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3章 理想與現實

  幾只烏鴉盤旋在溝壑上方的天空上,嘎嘎地叫著,索菲婭站在路邊,心中一片冰涼。

  死嬰在溝壑底部堆積著,有的已經腐爛成了白骨,而有的似乎才沒丟下多久,看上去起碼要有一百多個。

  空氣中的味道令人作嘔,那刺鼻的氣味兒鉆入鼻孔,讓少女腹中一陣翻滾,忍不住轉身嘔吐起來……

  直到將吃下去的東西統統吐了出來,索菲婭才稍稍恢復。

  只是,那蒼白的臉色,以及微微顫抖的身體,說明了此時此刻的少女內心并不平靜。

  “我都說了,不讓你看了。”

  德瑪西亞嘆了口氣,下馬走了過來。

  他看了一眼溝壑底部的死嬰,對著其他同行的法師玩家說道:

  “燒了吧,再吟唱個凈魂咒,就算是嬰兒,放著不管也可能出現亡靈的。”

  幾個玩家點了點頭,招呼上兼修祭司的苳苳開始處理溝壑底部的尸體。

  而索菲婭看著忙忙碌碌的精靈們,視線越發恍惚。

  “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帝國法律和永恒教典都禁止棄嬰,為什么這里會出現這么多嬰兒的尸體?”

  她難以接受地喃喃道。

  “因為養不活啊……生了下來又養不起,只能悶死偷偷地扔掉。”

  德瑪西亞搖了搖頭,說道。

  “養不活?養不活就要扔掉嗎?悶死?他們怎么能忍心?!”

  索菲婭憤怒道。

  “那該怎么辦?平民本就窮困,人類城市里幾乎每幾天都有意外生下的孩子,養又養不起,你讓平民怎么辦?”

  德瑪西亞冷笑道。

  “可以交給教會撫養啊,永恒教會本就設有收養所!”

  少女爭執道。

  德瑪西亞搖了搖頭:

  “索菲婭小姐,你還是太年輕了,你知道一座城鎮里一年會出現多少類似的棄嬰嗎?教會又能收養多少?而且,永恒教會呢?他們在哪里?”

  索菲婭愕然。

  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來,河灣鎮的永恒教會已經隨著貴族一起撤離了……

  “再說了……”

  德瑪西亞繼續道:

  “這都算是好的情況了,至少說明窮人還能過的下去,如果真要過不下去了,你是連這些死嬰都看不到的。”

  聽到這里,索菲婭愣了愣:

  “為什么?”

  德瑪西亞沉默了一下,說道:

  “要是真的過不下去了,那是任何能吃的東西,都不會扔掉的。”

  索菲婭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

  “你是說……你是說……”

  德瑪西亞嘆了口氣:

  “是的,吃人這種事,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

  “這……這怎么可能?!這樣惡魔的行徑,怎么會發生在帝國境內!”

  聽到如此令人震撼的內容,少女感覺一陣眩暈。

  “怎么不可能,不說別的,等楓葉領開戰了,若是戰事僵持不下,索菲婭小姐你猜我所說的事,到底可不可能發生?”

  德瑪西亞冷冷地說道。

  聽到這里,索菲婭啞口無言。

  點點火光在溝壑中燃起,精靈們的吟唱隱隱傳來,看著那朦朧的火焰,少女的目光漸漸迷離。

  “這……才是帝國平民真正的現狀么……”

  她的聲音有些顫抖,語氣中帶著一絲懇求,一絲希冀,似乎想要從德瑪西亞那里得到一個否定的答案。

  只是,德瑪西亞的回答,卻讓少女的心情如墜深淵:

  “沒錯,這才是富人區之外的平民現狀,能努力的活著,對他們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魔法呢!貴族們擁有那么多效忠的魔法師,為什么沒有魔法師幫助他們呢!僅僅一個自然系的魔法,就能讓作物的產量翻倍了吧?!”

  少女憤怒地道。

  “索菲婭小姐,這就要問你自己了,你也是貴族,效忠于你家族的法師有做過類似的事嗎?”

  德瑪西亞反問道。

  聽到這句話,索菲婭的怒火瞬間如同遇到冰雪的爐火一般熄滅……

  她張了張嘴,徹底無言。

  利用魔法改善平民的生活?

