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9章 身份的懷疑

  “墜落在死亡荒漠了嗎?”

  伊芙頂著神眷者零的馬甲坐在生命神殿的主座上,手中摩挲著苳苳交給她的材料,若有所思。

  “苳苳小姐。”

  她再次看向了玩家苳苳。

  “我在!”

  苳苳瞬間坐直了身體,目光明亮,神情期待。

  神眷者零可是最容易觸發隱藏劇情的超人氣npc。

  哪怕是能從指甲縫里露出來點獎勵給她,她就起飛了!

  不過,伊芙暫時并未提到情報獎勵的事,而是輕聲問道:

  “你是什么時候知道這個情報的?”

  “就在今天!我打聽到之后,擔心誤事,就立刻來了。”

  苳苳回答道。

  伊芙點了點頭。

  沉吟了片刻,她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直接看看吧……”

  心中微動,伊芙輕輕閉上了眼睛。

  她隱晦地動用神力,進入了某種莫名的狀態。

  本體深處的生命神力被觸動,而伊芙的視線則不斷拔高。

  祂看到了自己隱藏在異空間中的本體,看到了天選之城,看到了周圍的森林……

  直到精靈之森盡入眼底,祂才漸漸停下。

  “真神之視。”

  祂在心底喃喃道。

  隨著伊芙的心意,祂的視野驟然變化。

真神之視  如果說祭司玩家擁有看破信仰的信仰之眼。

  那么真神之視就是真神擁有的信仰之眼……

  這也是信仰之眼的神話形態。

  那一瞬間,伊芙的目光仿若穿越空間,透過虛無,視野中的一切都染上了斑駁的光輝。

  整座精靈之森被一片燦爛的光子所籠罩,分為藍綠亮色。

  藍色數量最多,遍布精靈之森各地,而綠色則稍少一些,多集中在翡冷翠之中。

  這是一個個玩家和信徒。

  通過真神之視,伊芙可以看到玩家們的意識和信徒們的信仰,以及連接祂和玩家、信徒們的游戲通道和信仰網絡。

  當然,此時此刻祂施展這道能力并非是為了觀察玩家和信徒。

  只見祂扭轉目光,看向了死亡荒漠的方向。

  那里朦朦朧朧,被一片銀色的光輝覆蓋。

  那是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的力量,屏蔽了伊芙的視線。

  這是每一個真神都擁有的能力,可以在自己的信仰范圍內施展,是神力的某種具現化形成的保護屏障。

  當然,這股屏障的保護能力非常特殊。

  其不是針對信徒,也沒有什么真實防御力,而是為了針對神秘存在的注視……

  同時,也正是這股力量屏蔽了空間能力。

  伊芙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死亡荒漠的某個地方。

  只見距離祂的本體近一千五百公里左右的地方,也是死亡荒漠的地圖對玩家們開放以后,玩家們到達的最大距離。

  在那里,有一團綠色的光輝不斷閃爍。

  哪怕是銀色的力量不斷壓制,嘗試將這股力量遮掩,但那耀眼的光輝依舊如同黑暗中的光明,被伊芙看得清清楚楚。

  同時,伊芙還感知到一種熟悉的呼喚,遙遙傳來……

  那是和祂同源的神力,無比濃郁的自然神力!

  結合苳苳提供的情報,此時此刻,伊芙心中已經得到了答案。

  “竟然真的是前任的神國?”

  祂有些驚愕。

  神力并不好儲存。

  除了真神和真神器,能夠儲存如此純粹的神力的,也只有真神的神國了。

  而就在伊芙注視那里的時候,忽然,籠罩在死亡荒漠上的銀色光輝驟然變亮。

  那銀色光輝越來越璀璨,將綠色的力量徹底壓制吸取,從伊芙的視野中抹除。

  是烏勒爾出手了。

  真神自然是會感應到其他神話存在的注視的。

  當伊芙投來目光的時候,這位死亡荒漠的主宰果斷動用神力遮掩了伊芙的視野。

  哪怕在這個過程中,祂要耗費數倍于伊芙的神力。

  “祂不想讓我看見里面。”

  伊芙心中微動。

  不想讓祂看到可以有很多解釋。

  可能是在隱藏什么,可能是在謀劃什么。

  不過,結合烏勒爾和祂自己所展現出來的神職,以及野心所猜測的話……最接近的結果只有一個。

  那就是烏勒爾也對世界樹的神國勢在必得。

  祂的狩獵神職和寒冬神職本就是自然神職下的次級神職,進入世界樹的神國得到神國本源,對祂完善并升級神職也是大有裨益的。

  因此,祂要遮掩神國的信息,尤其是針對擁有生命與自然神職的伊芙。

  普通存在是很難進入祂神神國的,哪怕是神靈已經隕落。

  而烏勒爾的本尊又位于天界,想要降下可以強行進入神國的化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比之下,生命和自然神職與世界樹同源。

