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07章 封印之地

  南方山脈地下深處。

  蜿蜒曲折的礦道縱橫交錯,陰暗幽深。

  只有兩側巖壁上的油燈閃爍著忽明忽暗的光,將整個地下世界照得影影綽綽……

  偶爾有低沉的嘶吼從礦洞的深處傳來,又給這里添了一抹陰森恐怖的感覺。

  交錯的礦道不斷延伸,直到黑暗的盡頭,最終交匯在一座仿佛廣場一般的洞窟里。

  這是一座相當于四五個足球場那么大的地下洞窟,是幽暗地域的典型地貌,也是地下世界的主要組成。

  而在洞窟的最深處,一片金色的光芒如同黑暗中的太陽,照亮了洞窟的一角。

  那是一座散發著氤氳光輝的女神像。

  神像栩栩如生,傾國傾城,那散發出來的柔和光芒帶著一種神圣而奇異的力量,照在人的身上,讓人倍感溫暖與親切,靈魂和身體都會得到一種難以言表的放松。

  而在神像的周圍,則圍站著十三名矮人。

  矮人教宗灰衫和傳奇戰士銅爐赫然在內。

ttp://m.gelwx.co給力文學網  除了他們之外,剩余的11人均是清一色的黃金職業者,包括4名身披白袍的教會主祭,以及7名全副武裝的高階戰士。

  他們,是矮人國立教會目前能調動的最強力量。

  這一次,矮人們并沒有派出常規力量,而是僅僅派出了保護神像的高端戰力。

  矮人們護衛在女神神像的周圍,神情警惕,而教宗灰衫和領隊銅爐則站在隊伍的最強方,目光肅穆地看著眼前高聳的大門。

  那是一座足有十多米高的石門,年代相當古老,上面雕刻著生動的浮雕,仔細辨別的話,似乎是曾經處于鼎盛時期的矮人神系。

  石門早已遍布裂痕,時不時還能看到絲絲的黑色煙霧從裂縫中滲出,只是當煙霧觸碰到女神像散發出來的光芒的時候,就如同觸碰到天地一般,飛速地縮了回去……

  “這里就是希佑之門了,打開大門,我們就將進入真正的封印核心。”

  矮人教宗灰衫神情嚴肅地說道。

  希佑在精靈語中有“封印”之意,希佑之門,其實意思就是維持封印的大門。

  對于像矮人族這樣受過精靈族影響的智慧種族,擁有著高魔法親和的精靈語經常出現在他們打造的物品之中。

  而這座希佑之門,就是矮人族舉全族之力打造的,用來封閉封印。

  銅爐點了點頭,目光在周圍掃了一圈,又蹲下身體,從洞窟地面上捏起一撮兒裹著碎石的黑土,放在鼻間嗅了嗅,微微皺眉道:

  “這里應該曾經活躍著大量的惡魔,不過……氣息消散的已經差不多了,它們至少離開有一天以上了。”

  “應該是進入希佑之門了吧,那里才是真正的封印之地,說起來……這座洞窟,本來就是我們王國監視封印的駐軍地而已,只是在封印破損之后被惡魔們攻占了。”

  矮人教宗嘆息道。

  銅爐神情一肅,擔憂地說道:

  “這么說的話,邪神巴洛特豈不是已經徹底掌控了希佑之門,控制整個封印之地了?”

  “祂應該還沒有控制封印之地。”

  教宗灰衫搖了搖頭:

  “如果祂真的控制了封印之地,恐怕早已經破封而出了,絕不會等到我們前來。”

  說完,他看了希佑之門一眼,目光沉靜:

  “如果我沒有判斷錯的話,祂應該是將惡魔們統統召回了封印之地,準備在那里和我們決戰……”

  “會不會太順利了些?雖然這幾天我們召喚的精靈天選者很是強大,但我還不認為會將巴洛特逼迫到這種程度……”

  銅爐皺了皺眉,說道。

  矮人教宗看了一眼不斷閃爍著柔和光暈的女神像,回答道:

  “恐怕……祂也是在等待我們召喚精靈天選者吧。”

  “封印之地被祂侵蝕了太久,哪怕沒有徹底破封,也差不多成為了祂的主場,更別說那里原本就是祂墮落前的神國……”

  “對一位邪神來說,想要快速破除封印,除了不斷侵蝕封印之外,還可以通過吞噬生靈的靈魂與血肉來強大自己,積攢實力,進而將松動的封印直接破除……”

  “巴洛特……恐怕也快要成功了。”

  聽了教宗的話,銅爐微微攥緊了手,眉頭則緊緊地皺了起來。

  “您的意思是說,祂……是想要反過來借助我們來吞噬精靈天選者?來壯大自己的實力?!”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這只是我的猜測……”

  教宗嘆了一口氣。

  而后,他又話鋒一轉:

  “不過,卻有一個相當簡單的辦法,能夠驗證我的猜測是否正確。”

  “是什么?”

