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請假一天

  泰坦遺跡的地下通道縱橫交錯,很是復雜,而且似乎是因為年份過于久遠,好多區域都已經崩塌堵塞,因此,一行人的行進速度并不算快。

  好在的是,幾位老玩家的小地圖里早已記錄了上一次離開時的坐標,雖然地下水道里的地形與地表完全不同,但一行人大方向沒有變,只要認準了方向,終究是能到達的。

  遺憾的是,在擊殺了一群哥布林之后,一行人除了又遇到幾只行動緩慢的劇毒蠕蟲外,并沒有遇到其他的怪物,而劇毒蠕蟲的等級甚至還不如變異的哥布林,這也讓面對疾風吧原本將兩位菜鳥提前拔到黑鐵位階的計劃落了空。

  “真奇怪,沒想到這片區域的怪物竟然這么少,明明其他開荒團在地下遇到的怪物還挺多的……”

  精靈戰士抓了抓亂糟糟的頭發,皺著眉說道。

  說完,他又看向了負責偵查的獵人玩家:

  “哈布斯堡,你有查探出什么嗎?”

  哈布斯堡神情嚴肅,這位披著斗篷的先鋒有著豐富的偵查經驗。

  只見他沉默了一下,聲音沙啞地說:

  “遺跡的下水道沒有各種陷阱,是哥布林最喜歡生活的地方,絕不可能數量這么少……除非有什么特殊情況。”

  隊伍里的射手玩家心中一動:

  “我記得哥布林的膽子很小,但對危險的嗅覺卻很靈敏,你的意思是……它們被什么東西嚇走了,或者說被消滅了?”

  獵人玩家遲疑了一下,說道:

  “沒有打斗的痕跡,很有可能是它們察覺到了什么危險。”

  聽了他的話,一行人頓時提高了警惕。

  面對疾風吧瞇了瞇眼睛,他的目光在地下通道的各處掃了一遍,最后停在了一旁那如同死水一般污黑臭水渠里:

  “大家離水遠一點。”

  哥布林察覺到危險,也就說附近很有可能有什么強大的怪物。下水道的岸臺不寬,也沒有什么遮擋物,如果真有什么怪物,也只可能是藏在水中了。

  幾個玩家互相看了看,紛紛朝著墻壁的方向移了移。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

  這個時候,哈布斯堡忽然再次開口。

  眾人再次投來視線。

  獵人玩家神情嚴肅,繼續說道:

  “那就是它們都在來不及反抗的情況下被消滅掉了。”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都有些凝重。

  面對疾風吧眼皮一跳:

  “你的意思是很有可能有白銀位階的大家伙?”

  白銀位階!

  兩個萌新玩家也有些緊張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哈布斯堡嘿嘿一笑:

  “嚇你們的,真要被殺了,也不可能一點痕跡都不留,又不是玩家……不,白銀玩家也做不到的,絕對會留下點氣味兒。有技能在,我的鼻子可是很靈的。而且再說了,這下水道這么空曠,掉根針都能聽到,喘氣聲都一清二楚,真要有什么,我強化過的耳朵肯定就聽到了。”

  眾人:……

  精靈戰士無語地看了他一眼,對大家揮了揮手:

  “走吧,大家小心一點。”

  一行人繼續行動。

  而在接下來的路程中,一行人都沒有再遇到新的怪物。

  地下通道中安靜的就像定格了一樣,只有眾人的腳步聲和喘息聲傳入耳中,就連之前聽到的隱約的怪物嘶吼聲,也完全聽不見了。

  而這個時候,哪怕是再遲鈍的人,也察覺到不正常了。

  “大家小心,注意四周,放慢腳步,盡量別發出聲。”

  面對疾風吧眼神警惕。

  他已經不再開口說話了,而是直接在聊天頻道打字道。

  之后,他看了看兩個依舊好奇著打量周圍的萌新,又看了看地圖上的距離,猶豫了一下,打字說:

  “椰子,奈奈,接下來要前往的是我們小隊秘密發現的地方,為了防止秘密泄露,我們需要蒙住你們兩人的眼睛,并封住你們的魔力,希望你們能理解。”

  蒙住眼睛,封住魔力?

  耶耶一愣。

  他微微皺了皺眉,心里有點不舒服,但看著對方誠懇又帶著善意的視線,在和少女對視了一眼后,還是勉強點了點頭。

  精靈戰士松了一口氣,又笑著打字道:

  “放心,到了地方就給你們松開,而且我們會盡量護著你們倆,另外,真的找到了什么好東西,也能分給你們一些。”

  “嘿嘿,可別小看了我們的這次探索,說不定,可是能碰到神器的!”

  神器!