  不……

  她知道的。

  沒有貴族法師愿意這么做的。

  對貴族來說,魔法是知識的象征,是穩固地位的工具,同時也是強大的武力。

  在魔法師的眼中,魔法是崇高的,他們不屑于做這些小事。

  就算是索菲婭自己愿意利用魔法來改善平民的生活,恐怕也很難推廣下去。

  這是觀念問題。

  “教會呢……平民可是教會最大的信仰來源啊……難道永恒教會就不會管這些事嗎?教會不會用神術來改善平民的生活嗎?”

  索菲婭又問道。

  “教會?教會為什么要改善平民的生活?難道教會的神術都是大風刮來的嗎?”

  德瑪西亞搖了搖頭。

  停頓了一下,他補充道:

  “索菲婭小姐,或許你對教會的運行機制不是太了解,這樣吧,作為一個過來人,我告訴一個殘酷的事實。”

  “對永恒教會來說,偶爾展現一下神跡,利用一些小神術治療一下虔誠信徒的病痛,這樣的做法,比起花費大力氣去改善信徒的生活,得到的信仰反饋要性價比高得多。”

  “因為絕望之中的人,才會對希望更加憧憬,才會對信仰更加堅定……”

  “對于教會來說,收集信仰才是最終目的,拯救蒼生?那是什么?難道你以為永恒之主是心系萬物的生命之神么?”

  德瑪西亞嗤笑道。

  聽了他的話,索菲婭身體晃了晃,一時呆立在現場。

  溝渠里的火焰漸漸熄滅,精靈的吟唱也緩緩停息。

  德瑪西亞看了一眼天色,說道:

  “走吧,索菲婭小姐,我們速度快一點,今晚你就能在晨星城參加貴族的晚宴了。”

  說完,他翻身上馬,率先離開了溝壑。

  索菲婭抿緊了雙唇。

  她雙手握緊,最終又無力地松開,而后失魂落魄地在其他精靈的協助下登上了馬背,跟上了德瑪西亞的步伐……

  離開了河灣鎮,隊伍繼續前進。

  只是,比起一開始的熱熱鬧鬧,此時此刻的護送團隊安靜了不少。

  “我知道《精靈國度》做的很真實,卻沒想到會做得這么真實,魔幻版的中世紀,這也太凄慘了……”

  隊伍聊天頻道中,夢之涵忍不住打字道。

  “或許比現實世界更黑暗吧,畢竟……現實世界的平民逼急了還會造反,西方歷史上都有不少平民把國王殺了換個國王的例子,但在游戲里……無法掌控超凡力量的普通人,只不過是韭菜。”

  德瑪西亞打字道。

  “真是的,做得這么真實干什么,搞得我都抑郁了QAQ……”

  苳苳在頻道里發了個顏表情。

  “所以才有我們啊,沒有游戲會完全設計一些無意義的劇情,既然《精靈國度》給我們展現了這么黑暗的人類世界,那么……我想最終應該還是需要我們玩家來做出改變的吧,畢竟……《精靈國度》的主線任務之一就是幫助女神傳播信仰,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玩家們在聊天頻道里議論紛紛,而與他們同行的半精靈少女索菲婭,則徹底陷入了沉默。

  她神色失落,雙目中帶著一絲茫然,似乎受到了天大的打擊。

  隨著整個隊伍的繼續前進,她的情緒也越來越低迷,臉上再也沒有了最初的笑容……

  不僅僅是河灣鎮。

  這一路上,眾人經過的每一個村落,每一個聚落點,無一不流露著衰敗困頓的氣息。

  這種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巨大落差,讓少女對整個世界的認知,都產生了劇烈的動搖……

  此時此刻,她感覺自己在城堡中看到的那些記載帝國繁榮的書籍,是多么的諷刺,那些吹捧貴族功績的文獻,是多么地令人作嘔……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貴族與平民的差距,會如此之大?

  為什么……城堡里的貴族永遠不會提及平民的真實情況?

  貴族的榮耀,貴族的責任……又到底是什么,為了什么?

  為什么永恒教會對這一切坐視不見?

  僅僅是因為德瑪西亞所說的獲得信仰的性價比,就要無視平民的困境么?

  那既然如此,永恒教會教人向善的教義,又有什么意思?

  神救世人的宣揚,又有什么可信?

