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43章 什么叫鐵憨憨啊(戰術后仰

  浩瀚的龍威擴散到戰場之上,萊茵哈特那深灰色的豎瞳瞬間犀利了起來。

  而后,祂身形變化,化為了一頭體型超過二百米的銀龍!

  祂靜靜地望著烏勒爾,似乎要等對方給出一個說法,而祂的氣息,則死死鎖定了墮落天使路利亞和痛苦女王阿麗莎。

  看著突然出現在戰場上的銀龍,烏勒爾的神情很是精彩。

  而路利亞和阿麗莎則臉色微變:

  “鉑金龍王萊茵哈特?!”

  巨龍的體型都不小。

  不過……能夠超過二百米的,只有龍神!

  而銀龍之中,達到龍神層次的,只有一位——

  鉑金龍王,萊因哈特。

  一瞬間,路利亞和阿麗莎的表情頓時嚴肅了起來,如臨大敵。

  身為邪神,祂們都聽說過萊因哈特的名號。

  這位鉑金龍王崇尚正義,是一位無比痛恨邪神和深淵的古神,凡是被祂盯上的邪惡存在,都會受到祂的瘋狂追殺,直到隕落!

  自萊因哈特成為神話巨龍數萬年以來,隕落在祂手中的邪神,超過了五十之數,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邪神殺手。

  這是邪神之中公認的大敵!

  當然,對于這樣一位龍神,并不是沒有邪神試圖聯合起來針對祂。

  然而萊因哈特實在是過于強大了,龍神本就在同階之中戰斗強勁,而萊因哈特本身又是資深的中等神力,在祂的面前,強大神力以下的存在,都是一盤菜……

  相反,邪神之中,達到中等神力的就已經相當稀少了,更強大的邪神,忌憚于龍祖對萊因哈特的青睞,又不敢輕易出手。

  所以……哪怕是一些邪神聯合了起來,也最多在一次圍毆之中將祂重傷,最終還是讓祂跑了。

  而那之后,萊茵哈特戰斗起來也越發謹慎了,再也沒有落入過邪神的圈套……

  萬年以來,祂就一直在賽格斯大陸、在各個位面游歷,消滅自己遇到的邪惡存在,讓無數邪神恨得牙癢癢的同時,又拿祂無可奈何。

  想到萊因哈特身上的種種傳說,路利亞和阿麗莎的神情越發警惕。

  而烏勒爾的臉色,則更難看了。

  和邪神合作對付正神,這頂大帽子可不是好戴的。

  自從萬神殿成立以來,眾神就制定了相當于神話存在之間游戲規則的真神協議,而協議里就明確規定,邪神是所有正神共同的敵人!

  消滅邪神,凈化深淵,是萬神殿所有真神的職責。

  而違背這個約定的,將會受到來自萬神殿的嚴厲懲戒!

  當然,規則是神定的,也是來約束真神的,而真神之間的力量是有所差異的,對于真正強大的神話存在來說很多協議都是無視的。

  但烏勒爾不行。

  祂不僅只是一位微弱神力的真神,還是一位屬神。

  祂的行為,不僅代表了自己,同樣代表了戰神神系,因此……在某些原則性問題上,會更加敏感。

  當然,既然戰爭與毀滅之神洛德將世界樹的三大真神器之一——自然皇冠借給了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那么某種意義上講,也意味著祂對霍爾德爾與邪神的齷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但是,暗地里有來往是一回事,擺在明面上就不同了。

  而萊因哈特現身,并直接點破了烏勒爾等神話存在的行動,無疑是將此事挑破……

  烏勒爾幾乎能夠想到,如果真的讓萊因哈特將這件事宣揚出去了,祂之后將會迎來怎么樣的狂風暴雨……到時候,黑鍋估計都讓祂一個人背了。

  該死的,萊因哈特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生命女神又在什么時候和祂勾搭上了?!

  烏勒爾心中很是憋屈,連帶著神情都略微扭曲。

  此時此刻,祂是真的有些騎虎難下了……

  而也就是這個時候,祂才終于恍然,為什么霍爾德爾無論如何都不愿意派出真正的眷屬出手,而只愿意在暗中給予支持了……

  “這個該死的、狡猾的老狐貍!”

