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25章 多爾夫特的感激

  (讀文學)

  看到伊芙眼神中一閃而過的驚訝,多爾夫特樂呵呵地說:

  “伊芙冕下,您在對抗巴洛特的過程中恐怕耗費了不少神力,同時掌控神職的時間也并不長久,對于您來說,我想這瓶神血也相當有用。”

  伊芙聽了,微微頷首。

  的確,這瓶神血對于現在的祂來說是有不小的用處的。

  祂現在最缺的就是神力了,而3000點神力也不是一個小數字了,足以讓祂距離強大神力更進一步。

  祂現在可沒有神力等級的限制,只要擁有足夠多的神力,晉升強大神力那是水到渠成的事,這也算是前任留給伊芙最大的金手指,也是伊芙能夠快速成長的根本。

  至于加深對自身神職的理解……雖然伊芙覺得四年的時間自己已經對三大神職掌控得差不多了,但若是能進一步提升至圓滿的話,也是一個額外的驚喜。

  加深對神職的理解,大幅度提升神力……這樣強大的效果,對于一位新生的真神來說,可以說是相當有吸引力的神話物品了。

  也就是像多爾夫特這樣早已封神數千年的神話才會拿出來這種東西了。

  畢竟,對于祂們那樣的存在來說,這樣的神話物品反而有些雞肋。

  多爾夫特早在白銀時代早期就已然封神,時至今日,祂對自身的神職掌控定然早已圓滿,而幾千年的信仰之力也足以讓祂在神國中積攢相當恐怖的神力儲備了……

  對于祂們這種資深的真神來說,神力是絕對不缺的,缺的只是本體的神力容量,以及戰斗時調用神力的規模和效率,而那是神力等級才能決定的。

  這瓶神血對多爾夫特的作用最多也就是當個隨身的儲備神力。

  不過,伊芙還是有一些好奇:

  “多爾夫特冕下,您懷疑這是眾神之王尼歐的神血,難道您不能從中解析出有關祂的神職信息嗎?”

  神血擁有對應真神的法則力量,能夠被其他神話存在解析相關法則。

  而看矮人與鍛造之神的狀態,絕不像是有過什么成功解析的樣子,不然的話祂也不可能直到今天也依舊是弱等神力巔峰的水平了。

  除非,這神血并不是眾神之王尼歐的,而是有著其他的來歷,或者說有些伊芙不知道的神秘。

  聽了伊芙的話,多爾夫特那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無奈,他苦笑了一聲,回答:

  “伊芙冕下,我倒是曾經嘗試解析過它,但可惜的是……根本無法解析出它蘊含的法則,倒是通過解析,讓自己的神職得到了圓滿。”

  “這也是我想要說的如何依靠它來加深對自己神職的理解……解析它,并不能讓您獲曉新的法則力量,卻可以讓您完善自身……”

  “沒有人知道眾神之王尼歐的神職究竟是什么。”

  “不過,通過我收集的各種神話文獻,我很懷疑晉升偉大神力之后,真神的力量將會發生蛻變,很有可能我們所運用的神職、神格,甚至信仰網絡之類的,都會消失,或者說……淘汰。”

  多爾夫特說著,神情漸漸變得認真。

  而伊芙則打起了十二分的精靈,仔細聆聽……

  有關偉大神力的猜測!

  這些資料,可是在世界樹的傳承中都沒有的。

  倒也奇怪,明明前任比多爾夫特更加強大也更加古老,但是在涉及到偉大神力的時候,傳承中卻是一片空白,就像是被硬生生抹去的一般。

  不過,對于矮人與鍛造之神能夠知道這么多的秘辛,伊芙倒是并不算太意外,因為在世界樹的傳承中就曾提到過,這位真神平生最愛的就是挖遺跡和考古……

  若非考古不能凝聚神職,說不定祂都要變成矮人與鍛造、考古之神了。

  “您的意思也就是說,達到偉大神力之后,真神很有可能會進一步超脫,不再受到掌控的神職的限制,甚至信仰真神還很可能可以徹底脫離信仰?”

  伊芙說道。

  “超脫?”

