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76章 已經廢了

  黑暗山脈南側,山巔之城。

  經過玩家們的一番建設,這座完全由黑曜石打造的堡壘城市也終于建設完畢。

  萌萌委員會的建設大隊們再次將自己的建造天分發揮了個淋漓盡致,想盡一切辦法裝點著這座屬于自己的要塞城市,最后竟然做出了幾分夢幻城堡的感覺……

  而作為自己馬甲掛靠的公會,伊芙時不時也會用風的身份到這里溜達溜達。

  當然……更主要的是祂會順便看看元素妖精們在黑暗山脈中工作的怎么樣。

  而結果,還是不錯的。

  雖然幅度很小,但當伊芙來到黑暗山脈的時候,的確感知到這里混亂的魔力正在逐漸變得規律。

  如果按照這個進度下去,或許不用等到賽格斯世界的位面通道徹底打開,整個黑暗山脈的魔力就會穩定下來,活力也會漸漸恢復。

  曾經翡翠之山的名號,或許用不了多久就會重現。

  而在元素妖精們改善黑暗山脈的生態環境的同時,伊芙也在冥冥之中察覺到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力量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連帶著最近祂對自然法則的理解都更加深入了。

  略微思考后,伊芙就明悟了這是什么。

  這是神職力量的反饋。

  伊芙本來就擁有自然神職,就真神的神職來說,調和魔力改善生態也本就屬于自然神職的范疇。

  在創造出元素妖精改善黑暗山脈的魔力環境之后,祂就相當于順應了神職的義務,自然而然會享受到履行神職義務所帶來的法則獎勵。

  而這個時候,伊芙也明白為什么很多真神都會勤勞地在自己的相關神職領域忙碌了。

  大多數真神封神的時候,其實都不是徹底掌握了某一神職法則,只不過是得到法則力量的承認,成為法則的象征和執掌者罷了。

  而在此之后,想要提升自己的力量有三個方式——

  一是升華自己主宰的法則。

  這是最根本的辦法。

  比如將寒冬神職升格為自然神職,從而獲得通往中等神職強大神力的敲門磚。

  二是增加神力。

  這是最簡單有效的辦法。

  同階真神之中,神力強大的往往是占上風的。

  無論是古神從外界吸收力量轉化為神力,還是信仰真神依靠擴大信徒數量來提供信仰之力,其目的都是為了獲得充沛的神力。

  三就是強化對法則力量的理解和掌控。

  這不僅僅是升華主宰法則的前置要求,也同樣是將施展力量的神力消耗以及效果發揮到極致的條件。

  一個對自己掌控的法則力量完全理解并掌握的真神,哪怕是受限于法則等級而不能晉升更強大的神力,其對神力的運用也會變得出神入化,做到種種不可思議之事。

  當然,真正實力強大的真神,必然是在三方面都做到極致的存在。

  “這么想來的話,前身創造精靈,修復黃昏紀元之后崩壞的賽格斯世界,除去本身的善良天性外,也是為了加深對生命法則以及自然法則的理解……”

  “前身本身就是古神,而且還是擁有汲取能力的世界樹,有這能力,祂是不缺神力的,同時掌控的自然與生命法則也是賽格斯世界最頂級的那種法則,幾乎升無可升……”

  “從這個角度講,加深對生命法則和自然法則的理解,似乎就是前世用來增強自己實力的主要方式了。”

  “不過,我更傾向于對法則的掌控本身就是前任的短板,這似乎是很多古神的通病,天生的得來的力量,運用隨心,但理解上就差了一點,所以要多從這方面彌補……”

  “又或者,這是前任在為更進一步做準備。”

  “我現在晉升到了中等神力,但本體的進化依舊屬于‘初級形態’,不知道身為強大神力的前任是什么形態……”

  “不過,我有一種預感,當我的實力提升到強大神力之后,應該會明白很多東西,包括我本體的一些更深層次的秘密……”

  世界樹絕對還有自己不知道的力量的。

  可惜世界樹傳承之中并沒有這部分本應是最關鍵的內容,伊芙只能靠自己摸索。

  而就在伊芙將神國事務全部甩手給妖精之王菲妮爾,自己則悠哉悠哉地在黑暗山脈一邊閑逛一邊思考未來的發展大計的時候……

  祂忽然察覺到精靈之森北方傳來了一股熟悉而劇烈的神力波動。

  “嗯?”

