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24章 真神的報酬

  視野無限拔高,伊芙再次來到了萬神殿中。

  與上一次不同,現在伊芙已經在萬神殿中留下了自己的神座,所以祂并沒有出現在神殿之外,而是直接出現在了自己在神殿內的神座上。

  萬神殿內空空蕩蕩,肅殺又靜謐。

  伊芙輕輕打了個響指,點亮了神殿中的燈火。

  而在祂出現不久,又一張神座閃爍起淡淡的光芒,散發出威嚴神圣的氣息。

  赤金色的神力不斷勾勒,幻化成了一位身穿紅色神袍,蓄著紅褐色的大胡子的矮人。

  正是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的神力投影。

  祂看到伊芙之后,蒼老的面容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神情之中帶著幾分感激:

  “感謝您,伊芙冕下,替矮人王國解決了困擾數千年的邪神封印難題!”

  伊芙輕輕地搖了搖頭:

  “各取所需罷了,更別說消滅邪惡是所有真神共同的目標,矮人王國是精靈們的鄰居,天然地也是精靈守望相助的盟友。”

  一住gel

  這話說的沒毛病。

  雖說南方山脈距離精靈之森的距離超過兩千公里,但毗鄰的死亡荒漠已經是精靈的領地了,說是鄰居完全沒有問題。

  察覺到伊芙話語中的友善,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的笑容更加親切了。

  “您太謙虛了,若是能夠與精靈成為朋友,是矮人族的榮幸,豐收節的慶典是如此的精彩,我仿佛已經看到曾經那個偉大的白銀種族重回巔峰了……”

  對于多爾夫特能看到豐收節的慶典,伊芙并不意外。

  矮人的使者團中有矮人國立教會的牧師,而對于真神來說,牧師就是祂們的眼睛。

  兩位真神互相吹捧了一番彩虹屁,氣氛越發融洽。

  隨后,步入了正題。

  “伊芙冕下,您已經完成了我請求的任務,不知道您需要我替您打造一件真神器,還修復什么?”

  矮人與鍛造之神正了正神色,誠懇又認真地詢問道。

  “我需要您幫忙修復一件真神器。”

  伊芙淡然一笑,輕輕伸出了手。

  璀璨的光輝在祂的手中匯聚,伴隨著淡淡的空間波動,一串粗獷又古樸的骷髏項鏈出現在了伊芙的手中。

  “凋零之心?!”

  多爾夫特微微失聲。

  但很快,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祂的神色間拂過了一絲恍然:

  “是了,您戰勝了烏勒爾,這件真神器被您得到也是理所當然。”

  “僥幸而已,您能修復它嗎?”

  伊芙問道。

  多爾夫特沉吟了一下,回答道:

  “請您交給我看一看。”

  伊芙沒有猶豫,將凋零之心遞給了多爾夫特。

  多爾夫特拿到骷髏項鏈,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又輕輕閉上了眼睛。

  赤金色的神力在祂身上閃爍,很快覆蓋了祂手中的凋零之心,片刻之后才緩緩褪去。

  而后,這位矮人與鍛造之神再度睜開雙眼。

  “損壞比較嚴重,但是問題不大,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應該就可以修好,但麻煩的是深淵力量的侵蝕,這件真神器被侵染得相當嚴重,幾乎不可逆……”

  “只是修復的話,沒有問題,但我無法凈化其中的深淵力量,最多只能將其從神器的核心中逼出部分,卻無法徹底將其從神器中剝離……”

  多爾夫特皺著眉說道。

  “有什么負面影響嗎?”

  伊芙又問道。

  多爾夫特想了想,回答道:

  “如果徹底將深淵力量剝離,那么這件真神器將會只需神力驅動即可,但在無法徹底凈化深淵力量的前提下,它依舊只能靠獻祭生命力量運轉……”

  “不僅如此,因為強化了神器的力量,還會增加污染掌控者的神魂力量的幾率。”

