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31章 分封制

  深褐色的泥土路被人踩得緊緊實實的,遙望前方,道路蜿蜿蜒蜒,將一望無際的森林劈成了兩半。

  兩側的林木郁郁蔥蔥,但若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隨著距離的拉遠,樹木與灌木叢的色彩就會漸漸向金黃色、橘紅色變化,就仿若是季節過渡一般。

  道路上,一輛簡陋的敞篷馬車正在飛快地行駛著,馬車上坐了七名全副武裝的精靈。

  正是徐戈與面對疾風吧一行。

  不,現在已經不能叫徐戈了。

  應該叫耶耶。

  酒足飯飽,人員也到齊,他們已經正式出發,離開了天選之城,現在正走在天選之城城外玩家們開辟的干道上。

  耶耶坐在車廂的一側,聽著背景音樂里悠揚的小調,打量著車外不斷后退的森林風光,興奮地說道:

  “疾風大哥,我還以為要步行呢,沒想到你們竟然還有馬車嗎?!真快!”

  “嘿,雇來的而已,《精靈國度》的養個馬車可不是那么簡單的,尤其是這種龍鱗馬,這可是飲了黑龍血變異的魔獸,喂起來很麻煩的。只有萌萌委員會的驛站才有!”

  坐在耶耶一側的面對疾風吧解釋道。

  “魔獸?”

  耶耶神情驚嘆,他羨慕地看了龍鱗馬一眼,又好奇地問道:

  “疾風大哥,你們沒有魔獸嗎?”

  面對疾風吧嘿嘿一笑:

  “怎么可能,《精靈國度》的老油條,哪個沒有魔獸的?其實我們幾個都有魔獸坐騎的,只不過遺跡里不方便,而且萬一魔獸戰死,也不能復活。所以為了安全起見,就沒有帶它們一起,而是留在亞特蘭蒂斯了。”

  “亞特蘭蒂斯?”

  “就是全明星的主城。”

  馬車飛快地行駛,兩人也在不斷地交談。

  而在馬車的另一側,將游戲id起為“奈奈”的趙林倩也被隊伍里的另外兩名女性玩家一左一右圍在一起,愉快地聊著什么。

  至于另外兩個男性玩家,則一個正在前方駕車,一個在耶耶的另一邊閉目養神。

  面對疾風吧向馬車對面的妹子堆兒望了一眼,又湊到了耶耶的耳邊,一邊拍著他的背,一邊羨慕地說道:

  “嘖嘖……椰子,沒看出來啊!帶著女朋友進游戲,夠可以的!”

  “咳咳咳……”

  剛剛拿出攜帶的水壺喝水的耶耶嗆了一口,臉頰微紅,連忙結結巴巴地解釋道:

  “不,不是……說了好幾次了,我們不過是現實里認識罷了,哪里是什么女朋友……”

  “都情侶名了還不是?”

  “咳咳,那只是我們想互相整對方而已……”

  “嘶,我怎么感覺你其實是在花式撒狗糧?”

  “疾風大哥!”

  “哈哈哈哈!”

  精靈戰士一邊調戲新人,一邊哈哈大笑,而耶耶早已漲紅了臉。

  兩人的聲音,惹得對面的幾個女玩家投來奇怪的視線,好在他們討論時聲音比較低,對面幾人并沒有聽清。

  馬車繼續行駛,前方駕車的獵人玩家忽然說道:

  “注意,要出界了。”

  出界?

  耶耶微微一愣。

  他向前方看去,看到在前方大概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地方出現了一根立起來的石柱,石柱上雕刻著精美的花紋,和他看到的生命神殿上的裝飾紋路很像。

  而以石柱為界限,遠方的森林與近處的森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那些森林里的樹木不少已經落了大半的葉子,一副蕭瑟的景象。

  “椰子,給,穿上這個。”

  就在耶耶奇怪地望著前方的森林的時候,一旁的射手玩家遞過來了一件厚實的大衣。

  大衣似乎是用某種動物毛皮制成的,保暖性很好。

  而同時,坐在馬車另一側的奈奈也同樣獲得了一件差不多的衣服。

  “穿衣服?”