  這一刻,索菲婭茫然了……

  太陽漸漸西沉,溫度越來越冷。

  當紅色的晚霞灑滿天空的時候,隊伍終于停了下來。

  “索菲婭小姐,前面就是晨星城了,按照我們的情報,羅森公爵現在就位于城市里。”

  德瑪西亞說道。

  他的話將失魂落魄的索菲婭從茫然中喚醒,少女的身體微微顫了顫,隨后下意識朝著前方看去,只見目光所及之處,出現了一座宏偉的人類城市。

  那是一座規模不亞于楓葉城的大型城市,光是城墻看上去就足有二十米高,而在城墻下,還駐扎著一眼看不到邊的帳篷,那應該是屬于帝國軍隊與接受征兆的傭兵團的。

  毫無疑問,既然軍隊在這里,那么身為軍隊的總指揮,神圣曼尼亞帝國七大選帝侯之一的羅森公爵,恐怕也位于城中了。

  “索菲婭小姐,我們只能將你送到這里了,再往前的話,已經出了我們的活動范……咳,已經不適合我們繼續前進了。”

  作為最為熟悉人類世界的玩家,也是這次護送隊伍領隊的德瑪西亞干咳了一聲,說道。

  聽了他的話,一向對他不喜的少女竟然難得地沒有出言諷刺,而僅僅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倒是德瑪西亞看到對方沒有和自己拌嘴,一時間有些不太習慣。

  “謝謝,謝謝你們的護送,等我重新掌控領地之后,一定會實現自己的諾言的。”

  索菲婭悶悶地說道。

  說完,她握緊了拳頭:

  “我會改變這個現狀的,一定……”

  聽了她的喃喃自語,德瑪西亞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么,但想到帶隊前牧哥對自己的吐槽和叮囑,最終還是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嘆了口氣,他說道:

  “索菲婭小姐,那就祝你順利了,如果遇到危險,記得取出女神大人的神像請求幫助,精靈族的力量會助你脫困的。”

  少女遲疑了一下,說道:

  “謝謝……如果真的有需要的話,我會的……”

  這一次,她難得地沒有反駁。

  回頭望了一眼西邊的落日,索菲婭翻身下馬。

  她將馬匹的控制權移交給了精靈們,隨后只身一人朝著晨星城走去。

  直到少女徹底走遠,德瑪西亞才緩緩搖了搖頭:

  “不到黃河不死心啊……”

  或許是因為來來往往的傭兵太多,呈現傭兵裝扮的索菲婭并沒有遭受守衛的刁難,就順利地進入了城市。

  作為西部領的主要城市之一,晨星城比起河灣鎮繁華了許多,哪怕是有著戰爭的危機,這里依舊熱熱鬧鬧,而傭兵與帝國軍隊的入駐,更讓這座城市多了些許混亂和嘈雜。

  街道兩邊的建筑比起河灣鎮的好上了不少,讓索菲婭的心情也好轉了不少,至少這里的居民……生活條件似乎比起少女一路走來看到的那些要好上許多。

  但或許是因為兵荒馬亂,大多數房屋都緊閉著,只有少量的行人在路上走動,混雜在大量的傭兵和士兵里。

  索菲婭隨手找到一個行人問了問城主府的位置,隨后就朝著城中貴族區的方向走去。

  隨著少女接近貴族區,街道兩側的建筑也越發整潔漂亮了起來,而當索菲婭穿過平民區,正式來到貴族區之后,視線所及的建筑終于換成了她所熟悉的漂亮的莊園別墅與巍峨的城中堡。

  只是,看著這些風格熟悉的,富麗堂皇的建筑,聽著建筑中那若隱若現的音樂聲和歡笑聲,索菲婭不僅沒有絲毫的歡喜,神色反而更加悵然了起來。

  而正在她準備踏入貴族區時,兩名膀大腰圓、全副武裝的衛兵將她攔了下來。

  “站住!前方是貴族區,傭兵不得入內!”

  他們氣勢洶洶地警告道。

  索菲婭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將身上的易容魔法散去。

  在衛兵們驚訝的目光下,她恢復成了半精靈的樣子。

  “讓開,我是索菲婭·馮·韋爾斯,韋爾斯家族的繼承人,澤羅蘭的領主,我要見羅森公爵閣下。”

  她冷漠地說道。

  同時,她一邊展現出魔法師的力量,一邊從拿出了一張刻有雄獅標志、散發著盈盈光輝的徽章。

  “三階法師!還有……帝國貴族的勛章!”

  兩名守衛表情微變。

  “您請稍等,我們去通報一下!”

  他們彼此交換了一下眼色,恭敬地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