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70章 瑪爾斯的皈依

  (讀文學)

  “賽赫姆特?”

  伊芙輕挑了下眉。

  金龍瑪爾斯恭敬地解釋道:

  “賽赫姆特是泰坦之王阿諾斯的女兒,是一位相當低調的神話泰坦,哪怕是在我沉睡前的那個時代,知曉祂的存在也不多……”

  “祂是在阿諾斯成為泰坦之王后誕生的,據說從祂剛一誕生起,就擁有了神話泰坦的力量,是一位真正的天生神話!”

  “祂擁有戰爭、復仇與烈火三個神職,雖然不屬于泰坦巨人的九柱神話之一,但全盛時期的真正實力絕對能夠進入這個代表泰坦巔峰實力的序列的。”

  聽著瑪爾斯的介紹,伊芙微微點頭。

  泰坦九柱神話在祂傳承的記憶中也有提及,據說那是泰坦巨人一族在歷史上全盛時期最強的九位神話泰坦,哪怕是其中最弱的,也有中等神力巔峰的力量。

  而九柱神話為首者……就是泰坦之王,又被稱之為太陽神的阿諾斯。

  能夠得到瑪爾斯這么高的評價,可見這位泰坦公主的強大了。

  不過……伊芙同樣注意到了瑪爾斯話語中的一個細節。

  “全盛時期?”

  祂的表情帶上了一絲探究。

  瑪爾斯神情凝重地說道:

  “是的,在我們與泰坦的戰爭中,祂曾經被阿諾斯派出來對付我們龍族,憑借著強悍的力量給我們造成了相當大的傷亡,我們有數位龍神都隕落在祂的手里……”

  “不過,祂天性偏激殘暴,更是在戰爭的殺戮中越發迷失,甚至不僅將戰爭限制在泰坦與巨龍之間,更是擴散到了更多的古神身上,并以屠殺生靈為樂,最終在賽格斯世界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引起了包括阿諾斯在內諸多泰坦的不滿……”

  “于是后來,阿諾斯不得不阻止祂,將祂召回,只不過這個時候祂已經徹底瘋狂了,根本不再聽從阿諾斯的勸告,最后阿諾斯不得不聯合其他古神,設計將其封印……”

  說著,老金龍又忍不住看了伊芙一眼:

  “女神冕下,若是您傳承的記憶完整的話,我想……您應該比我更清楚這件事。”

  “嗯?”

  伊芙有些意外。

  瑪爾斯解釋道:

  “因為當時阿諾斯聯合的古神,就是曾經的您!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似乎因為賽赫姆特一事,您還與阿諾斯產生了矛盾,從此不再向泰坦一族提供幫助……”

  聽到這里,伊芙是真有點意外了。

  同時,也有所恍然為何自己每當回憶有關泰坦巨人的記憶,心情都莫名有些抵觸和厭煩了。

  繼承了世界樹記憶的同時,祂也會繼承世界樹的一些情感,平日里這些情感并不會有什么反應,但當回憶記憶的時候就會冒出來。

  賽赫姆特為賽格斯世界帶來了混亂,但派出祂的終究是泰坦之王阿諾斯,依照伊芙對前任的了解,恐怕正是因此,才會厭惡這位泰坦紀元的主宰吧……

  將自己的女兒作為殺戮的劍,又任由女兒在殺戮中迷失,最終還要設計將女兒封印。

  以前任的性格,不厭惡祂就怪了。

  而這個泰坦公主雖然邪惡可恨,但某種意義上說也是個可憐的存在……

  等等。

  封印……

  這么說,楓葉領那邊的泰坦遺跡,就是封印這位泰坦公主的?

  楓葉領曾經是精靈王都的所在,這么說的話……也就能夠說清楚了。

  只是,這位泰坦公主在破封之后竟然打出了阿諾斯的名號是做什么?更別說還有樣學樣地創立了信仰?

  唔……

  總不能是想要復活泰坦之王阿諾斯吧?又或者在深淵的污染下將自己當成了太陽神阿諾斯?