  銅爐問道。

  “看我能不能輕易地打開希佑之門。”

  教宗灰衫看向了高聳的石門。

  銅爐心中一動,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歷代教宗都擁有打開希佑之門的辦法。

  但現在,希佑之門明顯被深淵力量侵蝕了,而巴洛特甚至能夠可以通過它來運送惡魔,這說明對方已經掌控了這座石門。

  在這種情況下,若是教宗冕下能夠輕易地開啟大門,說明巴洛特默認了他們的進入。

  或者說,在等待他們的進入。

  矮人教宗說完,就來到了石門面前。

  他閉上眼睛,念起神秘的咒語。

  而隨著他的念叨,石門立刻綻放出幽深的光輝,而后緩緩打開……

  “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

  教宗灰衫一邊睜開眼睛,一邊緩緩說道。

  銅爐的神情也微微凝重。

  大門的背后漆黑一片,如果仔細去看的話,是一個黑色的漩渦。

  不斷有黑色的深淵力量從漩渦中蔓延出來,觸碰到神像散發出來的光輝之后又飛快退去……

  如此,循環。

  這個漩渦,是一個空間通道。

  封印之地的本質其實是邪神巴洛特墮落前的神國,是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將其化為封印空間,再將這個墮落的神話封入其中的。

  入口,就是希佑之門。

  “不過,都走到了這一步,哪怕是知道敵人在等待我們進入,我們也只能上了。”

  教宗又一聲長嘆,說道。

  說完,他示意了一下教會主祭,命令對方將女神像帶到自己與銅爐之間。

  直到女神神像閃爍的光芒將兩人徹底包裹,而自己的精神力也感知到某種莫名的庇佑之后,教宗灰衫才放下心來。

  他看向了銅爐,神情嚴肅地說道:

  “銅爐,我再向你確認最后一次,精靈族的那一位真的會降臨嗎?”

  銅爐自然知道教宗冕下指的是誰,他的目光下意識望了一眼那美麗圣潔的女神像,說道:

  “會的,如果巴洛特現身的話,那一位就會借助祂最強的神眷者施展神降術……這是離別前,生命教會的高層親口告訴我的。”

  “那就好……”

  教宗灰衫松了口氣。

  只有神話才能對付神話。

  至少,一般情況下如此。

  矮人教宗整理了一下自己那寬大的袍子,隨后說道:

  “那就開始第六次天選者召喚吧!等第一批天選者降臨之后,我們就進入最終的封印之地!”

  “另外,一定要保護好神像!我們能不能勝利,就看天選者了。”

  銅爐點了點頭:

  “一定,只要我還活著,就一定會保護好神像的!”

  說完,他的神情又有些猶豫。

  “怎么了?”

  教宗灰衫看出了他的躊躇。

  銅爐猶豫了一下,說道:

  “教宗冕下,我們一個戰士也不出,僅僅保護神像,只讓精靈天選者們去為我們沖鋒戰斗,是不是有點太……畢竟,我們這也算盟友了吧?”

  雖然銅爐沒有說出來,但教宗卻聽懂了他的意思。

  這位頗有正義感的傳奇戰士怕是看到前來支援的精靈一個個戰死,而明明是要打決戰了,自己一方卻僅僅派出高端力量保護神像,不出一點作戰部隊,從而覺得良心上有點過不去了……

  教宗看了銅爐一眼,表情有些古怪。

  直到銅爐被他看得全身都不自在了,這位矮人的宗教領袖才搖頭道:

  “別有心理壓力,這也是為了減少族人的傷亡,畢竟……天選者們不怕死,但我們卻是怕的。”

  我們也不怕死的好嗎?!

  矮人永不言敗!

  聽了教宗的話,銅爐下意識就想要反駁。

  不過,教宗的下一句話,卻將他的話堵在了嘴里:

  “更別說,少了我們的軍隊,說不定反而更有利于天選者們的發揮。”

  銅爐:……

  他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戰斗,好像確實如此。

  地下世界的空間有限,矮人們對惡魔的殺傷效率是遠不如天選者的,人太多的時候反而影響這些精靈勇士的發揮。

  更別說,還往往有精靈天選者拼死保護殺紅眼的矮人戰士……

  明明他們本來不用死的,卻因為保護矮人戰士而亡。

  對此,銅爐是相當感動的。

  “放心去干吧,不管是天選者,還是精靈之森的那位,都會理解我們的做法的。”

