們甚至會與NPC之間互生愛慕……

  若非游戲沒有戀愛系統,不然的話……與NPC成為伴侶的玩家恐怕大有人在。

  或許在一般人看來很可笑,或許在那些現實中的人看來很荒謬。

  但只有沉浸在游戲中的玩家們才明白,《精靈國度》……對于他們來說,早已經不是一個普通的游戲了。

  這里,是他們的另一個家園。

  一個無法替代的心靈港灣。

  不知不覺中,已經沒有老玩家再會用其他游戲中看待NPC那樣的方式去對待游戲人物。

  這里的每一個游戲人物都有著自己的故事,每一個人也都是鮮活的存在。

  哪怕……對方是敵人。

  為了部落奮戰孤身奮戰至最后一刻的半獸人老祭司,為了種族流盡最后一滴血最終站著死去的獅心王伊姆什,為了女神不惜墮入黑暗的半精靈奧羅斯……

  他們,都給玩家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此類似的,游戲之中還有太多太多,每一個NPC背后都有著無數的故事,有的讓人感動,有的讓人唏噓。

  也是因此,當察覺到攻城的士兵的真實身份的時候,哪怕是面對疾風吧這樣的成年人,也都不由得心情沉重了起來……

  《精靈國度》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有原因。

  不僅有原因,同樣會產生相應的因果。

  圍攻城市的這些人也絕不是像其他游戲那樣憑空生成的,而是也本身就處于整個游戲生態的一環……

  他們必然在游戲中也有著自己的家庭,有著自己的生活。

  他們的生死,也必然會產生相應的影響。

  也是因此,面對疾風吧很難不聯想到這背后的故事。

  如果是士兵也就算了,在成為士兵的那一刻,他們就應該做好了戰死的覺悟。

  但,這些人明顯不是。

  “他們,應該是附近村鎮里的村民……而且都是老弱病殘……”

  看著攻城士兵們的衣著和樣貌,精靈戰士微微一嘆。

  “村民……為什么攻城的會是村民?難道他們都是被邪神蠱惑的信徒?又或者說被控制了心神嗎?!”

  耶耶反問道。

  知道了這些人的身份,他感覺自己很難再對對方提起長劍。

  少年很快收起武器,激發了自己的技能信仰之眼。

  信仰之眼激活,耶耶的視野中頓時看到了平民們的信仰光芒,只是那并非是異教徒的紅色,而幾乎全都是無信者的白色……

  僅有的一些紅色光芒的,也是紅色之中帶著昂揚之意的,是屬于正神的信仰,而非是暗沉的邪神教徒。

  “不是邪神信徒……”

  少年喃喃道。

  他沒有停頓,繼續對著那些依舊向城墻上攀爬的“士兵”釋放了凈化心靈的生命神術……那是他成為祭司之后特意學習的。

  然而,在凈化的光芒過后,這些攻城的平民依舊毫無反應。

  他們仍然瘋狂地,面帶絕望與恐懼地,矛盾地朝著玩家們沖過來,并以一種相當悲壯,相當滑稽,且相當讓人憐憫的方式毫無價值地死去……

  不是超凡者的他們,甚至無法碰到玩家們的衣角。

  “既不是邪神信徒,也沒有被控制心神,為什么還要送死?”

  耶耶茫然地道。

  “別發呆了,繼續戰斗吧!恐怕這正是帝國軍隊動搖我們的做法!”

  面對疾風吧在一旁提醒道。

  他雖然臉色同樣陰沉,但并沒有停止戰斗。

  看著一個接一個倒在精靈戰士刀下的平民,耶耶眼神中閃過了一絲陌生和不解:

  “疾風大哥,我們的任務不是來拯救領地的平民,宣傳女神的信仰的嗎?為什么……”

  “因為是戰爭。”

  面對疾風吧默然一嘆。

  “戰爭之中,沒有善惡,既然他們選擇了對抗,那么就是我們的敵人。”

  “更別說,這還是游戲。”

  他說道。

  只是,卻更像是在給自己說一般。

  深深吐了一口氣,精靈戰士看向了耶耶:

  “不適應的話你就退下去做后勤吧,《精靈國度》的戰爭的確硬核了點,但……戰爭就是如此的殘酷。”

  “我知道你心里難受,不過放心吧……這只是暫時的,等你退出游戲之后,會好受很多。”

  耶耶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不過在他之前,一直沉默著的少女奈奈卻先說話了:

  “我下不去手,先去休息了。”

  她說完,轉身向城墻下走去。

  耶耶微微一愣,連忙追了過去,只是追了幾步之后,卻被幾個民兵的聲音吸引了視線。

  “漢斯爺爺,漢斯爺爺,您冷靜一下!冷靜一下!我是費恩啊!”

  一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人類青年抱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神情焦急,而老人則雙目赤紅,不斷掙扎……

  耶耶認識這個名為費恩的青年。

  據說,他原本是附近村鎮的村民,在父母去世之后選擇來到奧格斯城謀生,然后遇到了戰亂,被紅楓王國征召成了士兵。

  不過,在玩家攻下城市之后,他很快就在玩家們的宣傳下皈依了女神的信仰,成為了一名虔誠的信徒,并主動成為幫助玩家們守城的民兵……

  耶耶還受過他的一次幫助呢,他和奈奈逛奧格斯城的時候找不到鐵匠鋪,當時還是對方幫忙帶的路,態度相當熱情。

  “殺了我!讓我去死!讓我去死!殺了我!讓我去死!”

  青年懷中的老人不斷掙扎,聲音嘶啞,神情之中還帶著絕望。

  很明顯,這是剛剛爬上城墻的一名“士兵”。

  “為什么?您這可是為什么?冷靜一下!您還有薩比娜和馬庫斯啊!”

