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34章 千萬別惹瑟蘭迪爾

  聽到泰勒的話,原初精靈瑟蘭迪爾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筆,輕輕抬起了頭。

  他微微一笑:

  “辛苦了。”

  聲音醇厚好聽,笑容燦爛如春。

  那俊美到犯規的容貌,再配上如此陽光的微笑,哪怕泰勒確定自己的去向絕對沒問題,也忍不住心臟快了半拍……

  而上一次讓他這樣,還是第一次看到女神的神像的時候。

  見鬼,這就是原初王族的可怕嗎?

  泰勒忍不住在心底感慨道。

  “如何,現在半位面能夠參加的信徒有多少了?”

  瑟蘭迪爾溫和問道。

  泰勒神情一肅。

  他清了清嗓子,移開自己的目光,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本,念道:

  “瑟蘭迪爾大人,截止今天,半位面已經號召了共計近十三萬的生命信徒參加儀式,其中信仰程度已經達到虔誠的,約有兩萬人。”

  “在兩萬名虔誠的信徒中,有1244人通過了女神冕下的考驗,初步純化了血脈成為了半精靈;有106人通過了二次考驗,成為了真正的精靈。”

  “所有的信徒中,有近半都集中在賽格斯城,剩余的則分布在周圍的城市和村鎮之中。”

  “目前,信徒的數量還在快速增加著,且速度越來越快,雖然近些天因為天選者們的離去而有所減弱,但也依舊迅猛。僅僅是每天登記在內的,就有五百多人……”

  “第一批通過女神冕下考驗的族人已經在導師們的指導下針對有潛力的信徒展開了深入的教導,后續的血脈純化將會更加順利。”

  “一個月之內,通過初次考驗的信徒數量有望突破三千人,而通過二次考驗的信徒數量則有望突破五百人……”

  “不過,新的虔誠信徒的增加陷入了瓶頸,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

  半位面的傳教工作還是很順利的,尤其是在祭司隊伍越來越壯大之后。

  可惜的是,千年的隔絕再加上創世教會的墮落,讓奧羅斯半位面的居民不像賽格斯世界那樣對信仰擁有異樣的執著。

  這里的信仰轉化并沒有主位面那么快,哪怕是幾百萬居民都成為了無信者,也很少出現瞬間接受信仰的情況,大多人只有經過一定的布道之后才會成為信徒,而成為虔誠信徒那就更難了。

  當然,好處也很明顯。

  這幾百萬人口的信仰,遲早都是伊芙的。

  聽了泰勒的回答,瑟蘭迪爾滿意地點了點頭:

  “很好,這個進度比我想象的快了很多。”

  他頓了頓,拿起書桌上天選者出品的花蜜茶,輕抿了一口,又問道:

  “祭壇的工作怎么樣?”

  泰勒恭敬地回答道:

  “所有的祭壇都已經搭建完畢,并檢查了兩遍,現在在檢查第三遍。此外,女神冕下的神像也已經安置完畢,并經過了祈禱祝福。”

  “不錯!不愧是第一個純化了血脈的半位面族人,泰勒,你做的很好!這個數量已經超出教會的預計了。”

  瑟蘭迪爾贊賞道。

  泰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隨后神情虔誠地在胸前畫了一個生命權杖的符號:

  “一切……都是為了女神冕下!”

  而后,他又問道:

  “瑟蘭迪爾大人,接下來我們該如何做?”

  瑟蘭迪爾沉吟了一下,說道:

  “等待女神冕下的神諭,同時繼續宣傳女神的信仰,讓更多的同伴加入我們。”

  “呵呵,傳道這件事不要著急,這就像滾雪球一般,我們前期做的好,后面的工作會越來越順利。”

  “接下來,先把這邊的情況報告給零大人吧。”

  “告訴零大人?需要我跑一趟嗎?”

  泰勒問道。

  瑟蘭迪爾搖了搖頭:

  “不用。”

  他轉過身,拍了拍身旁的精靈小女孩,側耳說道:

  “去把外面的天選者叫過來。”

  精靈小蘿莉點了點頭,隨后噠噠噠地跑出了側殿。

  而不一會兒,泰勒就看到一群目光發綠的天選者涌了進來……

  “瑟蘭迪爾大人,有任務要做嗎?”

  “需要干什么?我辦事很麻利的!”

  “瑟蘭迪爾大人你好帥!求一個任務!干什么都行!我不挑!”

  他們嘰嘰喳喳著,很快圍住了瑟蘭迪爾的書桌。

  更有甚者,還動手動腳了起來……

  喂喂喂!

  那個女性天選者,你都快靠到瑟蘭迪爾大人的身上去了啊!

  還有那個女性戰士,你的手在干嘛?!

