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76章 作戰計劃

  (讀文學)

  騎著精靈贈予的一頭美麗的獨角獸,索菲婭停在一座凸起的山丘上。

  空中那巨大的齊柏林飛艇正懸浮在半空,數不盡的魔獸正繞著它飛翔,而在山丘之下,浩浩蕩蕩的精靈軍隊充斥著視野,讓每一個看到此情此景的人都忍不住心生震動。

  半精靈少女同樣是如此。

  尤其是當她想到匯聚在這里的精靈們,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委托才從各地趕來的,心情更加激動,同時也自然而然地產生了一些壓力。

  不過,索菲婭知道,與其說是壓力,或許是責任心更合適。

  十萬大軍……

  如此數量的軍隊,如此精銳的裝備,哪怕是放在帝國一方,雖說不至于橫掃一切,但也絕對是不容小覷,能夠引起帝國高層的真正重視了。

  要知道,就連邊境伯的反叛,帝國也不過是派出了帝國直屬的第三近衛軍團,并征召了部分傭兵而已。

  近十萬的帝國討伐軍,連帝國貴族們提供的直屬征召兵都沒有動用多少,頂多是羅森家族控制的北部邊境領的貴族們提供了不少自己的家兵,作為輔兵以及后備軍團……

  雖然在“黃昏與落日之神”的一巴掌之下,所有的參與者都化為飛灰了,但對于龐大的帝國來說,還遠遠稱不上傷筋動骨,頂多算是肉痛了一下。

  人類國度中的第一大勢力,曾經差一點統一了整個賽格斯世界的強大帝國,實力可不是吹的。

  哪怕是現在比起全盛時期衰落了許多,但瘦死的駱駝終究比馬大。

  不過,這也是因為賽格斯世界并非與藍星一樣是低能世界。

  超凡力量的存在,讓這個世界的一切活動都顯得更加活躍,戰爭的動員潛力,社會的生產,都要比藍星更加強大,而人口的爆炸增長,也要比藍星更加頻繁……

  如果整個帝國的戰爭機器全力運轉,征召出百萬的軍隊,在索菲婭看來是完全能夠做到的。

  并且……這軍隊中的中、高階職業者數量將會占到一個相當可怕的比例。

  只是,超凡世界終究是超凡世界。

  在超凡世界中,有時候數量雖然可怕,但質量更關鍵。

  就拿楓葉領來說,雖然是帝國幾十個領區(州)中比較富裕的一個,但戰爭潛力也絕對遠遠比不上整個神圣曼尼亞帝國。

  可即使如此,邊境伯奧托·馮·卡帕多西亞依舊有底氣獨立建國,這就是其背后神話存在給他的勇氣……

  類似的,精靈的十萬大軍匯聚在自己身邊,除了自己的委托之外,索菲婭也非常清楚,這同樣也是女神的意志!

  正如離開灰港前那些市民驚嘆的一般,這已經不僅僅是少女的委托了,同樣也是代表女神意志的圣戰!

  當然,也不是一點煩心事都沒有。

  在正式出發之后,索菲婭郁悶地發現,不知道為什么參加圣戰的精靈天選者們非常喜歡聚在她的身邊,她走到哪他們就跟到哪,讓少女幾乎是寸步難行。

  直到她忍不住對精靈軍團的幾個軍團長,還有總指揮李牧閣下發了牢騷,精靈們才漸漸地不再纏著她,給了她能夠自由活動的空間。

  索菲婭不知道,這是游戲中正常的聚集效應。

  在任何網絡游戲里,玩家們做群體任務的時候總會習慣聚集在任務NPC身邊一起行動,既有保護NPC的意思,也有多蹭蹭好感度的想法。

  而精靈們漸漸不再纏著她,也不僅僅是大公會高層指揮的命令,同樣是他們發現這樣做似乎不僅不會提升好感,好像還降了幾點……

  就在索菲婭停在山坡上,望著下面浩浩蕩蕩的精靈軍隊思考未來的時候,忽然,一位同樣騎著獨角獸,身邊還跟著一個飛舞著的元素妖精的精靈天選者來到了少女的身前。

  “索菲婭小姐,所有參戰的精靈天選者已經渡過維穆爾河,神像與傳送法陣也已經安置好了,接下來……您有什么打算?”

