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62章 一個月

  (讀文學)

  循著風的指引,索菲婭進入到了生命神殿里。

  這是她第一次進入除了永恒之主之外其他真神的神殿,也是唯一一次主動進入神靈的神殿,所以心中莫名有些忐忑。

  與一向嚴肅安靜的永恒教堂不同,生命神殿來來往往的信徒似乎更多……

  在這里,幾乎每時每刻都有神色激動的精靈天選者進入殿內祈禱,他們朝著圣潔的女神像狂熱地膜拜祈禱,無比虔誠。

  看著這些赤誠的精靈信徒,就連索菲婭都隱隱受到了感染……

  這鼎盛的信仰,足以說明生命女神聲望之高,也足以說明精靈們的信仰之堅定了。

  而這,也讓索菲婭心中對生命女神越發地尊敬了起來。

  在她看來,如果不是真的讓信徒們生活得幸福快樂,是絕對無法在神殿中產生如此盛況的。

  當然,這也是因為半精靈少女不知道,雖然精靈天選者頂著女神眷屬的名頭,但實際上一個個與真正的信徒八竿子打不著,大多都是饞女神樣子與兌換商城的偽信徒罷了……

  而之所以在神殿中虔誠祈禱,不過是在開啟兌換商城兌換物品,或是進行獎池抽獎罷了。

  某種意義上講,女神與玩家的關系,倒是有那么一點“反正不要錢,多少信一點”的意思。

  只是就連這信一點,也多是起哄或者說是“喜愛”多一些,而稱不上是作為人生教條一般的“信仰”。

  在少女進入神殿的一剎那,她也同樣成為了玩家們眼中的焦點。

  一時間,不少玩家投來了好奇的視線。

  看著那一個個好奇地打量著自己的精靈天選者,索菲婭的神情上浮起了一抹遲疑。

  而在她猶豫是否需要找人打聽誰是祭司苳苳的時候,一個有些歡快的女聲從一側響了起來:

  “您就是索菲婭吧?”

  索菲婭心中一動,望向了聲音的來源,看到是一位身穿祭司袍的精靈少女。

  她金發藍瞳,精致美麗的容貌哪怕是在精靈中也絕對是最為出色的那種。

  而在精靈少女一旁,還站著一位男性精靈祭司,他的肩膀上還坐著一個身高不過三十厘米,身后長著一對蝴蝶般翅膀的可愛的“小精靈”,正一邊睜著純凈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索菲婭,一邊抱著不知名的堅果美滋滋地啃。

  這是什么可愛的生物?

  索菲婭立刻就被吸引了目光。

  看著她驚奇的視線,打招呼的精靈少女微微一笑。

  只見她行了一個精靈族的禮節,熱情地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苳苳,生命教會灰港分殿的白銀祭司之一。”

  說完,又指了指身旁的男性精靈:

  “這位是夏目,未來的灰港分殿祭司長,他的肩膀上的是他的搭檔,元素妖精叮當。”

  聽到苳苳的話,索菲婭精神一振。

  她神情莊重,對兩人行了一個貴族禮節,并認真地說道:

  “我是索菲婭,我想要找您……聆聽一下生命女神冕下的教誨……”

  苳苳與夏目對視一眼,微微一笑。

  “當然,我們早已在此恭候多時了。”

  她高興地說道。

  說完,她碰了碰夏目的肩膀,而夏目手中光芒一閃,出現了一摞厚厚的書籍,最上面的《生命圣典》封皮上的燙金大字閃爍著淡淡的光輝,下面隱約還能看到《封建的局限性》、《宗教與自由》、《人民的覺醒》等字樣……

  “這是我們特意為索菲婭小姐您準備的學習資料,相信看過了這些,您對于未來的道路,會更加明確……”

  苳苳露出了一個笑瞇瞇的表情。

  通過游戲網絡看到索菲婭見到了苳苳與夏目,并從他們那里得到了祂特意發布任務讓玩家們整理的學習(洗腦)資料之后,伊芙就心滿意足地散了馬甲回歸了神國。

  苳苳算是玩家之中相當出色的祭司了。

  比起病毒式傳教的德瑪西亞,她忽悠出來的信徒一般來說信仰都會更加深刻。

  由她來教導索菲婭的話,那就再合適不過了。

  “希望……不會讓我失望吧。”