  耶耶眼前一亮。

  神器……

  這可是《精靈國度》中最昂貴,也最受玩家追捧的物品了。

  得到兩個萌新的同意,精靈法師甜甜圈就出手用布片蒙住了兩人的眼睛,并利用封印技能暫時鎖了兩人的魔力和生命源力。

  辦完了一切,小隊繼續前行。

  大約又過了二十分鐘,終于停了下來。

  “我們到了。”

  面對疾風吧在聊天頻道打字道。

  然后,松開了兩個萌新的束縛。

  視野恢復,耶耶抬起了頭,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座螺旋的斜梯。

  斜梯很大,每一節之間的高度至少有23米,從上到下,連接著一座規模龐大的建筑。

  幾個老玩家的神色明顯輕松了不少,紛紛露出了幾分喜悅。

  “果然,第一軍團分享的攻略是對的,從地下通道尋找通往泰坦陵墓的入口,可以直接進入陵墓之中!”

  法師玩家甜甜圈興奮地說道。

  “泰坦陵墓?”

  耶耶一愣。

  看到他與奈奈驚詫又好奇的表情,面對疾風吧嘿嘿地笑了笑,解釋道:

  “沒錯,泰坦陵墓,這就是我們的目標了。”

  “這座泰坦遺跡是上周自然之心的苳苳大佬做任務時候觸發了隱藏劇情,得到女神神諭之后發現的,這不僅僅是一座失落的泰坦城市,同樣也是泰坦的埋骨地,擁有很多泰坦陵墓。”

  “嘿嘿,好像在背景設定里,那些大家伙最喜歡的就是將陵墓建在城市里,尤其是那些泰坦中的強者!”

  “城市廢墟里寶貝不少,不過,最有探索價值的,還是充滿了各種機關陷阱的陵寢,前段時間第一軍團還在一座陵墓里發現了神器呢!”

  “嘿嘿,現在你們看到的這個可是我們小隊新發現的一座陵墓,還沒有人探索過,咱們算是第一批啦。”

  精靈戰士眉飛色舞。

  不過,他很快又神色一正,說道:

  “椰子,還有奈奈,一會兒你們跟緊我們,這陵墓里有個大家伙守著入口,雖然我們理論上繞過了對方,但還得小心。”

  “上次……我們就是碰到對方全滅的。”

  全滅……

  耶耶神色一凜。

  他打了個哈欠,問道:

  “疾風大哥,你們遇上了什么?”

  面對疾風吧豎起了兩根手指,心有余悸地回答:

  “兩只巨型石像鬼!每一只恐怕都有著白銀中位的實力!比食尸鬼還可怕……那個實力,可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看到的話就趕緊拼命溜吧……”

  告誡了萌新,他揉了揉眼睛,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皺了皺眉:

  “奇怪……為什么感覺有點發困?”

  “我也是,難道是昨天晚上沒休息好?”

  精靈法師甜甜圈同樣一臉疲憊。

  面對疾風吧神色一凜。

  他的視線環視了一圈,在發現所有的隊員似乎都狀態萎靡之后,神情漸漸嚴肅。

  只見他目光上移,看向了視野左上角的頭像,而后……瞬間變了表情:

  “debuff!不好!我們中毒了!”

  聽了精靈戰士的話,耶耶同樣下意識瞥向了視野的左上角。

  只見他那帥氣的頭像下方,在幾個或藍色,或金色,或綠色的增益buff之后,多了一個黑紫色的蟲型標志。

  而當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上面的時候,視野中則浮現出了相應的信息:

???的昏睡之毒  “是劇毒蠕蟲的昏睡之毒,我們恐怕遇到蟲王了!”

  獵人哈布斯堡神情凝重。

  劇毒蠕蟲蟲王,白銀魔獸。

  這種魔獸綜合實力不強,但卻有著無味無色的氣態睡毒,能夠讓目標陷入昏睡,然后無聲無息地將其殺死……

  中毒者,如果不能及時解毒,將會越來越困,全身的魔力也會被封印。

  面對疾風吧臉色一沉。

  只見他忽然咬了咬牙,掏出自己的匕首,在耶耶愕然的視線中一刀扎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并對所有人大喊道:

  “遠離水溝,開啟痛覺!刺痛自己別睡過去!然后我們趕快上去!遠離這里進入陵墓!”

  說完,率先轉身,縱身一躍跳上了臺階。

  其他的幾名黑鐵玩家也隨之效仿,緊跟上去。

  看到前輩們毫不猶豫的行動,兩個萌新也連忙跟上。

  耶耶一邊調高痛覺,一邊有樣學樣地刺破大腿。

  鉆心的疼痛傳來,瞬間讓他清醒了不少。

  而后,他看向了那足有兩米多高的臺階,咬了咬牙,縱身一躍……跳了上去。

  那一瞬間,耶耶本人都對自己的跳躍能力感到驚奇,不過,當想到這是游戲中,是精靈的身體之后,就只剩下激動了。

  “快!快一點,我們趕到陵墓里就安全了!”

  前面的面對疾風吧轉身對大家說道。

  只是,他剛一說完,就瞪大了眼睛,看向眾人的后方,目光呆滯。

  “臥槽!”