  聽了矮人與鍛造之神的話,伊芙輕挑了下眉毛。

  也就是說,提升力量的同時,也會加大副作用么……

  不過,問題不大。

  種種經歷已經讓伊芙意識到,自己對深淵力量的抗性是相當強大的,不去吞噬對方就不錯了,是不怕被侵染的。

  至少,世界樹的本體不會,最多也就是化身受到影響。

  而化身受影響之后,也能靠著本體的力量凈化。

  至于生命力量,那就更無所謂了,生命神力變生命力量而已,對于掌控相關神職的伊芙來說,就是左手倒右手的事……

  換句話來說,這副作用對伊芙來說不僅談不上是副作用,反而像是一種量身定做。

  “沒有問題,這點副作用我能夠承受。”

  伊芙回答道。

  多爾夫特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好吧,但修好之后,您使用的時候一定要慎重。”

  說完,祂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抱歉,我的力量還是太低了,如果擁有中等神力的話,就可以徹底修復這件真神器了。”

  “為了表達我的歉意,請允許我再向您提供一些額外的補償……”

  多爾夫特說完,伸出右手輕點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拇指,那里有一只鏤空的白金戒指。

  而隨著祂的動作,他手指上的戒指閃爍起氤氳的光芒,半空中出現了三道波紋……

  空間性質的神器。

  伊芙心中微動。

  波紋很快消失,多爾夫特的身前出現了三件閃爍著淡淡光輝的物品。

  第一件是一根赤金色的鎖鏈,刻畫著精美的花紋,它散發著淡淡的神力波動,看著它,不知不覺就會讓人的心靈平靜下來。

  第二件是半張破舊的羊皮紙,上面勾勒著神秘的圖案,其中的某些符號,讓伊芙覺得有些眼熟。

  第三件是一只透明的水晶瓶,里面裝滿了金色的液體,散發著一種曠古浩瀚的氣息,給伊芙帶來了一種淡淡的壓力。

  迎著伊芙好奇的目光,多爾夫特微笑著說道:

  “伊芙冕下,這是我從自己的收藏中取出的三件物品,是我結合您現在的需要挑選出來的,您可以選擇一件作為我額外的報酬。”

  說完,他指了指第一件,那根赤金色的鎖鏈:

  “這件是我最為推崇的,它是一件微弱神力級別的真神器,不過,別看它只有微弱神力的級別,但我認為它對您來說最有幫助!”

  “它的名字叫做‘心靈之鎖’,是我在第一次神魔戰爭的時候鍛造出來的,雖然外形是鎖鏈,但它并非是一件封印性質的真神器,也不是攻擊類的真神器,而是一件守護性質的真神器!”

  “它的效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在激活狀態下可以保護掌控者的神魂,顯著增加對深淵力量的抵抗能力!”

  “擁有了它,您就能減弱修復后的凋零之心的副作用了。”

  “當然,雖然它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對深淵力量的抵抗力,但弱點也同樣明顯,那就是在戴上以后,會大幅度增加神力消耗……所以不推薦您在戴上它之后在神魔戰爭中深入深淵。”

  “不過,操控凋零之心的時間很短,單就針對其副作用的話,對您來說并不是什么大問題。”

  聽了多爾夫特的話,伊芙的微微點頭。

  的確挺適合祂的。

  前提是祂的本體不是世界樹。

  在擁有開掛一般的汲取力量的前提下,這個“心靈之鎖”反而有些雞肋了。

  想到這里,伊芙又看向了第二件物品,那半張羊皮紙。

  更準確的說,是上面的圖案。

  如果伊芙沒有看錯的話,那圖案中勾勒的某些標志,與祂獲得的“創世神器”逆轉之門上的一些符號應該出于同源。

  這讓伊芙提起了一些興趣。

  注意到祂的目光,多爾夫特繼續介紹道:

  “伊芙冕下,這第二件物品是半張遺跡地圖,我稱它為泰坦之書。”

  “這是我四千年前在探索一座泰坦巨人的遺跡時獲得的,通過解析,我發現這是一張記載著泰坦巨人各種遺跡地點的地圖。”

  “不過,它是不完整的,僅僅記載了一部分遺址。”

  泰坦巨人的遺址么……

  伊芙心中微動。

  與喜歡獨自行動,且對于構筑文明不感興趣的龍族不同,作為創世紀元出現的兩大古神種族之一,泰坦巨人對于建設文明相當感興趣。

  不僅如此,在神話傳說里,主宰創世紀元的主宰眾神之王尼歐據說也更加青睞泰坦巨人,甚至還指點了他們文明的發展……

  雖然泰坦巨人建立的文明隨著兩大古神種族的常年戰爭而逐漸毀滅了,現在只剩下了一些遺跡,但即使是一些遺跡,也足以引起真神們的興趣。

  這可是真正的古神文明,好東西絕對不少的。

  事實上,很多真神,尤其是信仰真神,在壯大自己實力的過程中,除了傳播信仰之外,靠著挖泰坦巨人的遺址起家也是方法之一。

  烏勒爾的凋零之心不就是從泰坦遺跡中挖出來的嘛!

