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40章 達摩克利斯之劍

  “達摩克利斯之劍?”

  伊芙微微一愣。

  祂默念著這個名字,神情略微有些古怪。

  如果祂沒有記錯的話,達摩克利斯之劍應該是藍星西方歷史上的某些典故傳說……

  在藍星上,這把劍一般代表時刻存在的危險,或者說寓意強大的力量往往帶來相應的危機,也常被用來解釋權力與責任的關系。

  當然,在一些文學作品中,它也常被用來象征天譴、神權或力量。

  “巧合?還是說有什么聯系?難道真的有穿越者前輩?”

  伊芙在心底嘀咕。

  視線再次回到神劍之上,伊芙沉吟了一下,召喚出了自己的神魂印記刻印了上去……

  這真神器已經無主,不要白不要。

  而且……祂還對對方的能力挺好奇的。

  金色的神力涌入巨劍之中,巨劍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緊接著,它的個頭不斷縮小,縮小,很快就從一個二百多米長的龐然大物,化為了1.2米長的普通長劍……

  適應主人的大小變化,這是每一件真神器的固有能力。

  伊芙輕輕招手,神劍就從石棺中飛出,被祂豎向握住。

  劍身是白金色的,雙刃,表面熠熠生輝,中央從上到下雕刻著金黑兩色的花紋,以及一行精美的泰坦巨人語。

  伊芙的目光看向了那樣泰坦語,利用世界樹傳承獲得的語言知識念了出來:

  “權力愈大,責任愈大……”

  沉默了數秒,祂不由得嘆道:

  “還真是藍星意義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啊……”

  此時此刻,祂已經肯定這把神器的鑄造者,絕對與藍星上的人類有關了。

  神力涌入達摩克利斯之劍,伊芙很快獲得了它的更多信息。

  首先浮上心頭的,是這把劍的來歷:

  “達摩克利斯之劍:此劍由眾神之王尼歐冕下所鑄,完成于創世紀元一億零八千三百二十三萬九千七百三十二年,贈予英勇無畏的泰坦族英雄——阿諾斯冕下……”

  眾神之王尼歐所鑄?

  伊芙的眼皮輕輕跳了一下……

  “這個尼歐……不會真的是個穿越者吧?穿越真的能無視兩個世界時間線的?”

  祂忍不住聯想到。

  惡趣味的神器命名,自稱尼歐后裔的人類,以及賽格斯世界中那與藍星上人類文明頗為相像的種種特質……這一切的一切,不由得讓伊芙產生了這樣的懷疑。

  但遺憾的是尼歐已經失蹤千萬年。

  縱使伊芙有所懷疑對于這位已經消匿在漫長的歷史中的偉大神力,祂也很難再找到更多的訊息。

  而至于信息中提到的泰坦族英雄阿諾斯……

  如果沒有同名的話應該就是泰坦紀元時代的主宰泰坦之王阿諾斯了。

  “或許,等凋零之心修好之后我可以問問多爾夫特,說不定祂會對眾神之王尼歐有些了解……”

  “又或者等拜訪烏莉諾絲冕下的時候可以向祂打聽打聽……”

  伊芙想到。

  多爾夫特沒少發掘遺跡,或許會對那段歷史有所了解。

  而至于烏莉諾絲……祂是現存的最古老的真神之一,也曾與眾神之王尼歐處于同一個時代,定然會對尼歐有些了解的。

  但可惜的是據最近一次護送龍獸與龍蛋的巨龍所說祖龍冕下已經再次陷入了沉睡,一年之后才會蘇醒……

  那個時候,也是神魔戰爭開始的時候了。

  收回思緒,伊芙再度看向了達摩克利斯之劍。

  認主之后,祂已經知道了這把神劍的層次——

  全力爆發下應該勉強有強大神力的水準……

  換句話說,光看神力承載力已經與自然皇冠和生命權杖很接近了。

  而如果只看攻擊力的話,它甚至要比伊芙現有的神器都要強。

  不過它的效果只有一個,那就是絕對斬斷。

  只要擁有足夠多的神力它的持有者可以斬斷想要斬斷的一切存在!

