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30章 終于坐不住了而已…

寧一小說  即可找到本書.

  麻煩了。

  在知道精靈們的動向之后,巴贊和大祭司就明白,這次真的麻煩了。

  “原來是這樣……這才是他們的真正目的,他們是要在附近建立起傳送法陣!”

  巴贊神色陰沉地說道。

  他的目光中帶著深深的忌憚。

  巴贊已經想明白了。

  襲擊周圍的半獸人部落也好,宣傳謠言也好……

  這種種做法,恐怕都是精靈們為了削弱父神的信仰才做的!

  精靈的根本目的,恐怕就是為了建立傳送法陣!

  這些奇怪的精靈受到了死神的祝福,他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在死亡之后重新復活。

  此事,在半獸人之中已經不是秘密……

  而在地下世界戰爭中,精靈們就是利用傳送法陣,結合著他們那強大的復活能力,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戰場之上,最后竟然硬生生地擊敗了幽暗聯盟的亡靈軍隊……

  很明顯,這一次他們怕是又打算這么做了。

  當然,生老病死本就是世間的法則與規律。

  在巴贊看來,精靈們的這種復活定然是存在某種極限或者限制的,也一定會有代價。

  雖然他不知道精靈的復活需要付出什么代價,但其一定存在!

  只是,事情都有輕重緩急。

  在這樣的戰爭中,比起精靈們那詭異又可怕的復活能力來說,其實什么代價都已經不重要了。

  復活……就是這些精靈最讓人忌憚的地方!

  只要建立了傳送法陣,恐怕這些家伙就將立于不敗之地,而半獸人原本的優勢也將直接喪失……

  巴贊握緊了拳頭,他又想起了首席大祭司告訴他的父神神諭中的命令。

  其主要內容是,半獸人軍隊必須抵擋住精靈的進攻,保護好出現“世界樹神國”的沙暴城,最終逼迫精靈背后的存在出手……

  至于精靈背后的存在究竟是誰,神諭中并沒有點明,但巴贊和首席大祭司早已心照不宣。

  能夠被真神重視的存在,還能是誰?

  必然是隱藏在背后的神話了。

  這……其實是一場針對精靈之森的那尊所謂的生命女神的計謀!

  不過,這場陰謀的核心就在于半獸人實力強大,能夠依靠沙暴城的防御抵擋精靈的圍攻,但如果抵擋不住的話……那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不能再這么下去了……如果精靈真的建立了傳送法陣,那么他們哪怕是用人命堆,恐怕也能將沙暴城撕破一個缺口!”

  巴贊神情嚴肅地說道。

  毫無疑問,一旦精靈成功建立了傳送陣,他們定然會發動正式進攻。

  而那個時候,半獸人們根本沒辦法像神諭中的要求那樣給擁有傳送能力的精靈造成壓力!

  更別說,隨著時間的推移,謠言在沙暴城中傳的越來越厲害,其中的有些內容巴贊更是難以否認。

  如果繼續下去的話……就算是精靈不進攻,沙暴城內部恐怕也會不穩。

  三十萬大軍能夠成為巴贊自豪的力量。

  但如果大軍人心浮動,這股強大的力量同樣也可能出現可怕的反噬……

  雙重壓力下,若是沙暴城耗盡了存儲的信仰之力,還真有可能被精靈們攻破!

  想到這里,巴贊看向了身旁的首席大祭司,神情堅定地說道:

  “大祭司,不是我不想按照父神的神諭安排,而是現在我們真的不能再等待了。”

  而這一次,大祭司并未否定。

  他陷入了沉默。

  目光在城外的精靈營地中停了一會兒,首席大祭司嘆了口氣,沉聲道:

  “我現在就去神殿,向父神祈禱,報告此事。”

  此次計劃涉及到了神話層次的爭鋒。

  很多決定,已經不是他們想做,就可以直接命令去做的了。

  說完,大祭司對著神諭王巴贊行了一禮,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沙暴塔,朝著城中的神殿去了。

  看著大祭司離開的背影,巴贊也松了一口氣。

  而后,他的目光再次移向遠方那越來越有堡壘模樣的精靈營地,微微握緊了拳頭:

  “這些精靈……到底是怎么出現在精靈之森的?”