  他抽了抽嘴角,不忍直視。

  天選者什么都好。

  就是和他們相處久了,知道了他們的真正面目之后,形象崩塌的比較厲害。

  這些家伙傳教的時候一本正經,一個個身上都仿佛籠罩了圣者光環。

  當然,直到后來泰勒才知道,那是天選者們打的光效……

  而一提到任務,他們的形象就會瞬間扭轉,紛紛化身舔狗……

  不僅如此,天選者一個個還都是徹頭徹尾的顏控。

  嗯……顏控。

  這個詞還是泰勒聽他們自己說的。

  對此,他非常認同。

  能夠讓女性天選者如此瘋狂的,怕是整個精靈之森也只有瑟蘭迪爾了……

  瑟蘭迪爾卻似乎是對天選者的態度習以為常。

  他不動聲色地躲過了玩家們那蠢蠢欲動的手,微微一笑。

  而后,對著其中的一名女性玩家說道:

  “莫莫子小姐吧?我有一個任務,可以委托給你嗎?”

  看到瑟蘭迪爾投來的視線,那名女性天選者顯示一怔,繼而狂喜:

  “當……當然!我愿意!”

  其他天選者則一臉的失望,并向ID為莫莫子的玩家投去了羨慕嫉妒恨的視線。

  瑟蘭迪爾點了點頭,溫和說道:

  “那就麻煩你以你們天選者的聯絡方式,將這些消息傳遞給零大人吧。”

  說完,他對泰勒示意了一下。

  泰勒先是一愣,但很快恍然,將自己剛剛整理的文件遞給了那名女性天選者。

  玩家莫莫子神色一喜,對著瑟蘭迪爾行了一禮,隨后在其他玩家的簇擁下離開了。

  遠遠地,還傳來她那激動的聲音:

  “剛剛聽到沒有!老公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啊啊啊啊!他知道我的名字!”

  以及……其他天選者的吐槽:

  “明明是大家的老公!”

  “知道啦……知道啦……知道皇上翻你牌子啦……”

  當然,也有羨慕和好奇:

  “真棒啊……”

  “你是好感度比較高嗎?”

  “文件上面寫的什么?快打開看看!是不是隱藏劇情?”

  而在天選者們全都離開之后,瑟蘭迪爾又看向了身旁的兩個精靈小蘿莉,溫和地道:

  “看到了嗎?有事做的時候,能交給天選者的,就交給天選者,尤其是這種送信的事。”

  “天選者擁有遠程對話的能力,將傳信的事告訴他們,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嗯,‘事半功倍’,這是天選者們家鄉的古言,大意是只用一半的力氣,而收到加倍的功效,用力小而收效大。”

  聽著瑟蘭迪爾的話,兩名精靈小蘿莉不住地點頭,神情認真又仰慕。

  而泰勒心中也十分感慨:

  不愧是王族精靈!

  考慮問題的時候,教育后輩的時候,也是如此深刻而富有學識!

  但很快,他又聽到瑟蘭迪爾繼續道:

  “不僅是這種奇妙的傳遞信息的能力,他們還有很多其他奇特的能力,只要善于利用,都能被我們所用。”

  “比如他們的不死……我們完全能夠在戰斗的時候,讓他們去做些死亡率比較高的任務。”

  “當我們陷入危險的時候也不要有心理障礙,只要附近有天選者,大膽地去賣他們就是了,反正他們死了還能復活。”

  “當然,過程要委婉,適度的表示對他們的擔憂,有時候還可以巧用激將法……”

  怎么……感覺好像哪里不對?

  他看向瑟蘭迪爾,張了張嘴,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而瑟蘭迪爾的教導還在繼續:

  “此外……試著去記住他們的名字,他們將自己被我們記住名字作為一種自豪,巧用這一點,你甚至能以很小的代價,讓他們去做很復雜的任務。”

  “還有,雖然以前和你們強調過不少次,但這次再重申一下,那就是巧用天選者的性別。”

  “女性天選總是對男性精靈,尤其是比較英俊的男性精靈擁有好感,反之亦然,利用好這一點,可以在任務的過程中節省很多貢獻度,有時候甚至能夠白嫖……”

  “你們兩個年齡還小,外表也可愛,很多天選者都對可愛的事物缺乏抵抗力,而一些男性天選者更是最喜歡的就是你們這樣的形象了,這是你們的優勢。”

  “你們可以以此來塑造自己的人設,可以借此讓天選者成為你們的助力。”

  “如果做得好的話,你們甚至能夠收獲一大批愿意為你們的一個微笑,一句‘大哥哥、大姐姐’而去死的忠實追隨者。”

  “當然,性別這件事也不絕對,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他看著瑟蘭迪爾笑瞇瞇地對著兩名幼年精靈講解使喚天選者的各種技巧,下意識咽了口唾沫,并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原初王族精靈……好可怕!