  “的確是一件很強的神器……雖然效果單一但破壞力絕對是驚人的其攻擊力怕是至少能在賽格斯現存的已知神器中排進前十……說不定還會更高!就是可能費神力了些……”

  伊芙感嘆道。

  而感嘆之后,祂又有些感慨……

  像是如此強力的真神器,怕是在賽格斯宇宙也本應會赫赫有名的,但卻因為在泰坦陵墓中沉睡了太久而別人遺忘。

  祂已經差不多能夠聯想到這把神劍的歷史了,應該是尼歐贈予了阿諾斯,而阿諾斯成為紀元主宰后又將其贈予了下屬,最終成為這座陵墓中沉睡的半神泰坦的神器,與祂一起埋葬于此……

  諸如此類,也不知道有多少真神器都像這樣一般消匿,也難怪眾神會對掘泰坦的墳感興趣了。

  “可惜了,要是多爾夫特知道我根據祂提供的泰坦之書找到了一件這樣強大的真神器,不知道祂會是什么表情。”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伊芙忍不住嘴角一勾。

  當然,祂也能理解,哪怕是多爾夫特知道這里有一把真神器,恐怕也是拿不到的。

  這里是精靈之森,千年之前是前任世界樹的地盤,一般情況下沒人敢來撒野。

  而這千年以來賽格斯世界封閉,多爾夫特也無法前來,更別說還有戰神神系的從神烏勒爾在一旁盯著了。

  至于現在嘛……

  精靈之森是伊芙的地盤。

  祂可是比矮人與鍛造之神還要強的。

  心情不錯,伊芙收起了達摩克利斯之劍。

  而后,祂又看了看被自己搜刮之后顯得空蕩蕩的泰坦陵墓,陷入了沉思。

  “也得給玩家們留點東西……要不有點太打擊他們積極性了。”

  祂嘀咕道。

  念頭至此,伊芙大手一揮,召喚出來了一箱箱的金鎊與珠寶,放到了墓穴的四周。

  那都是玩家們獻祭給祂,用于兌換貢獻度的,現在算是“物歸原主”吧。

  而后祂看了看石棺,將其也收了起來,并在神國中以神力具現化了一個更加華麗,但大小小得多的石棺放回了原地。

  緊接著,伊芙又用生命神力偽造了一具尸骨放了進去,設好了開啟石棺后就自毀的神術,并給它穿上了一身由玩家從破碎神國中得來的神器裝備。

  當然,都是黃金位階的次神器,只不過是伊芙修好的。

  而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后,伊芙沉吟了片刻,又看了看四周:

  “缺了點守護者,沒有最終關卡的意思……”

  想到這里,祂再度揮手,在半空中輕輕勾勒。

  隨著祂的動作,金色的光輝在空中匯聚,然后不斷擴張,幻化成了一面鏡子。

  鏡子中的景象不斷清晰,阿撒茲勒的身影浮現了出來。

  只見這位偉大的第七魔神,正坐在魔神迷宮最終的宮殿里,一邊享用著繳獲自玩家的烤肉干和麥酒,一邊接受著幾個大惡魔的討好侍奉……

  而在祂的面前,還有著一個大型水晶球,里面正倒映出玩家們在魔神迷宮各處活躍的影像。

  而阿撒茲勒則時不時嘿嘿嘿地低笑著,隔著水晶球操控著惡魔們去給他們添堵,亦或是把他們放進那些自己看著不爽的惡魔君主的宮殿里,讓那些倒霉的家伙享受來自玩家的蹂躪……

  伊芙:……

  好家伙,這位高傲的魔神大人已經徹底變成迷宮BOSS的形狀了。

  看著祂那不亦樂乎的表情,伊芙不由得就想起來藍星網絡上的某個舊時代流行詞:

  生活就像那啥,如果無法抵抗,那就學會享受……

  雖然伊芙從來不覺得這句話比喻恰當,但此時此刻看著現在的第七魔神·斯德哥爾摩·阿撒茲勒大人,倒是覺得挺適合祂的。

  “玩得很開心么……”

  伊芙的聲音穿透了虛空,傳遞到了阿撒茲勒那里。

  聽到這熟悉之中帶著幾分揶揄的聲音,偉大的魔神的笑容瞬間就僵在了臉上。

  祂打了個哆嗦,手里的麥酒都撒了一褲子。

  然后,只見這位魔神大人微微顫了顫,將侍奉自己的大惡魔通通趕出了宮殿,并飛快地收起麥酒和肉干,擺出一副無事發生的樣子,神情傲然地說:

  “尤克特拉希爾,你……你又有什么事?”