  首席大祭司離開了沙暴塔,就在士兵的簇擁下徑直朝著神殿趕去。

  而走在街道上,他能夠明顯感覺到沙暴城中的氣氛比起前些日子更加微妙了。

  街道上的行人已然不多,巡邏的士兵倒是多了幾倍。

  他們看到大祭司之后,都會停下來,低頭行禮。

  只是大祭司卻注意到,比起前些日子的恭恭敬敬,現在很多居民和士兵行禮的時候,卻多了一點點說不出的情緒。

  或者說……怨氣。

  看到這個情形,首席大祭司的表情更加陰郁了。

  “這些該死的精靈!”

  他暗罵道。

  加快了腳步,大祭司很快就來到了神殿之中。

  沙暴城的神殿同樣是矮人時代的殘留建筑,據說曾經是矮人與鍛造之神多爾夫特的教堂。

  只是曾經生活在這里的矮人在放棄了沙暴城的同時也放棄了原本的信仰,最終才便宜了半獸人。

  進入神殿,大祭司很快來到了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的神像面前。

  隨后,他匍匐在地,虔誠祈禱:

  “贊美寒冬,贊美狩獵,贊美偉大的父神冕下!”

  粗獷的神殿中回蕩著他那略顯蒼老的聲音,而隨著他的跪拜,神像上忽然綻放起銀色的光輝,漸漸將大祭司包裹……

  同時,大祭司也提起精神,將最近沙暴城發生的事緩緩說出,并請求出戰。

  而在匯報了最近的情況之后,他很快就低下頭,等待著真神新的神諭。

  銀色的光輝繼續籠罩著神殿。

  只是,和以前不一樣,大祭司發現這一次的禱告竟然沒有得到父神的即時回應。

  而直到他在神殿中跪拜了十多分鐘,腦海中才響起一道威嚴滄桑的聲音:

  “準。”

  聽到真神的回應,大祭司松了一口氣。

  他站起身,隨后再次朝著神像鞠躬,并在胸前畫了一個弓形符號:

  “贊美寒冬,贊美狩獵,贊美偉大的父神冕下!”

  虛空異空間之中。

  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斷掉與賽格斯世界的溝通,看向了圓桌的首座。

  祂的神情略顯陰沉:

  “霍爾德爾冕下,我已經傳達完神諭了。”

  首座上如同花甲老人般慈祥的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緩緩點了點頭。

  而后,祂又看向了異空間的另外兩位神話存在:

  “阿麗莎冕下,路利亞冕下,你們確定感應到祂的氣息了嗎?”

  墮落天使路利亞輕輕點了點頭,笑瞇瞇地說道:

  “不會錯的,祂已經來了。”

  痛苦女王阿麗莎也嫵媚一笑:

  “妾身也感應到了,精靈的一方,的確出現了祂的氣息,而且非常純正……和在地下世界時候一模一樣,不……甚至比地下世界時候更為純粹,雖然祂在掩蓋著。”

  聽了阿麗莎的話,霍爾德爾微微點了點頭:

  “我相信你的判斷,阿麗莎冕下。”

  痛苦女王阿麗莎擁有窺探神職,雖然祂的神力僅是微弱水平,但霍爾德爾還是相當信任祂的判斷的。

  “看來,祂真的來了,只是沒想到,祂的神智竟然還算清楚……竟然耐著性子等到了現在,而且……也足夠警惕。”

  霍爾德爾嘆道。

  說完,祂又看下了烏勒爾:

  “烏勒爾冕下,能不能逼迫祂現身出手,就看你的了。”

  烏勒爾的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說道:

  “霍爾德爾冕下,你應該知道……沙暴城匯聚的力量,對我來說有多么重要。”

  “放心吧,祂只有一人,逃不了的,你的付出,會得到應有的回報的。”

  沙暴城南部,一座小型半獸人部落中。

  刀劍聲,喊殺聲四起,伴隨著怒吼和慘叫,一片混亂。

  地面上的沙土被破開,一頭頭人形大小的地穴蜘蛛正從中鉆出著,它們的身后還跟著一個又一個揮舞著武器,嗷嗷直叫的精靈。

  整個部落,一片狼藉。

  戰斗早已接近尾聲,半獸人的反抗越來越弱。

  投降的俘虜已經被集中了起來,他們圍在一起,神情驚懼。

  而精靈們也開始興奮地劫掠,搬運著部落中的各種戰利品,哪怕是一些破銅爛鐵都沒有留下……

  在部落的中央,一頭威風凜凜的黑龍正貪婪地搜刮著半獸人部落采集的寶石,同時還一邊對著周圍蠢蠢欲動的精靈不斷咆哮:

  “滾滾滾!你們這些貪婪的家伙!這些寶石都是邁瑞爾的!是邁瑞爾的!要搜東西去其他地方搜去!”

