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61章 皈依

  (讀文學)

  “風……”

  索菲婭默念著這個名字,又看了一眼對方身上的法袍,忍不住問道:

  “您也是精靈天選者?”

  女性精靈輕輕點了點頭,微笑道:

  “沒錯。”

  得到對方的肯定,索菲婭微微頷首。

  她優雅地捏起裙角行了一禮,自我介紹道:

  “風小姐,您好,我是索菲婭·馮·韋爾斯。”

  剛一介紹完,少女就意識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用上了敬稱。

  但雖然用上了敬稱,她卻一點也不覺得違和,似乎面前的這位精靈本就應該恭敬對待。

  這種感覺很奇怪。

  只是,索菲婭就是有這么一種冥冥中的感覺……

  不,或者不能說是感覺,而是在城堡中見過太多的貴族之后,所形成的一種自然而然的鑒別能力。

  這位名為風的天選者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絕對是久居高位的人才能漸漸形成的。

  難道……她是精靈之森的高層之一?

  索菲婭在心中想到。

  少女越想就越覺得有可能。

  而念頭至此,她的態度也越發恭敬了起來……

  “風小姐,您剛剛說的沒有壓迫,人人平等,到底是什么意思?”

  索菲婭認真地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風微笑著說。

  說完,她從懷中掏出一把谷粒撒在地上,引得一群白鴿飛來爭食,而她微微蹲下腰,一邊撫摸著肥碩的白鴿,一邊道:

  “精靈之中沒有貴族,就連受到女神眷顧的天選者,地位也并非超然,只不過是受到精靈們自發的尊敬而已……就連王族,也并沒有真正的特權,而僅僅是在精神上有著極高的影響力罷了。”

  “不僅如此,就連精靈之森里的半精靈,也不會因為血脈而受到精靈們的歧視,在精靈們看來,大家都是一家人,整個精靈之森永遠都是和睦而又團結的。”

  說著,風轉過頭來,對著索菲婭溫和一笑:

  “正是因為平等,正是因為沒有壓迫,所以大家才會在這里幸福地生活著。”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神情微動。

  她看了一眼遠方那些無憂無慮的精靈,微微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的,世界上怎么可能會有真正的平等,這個世界,有強者,也有弱者,弱者天生就比強者更加弱勢,只能尋求強者的庇護……這個世界,不可能是平等的。”

  說完,索菲婭又指了指遠方的那些精靈:

  “比如,既然您說這里的精靈都是平等的,為什么他們之中依舊有人衣著更加典雅高貴,有人卻相對樸素單調呢?如果是平等,為什么這里的建筑也有的是氣派的別墅花園,有的卻是相對簡陋的平房呢?”

  “而且……”

  她又看向了風:

  “您身上的法袍與法杖,不也比很多精靈天選者要強大的多嗎?如果真的是平等,為什么還會有這么大的差異呢?”

  看著表情認真的索菲婭,風淡淡一笑:

  “索菲婭小姐。”

  “平等,并不意味著絕對的公平,也并不意味著平均……”

  “我所說的平等,是規則上的平等,而規則平等……也并不必然意味著實質上的平等。”

  “正如您所說的,強者的能力更強,自然而然會獲得更多,也自然而然地會占有更多的資源,這種現象,在精靈之森也是存在的。”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一聲嗤笑:

  “那豈不是還是有所差異?說到底,這個是世界依舊是不平等的,就像是出身更加高貴,擁有超凡力量的貴族,本就會比弱小的平民更加強大,也擁有更多的資源,您所說的,似乎本就是彼此矛盾的。”

  看著微微搖頭的半精靈少女,風淡然一笑:

  “索菲婭小姐,我想問您一個問題……”

  “您請問。”

  少女說道。

  風繼續問道:

  “貴族,是怎么來的呢?”

  索菲婭微微一怔。

  沉默了片刻,她說道:

  “自然是繼承了先輩的榮耀來的。”

  “那先輩呢?他們又繼承自誰呢?”

