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剛到家,再請個假

  人類真的有靈魂嗎?

  如果有,那么死亡以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樣子的?還會有意識嗎?

  活著的時候吃飽了撐著,伊莩沒少去思考這個問題。

  而每次思考之后得到的答案也基本一致,那就是自己一定是吃飽了撐的了。

  但當伊莩終于有機會和時間去驗證這個問題的時候,又有些茫然了……

  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看著眼前這片無垠的黑暗,伊莩陷入了沉思。

  首先,能夠確定的是自己的確死了,之后就來到了這片古怪的空間。

  雖然伊莩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還保留意識,但自己很明顯是被困在了這里。

  孤寂,黑暗。

  唯一能看到的,只有兩團氤氳閃爍著的光團,一藍一綠。

  伊莩嘗試伸出手,然后發現自己并沒有身體,似乎僅僅是一團意識。

  但慶幸地是,自己似乎能夠像云一樣飄動。

  難道……這就是靈魂?

  伊莩驀地冒出這個念頭。

  沉思了片刻,伊莩試探性地飄動向兩個氤氳的光團。

  綠色的那顆很大,它光芒閃爍,給伊莩一種奇妙地神秘感。

  藍色的那顆很小,它氤氳柔和,讓伊莩有一種不可思議的親近。

  思考了數秒,伊莩決定先接觸一下后者。

  然而正在伊莩嘗試觸碰的時候,無數隱隱約約的禱告聲忽然在空間中回響而起……

  那聲音空靈,柔和,神圣,似乎具備一種奇妙的力量,讓人不由自主地沉靜下來。

  伊莩詫然,將注意力轉移過去,發現聲音似乎是從綠色的那顆光團中傳來的。

  禱告聲時斷時續,那是伊莩從沒有聽過的語言,但是卻讓伊莩產生一種奇妙的優美感。

  伊莩聽不懂內容,卻似乎能夠感知到這聲音中蘊含著的無數感傷和絕望。

  好奇心戰勝了一切。

  鬼使神差地,伊莩轉移了注意力,觸碰向了那顆綠色的光團。

  就在伊莩觸摸到光團的那一剎那,整個世界頓時變了。

  意識在一瞬間陷入了恍惚,龐大的信息量如同爆發一般涌來。

  伊莩只覺得視線一黑,隨后無數的畫面在意識中浮現——

  一片蒼茫古老的大陸……

  一顆從天而降的神秘種子……

  一棵破土而出的奇異巨樹……

  一個個自樹上誕生的美麗身影……

  “精靈……?”

  看著那前世的魔幻RPG游戲中常出現的身影,伊莩的意識中閃過這個念頭。

  還沒等伊莩繼續想些什么,綠色的光團就產生了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其一瞬間吸了進去……

  “捕捉到合適靈魂。”

  “條件觸發,啟動世界樹蘇醒儀式。”

  朦朦朧朧中,伊莩聽到了陌生的聲音。

  這是一種奇怪的語言,但伊莩卻驚訝地發現自己能夠聽得懂。

  聲音一落,伊莩的眼前就明亮了起來。

  伊莩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被無數綠色光子包圍著的世界。

  那是無數紛飛的綠色光球,燦爛夢幻,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什么情況?

  伊莩愣了愣。

  “開始靈魂融合,啟動世界樹傳承儀式……”

  聲音再次響起,而后,無數紛飛的粒子開始向伊莩的身體涌來。

  伊莩只覺得一股股強大而神秘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體內,伴隨著無數的信息。

  而隨著融合,伊莩感覺自己的五感越來越清晰,冥冥中那種神秘的禱告聲也再次響起,同時也越發地清楚。

  隨著光子的融合,伊莩的意識也開始綻放出神圣的光輝,淡綠色的能量不斷匯聚,直到吞噬了整個空間……

  最后一秒,伊莩再次聽到了那個陌生的聲音:

  “融合成功。”

  “歡迎您回歸,賽格斯大陸上新的世界樹——”

  “伊芙·尤克特拉希爾冕下。”

  當意識再次清醒的時候,伊芙陷入了沉思。

  祂已經不再位于那個古怪的空間了,相反,祂似乎來到了一個充滿生機的世界。

  遠處是連綿起伏的高山,周圍是茂密的森林。

  如果無視掉森林中那明顯和地球上不太一樣的種種植物的話,伊芙甚至懷疑自己來到了原始森林。

  只是,這森林和高山實在是太袖珍了些……

  這種感覺很怪,就好像是參加了奧特曼的特攝片一般,又如同來到了小人國,伊芙感覺自己仿佛是在俯視著世間的一切。

  高山是袖珍的,森林是袖珍的,就連天空中那群飛鳥,也如同蠅蟲一般。

  而且祂的視野非常詭異,是360度無死角,前世絕對想象不出來的那種……

  注意力微微偏移,伊芙看到了不遠處一片巴掌大的湖泊。

  湖泊碧波粼粼,無比清澈,清晰地將祂的倒影顯露了出來——

  蒼遒盤勁的根須,碩大巍峨的身軀,以及遮天蔽日的枝干。

  結合著剛剛涌入腦海的那些信息,伊芙很快得到了答案:

  “世界樹?”