  伊芙下意識抬起頭,望向了北方。

  這段時間,精靈之森北區時不時就會出現一些神力波動。

  不過,伊芙早就習慣了。

  因為那種力量每次祂都很熟悉,是屬于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138txt

  而每當有這種神力波動傳來的時候,伊芙就知道又有冒險者倒霉了。

  絕對是又有人被玩家們用“神像炸彈”給陰了。

  霍爾德爾也是慘。

  地下世界本就混亂,對于很多地下種族來說,只要有錢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

  所以……玩家們用金鎊砸,很輕易地就能找到一些膽大妄為的家伙替他們從各個供奉黑暗與陰影之神的部落中或偷或搶搞來神像……

  結果就是,霍爾德爾都快成玩家們的工具神了。

  不過,被玩家們薅了這么多羊毛,這位真神很明顯也受不了了。

  祂最近的神罰就一次比一次弱,頗有一種做樣子的感覺……

  而且若是讓祂提前察覺到了神像落在了玩家的手里,還會提前引爆,直接降下威力極大神罰,將膽大妄為的玩家們劈成灰灰……

  只是,風險大,但神罰的威力也大。

  對玩家來說神罰炸彈的吸引力遠遠高于潛在的風險,很多人就算是冒著被提前劈的風險也愿意使用。

  尤其是第一軍團的一次偷襲中,用兩個霍爾德爾的神像外加一張得自破碎神國中的九環火系魔法卷軸陰了一個傳奇之后……

  不過,這一次的神力波動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強烈。

  就連那幾次霍爾德爾察覺到神像被玩家們偷了,提前并加大威力引爆神罰所造成的神力波動都比不上剛剛的這股……

  而更關鍵的是,這并非是霍爾德爾的力量。

  “這是永恒之主的力量?是在前任的神國附近?”

  一瞬間,伊芙的神情嚴肅了起來。

  永恒之主的力量祂曾經在楓葉城見過一次。

  那時候僅僅是一個降臨的化身,就直接將絕望之龍霍爾德爾打成殘廢,所以才有自己最后的撿漏……

  見識過永恒之主化身的力量,伊芙就明白這絕對是自己未來身份暴露后的大敵。

  永恒之主伊特歐……

  祂本身就是千年之前圍攻前任的眾神之中最強大的存在,也是組織眾神圍攻世界樹的真神!

  不過,永恒之主應該沒那么多閑工夫關注精靈之森這邊。

  無論是前任的傳承中,還是海拉的描述里,這都是一個自負的家伙。

  只要萬神殿之中象征前任的神座依舊是破敗的,祂最多也就是派眷屬前來精靈之森探查。

  而剛剛那股神力波動,伊芙感覺之下更像是神罰……

  很明顯,這次怕是又是玩家們搞出什么幺蛾子了。

  “是祂降下的神罰?玩家們偷到了祂的神像?他們這膽子也太大了吧?又是誰這么倒霉?這么強的力量……怕是半神都得被劈傻了吧?”

  念頭至此,伊芙直接將意識投了過去。

  玩家們的臨冬城早已建好了,而伊芙祝福過的神像也早已入駐。

  因此,精靈之森北區也在事實上納入了祂的信仰網絡。

  借助信仰網絡,伊芙在這股神力波動過后很快就鎖定了其發生的位置,并通過游戲系統尋找到距離那里最近的玩家……

  將視野轉換到玩家的身上,伊芙看到了“神罰”現場。

  那是一個方圓數百米的巨坑,周圍的樹木更是被神罰的余波波及得相當凄慘,如同剛剛肆虐了一場颶風外加雷暴……

  十幾名玩家躺在巨坑不遠處,模樣也很凄慘。

  近半已經奄奄一息……

  不過,他們的神情確很興奮。

  “臥槽!這個威力簡直是小母牛坐飛機,牛上天了!永恒之主牛!”

  一個被神力的余波炸飛一條腿的玩家一邊拎著自己的腿取下腳上尚且完好的裝備靴,一邊激動地說道。

  “不愧是神罰炸掉半座城的神啊……還好這次神像不大,不然我們也全交代在這里了……”

  一個全身裝備破爛、身上還在嗞著血的玩家震撼地說道。

  “咳咳咳……快看看……咳咳……看看那個傳奇怪怎么樣……”

  一個臉色慘白的玩家一邊吐著帶著破碎內臟的血塊,一邊迫不及待地說道。

  伊芙:……

  無論是什么時候,玩家們這種瀕死也完全不當回事的場面,都挺驚悚的。

  也難怪被冒險者們稱之為瘋狂的精靈了,這場面誰看了都有心理陰影的。

  不過,聽到玩家們的討論,伊芙卻心中微動:

  “傳奇?”

