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4章 帝國的貴族們

  索菲婭并沒有等待太久,就被衛兵們迎進了貴族區里,而與衛兵一起前來的,還有一輛華麗的馬車。

  馬車停在少女的面前,一位老年紳士從車中跳下,對著索菲婭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節,語氣溫和而又熱情地說道:

  “索菲婭小姐,我是羅森家的管家斯科特男爵,公爵大人已經知道了您的到來,他非常高興,正在城主府中等待您,請您跟我一起上車吧。”

  索菲婭謹慎地看了一眼馬車上的標志,當她看到那個屬于羅森公爵家族的雙獅族徽后,微微點了點頭,在斯科特男爵的攙扶下登上了馬車。

  馬車內的裝潢同樣華麗又鋪張,倍顯公爵家的富有,待到少女坐好之后,就緩緩駛入了貴族區的腹地。

  進入貴族區之后,就仿若變了一個世界,這里的街道寬敞筆直,建筑華麗精致,道路兩側的魔法燈晶瑩剔透,將家家璀璨的燈火映照得影影綽綽,還能看到一隊隊身穿锃亮銀甲的衛兵,在街道上來回巡視,維持著治安……

  可以說,作為西部領的重要城市的富人區,這里并不比少女居住的澤羅蘭的中心城區差,但此時此刻看著這熟悉的場景,索菲婭心中只有一種難以表述的諷刺感。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此刻看著眼前這繁華的景象,她的腦海中卻總會浮現出河灣鎮看到的破敗,以及城門溝壑里那凄慘的死嬰……

  馬車大概行了十分鐘,就來到了羅森公爵現在的駐地,晨星城的領主府。

  與澤羅蘭不同,晨星城的領主府并非城堡,而是一座巨大的莊園,莊園里已經停了不少的馬車,每輛馬車上都有著貴族的族徽,貴族、高階軍官以及侍者在莊園里來來往往,很是熱鬧。

  “怎么這么多人?”

  索菲婭好奇問道。

  “領主府成為公爵大人的駐地之后,這里就成為了帝國討伐軍臨時的司令部,現在每天都有無數的貴族前來拜見公爵大人,所以會顯得繁忙一些,尤其是現在城主府中還在舉行宴會。”

  斯科特男爵解釋道。

  “舉行宴會?現在?”

  索菲婭愕然。

  “沒錯,不過可惜的是,現在澤羅蘭已經成為了叛區,您的身份也比較敏感,不然的話……倒是可以將您引薦給到來的貴族。”

  斯科特男爵說道。

  索菲婭沉默了片刻,皺著眉說道:

  “我現在,對宴會并沒有興趣。”

  “那真是太可惜了,今天公爵家的幾位少爺也都來了呢,不過,因為公爵大人現在正在宴會上忙碌,所以……可能需要您稍等一會兒了。”

  老管家帶著歉意道。

  聽了老管家的話,索菲婭耐著性子搖了搖頭:

  “那我可以在等待室等著,宴會我就不去了,我并沒有準備合適的禮服,也暫時不想與其他人見面。”

  “好吧,一切都由您自己決定。”

  斯科特男爵并未勉強。

  在公爵管家的引導下,少女很快進入了領主府。

  領主府中富麗堂皇,魔法燈裝飾的大廳中響著悠揚動聽的舞曲,一位位衣衫高貴華麗的貴族,正三三兩兩地聚集在大廳內,或是交談,或是起舞。

  餐桌上則擺著精巧繁復的食物和昂貴的酒水,陣陣誘人的香味兒從大廳中飄出,引得少女的肚子不爭氣地咕咕叫起來。

  這個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急著趕路,已經一天沒有吃過飯了。

  “索菲婭小姐,您請在等待室里稍后,我這就去找公爵大人,可能需要久一點,您可以先用一用晚餐。”

  斯科特男爵說道。

  語畢,他將少女領到了大廳旁的一間貴族休息室內。

  兩人的行動很是低調,并沒有直接進入舉辦宴會的大廳。

  但即使如此,大廳中不少眼尖的貴族也注意到了羅森公爵家的馬車,以及從馬車上下來的,由身為公爵家管家的斯科特男爵引入休息室的半精靈少女,從而在一個個貴族小團體中引起了一陣好奇的討論。

  “以撒伯爵夫人,那個女性傭兵是誰?竟然乘坐了公爵大人的馬車前來?”

  “不,不像是傭兵,看儀態,倒像是打扮成傭兵的貴族小姐……”

  “咦?她的耳朵是尖的,難道是精靈?”

