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89章 試探

  “伊芙冕下,您的神座在這里。”

  永恒之主的聲音依舊溫和緩慢,但聽在伊芙的耳中,卻如同一聲驚雷。

  因為祂指向的神座不是別的,正是前任世界樹的神座!

  一瞬間,伊芙所產生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自己暴露了,差點沒直接散掉化身跑路……

  不過,祂沒有這么做。

  伊芙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暫不說真要暴露了身份跑路有沒有用,如果永恒之主真的識破了自己的身份,應該不會在這里和自己不緩不慢地聊天才對。

  到了那個時候,估計賽格斯世界早就熱鬧起來了。

  哪怕是眾神暫時還不能進入賽格斯世界,但其麾下的半神以及世俗軍隊肯定是要有大動作的,打不過真神難道還滅不了精靈嗎?

  冷靜來看,永恒之主倒像是在試探。

  按捺下心中的某些沖動,伊芙隱約猜到了永恒之主為何如此。

  相似的外表,一樣的神格,哪怕是伊芙百般遮掩,鑒于世界樹敏感的身份,永恒之主還是會自然而然地對祂的身份產生某種懷疑。

  但同樣的,玩家們的肆意,伊芙與前任迥然不同的性格,再加上伊芙給自己設定的相對合理的人設,也的確很有迷惑性,又很難讓人真的將祂與世界樹聯系到一起。

  但即使如此,哪怕是只有一絲的可能,身為千年神戰時信仰眾神中的領導者,永恒之主也是絕對會探個究竟的。

  但現在,賽格斯世界的位面通道尚未開啟,伊芙又是真身行走在賽格斯位面唯一的真神,親臨探究是不現實的,派出眷屬探查也是不可信的。

  所以……在伊芙來到萬神殿的時候加以試探,就是最好的選擇。

  此外,永恒之主在這個時候試探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萬神殿的特殊性。

  作為眾神議事的場所,萬神殿自第一次創立開始就擁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力量——萬神殿是“真言之地”。

  所謂真言之地,就是說在這里說的每一句話,都必須是事實,不能是謊言。

  這種力量甚至對真神也有效。

  哪怕是真神,在這里也不能說謊。

  如果說謊的話,萬神殿就會有所感應,進而被當場揭露。

  雖然這座萬神殿早已不是當初的萬神殿,但也依舊繼承了這個凌駕于真神之上的奇特力量。

  這是創立萬神殿的眾神之王尼歐定下的規則,甚至形成了某種法則,其本意是方便真神們互相定下契約,彼此互信。

  現在,永恒之主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查探伊芙的身份。

  而不管伊芙如何應對,祂肯定都會多多少少得到一些信息。

  事實上,在永恒之主指向世界樹的神座,而伊芙不可避免的神情微微一肅的時候,就足以令人浮想聯翩了。

  值得慶幸的是,憑借著伊芙給自己樹立的人設,還能將剛剛那隱晦的失態挽回。

  而祂也早就知道萬神殿的特殊,雖然在永恒之主的突然試探受下到了些許驚嚇,但心中其實也早有準備……

  念頭至此,伊芙露出一副漸漸冷漠的表情,用一種帶著淡淡敵意的口吻說道:

  “永恒之主冕下,這并非我的神座,我也不配坐這個神座,縱使我與祂的神職一樣,但我也不過是祂的繼任者罷了。”

  假話的最高境界,就是你說的原本就是真話。

  只不過去掉了一些關鍵信息,又佐以一些容易形成誤導的信息,進而讓傾聽者產生相反的聯想,從而距離真相越來越遠。

  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你必須擁有傾聽者絕對猜不到的也想不到的信息。

  對于伊芙來說,那就是祂的真正來歷。

  “此外,您之前說的那句話又是怎么意思?什么叫做有些事必須要做?什么又叫做無關立場?”

  伊芙又問道。

  這叫反客為主。

  當然,伊芙也的確對永恒之主剛剛這句話有些疑惑就是了。

  總不可能對方想說眾神與前任為敵也是為了大家好吧?

  哦,不。

  站在眾神的角度來說,永恒之主的確是為了自己好。

  放牧眾生的眾神,不會允許世界樹提升賽格斯世界的能級的。

  但無關立場又是如何?

  或者說,這個立場又是什么立場?

