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67章 精靈傭兵

  (讀文學)

  厚重的云層遮蔽了陽光,不斷翻滾,整個世界一片昏暗。

  呼呼的狂風不斷吹著,吹得飄揚的旗幟簌簌作響……

  一位身穿大紅色禮服長袍,頭戴紅色主教冠的老者正站在山坡上,一臉凝重地望著天幕。

  他的手中,正握緊一枚金色的太陽徽章。

  那是永恒之主的象征。

  只見老者看著天空中的烏云,眼角的皺紋越皺越深,隨后語氣沉重地說:

  “邪惡的力量遮蔽了群星,今天的戰斗……恐怕并不會輕松。”

  話音剛落,伴隨著一聲大笑,一道威嚴而又滄桑的聲音就接過了話題:

  “呵呵,尼克拉斯大人,您過慮了,三倍的兵力,多天的圍堵,今天必定是奧托的末日!”

  說話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貴族。

  他身穿一身锃亮的騎士甲,金發碧瞳,高高的鷹鉤鼻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嚴厲,而身后衛兵高舉著的,在風中不斷飄揚的雙獅旗,則表明了他的身份。

  正是帝國討伐軍的元帥,前段時間因為韋爾斯家族一事被女皇斥責的羅森公爵。

  紅衣老人淡淡地看了羅森公爵一眼,那平靜之中又無比深邃的目光讓這位權勢滔天的公爵都不自覺地壓低了笑聲。

  “公爵閣下,不可大意,您忘記了桃樹林之戰了嗎?”

  老人淡淡地道。

  羅森公爵的臉色微微一僵。

  桃樹林是楓葉領西部領交界的一個地名,一個半月前,他曾經率軍在那里與邊境伯奧托的軍隊交戰了一次,可以說是大敗而歸……

  那場戰役,簡直是羅森家族的恥辱。

  “那是一次意外,我也沒有想到奧托竟然能夠召喚出墮落戰爭巨獸,也不知道他從那里搞到的這些泰坦的后裔……”

  羅森公爵咬牙切齒地道。

  說完,他又瞇了瞇眼睛:

  “不過……當日里損失最大的其實是征召的傭兵,我的近衛軍團主力并未遭受較大的損失,如今有了教會的鼎力支持,有了審判騎士團的加入,再加上我這個月從各地抽調來的重矛弩炮,就算是奧托有戰爭巨獸,也絕不是對手!”

  語畢,他看向了山坡下方,張開雙臂,頗有些豪情地道:

  “尼克拉斯大人,看著這樣的軍隊,難道您就不這么認為嗎?”

  而說完,他又轉過身,恭敬地說:

  “當然,世俗間的戰爭,由我們貴族解決,如果真的出現在了超凡之上的力量,還請尼克拉斯大人出手。”

  老者微微點了點頭,神情莊重而虔誠:

  “當然,吾主自然不會坐視無辜的羔羊被邪惡吞噬……”

  羅森公爵的神情更加振奮,他哈哈大笑了一聲,看向遠方說:

  “那就讓我們一起終結這次無謂的叛亂吧!”

  聽著他意志堅定的話語,老人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目之所及,山坡之下,是一望無邊的軍隊。

  那是重新組織之后,以身穿紅衣甲胄的帝國第三近衛軍團為主力,以征召的各個傭兵團為先鋒,以身穿白衣的永恒教會審判騎士團為精銳的十萬大軍!

