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81章 阿諾斯

  (讀文學)

  所謂祭品,其實就是活人獻祭了。

  或者更準確一些,是與獻祭者物種相同的生靈的生命獻祭。

  生命獻祭其實不僅僅局限于邪神中,正神中也存在,一些神職人員在激發某些特殊神術的時候,也往往會獻祭自己的靈魂和生命。

  畢竟,靈魂力量與生命力量,雖然等級不如神力高,但也是世界的本源力量之一,是可以直接被神靈吸收利用的能量。

  只不過,正神擁有理智,也有著規則意識,而邪神卻往往偏執而瘋狂。

  很多正神是不屑于生命獻祭這種殺雞取卵的方式的,但對于邪神來說,這是最容易取悅祂們的獻祭手段了。

  畢竟……邪神們最愛看到的,就是生靈之間的自相殘殺與混亂血虐了。

  通過生命獻祭,祂們不僅能夠獲得作為世界本源力量之一的生命力的反饋,同樣也能從祭品的恐懼與絕望中,獲得極大的享受。

  此外,祭品的生命力越旺盛越好,最好是實力強大的超凡者,如此則更容易獲得邪神的回應。

  隨著奧托的一聲令下,大祭司很快就帶來了七名職業者,每一個職業者都至少有著白銀位階的實力。

  他們每一個人都被禁魔繩索死死捆住,看向奧托的目光依舊帶著憤怒。

  戰爭,總會抓到一些俘虜,以及一些不滿統治的反抗者的。

  這也是這些人的來歷。

  作為神靈的祭品,對于奧托來說,他們算是最好的選擇了。

  進入軍隊駐地臨時搭起的主帳,將其他人全部屏退,而后,奧托就再次對大祭司以及隨行的普通祭司命令道:

  “可以了,舉行獻祭吧。”

  大祭司連連稱是,用早已準備好的材料在地面上繪畫了一道帶著凹槽的巨大魔法陣,差不多將整個大帳的三分之二都占滿了。

  而后,他命人將被捆好的七名職業者放到獻祭法陣上,在他們驚恐的目光下,一個接一個地將他們的喉嚨割破。

  一時間,鮮血井噴,很快浸透了地面上的魔法陣。

  而隨著血液流入法陣的凹槽,暗紅色的光輝漸漸在法陣上凝聚。

  看到法陣散發出光芒,奧托的眼神微微閃了閃。

  “可以了,你們先下去吧。”

  他對大祭司道。

  大祭司張了張嘴,表情有些尷尬,但最終還是微微行了一禮,老老實實地帶著其他祭司退了下去。

  而在大祭司離開沒多久,法陣上的光輝驟然強烈,一陣紫黑色的煙霧忽然升騰起來,在半空中化為了一張虛幻的巨臉……

  只見模糊的巨臉看向了地面上站立的奧托,難以辨別雌雄的聲音響了起來:

  “奧托,我不是告訴過你,最近不要打擾到我嗎?”

  說著,強悍的威壓猛然壓下,直沖奧托而來。

  奧托臉色一白,下意識跪在了地上。

  只是,他的表情依舊毫無畏懼,而是鎮定地道:

  “阿諾斯冕下,這就是您說的合作嗎?”

  威壓驟然散去,巨臉那模糊的五官浮起了一抹嘲諷:

  “奧托,如果是在二十萬年前,像你這樣無禮的家伙,我絕對是會讓他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的。”

  “若非看在你是蓋伊的后人,你已經死了,整個楓葉領也要毀滅!”

  看著巨臉那冷漠的表情,奧托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同時微微一笑:

  “但若是我死了,您想要快速恢復實力的計劃也會滯后吧?而且您也將在未來失去一個可能的盟友。”

  看著奧托那自信的表情,巨臉淡漠地道:

  “奧托,你們吸血鬼都是如此自信的嗎?”

  “別以為你在尼德霍格的幫助下拿到了始祖的神格就能成為另一個血族始祖,蓋伊的神職終究是有著致命缺陷的。”

  “不能得到死亡神職,就算是你成為了始祖,也不過是個弱等神力的廢物罷了。”

  “另外,如果讓現任死神知道蓋伊的神職在你這里,我很好奇你還能不能或者見到明天的太陽……”

  聽著巨臉的冷嘲熱諷,奧托淡淡一笑:

  “您不會的,現在泰坦只剩下了您一人,您需要盟友。”

  “盟友?呵呵,我從來不需要那種東西……說吧,你不好好幫助我傳播信仰,這個時候召喚我是為了干什么?”