  多爾夫特微微一愣。

  他摸了摸紅紅的大胡子,饒有興致地說道:

  “‘超脫’么……您說的這個詞,倒是貼切,我的確有這種懷疑。”

  “當然,也只是懷疑就是了,畢竟這個世界上連強大神力的存在都不多,偉大神力那更是只存在于神話傳說之中,從古至今,也只有尼歐冕下一位有確切記載,而且祂還失蹤了。”

  多爾夫特攤了攤手。

  失蹤了么……說不定就是“超脫”了。

  畢竟賽格斯宇宙這么小,年齡還不到藍星宇宙的十分之一,很明顯宇宙之外還有更廣闊的天地……

  而神話記載中,巨龍一族的來歷據說就是“域外”,甚至世界樹也有傳說并非誕生于賽格斯宇宙本土。

  回想著自己通過世界樹傳承以及與海拉、萊因哈特交流而知曉的種種秘辛,伊芙若有所思。

  此時此刻,聯想到自己剛剛脫離瀕死狀態時候獲得的有關世界樹的某種信息,祂有了更多的猜測。

  在伊芙徹底復蘇的時候,祂的資料中就出現了這樣的描述——

  世界樹·初級姿態。

  如今,知道的東西漸漸多了,了解的秘辛也多了,自身的實力也越來越強了,伊芙對于這所謂的姿態也有了某種猜測……

  如果祂判斷不錯的話,恐怕等自己晉升強大神力之后,這初級姿態應該會發生某些變化。

  而若是有一天能夠成為偉大神力,恐怕將會進一步發生蛻變。

  “世界樹”的潛力是巨大的,“世界樹”在古神之中,恐怕也是獨一無二的。

  這從伊芙對深淵力量的抗性甚至吞噬能力上就能看出來,簡直是賽格斯宇宙獨一份。

  從現在自己擁有的能力來說,伊芙覺得自己的現狀態更像是一種成長狀態,像是汲取,這本質上都是自我成長的能力。

  從這個角度上講,伊芙有理由認為自己應該是屬于比所謂的信仰真神們更高級的存在,只不過還沒有徹底成長起來而已。

  “或許……我在未來有機會成長為真正的偉大神力,或許……當成為偉大神力之后,我還有掙脫這個宇宙,甚至再次到藍星上去看看的一天。”

  伊芙在心中想到。

  “伊芙冕下,這三個物品,您想要選擇哪一個呢?”

  多爾夫特和善的聲音將伊芙的思緒拉回。

  祂看著半空中飄浮的三件物品,陷入了沉思。

  小孩子才做選擇題。

  老實說,除了第一個雞肋的心靈之鎖外,后兩個祂都想要。

  不過,伊芙并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也沒有貿然做出選擇,而是神情一肅,說道:

  “多爾夫特冕下,其實……在選擇這幾件物品之前,我還有另外一些東西要交給您。”

  “嗯?”

  多爾夫特有些意外。

  伊芙并沒有過多解釋,而是輕輕伸出手。

  伴隨著璀璨的光芒,兩枚閃爍著氤氳光輝的美麗晶體出現在了祂的手中。

  那晶體不斷旋轉,有著一道又一道充滿著種種奧妙的符號在圍繞著它們起舞。

  看到這兩枚晶體,矮人與鍛造之神瞬間瞪大了眼睛,紅色的大胡子微微發顫。

  他近乎失態般地低呼道:

  “這是……機巧神格!建造神格!”

  “它們……不是隨著巴洛特的墮落而被祂毀掉了嗎?”

  “您是怎么找到它們的?!”

  多爾夫特神情激動。

  但祂很快就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深吸了口氣,略帶歉意地對伊芙說道:

  “抱歉……我太激動了,您能告訴我嗎?因為實在是太讓我意外了……”

  伊芙點了點頭,也不拖沓,而是將自己知曉的一切全盤托出:

  “多爾夫特冕下,其實……背叛的并非是巴洛特冕下,祂只是中了魔神薩麥爾的詭計,被祂占據了神體。”

  “封印之地的‘巴洛特’,其實是魔神薩麥爾偽裝的,而祂的目的,是想要打通深淵和賽格斯世界的通道,繼而毀滅賽格斯位面……”

  “在擊殺了薩麥爾的化身以后,我找到了巴洛特冕下留下的訊息,也在那里拿到了屬于祂的神格,也是祂拜托我交給您的。”

  “對了,這是祂給您的留言,是我記錄下來的……”

  說著,伊芙再次伸出手,召喚出了一團記錄聲音的神力光團。

  這不是巴洛特留下的,而是伊芙在聽祂的留言的時候,自己“錄”下來的。

  聽了伊芙的話,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神情愕然。

  “這……這怎么可能?!”

  祂微微失神。

  看了看那閃爍的光團,這位矮人真神沉默了數秒,隨后伸出了手,將其接了過去。

  而后,祂閉上了眼睛,開始感知。

  伊芙并沒有開口說話,而是在一旁靜靜等待。

  隨著時間的推移,祂注意到多爾夫特的雙手開始微微顫抖。

  片刻之后,這位矮人族僅有的真神睜開雙眸,瞳孔中閃過了一絲怒火:

  “這邪惡的、可惡的深淵魔神!”

