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55章 當初誰說只玩半天的?

  節日慶典一般的婚禮漸漸進行到了尾聲。

  趁機會混吃混喝了一番的曹凌萱和毛墨也再次踏上了游戲旅程。

  女孩跟在自家漫畫家老師身后,一邊聽著某人的哈哈大笑,一邊滿臉黑線地問道:

  “所以……黑貓老師您一開始就知道那些沒有id的都是npc?”

  “哈哈哈,小曹,你不會真的以為他們是隱藏了id的玩家吧?”

  這尼瑪那么智能,表情動作也就不說了,和你對話起來一點違和感都沒有,甚至還知道“玩家”“現實”的事,誰能想到對方竟然是npc啊!

  她在心中吐槽道。

  但同時,她的心中也有一種相當微妙的驚奇感與震撼感。

  “那您怎么不早說?我還真的以為和我對話的是其他玩家呢……”

  女孩略有些幽怨地說道。

  “哈哈,這不是想看看你什么時候才能發覺嘛!我看你和夜鶯對話了那么久,還以為你已經察覺了呢。”

  毛墨笑道。

  她倒是感覺出來了一絲違和感。

  但是卻第一時間排除了正確答案。

  “這個游戲……真的到處都是驚喜啊……”

  她微微感慨道。

  “可不是嗎?如假包換的npc系統可是精靈國度主打的三個亮點之一,這可是其他任何虛擬游戲都比不上的,全網獨此一家。”

  “三個亮點?那另外兩個呢?”

  曹凌萱好奇道。

  毛墨看了他一眼,笑道:

  “有一個你剛剛已經體會到了,剛剛的美食味道如何?”

  曹凌萱重重地點了點頭,豎起了大拇指:

  “很棒。”

  而后,她眼前一亮,說道:

  “您是說吃的東西?味覺?”

  她說完,又搖了搖頭:

  “不……不止是味覺,還有嗅覺,觸覺,聽覺等……或者說五感!”

  “沒錯,就是五感!精靈國度的感知系統,是所有虛擬游戲中最逼真的,這就是這部游戲的另一個跨時代的亮點。”

  曹凌萱若有所思。

  “那……第三個呢?”

  她又問道。

  不過這一次,毛墨賣了個關子:

  “第三個嘛……嘿,小曹,等你下線之后就知道了。”

  而說完,毛墨話鋒一轉:

  “不過,如果讓我說,最讓我驚喜的,還是這里的npc。”

  “這個游戲給我最大震撼的,就是這些npc”

  他一邊說,一邊跳上路邊的一塊石頭,指著那些來來往往的沒有id的精靈說:

  “小曹,你看這些npc,不……或者說精靈國度中的居民,嗯……這個說法更貼切,如果你進一步與他們溝通交流的話,你會發現他們不僅僅是一個角色,一個符號,同樣也是一個個行走的故事,而且還是在玩家們的參與和推動下,不斷變化,不斷前進的故事。”

  “行走的故事?”

  曹凌萱有些訝異。

  “沒錯。”

  毛墨點了點頭,說道:

  “如果你們和他們之間任何一個人去攀談,都能聽到屬于他們自己的故事。”

  說完,他指了指前方一家聚集著不少玩家的鐵匠鋪,說道:

  “看到那家鐵匠鋪了嗎?那家鐵匠鋪的主人名叫卡洛斯烈焰,是一名精靈鍛造師,他曾經有一位非常有天分的孩子,但在四百多年前躲避半獸人狩獵的時候戰死了。”

  “失去了孩子之后的他悲痛萬分,直到玩家降臨,將半獸人的勢力從精靈之森趕跑,并將他們的部落迎接了回來,他才漸漸從悲痛中走出。”

  “他已經很老了,這之后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找到能夠繼承精靈鍛造師衣缽的傳人,可惜的是……精靈族中并沒有能夠傳承他技藝的年輕人。”

