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8章 世界樹的神國

  死亡荒漠中北部,沙暴城。

  這里是整個死亡荒漠的經濟中心,也是整座荒漠上建立在綠洲之上的為數不多的城市。

  當然,以半獸人的文明程度和社會秩序,他們更偏向于以部落的形式沿著綠洲定居,這其中甚至包括了半獸人的王庭。

  而之所以會出現沙暴城此類的異類定居點,則完全是因為獨特的地理位置。

  沙暴城……是一座建立在一條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之上的城市,其下方就是地下世界黑暗城邦聯盟的轄區。

  這里是整座死亡荒漠進入地下世界最為便捷的途徑。

  而這座城市歷史,據說可以追尋到精靈主宰的白銀時代……

  那個時候,死亡荒漠還是一片美麗的森林,沙暴城也是一座精靈建立起來的城市,哪怕是過了數千年,城市中也依稀可見到精靈風格的巨石和浮雕。

  只不過隨著死亡荒漠的變遷,森林變荒漠,精靈們也放棄了這里,后來被矮人們繼承,用于開采附近的黑曜石和秘銀礦藏。

  兩千年之前,礦藏枯竭,矮人們離去,他們一部分遁入地下成為黑暗矮人,一部分進入大陸東方尋找新的家園,而這里的主人,也換成了現在的半獸人。

  直到今天。

  作為死亡荒漠與地下世界的交通樞紐,以及大陸西南方地表和地下的主要連接通道,沙暴城一直都是整個死亡荒漠最為繁華的地方。

  雖然這里的主宰者是半獸人,然而城市里卻同樣聚集了大量地底居民,人類世界的逃犯,冒險者和傭兵等等……

  只要遵守半獸人們定下的規則,外來人就可以在支付一定的金鎊之后,留在這里。

  只要你擁有財富,你可以從聚集在這里的黑市商人,地底居民,以及傭兵頭子手中獲得你想要的任何東西。

  這里是強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獄。

  所以,沙暴城還有一個別稱——“混亂之城。”

  主宰沙暴城的是半獸人中排名第三的大部落——沙暴部落。

  這是一個人口達到了十萬的大部落,也是整座死亡荒漠上四個十萬級別人口的半獸人大部落之一。

  沙暴部落實力強勁,僅僅是黃金位階的半獸人強者就高達兩名,還擁有一頭同樣達到了黃金位階的比蒙巨獸。

  在歷史上,沙暴部落更多次成為半獸人王庭的主宰者,誕生了不止一位的半獸人之王。

  也只有這樣強大的部落,才能將如此重要的城市牢牢抓在手中了。

  沙暴城北部,連接地底世界的廢棄的矮人礦坑中。

  一個個衣衫襤褸的居民在這里穿梭著。

  他們大多數是半獸人,但也不乏一些地底居民甚至人類。

  他們是整座城市的底層,又被稱為礦洞拾荒者。

  雖然沙暴城的礦藏早已枯竭,但也依舊常有幸運兒在這里找到一些零星的黑曜石乃至秘銀,從而一舉暴富。

  齊多就是一名拾荒者半獸人。

  他已經在這里生活了十多年了,對礦洞無比熟悉,也依靠撿來的黑曜石碎片養育了自己的全家老小。

  今天,他一如既往地潛入礦洞的深處,循著自己的經驗,尋找可能的礦藏痕跡。

  “昨天似乎又地動了一下……自從去年開始,死亡荒漠的地動次數就多了,每一次地動,都能在礦洞里發現礦藏碎片,這一次……我一定要抓住機會,深入到礦洞最深處去!”

  奇多喃喃道。

  他背著準備好的工具,熟練地潛入到礦坑之中,并循著自己的記憶和經驗,徑直前往自己認為的最容易隨著地動翻出礦藏碎片的礦洞。

  不過,當他來到自己計劃中終點時,卻微微一愣。

  “這是什么?”

