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7章 不能讓祂繼續成長了

  空曠的異空間寂靜無聲,只有四道或明或暗的偉岸身影不斷閃爍。

  烏勒爾那低沉的聲音在不斷回蕩……

  祂的聲音似乎很平靜。

  但面對一位神力遠超自己的神靈,如此開口已經足以表明其內心的不滿了。

  而聽了祂的話,空間內的神話存在反應各不相同。

  在他的左側,一名全身籠罩在灰暗的霧氣中,氣息墮落,隱約可見其身后六對黑色羽翼的身影發出一聲輕笑。

  祂的目光略過烏勒爾,饒有興致地看向了為首的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

  而在祂的對面,另一名被暗紫色的光暈環繞,身姿妖嬈,氣息邪惡,半人半蛇的神話存在,也眼神微閃。

  祂的視線在兩名真神之間游移,嘖嘖了兩聲。

  弱等神力的邪神,墮落天使路利亞。

  微弱神力的邪神,痛苦女王阿麗莎。

  出現在異空間中的,除了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以及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之外,竟然是這兩位曾經在地下世界的戰爭中出現過一次的邪神!

  似乎是感受到了兩個神話存在的打量,烏勒爾的身影在神力的光輝下略微明亮了三分,而其身后環繞的冰雪也更加肆虐了……

  祂的目光微微暗了暗,暫時從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身上離開,而是先后掃了掃兩個邪惡墮落的神話存在。

  “哼!路利亞冕下,阿麗莎冕下,你們有什么要說的嗎?”

  祂冷哼一聲,微微抬起下巴,視線之中難掩厭惡以及高傲。

  作為一名在萬神殿登記過的正牌真神,作為賽格斯晶壁系三大正神神系之一的戰神神系的從神,烏勒爾是向來看不起這些墮落的邪神的。

  而似乎是察覺到了烏勒爾話語中的厭惡和不屑,墮落天使路利亞再次輕笑了一聲。

  祂一邊伸手把玩著自己的羽翼,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

  “沒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開心的事情。”

  痛苦女王阿麗莎也捂嘴輕笑了兩聲,目光流轉,聲音嫵媚:

  “妾身……也是。”

  “哦?有什么開心的事?說來聽聽。”

  烏勒爾瞇了瞇眼睛,氣息有些危險。

  聽了祂的話,路利亞微微挑眉。

  只見祂薅掉自己羽翼上一根黑色的羽毛,輕輕一吹,笑道:

  “沒什么……只是沒想到,有的存在實力不強,架子倒挺大,該說不愧是被本源鐘愛的正神嗎?”

  祂的聲音陰陽怪氣的,又帶著一絲玩世不恭的玩味,但烏勒爾卻聽出了話語中的嘲諷。

  一時間,這位半獸人的真神,神情更加陰沉了。

  只見祂冷笑一聲,說道:

  “哼,我不覺得某些被人一嚇,就落荒而逃的廢物值得讓我尊重。”

  烏勒爾話音一落,整個異空間的氣氛頓時遲滯了幾分。

  墮落天使路利亞的笑容略微淡了幾分,而痛苦女王阿麗莎身上的氣息也有些危險。

  幾個月前的地下戰爭,面對死神海拉的死神鐮刀,祂們的確是慌不擇路地逃跑了。

  而事實證明,海拉跨界擊殺瘟疫之主阿萊斯已經是極限,之后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只是……逃了就是逃了。

  這件事甚至還隨著地下戰爭的結束漸漸在賽格斯大陸傳開……

  而兩名邪神,也幾乎成為了神話存在之間的笑柄,更被人拿來和獨自封印了第七魔神阿撒茲勒的生命女神對比,成為了這名新神登上世界舞臺的墊腳石。

  此時此刻這件事被烏勒爾挑破,無疑是刺激到了兩個邪神的神經。

  身為賽格斯世界最頂級的存在,這個宇宙真正的主宰者,每一個神話存在都是驕傲的。

  哪怕是邪神。

  路利亞和阿麗莎幾乎是先后冷哼了一聲,身后的氣息不斷攀升,隱隱與烏勒爾形成對抗。

  一位弱等神力,一位微弱神力聯合出手。

  哪怕兩個邪神復蘇并不久,微弱神力巔峰的烏勒爾也依舊也不是對手。

  祂的氣息,堅持了沒多久,就在兩名邪神的壓制下隱隱晃動。

  這種真神之間的較量,讓整個異空間都翻騰了起來,隱隱有了幾分崩潰的跡象,如同末日降臨……

  直到一聲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

  “夠了!”

  黑暗的力量驟然蔓延,如同一張巨手遮天蔽日。

  三位對抗的神話存在只覺得一股磅礴深邃的力量降臨到異空間之中,一舉落下,以一敵三,瞬間就將祂們的力量壓服……

  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出手了。

  身為在場唯一的中等神力真神,而且還是老牌的冥界真神,哪怕僅僅是一絲投影,卻也能夠輕而易舉地鎮壓一切。

  “你們鬧夠了沒有?”