  “當然……現在他已經在玩家中找到了。”

  “你看,那些鐵匠鋪中干活的玩家,都是他新收的弟子。在一些玩家選擇成為了他的弟子之后,老精靈卡洛斯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多了。”

  說完,毛墨又轉過身,指向了另一邊的神殿。

  曹凌萱順著對方的示意望去,看到一位英俊的男性精靈正帶著兩名神情激動精靈進入神殿。

  唔……不,那兩個跟在后面的精靈似乎和其他人不太一樣……

  他們的耳朵比起精靈來說,似乎更像人類。

  “那是半精靈,他們是從奧羅斯半位面來到這里的。”

  “奧羅斯半位面是賽格斯的一座附屬位面,你可以認為是游戲的一個地圖,只不過這個地圖很大很大……”

  “這個地圖曾經處于失落與災難之中,也是玩家將其找回,并拯救了那個世界,而這些半精靈,則是被玩家們傳道信仰之后純化血脈的npc。”

  “看到領頭那一人了嗎?那個npc的名字叫泰勒巖沙,是半位面半精靈中第一個純化血脈為精靈的存在,他現在……應該是帶著那兩個半精靈進入神殿,幫助他們徹底蛻變血脈,成為真正的精靈。”

  “泰勒巖沙曾經是一位冒險者,懂的很多很多,而且很喜歡喝酒,如果你與他交好,就能夠在酒后聽到他講述自己過去當冒險者時候的故事。”

  “那些故事……絕對一個比一個精彩,你能夠通過他了解到奧羅斯半位面的風土人情,了解那里的歷史故事,你會發現僅僅是游戲中的一個地圖,就能帶給你一種波瀾壯闊的史詩感……”

  “順帶一提,還記得我們之前漫畫時候的那段新劇情嗎?”

  毛墨看向了曹凌萱。

  女孩挑了挑眉,問道:

  “就是那段主角曾經的摯愛為了他走向歧途的反轉劇情?好像在讀者里反響還不錯,就是角色死亡的時候您好像被罵得有點慘……”

  “哈哈哈,被罵就說明我畫的成功了。”

  毛墨笑道。

  “那段劇情的靈感,就是來源于奧羅斯半位面的故事,與一位名為奧羅斯的半精靈有關。”

  他說道。

  聽到這里,曹凌萱忍不住問道:

  “您怎么對這游戲如此熟悉?您什么時候知道了這么多?”

  “哈哈,當然是通過游戲視頻啊!”

  毛墨哈哈大笑。

  是了。

  黑貓老師這大半年可沒少沉迷游戲視頻!

  自己怎么忘了這茬兒呢?

  難怪他進入游戲之后如魚得水的……

  而毛墨則繼續解釋道:

  “之前沒有被游戲測試選中,我就只好通過觀看視頻取材了,所以久而久之,雖然還沒有進入游戲,但已經知道很多事了。”

  說著,他的神情帶上了一絲感慨:

  “精靈國度真的是一個巨大的寶藏。”

  “這里的每一個npc,都是一段故事,不僅如此……他們的故事彼此交織,編織成了一張無比完善的歷史網絡,會給人一種真實的厚重與滄桑感……”

  “有玩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他通過和不同npc的交流,聆聽他們的過去,然后將他們的故事記錄下來,而后他驚訝地發現,不同npc之間的故事竟然都是彼此之間有聯系的……”

  “比如,一個npc曾經經歷過一場戰爭,他講述的故事中出現過一些其他的npc,如果你去尋找這些npc的話,也同樣能夠從他們口中知曉那場戰爭的細節,而且是從他們的個人角度……”

  “呵呵,這種手法,其實很多rpg游戲都有,但精靈國度最讓人震撼的一點,就是npc之間的交際可不僅僅是一場戰爭,或是一段劇情。”

  “如果你深入挖掘的話,你會發現他們的生活是彼此交織的,每一個細節都會有不同npc的身影,他們背后的故事都不是單一的,他們本身就組成了一張非常夸張的關系網。”