  是李牧。

  他話語中的神像自然是女神的神像了,是專門用來維持傳送陣運轉的。

  邊境領現在被黃昏與落日之神的勢力占領,永恒教會已經失去了對全境的掌控,所以禁止傳送的空間封鎖自然而然就破了。

  雖然有情報說楓葉領現在的各個城市與村鎮都換上了黃昏與落日之神的神像,新的信仰網絡正在迅速形成,空間封鎖也是遲早的事……

  但維穆爾河畔距離精靈之森很近,只要將女神的神像安置在這里,還是可以隔絕邪神的空間封鎖的。

  至于為什么過了河就安置神像與傳送法陣……

  那自然是因為供大軍通行的藤橋僅僅是少女借助真神的力量臨時施展出來的神術了。

  這樣的神術,時限一到之后就會萎縮消散,所以必須要找一個更加穩定的,跨河傳送軍力的辦法。

  而只要有了第一個傳送陣,成夠安排好第一尊神像,就仿若在楓葉領插了一根釘子,能夠源源不斷,一步一個腳印地擴大女神的勢力范圍。

  這……也是賽格斯世界的各個勢力在圣戰中的普遍操作。

  “您應該已經有了詳細的作戰計劃了吧?既然選擇了渡河,那就是打算從楓葉領腹地先進攻,阻斷帝國西部領與楓葉領的路線了。”

  “具體的,我想您應該已經有所計較,所以按您的計劃行動即可。”

  “我雖然是委托者,但終究對行軍打仗了解不多,苳苳老師在傳道解惑的時候曾經告訴我精靈族有一句流行語,叫專業的事讓專業的人來做,我深以為然。”

  “所以……請您放開手去干吧,只需要告訴我具體的計劃,以及需要我如何配合即可。”

  看著神態恭敬的精靈指揮官,索菲婭認真地說道。

  李牧:……

  他輕咳了一聲,然后說道:

  “沒錯,我們討論之后,制定的計劃的確與您所想的路線一致。”

  “楓葉領與神圣曼尼亞帝國還在交戰,如果直接從維穆爾河西岸對楓葉領發動進攻,那就是要直取領地西部的楓葉城,再攻下維穆爾河的港口樞紐澤羅蘭,進而再打下河流東岸整個楓葉邊境領了。”

  “但這樣的話,我們的戰果很可能被帝國撿漏,在我們給邊境伯造成重創的時候,帝國很可能趁機攻下楓葉領維穆爾河東岸的領地……”

  “所以……在反復論證后,我們就計劃越過楓葉領西部,直接攻打東北部,占領楓葉領北方的奧格斯城。”

  “奧格斯城是西部領通往楓葉領的必經之路,占領了這里,就阻斷了帝國大軍南下的路線,我們就可以放心地將整個楓葉領吃下來了。”

  楓葉領位于神圣曼尼亞帝國的西南邊陲,如同突出的一角。

  李牧提出的計劃,的確可行。

  只不過,索菲婭卻微微皺了皺眉:

  “計劃是好計劃,但奧格斯城并不隸屬于楓葉領,而是歸西部領管轄,我們的圣戰目標僅僅是楓葉領,如此會不會引起帝國的反彈?”

  聽了少女的話,李牧嘿嘿一笑:

  “我們得到情報,奧格斯城已經被邊境伯的軍隊攻下了,現在邊境伯……哦不,紅楓王國的軍隊正在朝著西部領腹地進攻呢。”

  “如果現在打下奧格斯城,也屬于我們圣戰的范疇。”

  索菲婭微微點了點頭:

  “這種做法或許會在戰后產生爭議,但只要能成功,的確可行。”

  但很快,她又微微蹙了蹙眉:

  “只是……奧格斯城是一座要塞城市,城市的核心區是一座矗立于丘陵上的巍峨城堡,如果短期內不能攻下來,奧托的軍隊很可能能夠及時回援。”

  “他能召喚邪神第一次,就能召喚第二次,如果那樣的話……暴露在城外的大軍就很危險了。”

  聽了半精靈少女的話,李牧笑容依舊:

  “召喚邪神?那不是更好嗎?”

  索菲婭微微一愕,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如果是其他勢力,恐怕會因為邪神的出現而恐懼,但唯獨精靈們不會……

  邪神能夠出手,傳聞真身隱居于精靈之森的女神冕下如何不會呢?