  這位瑟蘭迪爾大人平日里看著笑瞇瞇的,很是隨和,卻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一面……

  這才是最真實的他嗎?

  以后,一定不要得罪他……

  不然的話,真的是怎么倒霉的都不會知道。

  “是瑟蘭迪爾讓你們傳遞的消息?”

  看著面前一臉討好的玩家,伊芙表情微微有些古怪。

  那家伙……越來越會利用玩家的優勢了。

  搖了搖頭,伊芙打開了玩家靠著拍照謄寫的文件。

  她僅僅是掃了一眼就明白了大概。

  “原來是說定位儀式準備的事。”

  她喃喃道。

  作為背后的真神,沒有人比伊芙更清楚自己信徒的事了。

  瑟蘭迪爾傳遞的東西,她本來就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比這上面描繪的更加具體。

  當然,知道歸知道,既然現在是以神眷者零的馬甲出現,該做的樣子還是該做的。

  念頭至此,伊芙看向了送信的玩家。

  “辛苦了。”

  她對著對方點了點頭,并順手賞了3000點貢獻度。

  送信的玩家神色一喜,隨后道謝離去。

  而伊芙,則陷入了沉思。

  她看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欄:

姓名:伊芙·尤克特拉希爾  種族:世界樹(古神)

  等級:150(神話)

狀態:弱等神力神職:自然、生命、精靈稱號:生命女神、自然之母、精靈主宰  神力值信徒數量:135180(圣徒1、狂信徒128、虔誠信徒25414、淺信徒109642)

  信徒種類:地穴蜘蛛母皇(1)、巨龍(1)、橡樹守衛(105)、精靈(2467)、半精靈(1453)、精靈混血人類(130924)、人類(214)、半獸人(15)

  能力:汲取、溝通、賜予、點化、治愈、召喚、神降、神域……

  真神器:生命權杖、凋零之心(殘缺)

  過去了這么多天,她的神力值倒是變化不大。

  雖然信徒多了,玩家戰斗提供的反饋也多了,但戰爭的消耗也很大。

  不過伊芙相信,比起自己來說,烏勒爾那邊肯定要更慘,怕是神力刷刷地掉。

  最喜人的還是信徒數量,雖然虔誠信徒的人數差了點,但總人數已經達到進行神國定位的標準了。

  結合伊芙的某些猜測的話,這個數量和質量的信徒,應該已經差不多可以了。

  “再等等,現在還不是最佳時機,等烏勒爾那邊神話出場之后,才是最佳的時刻……”

  她喃喃道。

  “應該快了,當半獸人一方判斷通過大軍無法戰勝玩家之后,定然會選擇出動神話,而那個時候,也是真正意義上的決戰時刻了。”

  信仰之戰,本質上是真神的爭斗。

  而這一次,神話力量注定下場。

  神話參戰,真正的決戰就不再是世俗的戰斗,而是神話之間的交鋒了。

  心中有了決定,伊芙再次看向了自己的信息。

  看著信徒種類的最后一位,她的目光略微有些古怪。

  她,多了十幾名半獸人信徒。

  那是一些被玩家們劫到瑞文戴爾當礦工的半獸人奴隸。

  也不知道玩家們怎么洗腦的,幾千名半獸人礦工中還真就成功忽悠了幾個……

  當然,都是淺信徒。

  而且半獸人信徒提供的信仰質量也不高,就比人類的平均線好一點而已。

  搖了搖頭,伊芙看向了戰場。

  死亡荒漠的戰斗還在持續著。

  但她并沒有參戰,而是站在土墻的一座高臺上圍觀。

  戰斗已經焦灼化,變為了拉鋸戰,無比慘烈。

  半獸人的大軍已經接近了城墻,城墻的不少地段都被他們搭上了攻城塔,近戰已經在土墻的各處發生了,原本黃褐色的城墻,已經被半獸人和玩家們的鮮血染成了暗紅。

  不過,有著神術防御屏障加持,再加上主場優勢,半獸人們根本無法攻破土墻,而是與玩家們僵持了下來。

  雙方各有損傷,但作為攻城的一方,且沒有法師的半獸人更加慘重。

  隱隱地,他們已經有了頹勢。

  “士氣已經跌了,天色也暗了,他們打不了太久了。”

  “就是看何時退兵,以及何時出動神話了。”

  望著半獸人的軍陣,伊芙自語道。

  而就在沒多久之后,深沉的號角聲就從半獸人的大后方傳來……

  半獸人,退兵了。

  留下了一地的裝備。</div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