  如果伊芙想要進入神國的話,也會比其他真神輕松和方便很多……

  伊芙的本體就位于賽格斯世界,又恢復極快,某種意義上講算是賽格斯世界當下的最強者。

  所以……如果伊芙發現了神國,執意想要奪取的話,只要出動真神本體,烏勒爾是很難阻攔的。

  至少……在烏勒爾眼中一定是這樣的。

  當然,伊芙本體動不了。

  但祂卻有可以發揮出不弱于本體的真神級化身。

  此時此刻,伊芙感覺自己大致知道了緣由。

  “呵呵……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嗎?世界樹的神國……呵,這就是信息差了,祂不知道我到底是誰……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以為僅僅憑借遮掩就能阻止我了。”

  伊芙搖了搖頭。

  祂是世界樹。

  前任的神國,某種意義上講也可以被祂繼承。

  祂只需要找到前任的神國,靠近前任的神國,并將自己的信仰網絡與其相連,就能在極短的時間內接收前任的遺產。

  當然,這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神國之內依舊還有著神力,可以維持一定的運轉。

  而之前的觀察,看到的那綠色能量,已經證明了現在前任的神國依舊保持這某種活力。

  也就是說……只要伊芙現在沖出去,就有極大的把握獲得神國的掌控!

  當然,這也有一個巨大的風險。

  那就是很可能暴露伊芙的真實身份。

  不過,伊芙相信自己只要小心一點,可以盡量將這種危險降低。

  然而在有了這種推斷之后,伊芙忽然心中一動,又漸漸警惕了起來……

  “不……不對……”

  “如果祂真的要防我,為什么等我注視的時候才遮掩,為什么會讓玩家們得到情報?”

  “恐怕,祂是故意讓我看到的……”

  “這是一個陰謀!”

  “祂的目的,是為了引誘我過去……”

  “在那里,恐怕一定有著埋伏!”

  似乎是終于想通了什么,伊芙又漸漸冷靜了下來。

  而在冷靜下來之后,祂忽然又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

  “還有一事不對……”

  “神國出世,為什么我沒有感應?”

  “無論怎么說,我也算是前任的繼承者,是世界樹。”

  “哪怕是前任的神國和我從未建立聯系,但如果降臨到賽格斯世界,而且還是如此近的世界的話,憑借著我與世界本源的聯系,我也都應該有所感應才對……”

  古怪……

  很古怪!

  而想清楚了這一點,伊芙忽然呵呵一笑。

  祂明白了。

  “原來如此,是個假的神國,恐怕……這是利用真神器和異空間制作出來的假象吧?目的就是引誘我過去……”

  祂收回了視線,意識重回本體。

  再次轉移到神眷者零的身體中,伊芙睜開了雙眼。

  不過此時此刻,她的神情卻淡定了幾分。

  這是陰謀。

  烏勒爾在利用“世界樹的神國”引誘祂主動出擊!

  而這神國,也大概率根本不是什么神國。

  如果擁有一件儲存著濃郁生命神力的真神器,再利用一道異空間,也是可以偽裝成世界樹的神國的。

  烏勒爾當然沒有這樣的神器。

  但其他真神有。

  伊芙聽海拉提到過,烏勒爾的主神,戰爭與毀滅之神洛德就擁有這樣一件世界樹的真神器——自然皇冠。

  而雖然烏勒爾和戰神的關系據說不是很好,但海拉卻在一次交換情報的時候告訴過伊芙,祂的死對頭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倒是和戰神有著一些交情……

  而這一次,黑暗與陰影之神明顯插手了。

  “不能排除這個因素……”

  伊芙喃喃道。

  當然,如果真的是一件前任的真神器的話,對祂也是有著巨大的吸引力的。

  只是……永遠不要小看真神。

  伊芙相信,如果這真的是一個陰謀的話,那么背后一定有祂無法抗衡的力量在等待著祂。

  她在地下世界戰爭的時候封印了阿撒茲勒,某種意義上講已經間接暴露出自己弱等神力的實力了。

  在這種情況下,敵人還埋伏,說明對方一定有可以擊敗自己,制服自己的底牌。

  那個區域,肯定存在著異空間。

  如果自己貿然踏入,很可能會成為困住自己的囚籠。

  當然,伊芙就算是出動了,也僅僅是一具真神化身。

  但即使是一具化身,伊芙也不想讓其因為貪婪而落入危險的境地。

  那會打亂祂的很多計劃。

  “屬于世界樹的東西,我遲早會拿回來,但現在必須要冷靜。”

  她在心中自我安慰道,壓抑住出手的欲望。

  伊芙已經想明白了,就當此事沒有發生過。

  她要按照原計劃,穩妥地推進死亡荒漠上的戰爭,一步一步地來壯大自己。

  不過,就在伊芙打算無視掉這個所謂的“世界樹的神國”的時候,她的動作卻再次一頓。

  她陷入了沉默,而眼神則在一瞬間變得明暗不定。

  片刻后,她的神色越來越沉……

  就連整個生命神殿,都在一瞬間變得無比壓抑。

  “怎么了?零大人?”