  青年費恩勸說道。

  聽了他的話,老人立刻就大哭了起來:

  “死了!薩比娜已經被他們殺死了!如果我不去死的話……馬庫斯也會被他們殺死……”

  “嗚啊……殺了我吧!小費恩,求求你讓我去死吧!讓我去死吧!這樣小馬庫斯才能活著!”

  看著哭泣的老人和慌亂的青年,耶耶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一身神裝的玩家忽然出現在老人的身后。

  他伸手對著老人輕輕一指,口中默念了一句咒語,讓老人昏睡了過去。

  是全明星阿燦。

  “燦哥!”

  耶耶下意識喊道。

  全明星阿燦看了他一眼,對他點了點頭,然后繼續將注意力轉移到老人身上。

  他掀起老人的袖子,看了一眼老人的手腕,微微皺了皺眉。

  “精靈大人,漢斯爺爺到底怎么了?他不是這樣的……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他說的去死又是怎么回事?!”

  青年費恩焦急地問道。

  全明星阿燦神情嚴肅:

  “是血契……”

  “血契?!”

  “沒錯,他被人強行簽了攻城送死的血契……并且是雙向血契,如果不死的話,血契另一邊的人就會死……”

  全明星阿燦沉聲道。

  說著,他的表情漸漸沉重了起來:

  “這些人,是被迫來當攻城的炮灰的。”

  “這……這怎么可能!?”

  青年民兵臉色煞白。

  而后,握緊了拳頭:

  “這些邪惡的……該死的貴族!”

  他咬牙切齒道。

  耶耶同樣是呆了呆,而后忍不住問道:

  “燦哥,那……這血契能解開嗎?”

  “很難……”

  全明星阿燦搖了搖頭。

  “血契從簽訂的一刻,就只有履行契約或者契約打破之后才會消失。”

  他嘆道。

  而聽到了全明星阿燦的話,青年民兵卻精神一振:

  “可是……您說不難,就是說也有辦法了?!”

  “有倒是有。”

  全明星阿燦點了點頭。

  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能夠將血契無效化的,精靈之森只有一位,那就是生命女神,伊芙冕下。”

  “我們精靈之森曾經也有玩……精靈遇到過類似的情況,據說最后就是女神冕下賜予凈化力量之后,幫助解開血契的。”

  “所以……只能向女神祈禱,以求獲得女神的回應了。”

  奧格斯城外,紅楓王國軍的駐地。

  奧托站在山坡上,時而望著不斷朝著奧格斯城涌動的“軍隊”,時而伸出手盯著一枚暗灰色的徽章反復查看。

  那徽章是阿諾斯交給他的,是一枚神器,能夠感知并收攏方圓二十公里范圍內的生命力量和靈魂,并將其直接獻祭給神器之主,也就是黃昏與落日之神阿諾斯。

  只是,看著徽章,奧托的眉頭卻漸漸皺了起來,眼神閃過了一絲困惑與不解。

  沉吟了片刻,他又看向了身后的高瘦貴族,韋爾斯家族的現任家主韋爾斯子爵:

  “卡爾,送上去的人還有多少?”

  卡爾臉色蒼白,看向奧托的視線帶著恐懼與敬畏,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結結巴巴地說:

  “陛……陛下,差不多……差不多有……有兩萬……”

  奧托微微皺了皺眉:

  “沒有更多的人了嗎?”

  “沒……沒有了……時間緊迫……加上……加上我們抓的俘虜,還有附近村子里抓的那些村民,這就是所有年紀在40歲以上的人了……附近的村鎮,已經一點人煙也看不到了。”

  卡爾猶豫了一下,說道。

  說完,他又有些遲疑,小心翼翼地問道:

  “那個……陛……陛下……我們這樣……我們這樣是不是有點太……太……”

  奧托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太什么?”

  卡爾張了張嘴,最終咽了口唾沫:

  “沒……沒什么……”

  奧托收回了視線,再次將目光投向了城市,而當他看到毫無進展的戰況,以及徽章上顯示得遠遠不足的生命力量時,眉頭皺得更深了。

  沉吟了片刻,他忽然開口道:

  “將那些年輕的村民也送上去吧,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去死,他們的長輩就將死亡,他們的孩子也將會成為祭品。”

  卡爾愕然。

  他猶豫了一下,結結巴巴地道:

  “可是……可是陛下,他們的長輩不是已經送上去了嗎?”

  奧托沒有再回答他的話,而是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將卡爾看得心中直跳。

  倒是一旁隨行的大祭司連忙對他說道:

  “子爵大人,那些年輕的村民并不知道他們的長輩已經去送死了,所以……告訴他們的話,他們會拼命的。”

  卡爾張了張嘴,最終卻什么也說不出口,而是惶恐地點了點頭,硬著頭皮退了下去。

  而在過了好一會兒以后,軍陣的前方再次出現了陣陣騷動,又有大量新的平民被推了出去……

  這一次,他們的平均年齡要年輕很多。

  騷亂在平民中隱隱出現,但很快就被士兵們鎮壓了下來。

  在全副武裝的衛兵的逼迫下,平民們拿起刀劍,再次向了奧格斯城的方向沖去……

  戰斗,再次打響。

  只不過,望著遠方城墻上下的戰斗,看著手中閃爍著幽暗光輝的徽章,紅楓國王奧托的眉頭卻越皺越深。

  “奇怪……靈魂力量還好,生命力量怎么增長得這么慢?”

  “難道,真的只能用超凡者的生命獻祭?”

  他有些疑惑地嘀咕道。

  而就在奧托疑惑的時候,忽然,奧格斯城的方向傳來了劇烈的能量波動……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