  “不,精靈的耳朵會更尖長一些,應該是半精靈。”

  “半精靈也能進入領主府嗎?!”

  “應該是身份特殊吧,看起來似乎是公爵大人的貴客……”

  “伯爵夫人,要一起去打個招呼看看情況嗎?我對半精靈還是很好奇的。”

  “還是算了吧,看她那破落的樣子,想必很可能是從楓葉領逃亡出來的貴族,楓葉領距離精靈之森很近,有一些精靈血脈也很正常。”

  “楓葉領的貴族嗎?那倒是的確沒有見面的必要了,邊境伯叛亂,楓葉領已經完了,我還是等等去見見約瑟夫少爺吧,聽說他已經是白銀騎士了呢!明明還不到二十歲!如果能有幸搭上話,這次參加晚宴也值得了,聽說約瑟夫少爺相當受公爵大人喜愛呢。”

  “畢竟他是羅森公爵大人最驕傲的孩子,未來的羅森公爵領地的繼承人,也是第二公主殿下的婚約者……”

  “是啊,相比之下,盧卡茲大人就要差太遠了,明明都是公爵家的孩子,一個是帝國的新星,超凡力量的天才,未來的帝國第三近衛軍團的團長,而另一個卻是連智力都有問題的癡呆……”

  “慎言!公爵大人最討厭別人討論這件事,我們換個話題吧。”

  “伯爵夫人,您太謹慎了,現在又沒有人聽到……”

  貴族們在大廳中竊竊私語。

  而坐在休息室的索菲婭,則將他們的談論聲聽得一清二楚。

  身為有著精靈血脈的半精靈,少女的聽力本就繼承了精靈族的敏銳,遠超普通人,即使有著音樂干擾,貴族們的一些談論仍然能夠鉆入她的耳朵。

  他們的談論又雜又亂,只是要么就是在猜測索菲婭的身份,要么就是在談論哪家貴族的丑聞和秘密,要么就是彼此吹捧炫耀,或是諷刺一些平民的愚蠢和傭兵的貪婪,聽得少女相當厭煩……

  她在澤羅蘭的時候,很少參加宴會,更因為身為領地的主人,凡是接近她的下級貴族,無一不是在贊美她的美麗,吹捧澤羅蘭的繁榮,以及夸贊韋爾斯家族悠久的歷史,還有自己建設領地的豐功偉績……

  而此時此刻,索菲婭坐在休息室中,聽著貴族們的勾心斗角和明嘲暗諷,話語間的攀比和炫耀,以及偶爾流露出的高高在上和洋洋得意,眉頭卻越皺越深。

  尤其是宴會上的鶯歌燕舞,與少女一路走來看到的那些蒼涼與破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讓她對這里的貴族越發的失望……

  她萬萬沒有想到,帝國的貴族們,竟然是這個樣子……

  “真是一群帝國的蛀蟲!”

  她抿緊了嘴唇,憤憤不平。

  如果不是自己還有著拯救澤羅蘭和韋爾斯家族的使命,如果不是哪怕是身處楓葉領的她也知道羅森公爵的赫赫威名,索菲婭真想直接離去。

  但想到未來那可能的幫助,她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而就在少女越發對宴會上帝國貴族感到失望的時候,羅森家的管家斯科特男爵終于返回了。

  “索菲婭小姐,請跟我來吧,公爵大人已經在后廳等您了。”

  他溫和地說道。

  聽到這個消息,索菲婭松了口氣,她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隨后整理了整理衣著,跟著斯科特男爵走了出去……

  后廳距離并不遠,跟著斯科特男爵走了大概一分鐘,索菲婭就到了。

  門前有著兩個高大的衛兵把手,他們頭戴覆面盔,身披全身甲,實力強大,恐怕都是高階職業者。

  老管家來到門口,恭敬站立,而后對著房內道:

  “公爵大人,澤羅蘭的韋爾斯子爵小姐到了。”

  “請她進來吧。”

  少女聽到房內傳來一聲威嚴的男聲。

  心臟驟然急跳,索菲婭的心情莫名緊張了起來。

  老實說,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邊境伯之外的帝國大貴族。

  而這一次的見面,也將決定韋爾斯家族的未來!