  他有些好奇驚異,又有些畏懼地看著礦洞之中。

  只見原本的礦洞,被一片氤氳的金色光暈所籠罩,光暈不斷流轉,將黑暗的礦洞照耀得無比明亮。

  而在光暈的中央,則出現了一面虛幻的乳白色鏡面,似乎有陣陣水紋般的波紋在其上蕩漾。

  鏡面是豎立的橢圓狀,閃爍著奇異的光輝,而在鏡面的邊緣還能看到一道道撕裂的黑色裂痕,那裂痕不斷變換,隱隱傳來一種令人心悸的毀滅氣息……

  不過,比起那些裂痕傳來的毀滅氣息,齊多更多的是被鏡面吸引到了。

  在見到鏡面的那一刻,他只覺得一股說不出的力量撲面而來,那種力量看不見,摸不著,但卻給人一種無比安寧,舒適的感覺。

  齊多下意識深呼吸了一下,隱隱地,他好像嗅到了一種花草般的清香,一時間神清氣爽。

  “這是什么東西?”

  齊多又好奇地重復了一遍。

  半獸人的常識告訴他,這絕對是某種他無法理解的神秘力量。

  然而,一種仿佛源于生物本能深處的靈感卻告訴他,他看到的東西,對他并不能造成傷害……

  鬼使神差地,他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觸摸向那光門一般的鏡面。

  而隨著他的觸摸的一瞬間,齊多只覺得一股巨大的能量迎面而來,他的腦袋嗡得一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是隱隱地,他好像看到了一片無邊無際的廣袤森林……

  意識很快恢復,齊多還站在原地。

  只不過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不止何時起,整個礦洞竟然長滿了綠草鮮花,而一條條藤蔓還在不斷從巖壁中抽出……

  明亮的光門照亮了一切。

  周圍的一切,神奇而又美麗。

  不過,從歸來的半獸人戰士中聽到不少消息的齊多卻臉色一變。

  突然出現的藤蔓……

  無數的鮮花……

  這……難道是傳說中精靈們的魔法?!

  只見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嚇得魂飛魄散,隨后連滾帶爬地逃出了礦洞,一邊逃還一邊大喊:

  “不好啦!精靈們打過來了!”

  聲音凄慘。

  長達幾個月的劫掠,死亡荒漠中北部的半獸人,早已經患上了精靈恐懼癥。

  齊多逃竄的速度很快。

  他完全沒有注意到那本不該是自己擁有的速度。

  而他的身體,似乎也在剛剛的觸碰中得到了某種進化……

  十幾分鐘之后。

  數十個全副武裝的半獸人簇擁著一名穿著華麗祭祀袍,臉上涂著油彩的半獸人進入了礦洞。

  這是沙暴部落的大祭司,擁有黃金下位的實力。

  只見他凝重地看著眼前的光門,神色間滿是不敢相信:

  “這是……空間之門?!”

  只見他猶豫了一下,同樣伸出手觸碰向光門,而在觸碰到光門的一剎那,他只覺得眼前驟然化為了白茫茫一片。

  光門拒絕了他的進入。

  但隱隱地,他好像看到了一個偉岸的身影……

  同時,無數祈禱聲也隱隱約約傳來。

  那種祈禱似乎是一種很優美的語言,僅僅是聽著,就給人一種美妙之感。

  同時,這種祈禱又似乎很遙遠,仿佛跨越了無數的時光,充滿著滄桑和感傷。

  不過身為黃金實力的職業者,大祭司的靈感遠非常人的存在。

  在聽到這種禱告的一剎那,他瞬間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只見他的眼睛驟然瞪大,滿臉的不可思議,忍不住失聲道:

  “世……世界樹?!”

  亂了。

  沙暴部落亂了。

  人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只見大量的半獸人戰士忽然出現在礦洞區域,將這片原本他們毫不重視的地方瞬間封鎖。

  這其中,沙暴部落甚至出動了他們引以為傲的沙暴戰士,雖然人數不多,但都是清一色的白銀職業者。

  好奇的半獸人居民,黑市商人,和人類傭兵圍觀著,談論著。

  “發生了什么事?”

  “嘖嘖……竟然連沙暴戰士都出動了?”

  “難道發現了新的礦脈?!”

  “不可能吧……據說這里的礦脈早已經枯竭了……”

  “嗯?!那不是大祭司嗎?連大祭司也驚動了嗎?”