  “既然如此,那就沒問題了,但也要盡快攻下奧格斯城,再分散兵力,以免發生意外。”

  索菲婭想了想之后,說道。

  “當然,既然選擇了突擊奧格斯城,就要出其不意地將其攻下,兩天……只要兩天的時間,我們就能在奧格斯城中傳道信仰了。”

  李牧自信地說道。

  “兩天?”

  索菲婭微微一愣。

  大軍行動緩慢,從維穆爾河岸趕到奧格斯城的話,起碼也要大半天的路程。

  而兩天……那也就意味著一天之內就要將這座城市攻下。

  然而,哪怕是在邪神現身,奧格斯城的守軍士氣崩潰,城主貴族率先逃往的情況下,據傳聞殘留在奧格斯城中的士兵與市民,也依靠著地形抵抗了邊境伯大軍半個月的圍攻……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雖然精靈有十萬大軍,但此時此刻奧格斯城的守衛絕對是紅楓王國的精銳,精靈們又如何在一天之內攻下呢?

  看著面帶疑惑的少女,李牧并沒有直接給出答案。

  他神秘一笑,看了看天空中的飛艇,道:

  “索菲婭小姐。”

  “您聽說過降維打擊嗎?”

  楓葉領北部,奧格斯城。

  這里是楓葉領與帝國西部領交界處的一座大城,曾經人口超過二十萬,也是西部領通往楓葉領的入口。

  城市依靠著一片丘陵建立,丘陵上還有著一座宏偉的城堡,俯視著半月形的城市。

  那是福爾澤堡,隸屬于福爾澤家族,也是統治著這座城市的貴族家族,家主是福爾澤子爵。

  城堡另一側是一片美麗的湖泊,名為奧格斯湖,據說這個名字音譯自精靈語,意味美麗之意。

  湖泊位于城市的西側,還有一條蜿蜿蜒蜒的小河貫穿湖泊,延伸向遠方,直到匯入西部的維穆爾河之中……

  在帝國人的印象中,奧格斯城風景迷人。

  整潔美麗的街道,波光粼粼的湖面,郁郁蔥蔥的森林,還有遠處那連綿的、一望無際的碧綠麥田……

  如果不是戰爭,這里將會是西部領著名的度假地,整個帝國西部幾乎每一個知名的貴族家族都在這里有著湖邊別墅與莊園。

  然而,現在一切都改變了。

  邊境伯反叛獨立,成立紅楓王國,并親率大軍北上,對帝國發動圣戰,聞風喪膽的福爾澤家族舉家逃亡,拋棄了子民。

  雖然奧格斯城里殘留的老弱士兵和民眾自發組成了義軍抵抗,但終究是無法與紅楓王國的大軍抗衡,在支撐了不到半個月后,城市淪陷。

  攻下城市的紅楓王國軍隊收攏了投誠改信的貴族,對城市里的反抗者展開了血腥的洗劫、鎮壓與屠殺,所有的異教徒不是被屠戮,就是強制改信。

  現在的城市,人口差不多減少了一半。

  而城市之中,也失去了往日的繁榮熱鬧,變得冷清了許多。

  街道上來來往往的市民很少,兩側的房屋大多緊閉著房門,不知道是人去樓空,還是為了躲避城里那些放肆的紅楓王國士兵。

  哪怕是攻城戰已經過去了好多天,空氣中那種濃郁的血腥氣以及房屋燃燒后的焦味依舊刺鼻……路邊時不時還能看到已經變黑的血跡。

  福爾澤堡,瞭望高塔。

  這里是整個城市的最高點,不僅能夠俯視整座奧格斯城,同樣也擔任著警戒的哨所角色。

  塔樓里專門安置了精靈出產的可以遠望的魔法道具,能夠看清方圓近二十公里的范圍。

  而此時此刻,一名紅楓王國士兵正站在塔樓上,負責值守。

  紅楓王國的大軍已經攻到了西部領腹地,正在與帝國軍重新組建的討伐軍交戰,這里嚴格意義上來說也已經不算是前線。

  所以……雖然是值守,但士兵明顯松懈了許多。

  但哪怕是如此,他也會時不時利用魔導遠望鏡看看遠方,亦或是抬頭看看空中是否有負責偵查的魔獸。

  只是,就在他又一次懶洋洋地望向天空的時候,卻發現空中有一團橢圓狀的物體朝著城市的方向快速移動。

  “什么東西?”

  他微微皺了皺眉。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