  霍爾德爾望向三位神話存在,蒼老的聲音有些冰冷。

  聽了祂的話,墮落天使路利亞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祂瞇著眼睛望了望主座上的存在,眼底閃過一絲忌憚。

  但很快,路利亞輕笑了一聲,說道:

  “既然霍爾德爾冕下發話,本座自然不會和某些愚蠢的存在一般見識。”

  而痛苦女王阿麗莎也隨著嫵媚一笑:

  “妾身……也是。”

  “哼!”

  烏勒爾冷哼了一聲,同樣收回了自己的力量。

  不過,當祂再次看向霍爾德爾的時候,目光卻更加嚴肅和凝重了,倒是沒有了之前直接質問對方的桀驁……

  異空間中再次恢復平靜,而這時候,霍爾德爾才看向了烏勒爾,忽然沒頭沒尾地說出了一句:

  “烏勒爾冕下,有一件事……我必須要先提醒你。”

  說著,祂的目光再次微微轉冷:

  “真神的威嚴……不容褻瀆!”

  祂的聲音很是嚴肅,隱隱地,似乎還壓抑著某些怒火,而這句話聽在烏勒爾的耳中,烏勒爾卻聽懂了對方的意思……

  這是對祂之前神罰質問的回復。

  真神的威嚴不容褻瀆,凡是褻瀆真神的存在,都必須受到神罰!

  “可是……你……您應該明白,這些褻瀆都是邪神伊芙的陰謀!”

  烏勒爾咬牙切齒道。

  而聽了祂的話,霍爾德爾卻輕輕搖了搖頭:

  “烏勒爾冕下,陰謀也好,陽謀也罷,這是信徒之間的戰爭,并非我們關注的重點。”

  那是自然,因為被劈的又不是你自己的信徒!你當然不在乎了!

  烏勒爾在心中怒吼道。

  不過很快,霍爾德爾話鋒一轉:

  “當然,之后我會發下神諭,約束信徒保護好我的神像,只是……神罰這件事,是原則問題,不可能改變。”

  烏勒爾張了張嘴,終究是勉強接受了這種處理。

  心中不滿也不行。

  剛剛霍爾德爾的出手,已經讓祂看清楚了自己和對方的差距。

  而即使是在真神之間,拳頭也是最硬的道理。

  想到這里,烏勒爾暗暗握緊了拳頭,但到底是低頭了。

  四位神話存在再度恢復了平靜。

  只是,有些東西,一旦產生裂痕,就不可能完美無缺了。

  合作也是如此。

  似乎是注意到烏勒爾那按壓下來的不忿,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失望。

  祂暗暗搖了搖頭,開口道:

  “生命女神和海拉應該已經察覺到我們的聯手了。這些日子,海拉在冥界越發活躍,對我的窺探也強了幾分。”

  “現在,我的一舉一動都在祂的監視之中,接下來,我恐怕不能輕易召喚陰影軍隊了。”

  霍爾德爾是實力僅次于海拉的冥界真神,一直在和海拉爭奪冥界的權柄,妄圖成為真正的死神。

  如果祂進行大規模的神力動用,很容易被對方抓到偷襲的機會。

  這件事對雙方都適用。

  事實上,就拿上一次海拉跨界施展死神鐮刀來說,霍爾德爾就已經這么做了。

  雖然海拉擊殺了叛徒瘟疫之主,收回了死亡之書,更是獲得了地下世界戰爭的勝利,但同樣也被霍爾德爾抓到了機會,利用海拉出手的空檔重新竊取了部分冥界權柄……

  海拉雖是勝利,但也不完美。

  算是勉強平手,祂略高一籌吧。

  只是,這種窺探,哪怕是對真神來說,也是非常消耗精力的。

  一般來說兩位真神都很克制,雖然會彼此監視對方,但也不會完全將精力放在這里……

  只是現在,和伊芙通完消息的海拉,自然是配合其對方加強對霍爾德爾的監視了。

  在這種情況下,霍爾德爾自然警惕了幾分。

  “此外,生命女神成長得太快,這個速度實在太不正常,我現在嚴重懷疑……祂已經放棄了自我,被信仰之力,被精靈族的惡念污染了,不然的話,祂的信徒也不會如此極端。”

  “被信仰之力污染而失去本我的真神,成長速度是很可怕的,我們的計劃也必須要盡快了。”

  祂繼續說道。

  說完,祂看向了烏勒爾,問道:

  “烏勒爾冕下,對付精靈之森的精靈,只能依靠你的軍隊了,現在過去了三個月,你的準備到底如何了?”

  此話一出,烏勒爾的神色似乎有些陰沉。

  祂輕吐了一口氣,回答道:

  “近期出發的話,我的信徒能夠組成三十萬大軍,平均實力都在黑鐵中位以上,黃金實力的高階職業者,則可以達到十名,這已經是我的死亡荒漠最大的能量了。”

  “三十萬?我記得當初某位存在所說的可是這個數字的兩倍。”

  墮落天使路利亞輕笑一聲,不過僅僅是迎來了烏勒爾的怒目而視。

  烏勒爾冷哼了一聲,說道:

  “出了一點小狀況,我想霍爾德爾冕下應該知道,也應該理解。”

  霍爾德爾微微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通過信徒的祈禱以及神罰的反饋,對于死亡荒漠上發生的一切,祂也略有了解。

  “是那些奇怪的精靈嗎?”