  而后,則是一聲帶著唏噓與悲痛的長嘆:

  “巴洛特……沒想到,你最終還是沒有聽我的勸說……”

  而后,又微微苦笑:

  “提醒萬神之母冕下么……可惜已經太晚了,祂老人家已經隕落了……”

  伊芙依舊沒有出聲打斷多爾夫特的自言自語。

  祂能夠感受到自己帶回的信息對這位老矮人的沖擊。

  而待到平靜下來以后,多爾夫特忽然在伊芙驚訝的目光下對祂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伊芙冕下,感謝您的幫助!感謝您帶回了巴洛特的神格!感謝您帶回的真相!您的真誠與正義令我欽佩!”

  “您帶回的神格對于矮人族來說實在太重要了,請接受我的真誠感謝!”

  “為了表達我的謝意,這三件物品您也不要挑選了,我愿意將其全服贈予您,以表示對您的感激!”

  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目光誠懇又真摯。

  不過伊芙卻搖了搖頭:

  “不,這也是我與巴洛特冕下的交易,祂已經‘付’過報酬了,而您也知道那是什么。”

  “不過,我承認,我的確不止對這其中的一件物品感到好奇,您拿出的后兩件物品,我都很感興趣。”

  “第一件的話,對于您來說,對深淵的抵抗能力也是必需的,畢竟您也需要加入神魔戰爭,我就不奪人所愛了,而且我也有些獨特的抵抗深淵侵染的手段。”

  “對于后兩件,開誠布公地講,我的確都想擁有,如果您需要的話,我也可以提供其他等值的物品來交換。”

  心靈之鎖對伊芙來說完全是雞肋,還不如賣個好。

  即使多爾夫特愿意將所有的物品都送給自己,但伊芙認為從長遠考慮,還是拉近與對方的關系更有好處。

  而聽了伊芙的話,多爾夫特看向祂的目光更加尊敬了。

  祂微微一嘆,說道:

  “伊芙冕下……您真是一位正直善良的真神!如同曾經的萬神之母一般……”

  “從今以后,您……將是我多爾夫特,是矮人族永遠的朋友!”

  說完,祂輕輕揮手,將金色的神血與半張羊皮紙卷軸送到了伊芙的面前:

  “不需要其他物品來交換了,您也不要推辭了,就當我們友誼的見證吧!如果您看得上我的話……畢竟,和您這樣的中等神力交好,占便宜的是我才對。”

  矮人與鍛造之神說到了這種程度,伊芙也就不再猶豫,而是大大方方地將泰坦之書與金色神血收了起來:

  “多爾夫特冕下,我很樂意成為您的朋友。”

  祂一邊說,一邊微笑道。

  而后,伊芙遲疑了一下,又說道:

  “其實……我還有兩個疑問。”

  “您請問,如果是我知道的問題,一定知無不答!”

  多爾夫特爽快地回答道。

  得到對方的承諾,伊芙沉吟了片刻,說道:

  “第一個問題,起源之地是哪里?”

  “第二個問題,有關萬神之母冕下,您知道什么消息么?”

  聽了伊芙的問題,多爾夫特神情一肅。

  祂沉默了一會兒,回答道:

  “起源之地是某些泰坦遺址中記載的地方,據說是整個賽格斯宇宙的力量起源,是創世神創世的原點,藏著創世的秘密。”

  “我并沒有到達過那里,也不知道該如何前往那里,但從一些遺址的記載中,我知道某些特殊的神器能夠溝通那里……”

  “不過,所有有關起源之地的記載,都帶著警告,在泰坦巨人們的記錄中,所有進入起源之地的神話存在,都瘋了。”

  “這也是為什么,我警告巴洛特不要貿然前往……”

  “那里并沒有任何好處,相反……帶來的只有死亡,但即使如此,還是有一位又一位的神話,在知曉如何前往那里之后,忍不住想要去查看。”

  “也有傳說說,起源之地也是眾神之王尼歐冕下失蹤的地方……”

  “這就是我知道的有關起源之地的所有內容了。”

  “至于萬神之母……老實說,我知道的并不多,心中對祂只有指引明路的感激……”

  “只是,我還有矮人族,面對千年之前強盛的人類神系和戰神神系的突然襲擊,只剩下孤身一人的我不敢貿然出頭,矮人族只剩下我了,不能再失去我了……”

  “我曾寄希望于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冕下,希望身為強大神力的祂能夠阻止兩大神系,但祂最終也選擇了沉默。”

  “沒有選擇站出來,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最大的遺憾……每每想起都心存愧疚。”

  “對于真神來說,弱小就是原罪啊。”

  多爾夫特慚愧地說道。

讀文學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