  教宗說道。

  銅爐嘆了口氣,最終選擇了沉默。

  這場戰爭之后,我一定要向小咸喵閣下打聽到所有戰死天選者的名字,將他們的名字都刻在紀念碑上,年年祈禱。

  這些勇士,應該被記住。

  他想到。

  矮人教宗很快開始了召喚,有了前幾次的經驗,他的召喚已經無比嫻熟。

  裝滿祭品的三枚空間戒指緩緩消失,而美麗圣潔的女神像則綻放出奪目的光輝。

  一道半透明的光波以神像為中心擴散開來,在矮人們或是期待,或是尊敬,或是好奇的目光下,數不盡的金色法陣出現在了洞窟里,將黑暗的地下世界照耀得如同白天。

  緊接著,道道身材高挑的身影在法陣上方勾勒,一位位或是身披戰甲,或是穿著法袍的精靈,出現在了洞窟之中。

  安靜的地下世界,瞬間熱鬧了起來。

  傳送過來的精靈們一個比一個興奮,激動得又跑又跳,有的甚至剛一出現就撒歡了一般直接反向狂奔到了礦道的深處,一溜煙就不見了,看得第一次參戰的矮人目瞪口呆。

  不過,剩下的矮人則都是一副早就習慣了的表情。

  包括矮人教宗灰衫和傳奇戰士銅爐。

  正常情況,正常情況。

  只要是非戰狀態召喚了這些天選者,他們絕對是亂糟糟的,但是一旦進入戰斗狀態以后,他們就會像是變了人一般,團結奮戰。

  上次剿滅那些外側殘留的惡魔的時候,還有不少天選者在礦洞里迷路呢。

  當然,他們的活動范圍似乎是以神像為中心的,所以再跑也跑不丟,而且一旦開戰,甚至不用矮人們召回,他們就會返回的一個比一個快……

  不過,最好的辦法還是出聲命令他們。

  銅爐敢對真神發誓,他活了一百多年都沒有見過如此聽話的戰士,只要矮人們發話,這些精靈天選者往往指哪打哪,絕不含糊。

  哪怕是讓他們去送死……

  而這,也是讓銅爐感到最震撼的地方。

  真要是說有什么讓人覺得不解的地方的話,就是總會有天選者纏著他們問有沒有隱藏任務之類的。

  尤其是還沒有開戰的時候。

  比如這次,在天選者降臨之后,轉眼之間就有一大群熱情洋溢的精靈將銅爐圍了起來,嘰嘰喳喳地說道:

  “銅爐大人,您有什么隱藏任務嗎?”

  “銅爐大人,眼熟我!眼熟我!”

  “銅爐大人,您給命令吧!我指哪打哪!”

  “銅爐大人……”

  銅爐:……

  他望了天選者們一眼,沒有發現有熟悉的身影,看來這次降臨的天選者依舊和前幾次不同。

  實力么……倒是還可以。

  就是不知道這些精靈天選者是怎么認識自己的。

  難道是回歸的小咸喵閣下等人告訴他們的?

  而在天選者們激動地圍著矮人們的時候,教宗灰衫的聲音響徹在了洞窟中:

  “精靈族的勇士們,感謝你們接受召喚!”

  “今天,是我們對封印之地展開最終反攻的時刻!勝負就在今天!”

  “看到這扇開啟的石門了嗎?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進入這道黑色的漩渦,將里面所有的惡魔統統剿滅,并找到邪神巴洛特的封印位置!”

  教宗灰衫言簡意賅,直接挑明了任務。

  這也是矮人們在數次召喚中摸索出來的與天選者最佳的交流方式。

  精靈天選者們對長篇大論很不感冒,也對任務背后的資料不感興趣。

  你說的越多,他們越不耐煩。

  哪怕是你初衷的為了鼓舞士氣,或是向他們解釋為什么要這么做。

  相反,這些被召喚的精靈最喜歡被直接下達命令。

  且越簡單粗暴越好。

  不會有人反駁,也不會有人問為什么這么做。

  這種無比單純的性格,讓銅爐相當擔心他們在與其他智慧種族的交流中會不會被人賣了還幫著數金鎊的……

  只能說……不愧是精靈族。

  哪怕是陣營似乎的確有那么一點點偏移,但這種天真爛漫的本心依舊沒有改變。

  聽到了矮人教宗的命令,精靈們瞬間眼前一亮。

  “就是這個漩渦嗎?”

  “難道是空間通道?”

  “我說怎么沒看到惡魔,原來是還要再過個圖啊!”

  “兄弟們!進圖啦!”

  他們嘰嘰喳喳地說道。

  還不等灰衫和銅爐繼續說些什么,這些全身帶著淡淡光暈的天選者就興奮地沖進了黑色漩渦里。

  一溜煙,就看不見身影了。

  銅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