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77章 我要見生命女神冕下

  “這是誰家的半神,被劈得也太慘了吧?”

  看著趴在地上被玩家們用樹枝和法杖好奇地戳著,卻只能憋屈憤怒地不斷掙扎的倒霉戰士,伊芙神情古怪。

  祈并者肯定都是擁有自己信奉的真神的。

  從這半神的形態來看,必然是祈并者轉化的,就是不知道對方效忠的是誰。

  永恒之主的神罰過后,現場到處都是祂的神力殘留,而這倒霉的半神明顯被劈廢了。

  在祂不施展力量的前提下,伊芙隔空還真不太好判斷。

  不過,不管是誰,這個時間段來精靈之森探查,而且還是在世界樹神國的附近探查,甚至還直接與玩家起了沖突……八成是敵非友。

  至少,并非善意。

  如果真的抱有善意的話,在見到玩家的時候,對方應該就會表明身份了。

  就算是不表明身份,也肯定會盡量避免和玩家起沖突……

  總之,肯定是打不起來的。

  而發現目標身上的裝備無法剝離之后,在場的玩家們都很失望。

  “為什么脫不掉裝備,果然真的是buG嗎?”

  一個玩家拿著樹枝戳了戳趴在地上的“傳奇怪”的屁股,皺著眉說道。

  然后,迎來了“傳奇怪”的怒目而視。

  不過,被對方這么看著,玩家們一點也不害怕,相反卻戳得更開心了。

  “瞪什么瞪?給你精靈爺爺老實點!”

  拿著樹枝的玩家回瞪了回去,順帶加大手中的力度。

  “精英怪”:……

  祂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無比扭曲,氣得發抖。

  然而看著幾乎氣到抽搐的“傳奇怪”,玩家們卻玩得更開心了。

  《精靈國度》中的NPc都非常智能,調戲NPc本來也就是玩家們的愛好之一。

  他們一個個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

  陣營NPc有好感度,又不能攻擊,一個個都是需要玩家跪舔的大爺。

  但敵對陣營的就不一樣了。

  像“傳奇怪”這樣試圖進入世界樹神國的冒險者,早就被玩家們歸為敵人以及韭菜的范疇,作用只有拿經驗和貢獻度一種,自然不會客氣三分。

  “會不會是因為沒死透,所以衣服還綁定著?”

  另一個玩家一邊扛起巨坑中心的紅色斧頭,一邊猜測道。

  聽了他的話,其他人眼前一亮:

  “很有可能!”

  “那要不,干脆鯊了他吧?”

  玩家們討論著,提起下死手的時候,就像是在說宰一只雞那樣普通……

  他們討論了幾句,都認為很可能是對方還沒死透的緣故。

  如果死了的話,應該衣服就能被扒下來了。

  這些話并沒有避開趴倒在地面上的倒霉半神。

  伊芙甚至注意到祂聽到玩家們的討論的時候,臉上浮起的那一絲震撼茫然以及驚怒羞憤。

  恐怕……祂怎么也想不到,這些玩家襲擊祂的目的竟然不是祂進入了精靈之森,而是打算脫祂身上的裝備吧?

  而正如伊芙猜測的那樣,此時此刻的阿托斯是真的震驚了。

  祂知道精靈們是將祂與海格力斯當成冒險者了。

  祂原本以為精靈們不要命地攻擊他們,應該是因為將他們當成那些想要進入世界樹神國的家伙……

  但現在聽了精靈們的話,祂卻發現自己完全跟不上這些長耳朵的腦回路……

  他們并非是為了捍衛精靈之森,捍衛世界樹的神國,而是……眼饞祂身上的衣服!

  用精靈自己的話來說,是想要扒阿托斯他們身上的裝備……

  這,不就是強盜嗎?

  阿托斯的神情很是精彩,感覺三觀都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祂知道這些精靈很瘋狂,行為似乎也很奇葩,但卻沒想到瘋狂到了這個地步……

  就為了拿到他們身上的裝備,這些精靈竟然直接瀆神,引來神罰!

  這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至于精靈說的要殺了祂……

  雖然祂被精靈們陰了,但半神終究是半神,哪怕是重傷,這些不過白銀的家伙也別想殺死祂。

  這一點底氣,阿托斯還是還是有的。

  唔……不。

  應該說原本還是有的。

  這些精靈本身的實力,是不足以殺死祂的,但問題是這些精靈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他們能瀆神一次,就能瀆神第二次。

  再給祂來一下,別說是永恒之主的了,就是來一個微弱神力真神的神罰,阿托斯也要步入海格力斯的后塵了!