  回歸自己的神座,伊芙有些期待地自語道。

  祂對索菲婭還是蠻有些期望的。

  如果能夠培養出一位虔誠的信徒,撬動永恒教會的信仰根基,甚至能夠帶給自己更多的信徒,那就再好不過了。

  雖說精靈之森也并沒有她裝馬甲時候說的那么好,但與永恒教會的勢力范圍相比,伊芙自認為自家教會還是要強上了不少的。

  當然,剛剛和少女談論的什么平等啊,什么追求啊,其實也不過是話術罷了。

  畢竟……有神靈存在的超凡世界,談個錘子的平等啊!

  最多不過是信徒間的相對公正罷了。

  而且還是神靈“施舍”的平等與公正……

  沒辦法,這個世界就是如此。

  但同樣的,伊芙也并非完全是無的放矢。

  雖然同樣是割信徒韭菜,但有著汲取力量,并且身為古神的祂,明顯要比其他信仰真神對信徒更加寬容……

  雖然給不了真正的平等與公正,但至少……在這個比爛的世界里,伊芙覺得自己還是能比其他信仰真神做的好一些的。

  更別說還有玩家這個以當苦力為樂的BUG,幫助承擔部分負擔了。

  在此之上,雜糅一下藍星上的某些理論,在當下賽格斯世界的人類國度的社會明顯發展到了封建的極限,又限于超凡力量的禁錮而遲遲無法突破的時候……形成一套能夠瓦解人類國度統治根基的理論資料,還是可以做到的。

  人類國度的統治是與永恒教會相依相冊的。

  解構了現有的人類社會統治,整個永恒教會也將受到極大的沖擊,而永恒教會受到沖擊,就會動搖永恒之主的信仰根基,進而直接影響到未來伊芙與祂的斗爭……

  而這,才是伊芙的真正目的!

  當然,伊芙對藍星上的各種理論并沒有深入研究過,祂前世就是個畢業沒幾年的大學狗,還是經常沉迷虛擬游戲的那種,祂懂個錘子的專業理論……

  所以,在忽悠索菲婭的時候,祂最多也就是說些模棱兩可的話。

  但玩家之中總有強人的。

  專業的事,就讓專業的人來干就好了。

  伊芙只管靜待花開即可。

  將索菲婭交給了苳苳與夏目,伊芙就暫時不管了。

  而半精靈少女,也在灰港的生命神殿居住了下來,跟著苳苳學起了生命教會的教義,以及各種奇奇怪怪的理論知識……

  不知不覺中,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精靈之森再次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越來越多的二測玩家晉升到了黑鐵滿級,最快的人,也已經拿到了白銀轉職名額,成為了白銀大佬。

  所有被召喚的玩家,共計五十六萬人中,已經有超過四十五萬人都成為了黑鐵滿級玩家。

  白銀玩家的數量,也井噴式爆發,從四千多人又翻了一倍,達到了九千多人,距離一萬人僅有一步之遙了。

  當然,代價也是巨大的。

  那就是伊芙的神力值增長大大放緩,絕大部分都用來供養玩家和維持游戲運轉了。

  但即使如此,隨著一次次戰爭任務,隨著玩家們在各個副本中大殺特殺,隨著越來越多的信徒提供信仰之力,伊芙的神力值也達到了兩萬兩千多點。

  距離成為強大神力,只剩下七千多點了。

  一件有趣的事是,在玩家們大鬧了晨星城之后,伊芙暗中在黑市中放出去的召喚神像徹底火了,最近伊芙接到的精靈召喚越來越多……

  大多數都是人類世界的勢力的,但也有不少其他智慧種族的,而召喚的目的,清一色的全都是一致的——那就是當打手。

  對此,伊芙自然欣然笑納。

  反正,除了索菲婭是祂別有用心外,其他人召喚精靈花費的代價都是召喚者出,不應白不應,還是砍人吃“經驗”,順便還能練兵……

  若是真的運氣好,遇到了邪神,那就是給伊芙提供開胃菜了。

  因此,所有的精靈召喚,統統被伊芙當成了戰場任務。

  帶給玩家們豐富的游戲體驗同時,也讓玩家們的整體實力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伊芙相信,現在的玩家若是傾巢而出的話,造成的破壞力絕對是恐怖的。