  隊伍之中,夾雜著一輪輪猙獰的戰車,每一輛都有十米長。

  那是一輪輪專門對付大型魔獸的戰爭重器——重矛弩炮。

  旌旗在大軍中不斷飄揚,震耳欲聾的腳步聲隨著大軍的行進緩緩傳來,如同雷霆。

  如此龐大的軍勢,也只有在地勢平坦的豐饒平原才能展開了。

  只見龐大的帝國軍如同一道紅色的巨大洪流,又好像一張張開的巨網,朝著遠方涌去。

  而在另一側,則是看上去人數要少了不少,明顯處于劣勢的銀灰色軍隊……

  那是邊境伯奧托組織的軍隊,數量只有紅色洪流的三分之一。

  他們正排列著防御的陣型,拱衛在一頭頭體型巨大,宛若比蒙的猙獰巨獸的身后。

  在呼嘯的狂風中,兩道洪流終于交接了。

  戰斗……開始。

  擔任先鋒的傭兵團怒吼著沖入了邊境伯的軍隊,他們的紀律遠不如正規軍,但常年累月的戰斗讓他們擁有著顯著高于普通軍隊的實力,每一個人的力量都在黑鐵中位之上。

  而邊境伯一方,雖然軍隊實力略顯薄弱,但那整齊的防守軍陣反而減弱了帝國軍的優勢。

  雙方一交戰,就是慘烈的搏殺。

  浩浩蕩蕩的喊殺聲響起,每一秒都有人倒下,而每一秒,也都有后續的士兵在大軍的裹挾下沖到前方,補上前人的空缺。

  而忽然,伴隨著一連串的怒吼,邊境伯一方的巨獸動了。

  它們捶打著胸膛,沖入了帝國軍的陣列,那毫無顧忌的動作,猙獰恐怖的體量,讓它們宛若一座座勢不可擋的山岳,將擋在身前的一切存在都碾成肉泥。

  直到一聲聲破空聲響起,一根又一根帶著火焰的巨矛從帝國軍中射出,才終結了它們的瘋狂。

  那是帝國軍的重弩。

  重弩的進攻如同一個訊號,遠程攻擊開始了。

  長弓兵與勁弩手開始了拋射,而雙方的法師團也開始給彼此的戰團賦予各種增益法術……

  一時間,整個戰場熠熠生輝,又被斑斕的魔法光芒所籠罩,在殘酷的同時,又有了一種別樣的夢幻感。

  擁有超凡力量的世界,超凡者明顯比凡人擁有更強的持久力。

  更別說各種幾乎是外掛一般的增益魔法,也讓戰士能夠在必死的情況下,還能奮力反殺……

  因此,戰斗絕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分出勝負的。

  整個戰場,宛若一臺殘酷的絞肉機。

  看著陷入泥潭一般的戰局,山坡上的貴族們卻紛紛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作為人數眾多的一方,只要不發生潰敗,拼起消耗的話,最終的勝利者一定是他們。

  這在叛軍一方擁有戰爭巨獸的前提下,已經是不錯的表現了。

  畢竟,重弩再強,也不可能輕易地就將那些皮糙肉厚的大塊頭殺死。

  不過,同樣在山坡上觀戰的,擔任永恒教會一方最高領導兼帝國軍督導的紅衣主教尼克蘭斯,看著遠方的戰斗,卻訝異地挑了挑眉:

  “西南處是哪個傭兵團?戰斗力竟然如此強悍?”

  聽到了他那略有些驚訝疑問,貴族們紛紛將視線集中向了戰場的西南側。

  只見那里,叛軍已經被徹底沖破了防線,一群鎧甲與帝國軍一樣,但武器卻拉風無比的傭兵正在叛軍內部亂竄,幾乎是大殺特殺……

  更有甚者,似乎還有二三十個傭兵纏住了一頭戰爭巨獸,正將其耍的團團轉,不斷在它身上留下傷痕,眼看就要一點一點磨死了……

  注意到那些傭兵的紅色制式鎧甲,以及明顯比起周圍傭兵更加華麗的武器之后,貴族們紛紛表情古怪。

  他們下意識看向了為首的羅森公爵,而羅森公爵的表情卻有些陰晴不定。

  “那是一個應招的精靈傭兵團,來自精靈之森。”

  他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說道。

  “精靈?”

  紅衣主教尼克拉斯的神情上閃過一絲驚訝。

  他看了羅森公爵一眼,想起了前段日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某件事,目光中閃過一絲了然。

  而后,意味深長地問道:

  “你們用了生命女神的召喚神像?”

  “不,他們并非是神像召喚來的,身為吾主的仆人,我們怎么可能會用那些東西,事實上他們是戰爭開始前主動接受征召加入戰爭的……”

  羅森公爵搖了搖頭。

  “主動接受征召?”

  尼克拉斯挑了下眉。

  “是的,而且他們的要求不高,只需要給他們提供鎧甲即可……。”

  羅森公爵回答道。

  說著,他又冷笑道:

  “雖然這些精靈很是可惡,不過作為炮灰的話……的確合適,他們是我見過的最瘋狂的傭兵了。”

  紅衣主教微微點了點頭,目光繼續在戰場上巡視。

  而當他的視線注意到戰場的另外一角之后,眉頭又微微皺了起來:

  “那里又是怎么回事?”