  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伊芙思緒紛飛。

  但無論如何,知曉了這位泰坦邪神的身份,伊芙的心情反而放松了不少……

  不是泰坦之王阿諾斯,而且還失去了自己主要的神職,那么也就沒有太大的威脅了。

  只不過,一位尚未被深淵侵蝕的時候就已經瘋狂偏激的神話泰坦,再加上深淵的影響徹底失去了自我,又與世界樹似乎還有著封印之仇……如果真的放任,后果恐怕也不堪設想。

  念頭至此,伊芙心中已經有了些許打算。

  “我明白了,瑪爾斯,感謝你的消息。”

  伊芙微微點了點頭。

  “女神冕下,您太客氣了,您現在是瑪爾斯的主人,既然簽訂了千年的契約,我本就應該竭盡全力向您提供我擁有的所有力量。”

  瑪爾斯恭敬地回答道。

  說完,祂猶豫了一下,又憂心忡忡地繼續道:

  “女神冕下……我知道以巨龍的身份來說可能會有些不妥,但哪怕是拋開巨龍的身份,我也認為必須要提醒您……”

  “賽赫姆特哪怕實力尚未徹底恢復,但憑借著祂那肆無忌憚的性格,也絕對會在賽格斯世界引起滅世般的天災,現在整個位面擁有對抗力量的只有您……”

  “請您一定要阻止祂……甚至徹底將祂擊殺!我知道您當初封印祂很可能是為了讓祂迷途知返,但如果祂真的被深淵力量所污染,那么……已經無可救藥了。”

  伊芙沉默了片刻,輕輕點了點頭。

  金龍瑪爾斯松了口氣,隨后遲疑了片刻,欲言又止。

  看到這位老金龍忐忑的樣子,伊芙微微一笑,溫和地道:

  “還有什么想要說的?不用這么拘謹。”

  瑪爾斯的龍臉有些訕訕。

  祂略微有些不安地擺了擺碩大的尾巴,臉上的金須不斷晃動:

  “女神冕下……那個……我想問一下,如何才能成為精靈之森的任務NPC呢?”

  伊芙:……

  等等……

  這才過了多久,你一個睡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土著老龍,說這些舶來詞就這么熟練了?

  玩家的力量就這么強大嗎?!

  伊芙的心中瘋狂吐槽。

  “你想成為任務NPC?”

  祂不動聲色地問道。

  “咳……是這樣的。”

  瑪爾斯伸出爪子撓了撓頭。

  祂嘆了口氣,說道:

  “我與您任命的圣女愛麗絲交流過,向她請教過如何才能讓這些精靈天選者安生下來,而她告訴我說只要成為了任務NPC,開啟了好感度系統,就能讓那些上竄下跳的精靈們老實了……”

  “不僅如此,我也咨詢了瑟蘭迪爾先生,他也告訴我,成為任務NPC之后的諸多好處……比如能夠盡情雇傭精靈天選者的任務系統什么的……”

  伊芙:……

  原來不是玩家告訴你的,而是這兩位嗎?!

  祂古怪地看了一眼忐忑的巨龍,忽然心中一動。

  只見伊芙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個和善的表情:

  “當然,效忠于我的存在,很多都會獲得任務系統,成為任務NPC。”

  聽了祂的話,老金龍精神一振。

  “不過……”

  伊芙話鋒一轉:

  “任務系統是與我的信仰綁定的,只有成為了我的信徒,才能成為任務NPC。”

  說完,祂笑瞇瞇地看向了瑪爾斯:

  “瑪爾斯,你要成為我的信徒嗎?”

  瑪爾斯的表情浮起了一抹糾結……

  祂遲疑了一下,恭敬地道:

  “女神冕下,我已經看過您的教義了,認真的講,您的教義我并不抵觸。”

  “只不過,我們這些老骨頭并沒有接觸過信仰的力量,據傳教的精靈天選者所說,成為信徒就意味著全身心都獻給真神……甚至死亡之后的靈魂都將屬于神靈……”

  “我……還不想失去自由。”

  看著瑪爾斯認真的表情,伊芙若有所思。

  祂想了想,忽然展顏一笑,那迷人的微笑讓金龍都微微失神:

  “那么……淺信徒如何?”

  “淺信徒?”