  祂那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霍爾德爾的話,烏勒爾似乎是想到了生命,神情有些難看:

  “真不知道死……海拉和偽神伊芙是如何創造出這種奇怪的精靈的……那些家伙……簡直比邪神的信徒還要可惡!”

  “呵呵。”

  路利亞和阿麗莎同時嗤笑一聲。

  霍爾德爾微微皺了皺眉,說道:

  “不要內訌。”

  而后,祂看向了烏勒爾,輕輕搖了搖頭:

  “有點少了。”

  烏勒爾的表情更加難看了。

  祂沉默了片刻,說道:

  “霍爾德爾冕下,這已經是我能給出的極限了,除非再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準備。”

  “而且……如果沒有您的陰影大軍協助,我的信徒損失,恐怕會相當嚴重……”

  “信徒對我們信仰派真神的意義,您雖然是古神,但也應該明白。”

  霍爾德爾輕輕頷首:

  “我明白。”

  “不過……有的時候,該舍棄的東西,就該舍棄,只要能夠獲得我們想要的東西……”

  “在座的各位既然愿意聯起手來,那就說明大家的需求都一樣。”

  “我想要斷掉海拉的一個助力,路利亞和阿麗莎冕下則希望吞噬生命女神的神力,而烏勒爾冕下想要獲得神職的晉升……”

  “我們的利益,并不沖突。”

  “只是……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如果繼續放任生命女神成長下去,以我們在賽格斯世界的力量,除非親自降下神降化身出手,不然的話,恐怕無法再對抗祂的勢力……”

  “地下戰爭的時候,我想各位已經見到了那些自稱天選者的精靈們的成長潛力。”

  “真到了那個時候,就麻煩了。”

  “所以……我們必須要趁著祂還尚未真正成長起來的時候,將其扼殺在搖籃里。”

  “祂能封印阿撒茲勒,說明祂現在已經很可能是弱等神力了,我們不能再放任祂成長下去……”

  “所以……開啟戰爭,然后將其本體引誘出來,再在我們選好的戰場上將其擊殺,這是我們必須完成的計劃……”

  聽了霍爾德爾的話,三位神話存在都紛紛點頭,表示認同。

  不過,痛苦女王阿麗莎卻忽然開口,疑惑地詢問道:

  “霍爾德爾冕下。”

  “我一直很疑惑,您說要將生命女神引誘出來……可是,我們又如何將其引誘?”

  阿麗莎話音一落,烏勒爾和路利亞也看向了霍爾德爾。

  祂們同樣非常好奇,因為在引誘對方這件事上,霍爾德爾一直沒有詳談。

  看到三位神話存在投來好奇的視線,霍爾德爾一聲輕笑。

  他那蒼老之中帶著些許深邃的聲音再次在異空間中回響:

  “你們知道這位生命女神的全名嗎?”

  “全名?”

  墮落天使路利亞挑眉。

  霍爾德爾點了點頭:

  “伊芙·尤克特拉希爾。”

  “尤克特拉希爾……”

  路利亞微微瞇了瞇眼睛。

  “尤克特拉希爾?”

  阿麗莎神情驚詫。

  “尤克特拉希爾!”

  烏勒爾臉色難看。

  “這個姓氏,祂可真敢啊……”

  路利亞微微感嘆道。

  “我也很驚訝,若非我知道萬神殿中世界樹的神座依舊破敗,某一瞬間我都以為是祂復蘇了。所以……我才會說,這是一位已經被信仰污染了的新生真神。”

  霍爾德爾說道。

  祂頓了頓,繼續開口:

  “精靈們對萬神之母的執念,鑄就了祂。祂是新的生命女神,新的自然女神,新的精靈守護者和主宰,同時也是一位被執念籠罩的復仇者……所以,祂才會叫這個名字。”

  “一位這樣的真神,想要引誘到祂,非常簡單。”

  說完,祂再次看向了幾位神話存在:

  “那就是世界樹的遺物……”

  “世界樹的遺物?”

  幾位神話存在若有所思。

  而這一次,霍爾德爾也終于不賣關子了。

  祂笑了笑,如同一位和藹的老人一般開口道:

  “你們,聽說過世界樹的神國嗎?”

  四位神話存在的臨時會議并沒有持續太久。

  再又進行了十多分鐘之后,祂們就紛紛散去了自己的投影。

  不過,比起到來的時候,離開之時的幾位真神和邪神,神情卻隱隱踏實了不少。

  祂們似乎更有信心了。

  而在幾位神話離開之后,異空間中只剩下了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身影。

  祂望著三位神話存在消散的地方,輕輕搖了搖頭:

  “烏合之眾。”

  語畢,祂的身上也閃爍起神力的光輝,驟然消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