  祂在心中罵道。

  不過雖然憤怒,但烏勒爾最終還是按捺了下來。

  祂目光閃爍了一番,心中做出了決定。

  只見祂隱晦地掃了一眼路利亞和阿麗莎兩位邪神,不動聲色地遠離了幾步,隨后沉聲開口道:

  “萊因哈特冕下,我……”

  他并沒有說完,就被墮落天使路利亞打斷了:

  “烏勒爾冕下!祂僅僅是一個化身前來,我們已經封印了這片區域的法則之力,禁錮了神域,只要在這里拿下祂,封印祂,防止祂回歸本體,誰也不知道你的秘密!”

  路利亞的聲音很大,幾乎是響徹在戰場之上。

  這個該死的混蛋!

  這一刻,祂連殺了墮落天使路利亞的心都有了。

  萊因哈特雖然氣息強大,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祂的身體閃爍著略微有些虛幻的光華,哪怕是烏勒爾也明白這僅僅是一具化身罷了。

  只是,就算是一具化身,但這也是一位中等神力巔峰的古神的化身,更是古神之中以實力強大為名的龍神的化身!

  面對這樣一尊化身,沒有實打實的把握,哪怕是有一絲機會讓對方逃了,那祂可就完了……

  墮落天使路利亞的話,簡直是將祂架在火上烤!

  “嗯?烏勒爾冕下,您真的要和我們動手嗎?”

  聽了路利亞的話,巨大的銀龍扭動頭顱,銀灰色的瞳孔有些意外地看向了烏勒爾。

  祂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沉默了一下,祂準備做出解釋,只是在解釋之前,卻接到了來自兩位邪神的共同神魂傳聲:

  “烏勒爾冕下,我們準備了一件真神器,只要成功使用,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將萊因哈特留在這里,只不過……我們激活真神器需要一定的時間,必須要您來拖延一下。”

  “烏勒爾冕下,一旦能夠成功留下萊茵哈特的化身,我們可以選擇不要生命女神伊芙的神力,只吞噬萊因哈特的神力即可,而您……則可以拿到生命女神的一切!”

  聽到兩位邪神的話,烏勒爾怦然心動。

  路利亞和阿麗莎到底是比祂還要年長的老怪物,有一些底牌是肯定的,不然也不可能茍到了現在。

  而在一番交流之后,只見烏勒爾的神情一番變換,最終化為了平靜。

  停頓了一下,祂忽然抬起頭,對著萊因哈特冷笑道:

  “萊茵哈特冕下,其實……我也一直很好奇,邪惡克星、鉑金龍王的實力,是否真的有傳說中那樣強大……”

  說完,祂身上的神力激蕩了起來,身上的威壓不斷增強。

  而同時,祂身旁的兩位邪神也同樣冷笑了一聲,神力涌動,氣息暴漲。

  三位神話存在同時提升力量,整個戰場的上空瞬間風云變幻,連空氣中的六大元素都開始紊亂了起來……

  看到這一切,銀龍微微瞇了瞇眼睛,氣息變得有些危險了起來:

  “哦?這就是你的選擇嗎?”

  “哼。”

  烏勒爾冷笑一聲,不再作答。

  只是,洶涌激蕩的神力,已經代表了祂的態度。

  不過,就在祂身上的氣息攀升到最高峰的時候,祂身旁的兩位邪神卻突然爆發了神力。

  在伊芙古怪的視線中,在萊因哈特驚訝的眼神下,在烏勒爾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只見墮落天使路利亞和痛苦女王阿麗莎轉身利用神力和權限將戰場上的封印空間打開了一道裂縫,隨后毫不猶豫,轉身就跑……

  僅僅是一瞬間,兩位真身親至的邪神就溜得沒影了……

  只留下全身閃爍著神力光輝的烏勒爾,在風中凌亂。

  “看,烏勒爾冕下,邪神,是永遠沒有信譽可言的。”

  萊因哈特哈哈地大笑了兩聲,隨后仰天長鳴,化為一道流光,追向了逃走的兩位邪神。

  轉眼之間,戰場之上只剩下烏勒爾和祂的幾位圖騰守護者,以及伊芙和魔狼芬里爾了。

  伊芙看了看萊因哈特離去的方向,又看了看目光依舊有些呆滯的烏勒爾,輕笑一聲:

  “哎,跑得可真快啊,我還記得,在地下世界的那一次神戰,這兩位也同樣是撤退得如此果斷,不愧是能夠留存至今的古老邪神。”

  伊芙的話,聽在祂的耳中,卻如同打在祂的臉上。

  太疼了。

  “哼!”