  還真有傳奇被他們借用永恒之主的神像陰了啊……

  不過,這威力,怕是人早就沒了吧?

  念頭至此,伊芙又朝著巨坑望去……

  巨坑中的泥頭還在冒著白煙,中央躺著一把隱隱有些裂痕的紅色斧頭……

  那應該是一把神器,但已經被神罰劈得有些毀損了。

  沒有傳奇職業者的身影,但對靈魂力量分外敏感的伊芙倒是察覺到了一些破碎的靈魂碎片……

  因為其已經被神罰劈得意識全無,幾乎化為了最純粹的靈魂能量,所以已經失去了回歸神國的能力。

  換句話來說,玩家們口中的傳奇職業者,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誰啊?這么慘……真就灰飛煙滅唄。”

  看戲的伊芙嘖嘖稱奇。

  而幸存的玩家們,也在療傷續命之后很快拖著破破爛爛的身體來到巨坑中,尋找自己的戰利品。

  “臥槽!就剩下一把斧頭了!而且好像還裂了!”

  發現巨坑中只剩下一把斧頭之后,他們的臉色頓時就拉了下來。

  “這傳奇也太菜了吧?竟然連神罰都抗不下?”

  “虧大了……這次虧大了……”

  “我就知道,不該用永恒之主的神像的,咱么就該還用黑暗之神的,大不了多用幾個……”

  “沒辦法,誰也沒想到這神罰力量也太大了點……”

  玩家們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不過.很快他們就轉移了視線:

  “等等……我記得還有一個人啊?那個人在哪?”

  “不會也被劈沒了吧?”

  還有一個人?

  伊芙微微一愣。

  祂只感受到一個人的靈魂碎片,所以死亡的倒霉傳奇應該只有一個。

  這么說……還有幸存的?

  伊芙又將意識擴散出去,而后果不其然在附近發現了一道趴在地上的身影……

  而玩家們也很快發現了。

  “在這兒!嘿,在這兒呢!”

  “竟然還活著……”

  “嘶……這也太慘了吧?”

  “他怎么沒有血?咦?他的血竟然是銀色的!”

  “這……官方建模是不是出bug了?他衣服怎么這樣?”

  那是一個身材壯碩的戰士。

  他趴在地上,還在掙扎著朝遠方爬去……

  真的是爬去……

  他已經奄奄一息,神情之中還帶著幾分駭然與驚悚。

  不過,他的身體狀態卻很奇怪。

  至少……對玩家來說如此。

  與被余波波及到的玩家不同,他身上的衣服并未破碎,但卻出現了道道裂痕。

  而與常規的裂痕不同,這裂痕一直延伸到他的身上,看上去倒像是他的衣服本就屬于身體的一部分一般。

  裂痕如同蛛網一般遍布了他的身軀,讓他看上去就如同一個即將破碎的花瓶。

  那些裂痕中并沒有血液,而是一種銀色的液體,或者說血液。

  他時不時還會抽搐一下,噴出一口銀色的血液——那是神罰的殘留力量在他體內肆虐的緣故。

  這人,已經廢了。

  玩家們興奮地圍了上來,開始扒他身上的衣服。

  雖然全是裂痕,但能在神罰上撐下來,也絕對不凡就是了……

  而若是能找到儲物裝備,就更好了!

  不過,在玩家們行動之后,他們卻驚訝地發現這人身上的衣服怎么也扒不下來……

  “怎么回事?”

  “是不是真的出了BUG?”

  在戰士憤怒又恥辱的目光下,玩家們皺著眉說道。

  伊芙:……

  祂倒是知道為什么……

  這被神罰劈了的倒霉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傳奇,而是一位半神……

  而且八成是祈并者升華的半神。

  祈并者升華的半神本就對神罰的抵抗能力比較弱,而作為能量態的半神,祂的身軀本來就是能量化的,衣服什么的當然是幻化出來的了。

  只要祂沒從異空間中召喚出屬于自己的神器,玩家們就無法從祂身上得到什么。

  當然,祂現在別說是召喚神器了,連說話都變得很困難。

  神罰的力量在他體內肆虐,依舊在破壞著祂那已經千瘡百孔的身軀與神魂,外來的神力與本身的神力發生了沖突,并直接導致祂連自己的力量都無法再調動一分……

  哪怕是沒有隕落,但祂已經重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