  “不說別說,精靈之森中的所有精靈,如果你從任何一人出發,通過他的人際關系去查詢他的親友,你會發現最多四五次,你幾乎能將所有的精靈npc都找到。”

  “這種層層見證之下所帶來的真實感與厚重感,是其他游戲絕對沒有的。”

  聽到這里,曹凌萱忍不住道:

  “這聽起來,就宛若一個真實的世界一般。”

  “就是真實的世界啊。”

  “打造史上最真實,代入感最強的史詩奇幻!這……就是精靈國度的口號,他們做到了,而且做得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好,不……或者說,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

  “不僅如此,npc也并不是一成不變的,或者說……他們與玩家的互動,也是非常開放的。”

  “你會發現,npc們有著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情感,玩家們能夠自由地與他們交流,甚至能夠成為他們的朋友……”

  “同時,玩家們的行動也在影響著npc們,影響著他們的信念,影響著他們的行為,影響著他們的選擇,進而影響著整個劇情故事的走向。”

  “正如開場劇情所說的一樣,每一個玩家,都是歷史的書寫者和見證者。”

  毛墨略帶感嘆地說道。

  “甚至……npc還有可能會愛上玩家?”

  曹凌萱好奇地問道。

  “嗯?你是說夜鶯嗎”

  毛墨看了女孩一眼。

  他摸了摸下巴,說道:

  “說起來……夜鶯的故事也算是經典了,頗有一種英雄救美的味道,就是狗血了點。”

  “所以……您說的取材,就是沖著這里的npc來的嗎?”

  看著毛墨的側臉,她心中一動,問道。

  “bingo答對了!”

  毛墨打了個響指。

  說著,他的神情有些復雜:

  “說實話,其實在日益了解了精靈國度的npc背景故事之后,我感到了深深的挫敗感……”

  “嗯?”

  女孩神情訝異。

  毛墨嘆了口氣:

  “小曹,你應該知道,我一向最驕傲的,就是我漫畫中世界觀的真實與嚴謹了,包括我故事中人物的真實與立體……”

  “我一直覺得,只有我才能給讀者呈現出無比真實的故事,沒有人能夠在塑造人物,推演劇情的合理性上超過我,但是在我了解了精靈國度之后,卻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年輕了……”

  “設計出精靈國度世界觀的,設計出精靈國度npc的,設計出精靈國度中人物背景故事的,才是真正的大拿啊!”

  “您別這么喪氣,這種規模的游戲,策劃肯定不止一個,策劃的時間也一定很長很長,而您可是只有一人。”

  她安慰道。

  “不不……即使如此也很恐怖了,也正是因此……我才想要進入游戲中取材,我想要學習精靈國度講故事的技巧,想去了解這個世界。”

  “您一定能成功的!”

  曹凌萱做了個加油的手勢。

  毛墨一笑:

  “我也這么覺得。”

  “好啦好啦,說了這么說,該干活了,讓我開始取材吧嗯……首先,從新手任務開始!”

  毛墨拍了拍手,說道。

  他活動了一下身體,隨后朝著任務點跑去。

  而曹凌萱愣了愣,也很快跟上。

  不過,跑了幾步,她有些古怪地嘀咕道:

  “從新手任務開始?這真不是玩游戲的借口嗎?”

  在毛墨的帶領下,曹凌萱正式開始了任務之旅。

  據黑貓老師所說,任務是精靈國度里新手晉升最穩妥的辦法了。

  一開始的時候比較枯燥,只能做些苦力活,但等等級高一些之后,就可以去接npc的任務了,而那也是黑貓老師的目標。

  不過雖然黑貓老師說新手任務會比較枯燥,但從來不怎么玩游戲的女孩卻覺得還是蠻有意思的。

  在森林中采漿果,尋找魔法材料……

  在她看來,精靈國度的風景如此秀麗,這種任務的過程,本來也是一種觀光的過程。

  景色太贊了。

  而最美妙的是,你在享受美景的時候,只保留五感上的輕松與愉悅,而沒有疲憊與勞累。

  這讓曹凌萱越發沉迷了。

  此外,目睹自己的經驗值一點一點增加,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變強,也是一種奇妙的體驗。

  升級時候的愉悅感,太棒了!