  想到這里,阿托斯表情一變。

  祂強行壓下體內那不斷肆虐的永恒神力,掙扎地抬起頭,一邊咳著銀色的血液,一邊艱難又憤怒地說道:

  “放肆!你們這些邪惡的瀆神者!我……咳咳……我是萬神殿的神使!我帶著萬神殿的指令前來!我要見生命女神冕下!”

  祂沒敢直接說自己的戰爭與毀滅之神的神使。

  祂不要臉,戰神冕下還要臉呢。

  一位半神被一群不過白銀的存在給陰了,而且還是借用其他真神的神罰陰了,雖說這其中本就有神罰機制的漏洞在,但這事傳出去……不僅僅是祂,恐怕連戰神都要成為笑柄。

  只是……誰能想到這里有一群不怕死又不敬神的家伙,竟然敢直接把主意打在神罰上,直接引來神罰來對付敵人呢?

  原本是為了懲戒瀆神者,將瀆神者劈得神魂具滅的神罰,對這些精靈來說好像卻沒有起什么效果……

  而聽了阿托斯的話,玩家們瞬間愣住了。

  “萬神殿?”

  “神使?”

  “那是什么?”

  阿托斯:……

  這次,祂又被精靈們震驚了。

  這些長耳朵,竟然連萬神殿都不知道嗎?!

  那不應該是賽格斯世界人人皆知的至高圣地嗎?!

  就算他們是從冒險者口中所說的“另一個世界”來的,但這樣的常識,不應該是每個半位面居民都了解的嗎?!

  可惜,玩家們還真不知道。

  至少,這次襲擊阿托斯的玩家們不知道。

  像是萬神殿,還有眾神的種種故事之類的,都是賽格斯世界的神話傳說,而這種故事,只有那些劇情黨玩家中才會有人留意。

  但臨冬城是第一軍團的總部。

  聚集在這里的玩家,都是戰斗黨。

  就算是玩其他的網游,他們遇到任務劇情文字什么的也全都是跳過,直接快進到領任務,領完任務再做下一個的那種。

  你若是在他們任務之后問問他們做的什么任務……

  他們最多也就記得任務內容,而對任務劇情一點都不了解。

  甚至連給他們發任務的NPc可能都忘了是誰。

  倒是哪哪哪有任務所需的什么物品,他們很有可能清晰的很。

  對于這類玩家來說,《精靈國度》不能跳劇情的任務算是相當煎熬了。

  好在的是玩了這么久,習慣了也就沒啥了。

  聽了阿托斯的話,玩家們一臉懵逼,但伊芙卻心中一動:

  “萬神殿?祂是萬神殿來的神使?”

  祂的神情,一下子變得嚴肅了起來。

  該來的總會來的。

  伊芙知道隨著自己的崛起,萬神殿肯定會找上門的。

  萬神殿算是賽格斯世界官方的真神組織了,其起源最早要追溯到創世紀元。

  在第一批古神誕生的時候,萬神殿就被眾神話存在創立,位于天界之上,成為眾神議事的地方,并擁有著奇異的力量。

  每一個紀元的主宰,其實也是萬神殿的主宰。

  其中,創世紀元是傳說中唯一一位達到了偉大神力的存在,也是建立萬神殿的神話存在——眾神之王尼歐。

  當然……祂早已經失蹤了,成為一個永遠的謎團,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被人徹底遺忘。

  后來的巨龍紀元和泰坦紀元,則是祖龍烏莉諾斯和泰坦之王阿諾斯。

  黃昏紀元的時候,萬神殿在巨龍與泰坦的爭斗之中被祖龍烏莉諾斯放逐到了異空間之中,直到白銀紀元的時候被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找回。

  尤克特拉希爾,是白銀紀元是萬神殿主宰者,不過祂卻不怎么管事。

  而在白銀紀元末年,也就是千年之前的那場神戰里,世界樹尤克特拉希爾在與眾神對抗的時候同樣借用了萬神殿的力量,但萬神殿卻在神戰中損毀……

  現在的萬神殿,則是永恒紀元開啟后重新利用原本的萬神殿殘骸重建的,而且不再位于天界,而是放在了賽格斯世界的本源之地,用以鎮壓并修復本源。

  重建萬神殿的是信仰真神中的三位領導者,以名義上的紀元主宰永恒之主伊特歐為主,然后是戰神與毀滅之神洛德,以及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