  當然,考慮到賽格斯世界魔力濃度恢復的速度越來越快,考慮到其他各個種族高端戰力的豐富,考慮到整個大陸的超凡力量都在井噴式增長,再加上伊芙的刻意低調……精靈之森的變化就顯得不是特別的顯眼了。

  而在玩家們整體實力不斷提升的同時,他們對賽格斯大陸的探索也越來越深入……

  米洛維亞附近的泰坦遺跡,以及死亡荒漠上的泰坦遺跡,已經探查到了最深處,雖然沒有找到什么讓伊芙眼前一亮的東西,但滿足玩家們需求的次神器卻還是有不少的。

  值得一提的是,玩家們在海濱之城米洛維亞附近的泰坦遺址中發現了一些精靈族的物品,大多已經被丟棄成百上千年了,并且沒有戰斗的痕跡,倒像是被刻意丟下的……

  這件事,讓伊芙稍稍關注了些,等待玩家們的后續探查。

  此外,整個精靈之森也已經有超過70的地域被玩家們繪制了地圖,剩余沒有繪制的地方,只剩下了多山的北方……

  已經有滿級的玩家自行組隊,開始在北部區域尋找剩下的兩座大型精靈城市遺址,水晶城與冰封谷了。

  玩家們的腳步遍布了伊芙開放權限的各個區域……

  甚至還有不少人自行組建了“傭兵團”,加入了楓葉領中邊境伯與帝國討伐軍的戰爭。

  當然,這么做的人不多,因為跑復活點很麻煩,只有那些熱愛傭兵冒險的玩家,才會如此。

  鬼使神差地從另一個角度打響了精靈傭兵的名頭,并搜集了不少楓葉領的情報,倒是個意外收獲了。

  不過,神圣曼尼亞帝國的楓葉領叛亂的發展,卻有些出乎伊芙的意料。

  伊芙本以為,有著永恒教會的支持,又有著龐大的人口基數為支撐,帝國討伐軍與邊境伯叛軍的戰斗,哪怕是不會呈現壓倒式勝利,也應該是顯著占據上風才對……

  然而,在半個月之前,當帝國討伐軍第一次與叛軍交戰之后,卻幾乎是慘敗。

  交戰三天,全軍潰敗,八萬大軍戰損超過兩成。

  對此,人類帝國內部掀起了軒然大波,就連經常與人類商隊做買賣的玩家都有所耳聞。

  而傳聞說,是邊境伯在戰爭中動用了一種類似于比蒙,疑似有著泰坦血脈的邪惡巨獸,才擊潰了帝國的軍隊。

  不僅如此,在一戰告捷之后,邊境伯高調宣布驅逐領地內的永恒教會,算是徹底與教會撕破了臉……

  這就相當嚴重了……

  永恒教會在人類世界地位超然。

  而邊境伯的舉動,可以說徹底證實了一件事。

  那就是他真的與其他神話勢力勾結上了。

  只有神話才能對抗神話……只有擁有神話的支持,才能讓一位領主有底氣去對抗原信仰……

  再加上楓葉領傳來的種種傳聞,以及雙方首次戰役的種種細節,無一不將邊境伯背后的神秘存在指向了復蘇的邪神。

  并且,很有可能是有著泰坦血脈的邪神,甚至說……本身就是墮落的泰坦!

  聯想到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告訴自己的種種秘辛,再加上楓葉領那座神秘的泰坦遺跡,伊芙很懷疑在背后支持邊境伯的,正是幸存的墮落泰坦。

  當然,這僅僅是伊芙的推測,楓葉領的戰爭恐怕不是一時能夠結束的,而邊境伯背后的存在,也遲早隨著戰爭的進行漸漸浮出水面。

  伊芙并沒有打算這個時候摻和,畢竟……漁翁得利也是在鷸蚌相爭之后,而祂寄以厚望的半精靈少女索菲婭,也尚未“學習”完畢。

  這個時候,暫時先觀戰就好。

  而就在伊芙安然坐看大陸風起云涌的時候,神國中央的世界樹投影的樹冠上,忽然傳來了強烈的悸動……

  伊芙心中一動,看向了神國的中央。

  三頭投靠祂的骨龍,要“破殼”了……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