  耶耶一愣。

  “嘿,如果你不怕冷的話,也可以不穿,反正我們幾個是黑鐵滿級,耐寒性高,是不怎么怕。”

  另一半的精靈戰士笑道。

  怕冷?

  感受著周圍還算可以的溫度,耶耶有點奇怪。

  而就在這個時候,整輛馬車微微一震……

  一瞬間,耶耶感覺自己好像穿過了一層看不見的薄膜,而寒冷的空氣瞬間從四周灌過來,讓他從頭到腳打了個激靈。

  “阿嚏——!”

  他與坐在對面的奈奈一同打了個噴嚏。

  兩人吸了下鼻子,彼此看了一眼,隨后連忙拿過大衣,穿了上去,引來其他幾個玩家的一陣大笑。

  “什么情況?”

  披上了大衣,耶耶感覺暖和了不少,他皺著眉向周圍看了看。

  而當他的目光投向身后經過的道路時,則瞬間瞪大了眼睛。

  只見曾經經過的地方,風景徹底變了。

  原本郁郁蔥蔥的林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凋零蕭瑟的森林。

  而在更遠的地方,本能看到的,直入云霄且偉岸繁茂的世界樹也大變了模樣,變成了一棵雖然也無比高大,但實際上卻縮水了不少,且樹葉全無、萎縮衰敗的巨型枯木……

  “這……怎么回事?!”

  兩個萌新一臉懵逼。

  “別激動,只不過是我們出了結界而已。”

  “在《精靈國度》的設定中,伊芙女神的復蘇是隱秘的,不能被其他勢力,尤其是真神知曉,所以女神大人就將本體與天選之城轉移到了異空間之中。”

  “我們習慣將這個異空間稱之為復活點結界,嗯……這是因為每次死亡后復活,我們都是出現在其中的。”

  “結界只有我們玩家,還有精靈信徒才能夠進入,而其他的npc,甚至是魔獸,都不能隨意出入。”

  “因為有女神的本體在,所以結界內一年四季溫差不大,但出了結界就不一樣了,現在賽格斯大陸剛剛步入冬天,還是挺冷的。”

  “對了,現在你看的枯萎的世界樹,其實是假的,只不過是一種偽裝罷了。”

  馬車上的女性法師玩家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

  耶耶恍然。

  他看了看身后明顯是冬季景象的森林,嘖嘖稱奇:

  “有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面對疾風吧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對著兩個新玩家說道:

  “對了,椰子,還有奈奈,我給你們共享一下精靈之森核心區以及遺跡周圍的地圖,你們接受一下。”

  耶耶:……

  “喂喂,為什么喊她奈奈,喊我椰子啊!”

  他吐槽道。

  “難道你讓我喊人家柰子嗎?”

  面對疾風吧同樣吐槽道。

  耶耶:……

  奈奈:……

  “無聊。”

  少女翻了個白眼。

  而后,她又看了一眼視野右上角的小地圖,疑惑地問:

  “地圖的話,我們好像有呀?”

  精靈戰士笑了笑:

  “那個是系統自帶的地圖,只記載了官方的各種坐標,但我們玩家實際上還有更為詳細的地圖。嘿嘿,這也算是我們額外送你們的新手禮物了,我們記載的這版地圖,可是全明星通用的,詳細得很。”

  “核心區其實就是結界內了。不過,也只給你們共享這么多了,自制系統地圖在《精靈國度》中可是很貴的,尤其是比較遠的地方,越遠,越全,越貴!”

  面對疾風吧一邊說,一邊向兩人發出了共享申請。

  看著視野里出現的提示框,耶耶和奈奈對視了一眼,紛紛選擇了接受。

  而在他們選擇同意以后,右上角的小地圖頓時閃過一陣光芒,其上出現了各種密密麻麻的不同樣子的標志以及標識。

  當然,僅限于精靈之森的核心區,以及遺跡的周圍。

  “這多出來的都是什么?”