  前兩個都是千年神戰的發起者,倒是星空守護者里格達爾雖然是信仰真神,卻沒有參與千年前的那場神戰。

  某種意義上講,萬神殿算是每個時代神話存在的“官方力量”了,所有正神都需要“注冊”。

  理論上,伊芙也是如此。

  上戶口嘛,不可能讓祂這個“新生”真神一直是黑戶的。

  而且,伊芙的身份還是相當敏感神秘的,很多神話存在肯定對祂非常好奇,抱有惡意的也有不少,懷疑祂和世界樹有關的怕是也會有……

  祂在面對烏勒爾的時候展現出來的強勢,其實也是在做給眾神看,至少有過擊殺一名真神的戰績在,其他抱有敵意的身后存在想要進入精靈之森探查,都要掂量掂量。

  賽格斯世界的位面通道還沒有徹底解封呢,現在撐死也只能化身進,在精靈之森里,伊芙就是無敵的。

  沒有神話那么傻。

  不能親自探查,交給下屬的半神或是更弱的神使去探查也大概率無果。

  那么換個思路,直接請伊芙上萬神殿,也是個辦法。

  既是給新神上“戶口”,也是探一探伊芙的底細。

  說起來,對方來的已經比伊芙想象得要晚了。

  “萬神殿么……雖然現在的這一座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座了,但偉力還是留存一些的,尤其是在對神話存在的神職鑒定上。”

  如果是前任世界樹復蘇,在進入萬神殿的一刻,屬于祂的神座肯定會被點亮的。

  不過,伊芙是世界樹的繼任者,真要說的話更像是世界樹隕落之后借助原本的軀體誕生的新的世界樹。

  在晉升中等神力,吞噬了寒冬與狩獵神職,并進一步加深對自然與生命法則的理解之后,伊芙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應對的辦法。

  “或許……真的需要走一趟了,若是一直不去的話,反而更顯得心虛。”

  這個時候,伊芙也看出來了這個半神的身份。

  雖然這位被玩家陰的慘兮兮的半神自稱萬神殿的神使,但從玩家的討論中,伊芙知道了另外一個倒霉的家伙是一位獸人傳奇。

  既然是獸人,又自稱萬神殿神使,那肯定是戰神洛德的半神神使沒跑了。

  只是伊芙還有一點非常在意——

  那就是為了防止對神罰的濫用引起其他神話存在的注意,祂記得自己明明已經在游戲系統中禁止了玩家們對霍爾德爾之外的真神神像的接近,玩家們又是如何搞到永恒之主的神像的。

  在祂仔查探了一番后,就知道是為什么了。

  是玩家們鉆了空子。

  伊芙禁止他們接近神像,是通過系統對神力的判定達到的。

  然而,在給玩家們開了破碎神國副本之后,玩家們在被深淵力量污染的地方找到了不少魔鬼木。

  這些魔鬼木已經在破碎神國中生長了千年,早就有了阻擋真神視線的作用。

  陰差陽錯之下,有玩家利用魔鬼木的藤蔓制作了裝備袋,然后驚喜地發現靠著這種材料制作的東西竟然可以瞞天過海接近曾經不能接近的神像……

  于是,就有了今天。

  當然,永恒之主的神像不是他們自己偷的,而是從人類那邊的黑市里搞到的……

  知道了玩家的操作之后,伊芙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沒想到這么偏門的辦法,都能被玩家們摸到。

  也是沒誰了。

  但也好解決。

  在游戲系統中寫入一個專門針對隔絕神力的處置機制,加大一下監控力度就好。

  以后察覺到隔絕神力的情況,都直接調動系統查看一下。

  這事以后讓妖精之王菲妮爾處理即可。

  很快,伊芙就有了打算。

  神罰這事太敏感了,還是要盡量約束一下玩家比較好,欺負欺負正式敵對的真神就夠了。

  現在伊芙倒是想見見這個半神,看祂會說些什么……

  念頭至此,祂立刻聯系上了在場玩家中僅有了三名兼職祭司的玩家,在他們的心中說道:

  “帶祂來臨冬城的神殿。”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