  巨臉漠然地說問道。

  奧托表情一肅,回答道:

  “阿諾斯冕下,我遇到麻煩了,精靈族參戰了。”

  “精靈族,就是你之前提到的尤克特拉希爾搞出來的那些長耳朵?嗯,上次你獻祭的那幾只滋味兒還不錯,以后要是有的話,可以多給我獻祭一些。”

  巨臉意猶未盡地說道。

  奧托神情一滯,然后嘆了口氣:

  “阿諾斯冕下,您不要小看那些精靈,那是精靈之森的精靈,他們與您在楓葉領見到的那些精靈可不一樣。他們不僅天性好戰,而且無比狡猾,與傳統意義上的精靈簡直是相反的性格,同時……他們還獲得了生命女神的眷顧,能夠死而復生。”

  “那豈不是更好?可以無限獻祭。”

  巨臉毫不在乎地道。

  奧托:……

  看著他那說不出話的樣子,巨臉嘲諷般地說:

  “好了,不就是又打不過了想要讓我出手嗎?直接說就是了,何必繞那么大的圈子。”

  “不過,既然精靈出手了,那么你說的那一位尤克特拉希爾的繼任者恐怕也要參與進來了吧?”

  聽了巨臉的話,奧托正了正神色,沉聲道:

  “不出意外的話,恐怕是這樣,當您真正出手的時候,很有可能也會遇到精靈之森的那一位。”

  巨臉輕輕點了點頭,模糊的眼睛微微動了動:

  “是叫伊芙吧?繼承了尤克特拉希爾的所有神職?”

  “沒錯,據說是一位精靈通過半位面上的信仰封了神,而且還利用自己的神職力量將那個半位面上的混血人類全部純化為了精靈,傳聞精靈性格迥異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奧托解釋道。

  聽了他的話,巨臉瞇了瞇眼睛:

  “那就是信仰真神了。”

  “呵……我最近研究過信仰力量,不得不說,這的確是一種奇妙的能力,能夠讓凡俗也能踏上神話位階,但是……終究還是差了些。”

  “最多不過積攢多一些神力罷了,遇到強悍的古神,最終還是要隕落!”

  看到巨臉不屑的表情,奧托連忙提醒道:

  “阿諾斯冕下,這位伊芙女神可不一般,祂雖然是一位新生的信仰真神,但是卻輕易地擊殺了一位微弱神力巔峰的神靈!”

  “雖然那也是一位信仰真神,但也足以說明生命女神的強悍了,按照我的推測,祂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弱等甚至接近中等神力……”

  瞥了一眼奧托那認真的表情,巨臉一時有些意外:

  “你對這些事倒是知道的聽清楚。”

  “畢竟……成為神話也是我的目標之一,始祖的神職不需要信仰,但卻需要大量的死亡與殺戮,而您也需要通過戰爭和恐懼來擴大自己的信仰,這也是我們的合作之基不是嗎?”

  奧托笑道。

  巨臉看了他一眼,冷漠地道:

  “奧托,有時候……太過聰明并不是一件好事。”

  說著,祂又瞇了瞇眼睛:

  “伊芙么……我倒是真想會一會祂,不知道祂與那些龍神相比,誰更強一些……”

  “尤克特拉希爾封印我的這筆賬,就讓祂來還吧。”

  語畢,巨臉再次看向了奧托:

  “好了,事情我已經知曉了,必要的時候,我會出手。”

  “就是前面這座城市吧?嗯……我能感應到,里面有不下五千名生命力量極為濃郁的存在!”

  巨臉望向了奧格斯城的方向,目光中拂過一絲兇殘。

  看到對方那暴虐之中帶著些許貪婪的表情,奧托遲疑了一下,繼續道:

  “阿諾斯冕下,恐怕不僅僅這里,精靈族號稱這次派出了二十萬大軍,現在已經分兵襲擊向附近的另外幾座城市了,那里若是沒有您的幫助,恐怕也無法守下來。”

  聽到這里,巨臉嘲諷地看了奧托一眼:

  “奧托,你是將我當成你戰爭的武器了嗎?”