  “到底發生了什么……”

  人們無比好奇。

  然而,沙暴部落卻對其諱莫如深。

  只是,一支緊急的半獸人隊伍,卻連忙發往了半獸人王庭報信。

  看到沙暴部落如此緊張,一些經驗豐富的地底商人和賞金獵人卻眼神閃爍……

  上一次沙暴部落如此,還是在競爭半獸人之王中落選,而對手登上王座之時。

  可見這一次礦洞中是真的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他們神情微動,悄悄地退了下去……

  沙暴城之所以被稱為是混亂之城,就是在這里,無論是什么秩序,都可能受到挑戰。

  女人,奴隸,地位,權勢,甚至一些隱秘……

  只要你有足夠多的金鎊,或者只要你足夠強大,你可以獲得你想要的一切……

  于是,僅僅不到三天之后,有關礦洞之中發生的一切,就開始在沙暴城地下勢力中流傳。

  突然出現的光門,以及奇妙的能量,還有不斷生長的花草藤蔓……

  光門背后隱隱約約的廣袤森林,以及那空靈的禱告……

  甚至于,還有大祭司觸碰光門之時,那一句忍不住的失聲。

  這一切,都不知道是誰泄露出去的。

  只是當沙暴部落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作為與地下世界相連的樞紐,沙暴城本就是賽格斯世界地下情報系統的一部分。

  秘密,已經不是秘密。

  精靈之森,天選之城。

  隨著玩家一次次的修繕擴建,越來越磅礴大氣的中央神殿中……

  換成了神眷者零馬甲的伊芙坐在偏殿的主座上,看著手中的一疊情報,眉毛輕揚:

  “光門?世界樹?”

  隨著她的一聲輕咦,歡快而又興奮的女聲則從對面的客座傳來:

  “沒錯!零大人,這是我們商會在地下世界和幽暗矮人交易的時候獲得的情報,雖然半獸人們極力掩蓋,但動靜太大了,最后還是流傳出來了。”

  “按照一些地下世界強者的推測……這很可能就是女神大人尋找的神國!神國很可能是墜落到死亡荒漠了!”

  世界樹的神國么……

  伊芙不置可否,而是抬頭看向了說話之人。

  金發碧眼,冠絕其他眾多玩家的絕美容貌,以及那激動之中流露著幾分興奮狂熱的表情。

  是玩家苳苳。

  這位四測玩家,已經在一次次祭司任務后,成功進階轉職,成為了真正的白銀祭司,也是全服第一個擁有白銀實力的祭司玩家。

  順帶一提,她也因此成為了最受其他玩家歡迎的玩家。

  這不是因為她那高超的捏臉技術,也不是因為她是為數不多的龍騎士之一。

  而是因為隨著晉級白銀,她已經成為了玩家之中最強的奶大力。

  奶量充足,一人頂十個的那種。

  當然,苳苳也因白銀祭司的身份順利地“混”進了生命教會中,憑借著容貌和信仰(舔狗)優勢,和很多精靈祭司打成了一片,甚至包括了圣女愛麗絲……

  她還被精靈們稱為最為虔誠(舔狗)的天選者。

  沒辦法,她身上的光環太多了。

  雖然戰斗起來是個只知道拎著法杖往前沖的女漢子,但編寫《生命圣典》,在奧羅斯半位面傳教,快速晉升白銀祭司等等……

  單就祭司一道上來看,她已經成為了很多土著精靈祭司學習的對象……

  不過,此時此刻伊芙的關注點卻并沒有在對方興奮的推測上,而是略微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商會?”

  苳苳臉色一僵,輕咳了兩聲:

  “是我們的安利商會……嗯……這都是為了幫助女神大人!”

  伊芙:……

  我……我們的。

  得,又一個被德瑪西亞忽悠上賊船的。

  沒記錯的話,這位玩家妹子一開始可是寧死也不會和那家伙合作的。

  結果最后還是真香了。

  略微感嘆了一下,伊芙就將注意力再次集中在手中的情報上……

  身為世界樹的繼任者,現在真正的世界樹,她自然能從這些只言片語中看到更多的東西。

  光門……森林……祈禱……

  以及觸碰光門時候那種奇妙的變化……

  伊芙一邊瀏覽,一邊和自己的神國進行對比。

  而結果,則讓她的表情越發認真了起來。

  這種種描述。

  這種種情況。

  的確是凡俗生物闖入神國之后本應看到的樣子……。

  而那種種奇異的景象,也唯有世界樹的神國——“生命與自然之源”才會出現。

  不過隱隱地,她又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