  瑪爾斯微微一愣。

  “只信奉我,但不用過于拘泥于生命圣典的教義,須同樣要對我展開心扉,受到核心教義的約束,向我祈禱,提供少量的信仰之力,但死亡之后靈魂并不會被我召回的存在。”

  伊芙微笑著說道。

  聽了祂的話,瑪爾斯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和遲疑。

  “嚴格意義上說,只有虔誠的信徒才會被我賜予任務系統,不過……我與萊茵哈特交好,與烏莉諾斯關系不錯,精靈族也是龍族的盟友……”

  “所以,只要你成為淺信徒,我就許諾,將賜予你系統的力量,讓你成為任務NPC。”

  “只要成為任務NPC,就可以獲得任意驅使精靈天選者的能力了,不僅能夠讓他們撤離出這里,同樣也能輕易地獲得他們的各種服務。”

  伊芙誘惑般地說道。

  似乎是被伊芙的話觸動了什么,瑪爾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金色的瞳孔微微一亮。

  祂猶豫了一會兒,糾結了片刻,最終心中的天平還是緩緩被成為任務NPC后的種種誘惑壓倒。

  “既然是這樣……那么,我愿意接納您的信仰……”

  說著,金龍微微俯首,朝著伊芙朝拜了起來。

  而同一時間,伊芙感覺自己的神魂之中多了一個新的光點,這光點比起除了妖精之王菲妮爾的信仰光點之外的其他任何光點都要閃耀!

  雖然只是瑪爾斯一條龍,但有了第一條,另外兩條估計也不晚了。

  讓玩家們頭疼了好些天的神話巨龍傳教任務,就這么輕輕松松的完成了……

  而在回歸了自己的神國之后,伊芙沉吟了片刻,將開放白銀中位進階名額的官網通告發布了出去……

  神圣曼尼亞帝國,帝都曼尼亞城。

  城市中央內城區,一座圓頂的灰色宮殿屹立在城市廣場的前方,宮殿氣派莊嚴,插著一面面代表著帝國各領的鮮艷旗幟。

  這里是灰堡,是帝國貴族議會舉辦的地方,也是帝國的權力中樞。

  此時此刻,富麗堂皇的議會大廳內,華麗的座位上坐滿了帝國的貴族們。

  能夠坐在這里的每一位貴族,都是帝國中樞權力的核心參與者,每一人背后都代表著一個家族,一片領地。

  只不過,平日里優雅矜持的帝國貴族們,此時此刻卻徹底失掉了往日的體面,而是劇烈地爭吵著,謾罵著,面紅耳赤,就差大打出手了。

  只有年僅十三歲的特蕾莎公主無措地坐在議會長一側的皇座上,而擔任攝政大臣的溫斯特采邑主教,則坐在另一側,冷眼旁觀著這嘈雜的一幕。

  “戰斗!必須戰斗!領民們正在遭受屠戮!這是帝國的恥辱!”

  “戰斗,拿什么戰斗?神靈之下皆螻蟻,連真神冕下的審判天使都敗了,您靠什么?靠您那可笑的家族衛隊嗎?還是說……第三近衛軍團覆滅還不夠痛,想要讓帝國的另外幾個軍團全軍覆滅嗎?!”

  “可以派出教會的審判騎士!可以派出更多的天使!難道一個教會真的連一個復蘇的邪神都對付不了嗎?!”

  “呵呵,那您要問教會了,我們僅僅是貴族而已……最強的力量也不過是傳奇。”

  “教會?連審判天使都失敗了,難道讓主教大人們上嗎?”

  “三年……教皇冕下不是說三年之后一切邪惡都將毀滅嗎?只要堅持三年就好!”

  “呵呵……三年的時間足以讓楓葉領的邪神毀滅一切了。”

  “那您說怎么辦?難不成要向其他種族發出求助嗎?”

  “呵呵,您愿意讓異教徒踏上我們的土地嗎?還是說,您覺得主教大人們會愿意?”

  貴族們議論紛紛,陰陽怪氣。

  而前方的溫斯特采邑主教的表情則越來越難看。

  “夠了!”

  他冷冷地呵斥道。

  傳奇的威壓擴散開來,整個會議大廳瞬間安靜。

  溫斯特主教冷哼一聲,隨后看向了坐在大廳最前方閉目養神的議會長,七大選帝侯之一的科倫斯公爵:

  “公爵閣下,這場戲我已經看夠了,說吧,你們到底想要干什么?!”

  頭發花白,但精神矍鑠的科倫斯公爵緩緩睜開了眼睛,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

  “主教大人,沒什么,只不過大家都對局勢感到擔憂,想要盡快平定楓葉領之亂而已……”

  說著,他微微一笑:

  “您不覺得,盡早平定叛亂,才是最重要的嗎?”

  “說重點。”

  溫斯特主教話語淡淡。

  科倫斯公爵微微一肅:

  “主教大人,對抗邪神是所有生靈的責任,這與種族,與信仰無關,為什么不能向生命女神冕下請求幫助呢?”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