  “不,僅僅是因為只有您才能挽救危局,而且您不是也需要吞噬更多的靈魂嗎?”

  這次,奧托恭敬了許多。

  巨臉嗤笑一聲:

  “你這不也是會說話的嗎?會說就多說點……”

  說完,祂瞇了瞇眼睛:

  “不用急,先解決眼前這座城市,我要探探這位伊芙冕下的底,剩余的城市,淪陷了再打回來就是,信仰改變了也再強制改回就是,有我在,你還怕什么呢?”

  “如果能夠借助這場戰爭奪取這位生命女神的力量,我想……我可以更快達到我的目標,而你的軍隊,也將成為整個大陸無敵的存在!”

  奧托嘆了口氣:

  “那也不過是三年罷了,按照我從永恒教會得到的秘密情報所言,三年之后,整個世界就會開放,所有真神都會降臨,那時候……我所做的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三年?足夠了,待到你成為神話,你就不會在乎這些世俗的東西了,又不是信仰真神那些走捷徑的家伙!”

  巨臉一聲嗤笑。

  “好了,我要繼續去消化那幾名天使的力量了,還是老規矩,注意我給你的神器,等戰斗發酵到生命力和亡魂力量足夠支撐我降臨的時候,呼喚我即可……”

  說完,巨臉再次化為紫黑色的霧氣,緩緩消散在半空中,大帳中那恐怖的威壓也漸漸消失……

  只留下染著血跡的法陣,以及站在法陣旁的紅楓國王奧托。

  奧托收起了臉上的笑容,看向法陣的目光帶上了一絲探究:

  “泰坦之王……么?”

  他靜默了一會兒,而后離開了大帳,將親衛與將領們召集了起來:

  “通知下去,準備攻城吧。”

  奧格斯城,福爾澤要塞。

  這座被玩家占領的城堡,已經成為了駐扎玩家們的據點,而守城的玩家,則是各個公會自愿留下的成員。

  李牧等人已經離開了,索菲婭也隨著大軍向澤羅蘭趕去,負責指揮的是留在這里的全明星公會聯盟的高層,由全明星阿燦暫代為城主。

  五千人里,大多數人都是第二次公測的玩家。

  在參戰的玩家里,他們的戰爭經驗偏少,容易在戰斗的時候翻車,所以這種已經搭好傳送陣,安排好神術防御的守城任務,最適合他們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參與大型戰爭任務,也是第一次參與守城任務,所以每一個人都相當興奮。

  包括選擇留下來的耶耶與奈奈。

  “那就是人類軍隊正在組建的投石機嗎?原來真的是就地取材制造的呀……晚會兒是不是他們就要攻城了?”

  城堡高大的城墻上,奈奈望著城墻外烏壓壓的大軍,神色帶著一絲興奮。

  “沒我們玩家大軍出征時候震撼啊,感覺人數少了不少。”

  一旁的耶耶說道。

  “嘿,已經不少了!剛剛公會去抓了個舌頭,來了恐怕有近三萬人呢,夠我們打了。”

  兩人的身旁,正在擺弄著床弩的面對疾風吧笑道。

  那床弩是玩家們從城堡尚未完全被摧毀的倉庫中找到的備用的,正好用來守城,還很合適射手玩家附著技能。

  “會不會有高階職業啊?要是有高階職業者怎么辦?我們好像沒有高階的NPC……”

  望著遠方那連綿的軍隊,耶耶有些擔憂。

  “怕什么?有女神的神術防御屏障呢,這東西傳奇NPC來了都白搭!真要不行了,不是有傳送陣的嗎?愛麗絲,瑟蘭迪爾,薩米爾,蘿絲甚至大姐頭,想要誰過來,還不是一句話的事?要是大姐頭來了,那就贏定了!”

  面對疾風吧抹了抹臉,說道。

  “大姐頭?”

  兩個萌新有些好奇。

  “嘿,你們應該還沒見過,是神眷者零,一個能召喚女神的NPC。”

  “嘶……大腿啊!”

  “是啊是啊。”

  幾個玩家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而就在他們閑聊的時候,忽然……一聲悠遠的號角傳了過來。

  面對疾風吧微微一肅,看向了城外的紅楓王國軍隊。

  只見那數不盡的灰色身影,忽然開始緩緩移動。

  “號角吹響了,戰爭……要開始了。”

  他握了握拳,有些興奮地道。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