  不過,雖然魔神大人拼了命想要做出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但撒在盔甲上的麥酒,沒藏好的肉干,還有強作鎮定下依舊顯得有些心虛的口氣以及那難掩凝重的眼神,依舊暴露了祂此時此刻內心的忐忑……

  也難為祂了。

  實力被封印不說,天天都要被偉大的女神通過各種各樣的辦法薅深淵之力,而且每次伊芙現身之后都會給祂找點麻煩事干,這看到祂的反應都成條件反射了。

  “別緊張,只是想找你做點小事。”

  看著如臨大敵的阿撒茲勒,伊芙輕笑一聲,說道。

  “哼!尤克特拉希爾!別用這樣的口氣侮辱我!”

  阿撒茲勒憤怒地說道。

  只是,雖然看似憤怒,但祂的神態怎么看怎么像是松了口氣的樣子。

  伊芙并沒有繼續在旁枝末節上糾纏。

  祂看了阿撒茲勒一眼,說道:

  “給我召喚幾個精靈們沒見過的惡魔,實力不用太強,黃金位階即可,以人類的審美來說,造型要拉風一點,體型要巨大一點,形象要威武一點……最好有泰坦巨人的血脈。”

  “人類的審美?泰坦巨人的血脈?”

  阿撒茲勒嘀咕了一聲。

  “怎么……不愿意?”

  伊芙稍微拔高了下聲調。

  阿撒茲勒:……

  祂看了看伊芙那看不出心情的表情,又聯想到前幾年自己的慘狀,冷不丁打了個哆嗦。

  而后,魔神大人冷哼了一聲,別別扭扭地回答:

  “不就是有著泰坦血脈的惡魔么,哼……我,我這就召喚……”

  泰坦巨人的血脈,同樣存在于一些惡魔之中。

  雖然稀少,但對于魔神來說也并不難找。

  看到阿撒茲勒認慫,伊芙暫時性放松了祂的部分召喚限制,而魔神大人也很快老老實實地召喚來了三頭常人看上去要順眼的多的高階惡魔。

  都是黃金位階的。

  而且從人類的角度來說,都很威武,同時也仿若泰坦一般擁有著巨大的身軀。

  “還不錯。”

  看著惡魔們那拉風的造型以及依舊有些茫然的表情,伊芙輕輕點了點頭。

  隨后,祂輕輕招手,將幾頭惡魔召喚到了墓穴中。

  “哼,還有其他事嗎?”

  看到伊芙收了惡魔,阿撒茲勒僵著臉說。

  “沒事了,你繼續和天選者們玩吧。”

  伊芙回答。

  說完,祂散去了面前的“鏡子”。

  魔神迷宮的阿撒茲勒愣了愣,繼而大怒:

  “什么叫做和天選者玩?就憑那群蟲子?!尤克特拉希爾,你這是在侮辱偉大的魔神!”

  當然,祂也僅僅是無能狂怒罷了……

  憤憤地吼了兩聲,看到伊芙是真的徹底斷掉聯系了,這位被迫淪為打工仔魔神大人一邊暗中松了口氣,一邊轉換目標,將沒有消散的怒火泄到了探索迷宮的玩家們的身上……

  至于方式,自然是增加襲擊玩家隊伍的惡魔數量以及頻率了。

  回到另一側。

  三頭黃金位階的高階惡魔沒過多久就被伊芙傳送到了墓室里。

  而后,祂順手將這些看著祂瑟瑟發抖的高階惡魔限制了實力并封印了行動力,并放在了石棺的三個方向。

  正好是三頭骨龍原本拱衛的地方。

  某種意義上講,也算是代替了骨龍,解決了最終關卡BOSS的問題了吧。

  當然,這些惡魔的實力封印幾乎是永久的,再高的話玩家們很難打過,就算是打過了付出與回報也不成正比。

  但它們的行動力卻是寬松的,在伊芙的設置中,等玩家們到了墓室,惡魔們的行動力自然會解開……

  那之后,就是玩家們得游戲了。

  花了一點小心思重新“設計”好了墓穴,伊芙滿意地點了點頭。

  此行已經圓滿了。

  剩下的肉湯,就讓給玩家們去喝吧,反正最后韭菜還是長在他們身上。

  塵埃落地,伊芙再次深深地看了墓穴一眼,就重新變成風的樣子離開了。

  不過,就在祂來到陵墓外圍的通道中時,卻感知到不遠處出現了兩大股平均實力達到了白銀的玩家……

  其中幾個人,還是熟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