  當然,也不是沒有不足。

  那就是玩家似乎太多了……

  在森林里還好。

  領任務的時候……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但即使如此,曹凌萱也在不知不覺中,與黑貓老師玩到了天黑。

  而直到夕陽西下,夜幕降臨的時候,女孩才恍然意識到,她原本只打算玩一兩個小時的,結果竟然玩了快一天……

  “糟糕!稿子!”

  曹凌萱一拍大腿,隨后趕緊提醒某個還優哉游哉的大叔:

  “黑貓老師!我們忘了趕稿子!時間不夠了!”

  說完,她心中很是懊悔:

  自己……怎么玩著玩著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真是的,她明明設置了潛行艙定時提醒的,結果這死機器竟然沒有喊她!

  然而聽了女孩的話,毛墨依舊是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

  “別急,我們的時間還多的很,一會兒回小鎮的酒店,我們直接在游戲里工作。”

  哪里還有時間啊!

  馬上就要交稿了!

  而且在游戲里工作是什么鬼?!

  哦……對……精靈國度里面好像是可以打開外部軟件的。

  但游戲這環境適合工作嗎?!

  還有……黑貓老師你真的不是想借機多玩一會兒游戲的嗎?!

  曹凌萱的心中有無數個槽想要吐。

  而看到她那變來變去的表情,毛墨笑道:

  “小曹,你別急,你退出下游戲看看,或者……看下現實的時間也行。”

  現實的時間?

  曹凌萱皺了皺眉。

  她張了張嘴,但最后還是下意識按照對方說的去看了一眼現實時間。

  而當她打開外部鏈接,看到潛行艙內定的時間之后,立刻皺起了眉:

  “15點?這機器時間壞了?”

  不過毛墨只是笑吟吟地看著她。

  她感覺……好像哪里不對。

  沉默了一秒,女孩當即選擇了下線,而當她從潛行艙爬出來的時候,瞬間傻了:

  “怎么還是白天?!”

  “當然是因為游戲內外時間不同了。”

  另一邊,黑貓老師那滄桑的大叔音響了起來。

  他同樣取下了自己的頭盔,從潛行艙坐了起來,笑道:

  “小曹,這游戲采用了思維加速技術,游戲中我們的思維是現實的四倍,也就是說……游戲中的時間流速相當于現實的四倍,所以,我們雖然在游戲中感覺過去了一天,但現實里卻是幾小時罷了。”

  “嘿,在精靈國度里,我們的時間延長到了四倍,所以在游戲里創作的話,我們完全不用擔心時間不夠用!”

  “哈哈,有著這個游戲,以后我們再也不用擔心被催稿了。”

  “好了好了,趕緊進游戲吧,我們的身體還在野外呢,別被人摸了裝備。咱們再玩半天,然后再開始工作!”

  說完,毛墨又飛快地躺了回去。

  她無語地望了對方一眼,搖了搖頭。

  不過,也同樣選擇了上線。

  “四倍速么……”

  “如果真是這樣,的確還有時間,就……再玩一會兒吧,再升1級就好!”

  她自言自語道。

  賽格斯世界的三天后……

  安利商行的酒店里。

  一男一女兩個玩家坐在房間內,他們腫著黑眼圈,目光呆滯地望著視野中的繪圖軟件界面,雙手則不停地在虛空中比劃……

  “就剩下三個小時交稿了,小曹加快一下進度啊。”

  “在畫了,在畫了,已經忙不過來了!當初誰說只多玩半天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