  耶耶好奇地問。

  “多了去了,有茶館,有旅店,有驛站,有一些npc與玩家或是玩家單獨開辟的村莊,甚至還有一些公會自己建造的小據點。”

  面對疾風吧說道。

  說完,他拿出酒壺喝了一口麥酒潤了潤嗓子,繼續向兩人科普:

  “這些都是小地點,而且好多都是玩家們自己搞出來的,現在玩家越來越多了,但精靈之森的地圖卻很大,因此……除了七大主城之外,也有不少人開始在其他地區建立據點。”

  “尤其是一些小公會,他們沒有大公會的實力,無法獲得建城的資格,干脆就自己在精靈之森中找地方建立簡陋的聚落。”

  “此外,還有森林中的道路兩側,也有一些公會或是玩家建立些獨立的服務建筑,像是驛站啊,旅店啊,酒館之類的。這一方面是因為野外的玩家有需求外,也是城里的地價太貴了。”

  “當然,以上都不是官方記錄的建筑,所以系統地圖中并不顯示,只有那些npc建立的,供奉了女神神像的村莊,才在地圖上有標識,并獲得官方保護。”

  “好在的是《精靈國度》的系統本就允許我們更改自己的地圖設置,而且還可以進行共享,所以玩家們干脆就在系統地圖的基礎上,將這些沒有被記錄的地點加了上去,并且不斷完善和更新,于是也就有了現在越來越豐富、越來越細致的私繪地圖。”

  “這在游戲里都快成個產業了。”

  面對疾風吧講得唾沫橫飛,很是痛快。

  兩個萌新聽得很認真,一臉的驚嘆。

  “好棒啊!這游戲自由度也太高了吧?!”

  奈奈感嘆道。

  “可不是嘛!”

  精靈戰士爽朗一笑。

  他打了個酒嗝,繼續得意地在兩個萌新閃閃發亮的好奇目光中科普:

  “不過,這些玩家自己建立的區域,也有不小的風險……”

  “那就是偏遠的地方有被魔獸襲擊的概率,而且因為不受官方保護,大多數情況下也沒有足夠的自衛力量,所以雞鳴狗盜之類的事,經常出現,像是在主城中絕不會出現的盜竊現象,這些小據點里就經常有。”

  “前幾天還有過一次比較嚴重的事件,有個白銀滿級的散人趁著一個在野外建了據點的小公會主力不在,偷偷把人家的老巢全端了……”

  “因為沒殺人,所以也沒判紅名,但小公會的家底全部順走了。”

  面對疾風吧略帶感慨地說道,并伸出了一根手指:

  “據說……損失的東西換算成貢獻度,價值一百多萬!”

  “一百多萬?這也太慘了吧?難道就沒人管了嗎?”

  奈奈瞪大了眼睛。

  面對疾風吧笑了笑:

  “嘿,這是游戲啊!你可以看做這里就是武俠里的江湖!江湖上,實力為尊,在沒有足夠實力的時候偏要獨立出去,那就要做好損失的準備。”

  “你看,幾個大公會也在野外有據點,但有人敢襲擊嘛?沒有!就連他們在路邊開的旅店和酒館都沒人敢動!不然的話……就等著追殺吧!”

  “有意思,真有意思。”

  聽著精靈戰士的講述,耶耶倍感精彩。

  而面對疾風吧則再次拿出酒壺往嘴里灌酒。

  只是,灌了兩滴以后就沒了。

  他皺了皺眉,將酒壺收了起來,然后順手從駕車的獵人玩家腰間順過來了對方的酒壺,美滋滋地喝了一口,又偷偷放了回去,獲得了對方的一個白眼。

  精靈戰士干笑了一聲,全當沒看見,然后清了清嗓子,繼續對兩個萌新說:

  “所以……最好的方式還是要獲得官方的認可!”

  “要么就老老實實搬到主城里,要么就想辦法搞到一個獲得教會承認的女神像!只要有了女神像,就相當于立下了神殿,代表被官方保護了,坐標也會出現在系統地圖上。”

  “當然,想要獲得教會承認的女神像太難太難了,除了一些建立過功勛的資深祭司玩家之外,幾乎不可能有人通過申請。所以……高端祭司玩家,在游戲里是相當吃香的,尤其是前一陣子教會改制之后!”