  他爆了個粗口。

  與此同時,耶耶感覺到陣陣陰風傳來,讓他下意識打了個哆嗦。

  他緩緩回過頭,看到了自進入游戲之后,最為讓人驚懼的一幕:

  只見距離他不到十米的水渠中,爬出來了一頭體型巨大的蠕蟲。

  它足有七八米高,身上長滿了滲人的眼睛,頭部長著一張猙獰的血口,口中全是尖刺一般的牙齒。

  它全身淌著紫黑色的黏液,身下還有七八根觸手,不斷張牙舞爪著……

  “啊啊啊啊啊啊!”

  耶耶一側的奈奈發出一陣驚叫,并緊緊地抓住了他的胳膊。

  如此恐怖而惡心的怪物,足以激起少女的恐懼了。

  “是白銀蟲王!不能和它打!快逃!我殿后!”

  面對疾風吧吼道。

  眾人聽了,連忙連跳帶爬地朝著陵墓中逃去。

  而精靈戰士則留在最后,掏出自己的巨劍,全身光輝閃爍。

  他是全隊實力最強的人,也是防御最強的人,此時此刻,必須站出來拖延一下時間。

  而這個時候,劇毒蠕蟲蟲王也動了。

  只見它扭動著鼻涕一般的軀體,身體巨大而又靈活,追向了奔逃的玩家們,而后射出了自己的觸手。

  目標不是別人,正是位于最后的精靈戰士。

  “來的好!”

  面對疾風吧大笑一聲,臉色猙獰地揮出了自己的巨劍。

  技能的光輝閃爍,將他照耀成了銀藍色,伴隨著一聲仿若切瓜一般的聲音,劇毒蠕蟲的觸手被他直接斬斷!

  紫色的液體從傷口中涌出,劇毒蠕蟲發出一聲尖利的嘶鳴,身形微微一頓。

  面對疾風吧抓住機會,連忙收起巨劍,轉身就逃,試圖跟上隊友。

  只是,他的身形卻越來越不穩了。

  無他。

  毒素發作了。

  而他剛跑出兩步,就看到前方回過頭來的耶耶神情驚懼:

  “疾風大哥!小心!”

  面對疾風吧心中一跳。

  還不等他繼續有什么動作,他就感覺到一條濕滑的觸手纏繞在了自己的右腳上,然后迅猛一拉……

  “操!”

  他再次爆了一聲粗口。

  視野驟然后退,面對疾風吧感覺自己飛了起來,隨后全身被粘稠的液體包裹,失去了意識……

  “吃……吃了?”

  看著被蠕蟲吞掉的精靈戰士,玩家奈奈瞪大了眼睛,神情驚恐。

  第一次見到如此真實,如此恐怖的場景,徹底激發了她的恐懼,甚至讓她忘記了現在的自己是在游戲里……

  “別看了,逃!”

  耶耶一把拉住她,繼續向上逃去。

  而這個時候,吞噬掉精靈戰士的劇毒蠕蟲又動了。

  只見它拖著巨大的身體,從污水中爬了出來,朝著幾名玩家追去,并再次射出了觸手。

  不是距離它最近的兩個新人。

  而是跑在最前面的獵人玩家哈布斯堡。

  在耶耶和奈奈震撼的目光下,只見觸手輕而易舉地就將獵人纏了起來,并在他的掙扎之中,將他拉了回去……

  隊伍頻道中,既面對疾風吧之后,又一個玩家的頭像變暗。

  變暗,就意味著死亡。

  “這就死了?”

  耶耶瞪大了眼睛。

  他不敢往后看,只能拉著嚇得有些腳軟的奈奈,繼續咬牙向上逃去。

  而這個時候,又一根觸手射了過來……

  這一次,是跑在最前面的法師甜甜圈。

  沒有懸念。

  在一陣尖角聲中,早被封了魔力的法師很快就步入了兩名玩家的后塵。

  “快逃!到陵墓了!”

  前方的射手玩家吼道。

  只是,他剛吼完沒多久,就又有兩根觸手射出,分別纏上了射手玩家和緊跟其后的德魯伊玩家,將他們飛快地拉了回去……

  很快,最后兩名黑鐵玩家的頭像也黯淡了下來。

  至此,黑鐵玩家小隊直接團滅。

  從開始,到結束,不到三分鐘。

  而這個時候,或許是因為實力原因而一直被蟲王忽視的兩個萌新,也終于逃到了陵墓的入口。

  但,已經晚了。

  劇毒蠕蟲之王也追了上來。

  它張著長滿尖牙的血盆大口,朝著驚懼的兩個萌新玩家射出了觸手。

  完蛋……

  看到這一幕,耶耶心中一片冰涼。

  然而,就在他以為自己與少女也將步入隊友們的后塵、被蟲王吞噬的時候,伴隨著一聲清脆動聽的輕哼,數條綠色的藤蔓忽然從他們身后伸出……

  天才一秒:m..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