  身旁,傳來苳苳那擔憂又好奇的聲音。

  “沒什么,辛苦了,你先離開吧,這是你的獎勵,其他的事我會處理。”

  伊芙搖了搖頭,順手給少女發了獎勵,就下了逐客令。

  雖然沒有觸發隱藏劇情讓苳苳有點失望,不過看到那豐厚的獎勵的時候,她的神色瞬間化為驚喜。

  “謝謝大姐頭!”

  只見她開心地鞠了一躬,隨后就一蹦一跳地跑出了神殿。

  神殿偏殿,僅僅剩下了伊芙一人。

  而這個時候,伊芙忽然捏斷了座位上的扶手,咬牙切齒道:

  “我中計了……”

  語畢,她看向了死亡荒漠的方向,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不是陰謀……是陽謀!”

  虛空中的某處,依舊是幾位神話存在相聚的異空間中。

  烏勒爾散去神力幻化的畫面,說道:

  “祂已經注意到‘神國’了。”

  語畢,祂看向了首位上的那個被黑暗籠罩的身影,微微嘆道:

  “真沒想到,您竟然能從主神冕下那里借來自然皇冠……我曾經想要向冕下求借用來完善神職,祂都拒絕了……”

  烏勒爾的聲音,略微帶著幾分怨氣。

  那是針對戰神洛德的。

  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聽出了對方的怨氣。

  不過,祂只是輕輕一笑:

  “我也不過是靠著祂欠下的一次人情罷了,而且這一次,也是為了幫祂確認一些有趣的事。”

  “有趣的事?”

  聽了霍爾德爾的話,烏勒爾微微一愣。

  祂遲疑了一下,又問道:

  “霍爾德爾冕下……雖然我們做好了埋伏,但這么漏洞百出的計劃,邪神伊芙真的會上當嗎?”

  霍爾德爾發出一聲輕笑,祂看了烏勒爾一眼,聲音依舊滄桑,而滄桑之中還帶著一種盡在把握的游刃有余:

  “當然,祂一定會上鉤的。”

  “對于一位已經被信仰之力污染的真神來說,祂已經失去了基本的判斷。”

  “哪怕是心里明白這可能是陰謀,但只要有50的概率是世界樹的神國,作為精靈主宰,作為世界樹的繼任者,祂也會毫不猶豫地親自趕來……”

  “呵呵,我已經存在太久太久的時光了,見過的被污染的真神,已經不止一尊了,對于這樣的可憐蟲,信仰之力的奴隸,我再了解不過了。”

  “但祂若是沒有來呢?”

  另一個略微輕浮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墮落天使路利亞。

  霍爾德爾看了祂一眼,目光漸漸變得深邃:

  “那就更有意思了。”

  “其實……我倒是希望祂不要過來。”

  “如果祂沒有過來,那么我心中一直疑惑的事,反而卻將得到驗證……”

  “嗯?您是指什么事?”

  另一邊,痛苦女王阿麗莎好奇地問道。

  霍爾德爾微微一笑,眼神漸漸犀利:

  “自從地下世界戰爭之后,我就一直在關注著生命女神伊芙,并搜集著有關祂的資料……”

  “而越搜集,我就越覺得有意思……”

  “呵呵,祂出現的時間,應該是去年春季,而就在祂誕生不久,整個賽格斯世界的魔力就開始回升……”

  “而同時,奇怪精靈也開始出現,數量也飛速增加……”

  聽了霍爾德爾的話,烏勒爾眼皮一跳:

  “您……到底想說什么?”

  霍爾德爾并沒有直接解釋。

  祂忽然轉移了話題:

  “烏勒爾冕下,你覺得如果祂不來,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烏勒爾愣了愣,說道:

  “識破了我們的計劃?”

  霍爾德爾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祂已經被信仰之力污染,性格早已偏激,不可能識破我們的計劃。”

  “而如果祂識破了,那就說明祂并沒有被信仰之力污染,或者說……祂看出了我們的‘世界樹神國’是假的,又或者說……祂干脆就無法趕來。”

  說到這里,霍爾德爾頓了頓,又意味深長地問道:

  “烏勒爾冕下,你覺得……一位沒有被信仰之力污染的真神,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成長這么快嗎?”

  “你覺得……一位普通的生命女神,能夠認出以自然皇冠為核心偽造的世界樹神國嗎?”

  “你又覺得,能夠在保持清醒的情況下飛速提升實力,認出虛假的世界樹神國,有辦法創造大量的精靈,同時又很可能和賽格斯世界魔力加速回升相關的存在,會是誰呢?”

  “若是祂不能來,那又可能因為什么原因呢?”

  “如果……那些奇怪的精靈的復活能力,并非來源于海拉呢?”

  “對靈魂法則造詣極深,能夠復活凡俗生命的,只有海拉一位嗎?”

  聽完霍爾德爾的話,烏勒爾瞳孔突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