  風又問道。

  索菲婭微微一怔。

  她想了想,說道:

  “當然是經過拼搏與奮斗,獲得了擁有的一切。”

  風輕輕點了點頭:

  “你說的很對。”

  而后,又話鋒一轉:

  “那么,他們一開始就是貴族了嗎?”

  索菲婭陷入了沉默。

  不是的。

  她知道,這個答案是否定的。

  帝國歷史中有詳細的記載,帝國的開國皇帝與開國貴族們,起初的時候不過是數千年前一個名為曼尼亞部落的奴隸罷了。

  他們依靠斗爭奪得了自由,最終建立了屬于自己的城邦,并南征北戰,擊敗了精靈王國,統一了大陸北方……

  “看來,你已經有了答案。”

  風微笑道。

  “您到底想要說什么?”

  索菲婭忍不住問道。

  風看向遠方歡快玩耍的幼年精靈們,繼續道:

  “人類世界曾經是沒有貴族的,貴族……只不過是人類統治者為了方便統治,為了強化自己的力量,為了固化階級,所創造出來的一個特權罷了。”

  “也就是,人類世界從根本上,從規則上,就是不平等的。”

  “但,精靈之森不同。”

  “在精靈之森,或許大家因為不同的能力,因為不同的力量,從而過著不同的生活,但大家在規則上是平等的……”

  “強者不會看不起弱者,弱者也不會妄自菲薄……弱者可以通過一定的渠道努力從而變為強者,而強者也會主動地去幫助弱者,讓他們成長起來。”

  “這,就是精靈之森的平等。”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若有所思。

  但她皺了皺眉,還是忍不住道:

  “但……帝國的貴族里,也是有不少會主動去幫助平民,讓平民過上好生活的……”

  “那,他們會讓平民成為貴族嗎?”

  風忽然問道。

  索菲婭微微一滯。

  看著忽然愣住的少女,風繼續說道:

  “不會的……”

  “哪怕是人類貴族對待平民再好,也不會讓他們成為與自己一樣的貴族的,歸根結底,就連很多貴族對平民好,也不過是為了讓領地更加繁榮,讓自己的力量更加強大罷了……”

  “這是階級屬性決定的,貴族與平民代表著兩個不同的階級,為了鞏固自己的階級,貴族必須凌駕于平民之上,必然會壓迫與剝削平民,無非是多與少的問題罷了……”

  “貴族永遠是少數,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他們永遠不會讓平民真正成長起來,所以……人類世界的社會底層,永遠都是黑暗的。”

  “如果背叛了自己的階級,那貴族就不是貴族了。”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徹底陷入了沉默。

  她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自己在河灣鎮,在晨星城看到的種種景象。

  她想到了平民的麻木與困頓,想到了貴族的奢華與鋪張。

  她想到了貴族們談論平民時候的不屑,想到了溝壑里那悲慘的死嬰……

  這一刻,半精靈少女感覺心中隱隱有什么東西被觸動了。

  她感覺自己好像隱隱明白了什么,但似乎還差一點。

  “那……精靈之森就不一樣嗎?”

  少女問道。

  這一次,她的神情更加認真了。

  “當然。”

  風微笑著點了點頭,繼續說:

  “精靈之森,沒有特權階級。”

  “實力的強弱,能力的大小,在精靈之森,不過代表著不同的分工罷了,在這里沒有人去踐踏弱小者的尊嚴,也沒有人去堵死上升的道路……”

  “通過努力,人人都有機會成為祭司長,甚至大祭司長。”

  “通過努力,人人都有機會成為強者,甚至神眷者。”

  “通過努力,擁有精靈血脈的存在可以向女神靠攏,純化血脈成為半精靈,而半精靈亦可以繼續純化,成為真正的精靈……”

  “這……就是精靈之森的平等,這里……永遠有著上升的活力,所以每一個人都對未來充滿著希望,對生活充滿著熱愛。”

  “當然,精靈之森的平等也并非是完美無缺的,比如天選者之中極大的貧富差距,比如資源分配的不均衡……”