  聽了伊芙的話,永恒之主微微挑了挑眉,隨后輕輕一笑:

  “不要那么激動,伊芙冕下,我知道您的身份決定了您定然會對我產生不滿,但您也是真神,那么您遲早會明白我們為何會做出某些選擇……”

  又是打哈哈的話……

  伊芙有些無語。

  但祂已經明白,對方并不想在這方面多說。

  不說就不說吧。

  真要說了,伊芙相信不相信還是兩說。

  雖然僅僅是第一次見面,雖然永恒之主表現出一副溫和的態度,但伊芙本能地還是不喜歡這個金光閃閃的家伙。

  這是沒緣由的,更像是一種直覺。

  “此外,既然您繼承了生命與自然的神職,那么也理應繼承這個神座才對,您不需要謙虛,這個神座……現在就屬于您。”

  永恒之主繼續說道。

  “當然,若是您實在不愿意的話,在一旁開辟一個新的神座就是了。”

  這是第二輪試探了。

  永恒之主的話看似是承認了伊芙的身份,但伊芙卻明白,對方卻在這之下埋了坑。

  如果一位死而復生的真神再次回到自己破敗的神座前,并親身坐下的話,那么毀損的神座會立刻與其重新聯系,煥然一新。

  而就算是在原本神座的一旁開辟新的神座,其神魂印記也會因為距離太近,從而與過去的神座產生相應,繼而讓新的神座與老的神座合二為一。

  也就是說,如果是世界樹親臨的話,不管如何偽裝,只要坐在曾經的神座上,甚至僅僅是在旁邊再開一個神座,都會暴露身份。

  而若是不按照永恒之主的話去做,而是在其他地方開辟一個神座的話,那無疑于心虛了。

  就算是勉強過關,永恒之主也同樣可以再次移動神座,讓曾經的神座來到你的身邊……

  這是個死結。

  至少,若是真的是前任世界樹復蘇的話……

  可惜的是,伊芙并非前任。

  這四年的時光,足以讓伊芙將自己繼承世界樹的時候殘留在體內的那最后的屬于前任的氣息徹底剝離了。

  某種意義上講,祂現在已經相當于一棵新的世界樹了。

  除了種族與血脈外,老實說,祂現在已經與前任沒有太大的關系。

  伊芙沒有回答,而是走向了前任的神座,在神座的一旁停了下來。

  祂伸出手,金綠色的光芒在身下匯聚,原本世界樹神座的一旁漸漸凝聚出了一張新的神座。

  這座神座與世界樹神座有些相像,但其上的樹形符號被生命權杖符號所替代,風格也略有不同。

  而后,在永恒之主平靜的目光下,伊芙自然而然地坐了下去。

  沒有其他事發生。

  永恒之主沉默了幾秒,隨后再次微微一笑:

  “那么……歡迎您加入萬神殿,生命與自然之神——伊芙冕下。”

  聽到這句話,伊芙知道自己這次算是過關了。

  祂心中松了一口氣,但神情上卻依舊平靜,對著永恒之主微微點頭。

  表情依舊冷漠,將一位對永恒之主不滿的精靈神形象徹底表現了出來。

  永恒之主倒是不怎么在乎,祂輕輕招手,一道光團飛向了伊芙,而伊芙也接了過來。

  警惕地查看了一番,確定其上沒有什么暗手后,伊芙調動神魂力量,觸碰了光團。

  而隨著觸碰光團,伊芙驚訝地發現神魂之中出現了一張無比詳細的地圖。

  這地圖是立體的,仔細看的話竟然是整個賽格斯宇宙的地圖!

  地圖是橢圓球體的,最中央是一道如同銀河一般的圓環,那是天界,而在圓環的周圍,則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如同星辰的光點,那每一個光點都是一個位面。

  橢圓球的下端是漆黑一片的,如同火烤了一般,隱隱地還有著如同黑洞一般的漩渦,不斷吸引上方的光點。

  那就是深淵了。

  而若是將意識集中到某個光點上的時候,地圖還會進一步打開,出現一幅幅地形豐富的地圖——那是各個位面的地圖。

  同時,伊芙還注意到,不少地圖上都標注有一些高亮區域。

  “這是賽格斯宇宙的地圖,記錄了已知的所有位面信息,包括各個位面的坐標,每一個萬神殿的成員都擁有一份。”

  “同時,這張地圖上也記錄了所有自由神殿區的地點,就是其上的發光區域。”

  永恒之主說道。

  “自由神殿區?”