  如果不是因為凋零之心,憑借祂一位區區微弱神力的真神,是絕對不可能在千年神戰后獲得精靈之森名義上的主權的。

  當然,時至今日,賽格斯宇宙已經歷經了創世、巨龍、泰坦、黃昏、白銀、永恒共計六個紀元,各種泰坦遺址也早被神話存在們挖的差不多了。

  但既然多爾夫特將這張地圖拿了出來,那么也就意味著其上記載的遺址,要么沒有被人發現,要么是被人發現了,卻還沒有挖掘完畢,或者說還有什么更深的秘密……

  而伊芙,更相信是后者。

  這是祂的直覺。

  只是話說回來,伊芙并不覺得自己的額外報酬價值等同于這件泰坦之書,若是一個遺址地點也就罷了,但多爾夫特可是說過“各種遺跡地點”的。

  這差距就很大了,哪怕地圖是不完整的。

  畢竟,泰坦遺址中可是有機會尋找到真神器的……

  似乎是察覺到伊芙的疑惑,多爾夫特繼續說道:

  “伊芙冕下,這件泰坦之書記載的遺跡地點,其實有些尷尬,雖說地點不止一處,但大多數其實已經被發掘過了,而且就現在而言,恐怕這個世界上只有您才能前往……”

  聽到這里,伊芙心中一動:

  “賽格斯位面?”

  多爾夫特一聲苦笑:

  “沒錯,就是賽格斯位面。”

  “這張地圖上記載的泰坦遺址,都是賽格斯世界內的,而遺址的核心區域,一般來說只有真神才能踏足,所以……現在能前往那里的,只有您了。”

  “那為什么您不留著等四年之后自己前往呢?”

  伊芙又好奇地問道。

  “四年之后?四年之后就沒機會了。”

  多爾夫特搖了搖頭。

  “當賽格斯世界位面通道徹底開啟的時候,一定會產生影響整個位面的空間波動,到時候……各種依附于賽格斯世界的無主異空間和半位面都會現身,哪怕沒有出現連接通道,附近也會有種種奇異的現象出現……”

  “那個時候,就算是沒有這張地圖,很多遺址也會暴露出來,賽格斯世界上最強的真神勢力是人類神系,到時候各種遺址肯定是祂們在收割了。”

  多爾夫特嘆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

  伊芙心中了然。

  這么說的話,這張地圖對這位矮人真神來說的確是雞肋,也只有現在能在賽格斯世界到處開無雙的自己才有用了。

  此時此刻,伊芙已經有些心動了。

  不過,祂并沒有貿然做出選擇,而是看向了第三件物品。

  “那么,這件又是什么呢?”

  伊芙看著那瓶金色的液體問道。

  多爾夫特神情一肅:

  “這是一瓶神血。”

  “神血?”

  伊芙有些意外。

  真神也有血液,只不過,真神的血液多是神力的具現化,而且還是濃縮后的具現化,并往往充斥著自身的法則之力。

  只是,這神血竟然能夠帶給伊芙一種淡淡的壓力!

  這究竟是什么存在的血液?

  要知道,即使是前任世界樹留下的神血結晶,也沒有這種感覺……

  莫非……

  伊芙心中有了些許猜測。

  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并沒有賣關子,而是繼續說道:

  “這是我白銀紀元時期,協助萬神之母修繕萬神殿時候從萬神殿中得到的血液,我懷疑它屬于眾神之王尼歐。”

  “它擁有著奇妙的力量,能夠讓您加深對自身神職的理解,同時還能讓您將其作為儲備神力!”

  “別看它只有這一小瓶,如果換算成神力的話,它至少能夠提供3000單位的神力!”

  就這一小瓶?

  伊芙微微一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