  “但,道路是曲折的,前途卻是光明的,而未來是不斷發展的……“

  “只要堅持本心,不忘初心,只要有著堅定的信念,一個正確的方向,只要有著對平等與共同進步的不懈追求……那么,精靈之森一定會永遠向上,不斷向前的。”

  “一切,也都會好起來的。”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陷入了沉思。

  不過,當她的目光掃向遠處精靈們那無憂無慮的笑顏之后,又忍不住說道:

  “也只有精靈族才會如此了吧,畢竟……精靈族的天性就是善良的……”

  看著少女那復雜的表情,風微微一笑:

  “索菲婭小姐,見識過精靈天選者的戰斗力,這句話您自己相信嗎?”

  索菲婭微微一愣。

  她忽然想起了精靈天選者在晨星城與衛兵戰斗時候的兇殘,想起了有關精靈天選者的種種傳說,神色間閃過一絲遲疑。

  “索菲婭小姐。”

  風繼續道:

  “精靈之森依靠的,并非是精靈族的善良,事實上……在女神大人成為精靈族的庇護者的時候,精靈族就早已摒棄了過去……”

  “那……精靈族又是如何做到平等的呢?”

  索菲婭忍不住問道。

  “是信仰。”

  風的神情漸漸鄭重。

  “信仰?”

  索菲婭瞪大了眼睛。

  “沒錯,是女神大人的信仰。”

  風虔誠地說道。

  “萬物平等,是《生命圣典》的基本教條之一,在女神大人的教誨中,就教導我們眾生平等,每個人都有追求進步的權利,每個人也都有捍衛自己的權利……”

  “生命女神么……”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若有所思。

  她沉默了片刻,忍不住說道:

  “這樣的教條,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在永恒教會的教典里,教會只會告訴世人每個人生來都帶著原罪,只有信仰神,只有忍受苦難,才會在死后獲得解脫,升入沒有痛苦,沒有絕望,幸福美好的天堂山……”

  “所以……這就是差別了。”

  風微微一笑。

  她神情一肅,繼續道:

  “女神是仁慈的,在女神的眼中,眾生平等……女神的教義,是希望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

  “然而,對于永恒教會來說,信徒不過是獲得信仰的工具罷了,而對于貴族來說,教會也不過是為了方便統治的工具罷了。”

  聽了風的話,索菲婭心中一震。

  她心中忽然閃過了一絲明悟,隱隱好像明白為什么貴族之中,虔誠的信徒其實很少很少了。

  而在明悟之余,索菲婭的心中又有些激動。

  她感覺自己好像明白帝國腐朽的癥結所在了,也明白如何才能拯救這個越來越黑暗的國度了……

  這一刻,她內心深處忽然對生命女神的教義產生了強烈的好奇,也對生命女神伊芙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尊敬與向往……

  “風小姐……不,風閣下,您是生命祭司嗎?您能詳細和我說一說生命女神的教義嗎?”

  她略帶期待地問道。

  風微微一笑,指了指遠方一座宏偉高大的建筑:

  “看到那座神殿了嗎?”

  “前往那里,尋找一位名為苳苳的祭司,你會獲得你想要的答案……”

  循著風的指向,索菲婭看到了遠方得生命神殿。

  她的神情微微鄭重了起來。

  “我明白了,謝謝您,風閣下。”

  她對風深深行了一禮。

  而后,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氣,向生命神殿走了過去……

  如同,一位新生的朝圣者。

  這一刻,她身上那象征著永恒教會信仰的微弱光芒徹底消散,而隱隱地,似乎有著一絲絲新的力量,在不斷孕育……

  目送半精靈少女進入了生命神殿,風微微一笑,消失在了人群里。

  更遠處,氣喘吁吁追過來的李牧與德瑪西亞呆呆地望著生命神殿的方向,面露驚嘆。

  “乖乖,不愧是風大佬啊……她到底說了什么?這就成了?任務完成了?!”

  德瑪西亞看著信仰之眼中索菲婭那淡淡的淺信者光輝,忍不住感慨道。

  “所以人家才是祭司中的大佬玩家啊。”

  李牧微微感嘆。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