  整個場面,如同土匪搶劫。

  小咸喵站在不遠處望著發生的一切,她一邊捂著臉,一邊搖頭感嘆道:

  “真的是……每一次破城,我都感覺自己帶了一大群的強盜……感覺我們才是反派,這畫風簡直不忍直視。”

  “害,殺人放火金腰帶嘛!”

  另一邊,葫蘆哈哈大笑道。

  而就在他大笑的時候,一頭地穴蜘蛛扭著碩大的屁股,一搖一擺地經過了兩人的中間。

  它的嘴里還叼著一塊從半獸人帳篷里找來的黑曜石,嘎巴嘎巴地啃著。

  看到地穴蜘蛛,葫蘆臉色一變,連忙藏了起來。

  直到地穴蜘蛛遠去,他才松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現身,如同做賊似的……

  小咸喵:……

  她無語地看了對方一眼,說道:

  “葫蘆你躲什么?每次看到地穴蜘蛛都跟老鼠見了貓似的……”

  葫蘆一聲苦笑:

  “喵老大,你別說是我了,就是隊長看見地穴蜘蛛也得繞著走,不然的話,一會兒就會被一群蜘蛛圍起來揍了。”

  小咸喵:……

  “圍……圍起來揍?”

  她一臉古怪。

  “咳咳……說來話長,最早的時候不是我們激發了地穴蜘蛛母皇的任務嘛?那時候做的有點過火了,就被蘿絲記恨上了,現在都沒原諒我們。”

  葫蘆摸了摸后腦勺,無奈地苦笑道。

  小咸喵:……

  “你們到底干了啥?”

  她好奇地問道。

  “咳咳,就用幾個隊長自制的火藥炸了她的老巢,還燒焦了一點她的外甲,那時候她不是還沒晉級嘛?一不小心就被我們得手了……咳,后來她化形的時候我們才知道,炸的好像正好是她的屁股。”

  葫蘆尷尬地說道。

  “噗……哈哈哈哈……”

  小咸喵忍不住大笑出聲,隨后搖了搖頭:

  “難怪……我說你們幾個怎么一直不用地穴蜘蛛坐騎,原來是被掛了黑名單了。”

  “可惜了,地穴蜘蛛雖然白天實力不行,還怕圣光類的法術,但速度和承載力都挺不錯的……”

  聽了小咸喵的話,葫蘆搖了搖頭:

  “哎……別說了,我們現在和蘿絲的好感還是負一百呢……這輩子算是救不回來了,這蜘蛛娘太記仇了。”

  而他剛一說完,又臉色一變,連忙抓起自己的武器,飛也似地逃了。

  見此,小咸喵微微一愣。

  直到又有一群中型地穴蜘蛛在一頭大型地穴蜘蛛的帶領下路過,她才知道對方為什么跑這么快……

  “也是慘。”

  她搖了搖頭。

  環視了一圈,小咸喵又看向了某頭抱著一堆寶石傻笑的黑龍,喊道:

  “邁瑞爾!別笑了,有點出息!你可是高貴的巨龍!話說……看見大姐頭沒?”

  邁瑞爾將寶石收了起來,搖了搖頭:

  “沒看見。”

  “不過……應該在西邊處理神像吧?那兒好像是半獸人的主帳來著……”

  聽了它的話,小咸喵點了點頭,比劃了個“OK”的手勢:

  “好噠!”

  之后,她抓起金光閃閃的法杖,噠噠噠朝著西邊跑去。

  抑揚頓挫地禱告語結束,伊芙輕輕睜開雙眼。

  在她的面前,一尊烏勒爾的神像逐漸暗淡。

  又一個信仰網絡節點被拔除了。

  而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呼喚遙遙傳來:

  “零大人,零大人!”

  伊芙抬起了頭。

  只見穿著一身華麗法師袍的小咸喵一蹦一跳地來到了她的面前,隨后嘻嘻笑道:

  “零大人,完成任務了嗎?我們這邊的戰斗已經結束了。”

  伊芙輕輕點了點頭:

  “完成了。”

  語畢,她還想說什么,卻忽然心中一動,看向了北方的方向。

  “怎么了?”

  小咸喵好奇地問道。

  伊芙微微瞇了瞇眼,隨后緩緩收回視線。

  “沒什么。”

  她回答道。

  而后,神情意味深長:

  “有些人終于坐不住了而已……”

  據說智商高的人,一眼就能記住寧一域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