  祂冷哼一聲,對伊芙怒目而視。

  望著眼前的這位半獸人信奉的神靈,伊芙在嗤笑的同時,亦是深深地嘆息……

  玩家說的不錯,這真的是個鐵憨憨神啊……

  能夠被這么個家伙折騰的幾乎滅族,精靈族也真的是……一言難盡。

  微微搖了搖頭,伊芙神情一肅,隨后不斷升空:

  “現在,我們可以公平一戰了。”

  說完,祂的身上神力激蕩,鎖定了烏勒爾的化身。

  強大的氣息不斷升騰,哪怕是實力受到了某種莫名的壓制,卻伊芙展現出來的威壓,卻依舊蓋過了烏勒爾的力量……

  作為幾乎達到弱等神力巔峰的存在,祂與烏勒爾之間的差距,早已經漸漸拉大了。

  感受著伊芙身上的強悍氣息,烏勒爾的表情微微變了變。

  祂再次冷哼一聲,身上神力涌動,手中則光芒大盛,出現了一把冰藍色的巨斧。

  “伊芙,不要以為你已經勝利了,神力……可不就等于實力!”

  說完,祂怒吼一聲,揮舞起神斧,朝著伊芙劈來。

  而與此同時,烏勒爾的幾位圖騰守護者,也紛紛行動,與魔狼芬里爾戰斗在一起。

  轟鳴聲與空靈的圣歌彼此交織,雷霆般的狼嘯與怒吼不斷蔓延。

  隨著幾位神話存在的交戰,整個戰場上空的天象變得更加波譎云詭。

  一會兒有無數綠色的光子如同雨點一般傾灑,幻化出朵朵鮮花以及道道藤蔓,一會兒又有鵝毛般的大雪洋洋灑灑飄落,溫度驟降。

  銀色、金色和幽藍色的神力混雜在一起,將整個天幕都染成了一張不斷變幻的油畫,就連空間都似乎無法承受這層層偉力,于虛空之中裂開一道又一道如同電蛇一般的虛空裂縫。

  那浩瀚的威亞降臨到戰場,哪怕是伊芙特意拉高了戰斗的范圍,其恐怖的余波也依舊將地面上的半獸人與玩家死死壓制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

  前者神情驚恐,后者表情興奮。

  他們或是望著天空不斷祈禱,或是彼此激動地對視張嘴比劃。

  而天空之中的戰斗,成為了一切的焦點。

  伊芙手持生命權杖,目光嚴肅地看著沖向自己的烏勒爾。

  祂是化身,對方也是化身。

  這是祂第一次真正意義上與其他神話存在進行對等的戰斗。

  雖然祂化身的實力要明顯高于對方,但作為一位半路出家的真神,伊芙并沒有經歷過太多真神之間的戰斗,更多的時候,還是通過計謀以及實力碾壓。

  這樣的戰斗,還是第一次。

  烏勒爾怒吼著,劈向了伊芙。

  祂手中的巨斧凝聚出銀色的神力潮汐,如同海嘯一般沖向了伊芙。

  那龐大恐怖的力量,連周圍的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伊芙神情凝重。

  祂高舉起生命權杖,身上神力涌動。

  只見生命權杖綻放出璀璨的光輝,無數翠綠色的藤蔓幻化了出來,在伊芙的身前形成一道仿若藤蔓屏障,將烏勒爾的神力潮汐盡數抵擋。

  而后,那道道藤蔓又化為根根金色的繩索,朝著烏勒爾射去。

  看著被擋下的攻擊,烏勒爾神情一凝,不過祂很快就再次怒吼一聲,手中幻化出一張華麗的彎弓,拉弓直射。

  一道閃爍著銀色光輝的箭矢飛射而出,又化為無數道箭影,命中了伊芙射出的金色神索。

  在轟鳴的巨響中,神力炸裂,空間扭曲,道道半透明的波紋擴散開來,而后整個天幕都被奪目的光輝籠罩……

  片刻之后,才恢復如初。

  只是,虛空之中,卻留下了道道正在緩緩閉合的空間裂縫,并衍生出了可怕的空間風暴,其余波波及到地面,甚至再次卷起了恐怖的沙塵暴,甚至將一些倒霉的半獸人和玩家吹到了半空中……

  神話之間的戰斗,如同末日降臨。

  不過,在和烏勒爾交戰了幾個回合以后,伊芙卻漸漸興致缺缺了起來。

  因為祂發現,真神之間的戰斗其實并沒有太多技巧,其核心不過是神力的比拼罷了。

  或許一些技巧能夠提升神力的利用,但當一方神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再有用的技巧,也沒有什么效果。

  而在神力的對比上,烏勒爾的化身……太弱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