  伊芙第一次陷入了疑惑。

  這個詞,祂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自由神殿區是允許萬神殿的眾神自由建立神殿的區域,每一個加入萬神殿的眾神,滿足了條件以后都能在各個自由神殿區設立神殿。”

  就在伊芙疑惑的時候,一聲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伊芙心中一動,抬起了頭。

  只見在萬神殿的另一側,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身穿銀藍色神袍的老人。

  祂白發蒼蒼,蓄著長長的胡子,看上去就如同藍星經典魔幻小說《魔戒》中的甘道夫一般,祂身上的神袍布滿了點點星辰,像星空一般璀璨。

  祂拄著一根法杖,面帶微笑。

  “自由神殿區遍布賽格斯宇宙的各個位面,其中以賽格斯位面最多,每一個真神主宰的區域中,都擁有自由神殿區。”

  “加入萬神殿的時候也需要公布自己掌控范圍內的自由神殿區,等您寫入自己掌控的自由神殿區后,就也可以在其他的自由神殿區建立自己的神殿了。”

  “當然,哪怕是建立了自己的神殿,不經過自由神殿區所屬真神的允許,也是不能隨意在外部傳教的,只能在神殿內進行。”

  老人微笑著說道。

  也就是說像是大使館了唄。

  伊芙心中想到。

  祂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每位萬神殿的信仰真神都擁有自己掌控的信仰區域,同時在信仰區域中也設有允許其他真神建立神殿的自由神殿區。

  其他真神能夠在自由神殿區建造神殿,但傳教會受到限制。

  換句話說,就跟藍星上各國的大使館似的。

  這挺有用的,能夠讓真神們將自己的信仰傳播到更遠,更廣的地方。

  若是從伊芙的角度考慮的話,這也意味著或許祂能夠通過在各個自由神殿區建立神殿,從而將玩家們放出去撒歡……

  額,只要不怕這群天災一般的家伙將世界鬧個天翻地覆的話……

  而這個時候,伊芙也明白為什么在玩家們攻下沙暴城的時候,發現沙暴城中不僅僅有著烏勒爾的神殿,同樣也在角落里有幾個其他真神的神殿了。

  之前的時候伊芙雖然奇怪,但也沒有怎么在意,但現在看來沙暴城應該原本就是烏勒爾掌控區域的自由神殿區了。

  “初次見面,伊芙冕下,我是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

  老人微微一笑,自我介紹道。

  里格達爾……

  聽到這個名字,伊芙心中微動。

  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

  祂是信仰眾神三位強大神力之一,也是永恒紀元萬神殿的三位領導者之一,同時也是千年神戰中為數不多的沒有參與圍攻世界樹的信仰真神。

  當然,當初祂也沒有站在世界樹一方就是了。

  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的神職包括守護、預言以及知識,是一位雖然沒有主宰的信仰區域,但信徒卻遍布各地的信仰真神。

  腦海中浮現出傳承中有關對方的信息,伊芙輕輕致意:

  “伊芙,見過里格達爾冕下。”

  “里格達爾,你怎么來了?”

  永恒之主伊特歐的聲音有些驚訝。

  同時,面對伊芙時的那種溫和不見了,卻帶上了一層說不出的深沉威嚴,就像是換了個人一般。

  不過,擁有世界樹傳承的伊芙知道,這才應該是永恒之主的真正性格。

  祂根本就是性格深沉而高傲的,之前面對伊芙的親切態度才是奇怪,但伊芙知道那僅僅是祂為了打消自己的戒心所表現的試探……

  “提前來看看,我也對生命與自然之神冕下相當好奇罷了。”

  星空守護者回答道。

  “而且……時間也快到了,大家也要來了。”

  里格達爾說道。

  祂說完沒多久,悠揚的鐘聲就開始在萬神殿中回響。

  而與此同時,神殿中的一張張神座,也開始綻放起璀璨的光芒。

  隱隱地,一道道恢弘的氣息,開始在神座上凝聚。

  看到這一幕,永恒之主收回了視線。

  祂扭過頭,再次對伊芙說道:

  “那就這樣吧,伊芙冕下,你已經是萬神殿的一員了,接下來,就請一起參加萬神會議吧。”

  說完,祂轉過身,走到了最前排,坐在了面對眾神神座的神座上。

  那是三張位于萬神殿前段的神座中央最華麗的一張。

  而里格達爾也走了過去,坐在了祂的一邊。

  恢弘的力量降臨萬神殿,一道道威嚴神圣的身影出現在了張張神座之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