  貴族們再次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紅衣主教尼克拉斯示意之處,帝國軍一方正在快速潰敗,而叛軍一方則有一群士兵如同瘋了一般,開始反過來沖到帝國軍的軍陣里大殺特殺……

  當然,帝國軍人數眾多,在前方的傭兵與士兵戰死之后,后方很快就會有人補上,但即使如此,幾乎是被一邊壓著打的局勢,在整個戰場上也分外顯眼,僅次于瘋起來不要命的精靈傭兵團了。

  只是,當貴族們看到那些身穿叛軍制式鎧甲,手中裝備卻熟悉得華麗的“叛軍”之后,一個比一個的表情更加古怪。

  他們又忍不住紛紛看向了羅森公爵,而這位指揮大軍的帝國元帥,表情似乎更加難看了。

  “見鬼……似乎也是精靈傭兵團,看來奧托那里也召集了精靈傭兵……這些該死的長耳朵!”

  他罵罵咧咧道。

  紅衣主教尼克拉斯一時無語。

  “羅森公爵閣下,或許你應該讓精靈去對付精靈,以減少我們的消耗。”

  他淡淡地說道。

  羅森公爵看了一眼負責組織傭兵并安排傭兵團戰斗位置的貴族:

  “拜爾爵士?”

  他的聲音有些不滿,帶上了一絲質問。

  而拜爾爵士臉色一白,微微苦笑道:

  “不,公爵大人,主教大人,這些狡猾的長耳朵在應招的時候就要求絕不和精靈交手,不然的話就不參戰了,不僅如此,他們說還會去接受邊境伯的應招……”

  尼克拉斯:……

  羅森公爵:……

  看著羅森公爵那有些不好看的表情,拜爾爵士連忙道:

  “不過公爵大人放心,等這次戰役之后,我一定會將能召集的精靈傭兵全都召集過來的,絕對不會再給叛軍留機會了。”

  “打完這仗之后你還想有下一仗嗎?”

  羅森公爵瞪了他一眼。

  拜爾爵士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神情一肅:

  “不!此戰就要將叛軍殲滅!”

  “這還差不多。”

  羅森公爵微微點了點頭。

  而后,他又看向了戰局,當目光看到西南方被精靈傭兵打開的那越來越大的缺口之后,神色微微一閃:

  “是時候了。”

  “通知近衛騎士團和審判騎士團,解開隱匿魔法,從西南處發起沖鋒!”

  隨著羅森公爵的一聲令下,立刻有隨行的法師朝著天空發出了魔法訊號。

  而片刻之后,陣陣如同海嘯一般的馬蹄聲開始在戰場上響起。

  伴隨著滾滾的塵埃,戰場西南側突然出現了大股大股的騎兵部隊,每一個騎兵與身下的駿馬都全身著甲,披著紅斗篷,手中四米長的騎士槍閃爍著冷光。

  那是帝國的披甲重騎兵部隊,每一個騎兵都至少有著黑鐵上位的實力,白銀實力的比例更是達到了驚人的四分之一,當然……大多數都是這幾年晉升的。

  他們身下的坐騎也是混雜著魔獸血脈的異種馬,但看坐騎的實力,也至少是三階甚至四階魔獸!

  這是神圣曼尼亞帝國最強的軍種,也是整個帝國橫掃大陸的底牌,單就帝國近衛第三軍團來說,這樣的披甲重騎就有超過萬人!

  而除了上萬名披甲重騎兵之外,還有著約三千名白馬騎士。

  他們同樣全身著甲,身上閃爍著淡淡的圣光,裝備著有著太陽標志的盾牌與騎士劍。

  那是永恒教會的審判騎士團,每一個審判騎士都擁有著白銀的實力,擔任隊長的騎士更是至少達到了白銀上位,并不乏黃金位階的強大存在!

  審判騎士團……是永恒教會鏟除異端與邪神勢力的主力部隊,平日里很少參與世俗的戰爭,也只有在邊境伯宣布驅逐永恒教會之后,教會才動用了這個力量。

  他們雖然不是重騎兵,但每一個人在修習武技的同時也都修習了神術,算得上雙修了,更別說身下的駿馬每一個都是有著巨龍血脈的龍鱗馬,沖撞與踐踏效果比起重騎士更加恐怖。

  綜合加成之下,他們的實力比起重騎兵更加強大,也更加靈活……

  這共計一萬三千名精銳騎兵,就是羅森公爵此次殲滅叛軍的最大底牌!

  萬馬奔騰,氣勢滔天。

  只見宛若泥石流一般的騎兵部隊在叛軍驚恐的目光中沖入了戰場,如同利刃一般插入了叛軍陣型的心臟!

  僅僅是瞬息之間,與帝國軍僵持的叛軍就立刻崩潰……

  “勝利了……”

  羅森公爵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邪惡而冰冷的氣息,忽然降臨到了戰場之上。

  只見翻滾的云層之中,忽然伸出了一張遮天蔽日的巨手。

  那巨手從天而降,朝著帝國軍隊一方拍了過來……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