  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

  祂被譽為自然的根源,精靈的母神,生命的奇跡……

  祂是賽格斯位面堪比巨龍歷史般古老的神秘存在,是真正的神話生物,力量比肩神靈。

  “真的是世界樹啊……”

  看著倒影中那枯萎凋零的葉片,伊芙的心中不知道是感慨還是唏噓。

  梳理了一下傳承的信息,伊芙差不多也弄清楚了自己的現狀。

  祂,穿越到了一個名為賽格斯的魔法世界中。

  而作為穿越者大軍的一員,祂……似乎是被瀕死的世界樹選中,靈魂融合了母樹核心以及殘存記憶和傳承,同時保留了自己的意識,成為了新的世界樹——伊芙·尤克特拉希爾。

  半死不活的那種。

  世界樹傳承似乎擁有某種鎮靜心靈的奇異力量,伊芙的心中并沒有產生什么驚惶或是無措感,相反祂有些驚訝地發現此時此刻的自己無比冷靜,甚至心中還有一絲喜悅……

  “喜悅么……”

  的確是喜悅,劫后余生的喜悅。

  融合了世界樹的傳承,伊芙已經知道自己算是走了狗屎運了。

  作為一個在虛空中游蕩的靈魂,如果沒有意外,等待祂的必然是毀滅,然而這次穿越以及融合,卻讓祂有了新的人生。

  不,是樹生。

  “不管怎么說,自己這算是……又活了?”

  看著湖泊中的倒影,感受著目前奇異的身體,伊芙的心中充滿了好奇。

  但同時,祂也感覺到了這具身軀中的某種衰敗感。

  毫無疑問,祂現在的狀態說不上好,僅僅從湖中的倒影就可以看出,枯枝敗葉,完全是一副瀕死的樣子。

  但即使如此,伊芙依舊能感覺到自己體內深處蘊含的某種強大又古老的力量,充滿著生機,蠢蠢欲動,似乎剛剛從沉睡中蘇醒……

  與此同時,一種奇怪的感覺油然而生。

  那是一種掌控天地的感覺,伊芙感覺自己仿佛就是這一片天地的君王,只要祂想,祂可以主宰方圓數公里內的一切。

  念頭一出就停不下來了,伊芙看向不遠處一棵枯死的橡樹,心中微微一動。

  而隨著祂的念頭,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那棵枯木頓時重新煥發出生命的光彩,開始抽芽展葉,僅僅數秒之后就又再次變得枝繁葉茂,不僅如此,伊芙還發現自己似乎與對方產生了某種奇妙的聯系,似乎可以操縱對方的一切。

  但同樣的,祂發現自己體內那種隱秘的力量開始飛速的消耗,轉眼之間就消散了三分之一,嚇得祂連忙停止對枯樹的復蘇。

  已經融合了世界樹核心的伊芙知道,那種力量是生命能量,同樣也是世界樹的力量本源,或者說……自然神力。

  一旦用光,世界樹將徹底陷入沉睡。

  那也意味著伊芙的死亡。

  感知著僅剩下三分之二的自然神力,伊芙微微肉疼。

  大意了。

  祂沒有想到僅僅是嘗試了一下“點化”,就產生了如此大的消耗。

  將注意力集中在剛剛注入自然神力的枯木上,伊芙的心中微微古怪。

  此時此刻的枯木,早已徹底變了樣子,不僅重新變得枝繁葉茂,而且足足比之前高大了近乎三倍。

  對比著周圍的樹木,伊芙猜測這棵重新煥發生機的橡樹恐怕至少有三十米高……

  而接下來,讓祂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這棵幸運的橡樹微微顫了顫,竟然從泥土中掙扎著抽出了根系。

  盤勁的樹根扭曲盤繞,竟然化為兩條怪異的腿,而枝干則抽成了兩條粗壯的手臂,樹冠化為猙獰的頭發,主干頂端則出現了一對炯炯有神的眼睛……

  轉眼之間,對方竟然變成了一棵威風凜凜的樹人!

  在伊芙驚訝的注視下,這名高達三十多米的橡樹樹人抖了抖腿上的泥土,隨后顫巍巍地轉向了世界樹的方向,半膝跪地,雄渾有力的聲音充滿著激動和赤誠:

  “自然母神在上……橡樹守衛感謝您的眷顧,請母神大人賜名!”

  母神?橡樹守衛?賜名?

  看著眼前袖珍手辦大的橡樹守衛,伊芙在心中抽了抽嘴角。

  而與此同時,祂感覺自己好像和對方產生了某種聯系,似乎可以直接傳達指令。

  一絲惡作劇之意升上心頭,伊芙念頭微動,而橡樹守衛的心中則頓時響起一個神圣威嚴又空靈清冷的聲音:

  “既如此,你就叫做巴薩卡(Berserker)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