  深呼吸了幾下,平靜了自己的心境,少女大著膽子,走進了房間。

  后廳的裝潢一如大廳里一般華麗。

  而在主位的垂直靠背椅上,正坐著一位看上去四五十歲的男人。

  男人威武高大,面容英俊,金色的頭發梳成了背頭,翠綠色的眼睛閃爍著鋒芒。

  額頭上的皺紋以及英挺的鷹鉤鼻讓他看起來多了幾分嚴肅,但臉上那淡淡的笑容又讓他看上去多了幾分平易近人。

  他身上穿著帝國元帥的制式軍服,胸前掛著一枚精致的雙獅徽章,那是羅森家族的標志。

  毫無疑問,眼前這位威武不凡的男人,就是帝國七大選帝侯之一,被譽為帝國雄獅的羅森家族族長,富有的北境主宰者,羅森公爵領的現任公爵——弗朗茲·馮·羅森了。

  與邊境伯不同,羅森公爵的實力并不強勁,僅僅是一位白銀中位的戰士,但他卻有著高超的政治手腕,以及無數強者的效忠。

  看著這位威嚴又不失親和的公爵大人,索菲婭捏起衣角,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索菲婭·馮·韋爾斯,見過羅森公爵大人。”

  仔仔細細打量了一下少女,羅森公爵的笑容越發溫和。

  他輕輕點了點頭:

  “索菲婭吧,我曾經見過你的父親一次,你和你的父親長得很像,他是一個真正的貴族。”

  說完,他指了指另一邊的座椅:

  “坐吧,一路上辛苦了,嘗一嘗產自精靈之森百花茶,平靜平靜心情。”

  感受著羅森公爵那毫無架子的態度,索菲婭緊張的心情也漸漸緩解了下來。

  她輕輕點了點頭,坐到了椅子上。

  拿起桌子上的茶水輕抿了一口,少女心中閃過了一個這味道并不地道的念頭。

  而后,她鼓起了勇氣,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羅森公爵大人,韋爾斯家族需要您的幫助……”

  羅森公爵神情一肅:

  “不急,有什么情況,你慢慢說來,作為韋爾斯家族的宗族,羅森家族永遠是你們的后盾。”

  得到了對方的鼓舞,索菲婭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她感激地點了點頭,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隨著少女講述澤羅蘭的現狀以及一路上看到的慘狀,羅森公爵的眉頭時而皺起,時而舒展,同時時不時微微點頭,聆聽得很是認真。

  “羅森公爵大人,韋爾斯家族并非叛亂,一切都是我那位同父異母的兄長篡奪權位,請您一定要幫幫我們,此事過后,韋爾斯家族定然會忠實地成為羅森家族的擁護者……”

  索菲婭起身,深深鞠了一躬,說道。

  聽了少女的話,羅森公爵輕輕點了點頭。

  他神情嚴肅,聲音威嚴地說道:

  “我知道了,作為韋爾斯家族的主家,我們的確有義務在家族分支遇到危難的時候提供幫助……”

  “謝謝您!”

  索菲婭神色一喜。

  “不過……”

  羅森公爵話鋒忽然一轉:

  “現在戰局還不明朗,帝國討伐軍還沒有正式集結完畢,戰備物資也需要進一步籌備,所以……即使是幫助,也需要再等上一段時間。”

  聽了羅森公爵的話,索菲婭連忙說道:

  “公爵大人,維穆爾河在楓葉領流域河水湍急,大軍很難渡河,所以……若是能夠先收回擁有著跨河石橋的澤羅蘭,那就掌握了戰爭的主動權!”

  “我知道澤羅蘭的重要性,只是……帝國這邊還有其他的考慮……更別說,韋爾斯家族現在的處境也比較尷尬。”

  羅森公爵沉吟了一下,說道。

  說完,他想了想,對著少女溫和道:

  “這樣吧,你先在晨星城住下,好好休息休息,放心吧,韋爾斯家族的事,我弗朗茲·馮·羅森應下了,這些天你先不要隨意走動,以免引發別的變故……”

  得到了羅森公爵的承諾,索菲婭精神一振。

  她再次行了一禮,道:

  “韋爾斯家族……感謝您的幫助!”

  面見過羅森公爵之后,索菲婭就在晨星城的城主府住了下來。

  這一晚上,她終于睡了十幾天以來第一個好覺。

  直到第二天中午,少女才緩緩睜開惺忪的睡眼,從床上爬起。

  重新換上侍女們提供的新衣服,享用過侍者送來的美味餐點,索菲婭感到一陣神清氣爽。

  這一刻,她終于對未來產生了些許希望。

  只是,當她準備踏出房門的時候,卻被衛兵攔了下來。

  “索菲婭小姐,抱歉……公爵大人有令,您現在的身份比較敏感,暫時不宜隨意走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