  “當然,還有取巧的辦法,那就是向大公會效忠!大公會不是有主城嘛!只要向距離最近的大公會效忠,定期上交一部分的收入,就能獲得大公會的保護。”

  “這算是現在主流的做法吧,雖然不能徹底消除風險,但也能降到很低了,因為大公會都會有自己的衛隊,像是艾澤拉斯公會聯盟的圣殿騎士團和白銀之手騎士團,女神萬萬歲的榮耀女神騎士團,還有自然之心的鳶尾花騎士團,天災騎士團的先鋒衛隊之類的……”

  “說起來,野外各種小公會據點與大公會的關系,倒是有點像藍星上的分封制度。一些獨立的個人建筑效忠臨近的小公會據點,而小公會又附庸于附近的大公會,簡直一模一樣,就差給些爵位了,哈哈!”

  面對疾風吧是個很健談的人,說得相當痛快。

  而耶耶與奈奈也如饑似渴地吸收著《精靈國度》的各種常識與知識。

  “精彩,真的太精彩了,這真的就是一個自由的世界啊!”

  奈奈興奮地說道。

  “是啊!一個劍與魔法的奇妙世界!”

  精靈戰士點了點頭,很是認同。

  耶耶同樣是神情向往。

  對方說的很多東西,其實是各種視頻上很少提到的。

  《精靈國度》自由度太高了,東西也太豐富了,很多細節,不進入游戲,是根本不知道的。

  他聽著面對疾風吧的講述,又對照著更新后的小地圖仔細查看,很快,被一個特殊的標志吸引了視線。

  那是一個鋤頭和土堆組成的標記,涂成了顯眼的金色。

  “那個金色的鋤頭標記是什么?怎么沒有注釋?”

  耶耶好奇地問道。

  “那個啊,那個就是我們的目的地,泰坦遺跡的地點,我的地圖這幾天沒更新,還沒來得及加注釋。”

  精靈戰士回答道。

  耶耶點了點頭,再次看向了遺跡的標志。

  只是,當他看到遺跡坐標的時候,直接被嚇了一跳:

  “四百多公里?!”

  看到少年懵逼的表情,面對疾風吧連忙解釋道:

  “別激動……別激動……雖然那是遺跡的真實位置,但是在開啟遺跡之后,精靈之森出現了幾個直接通往那里的傳送陣,其中一個就位于天選之城附近。”

  “你看,就是那把小鋤頭,在下面。”

  “那應該是泰坦巨人曾經建立的,非常隱秘,要不是女神的神諭,還真不好發現。”

  “我們的目標也是那里,距離其實不斷遠,馬車的話……大概一個多小時就到了,這段時間可以聊聊天,或者連上系統網絡看看視頻啥的。”

  耶耶:……

  一個小時……

  那也不近了啊!

  雖說有思維加速,但換算到現實的話,也算是一刻鐘的路程了!

  哪怕是通過種種游戲視頻,耶耶已經深刻地認識到《精靈國度》在時間和路途上的真實,但此時此刻,他還是忍不住輕嘆:

  這游戲……太硬核了!

  馬車繼續行駛。

  而兩個萌新也和大佬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不知不覺中,一個小時就過去了。

  伴隨著一聲龍鱗馬的嘶鳴,馬車前方傳來了獵人玩家那有些低啞的聲音:

  “我們到了。”

  聽到他的話,兩個萌新玩家連忙抬起頭,好奇地向前方看去。

  只見馬車來到了一片偏僻的林地旁,前方的地面上則有著一道閃爍著氤氳光芒的魔法陣,法陣周圍有很多玩家,時不時就看到有人進入其中,在一片光芒之下消失不見。

  而在法陣的附近,還有著一座像是搭建沒多久的木質驛站。

  “那是萌萌委員會的驛站,能這么快在傳送點建起來的,全服只有他們了。”

  面對疾風吧說道。

  說完,他又看了一眼驛站馬圈里栓著的幾十匹獨角獸和高頭駿馬,低笑道:

  “嘿,看來艾澤拉斯的圣殿騎士團目標和我們一樣,就是不知道會不會在遺跡里遇到他們,嘖嘖……直接停了這么多坐騎,真是財大氣粗啊,萌萌委員會的驛站收費可不低,租個馬車都讓我肉痛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