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6章 爹

  王庭大帳中,氣氛一時間有些詭異。

  所有半獸人都用或是古怪,或是不解,或是憤怒,或是疑惑的目光,看著上方客座上的索倫商會使者,那名年長的人類法師。

  竊竊私語聲漸漸響起,只是因為半獸人一向都是大嗓門,哪怕是他們的小聲討論,在帳篷中也是能被聽得清清楚楚。

  “竟然是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神罰?神諭中這位冕下不是我們的盟友嗎?”

  “這其中,會不會有什么誤會?”

  “嘿!哪有什么誤會?我就知道,凡是和邪神扯上關系的冕下,都不能輕易相信的!”

  “哼,這和索倫商會肯定也脫不了干系,要知道……前段時間和他們交易,我們部落可沒少被坑!”

  “他們本來就是走私發家的!聽說私下里還販賣過我們種族的人口!”

  “人類……沒有一個好東西!”

  半獸人的討論越來越放肆,而聽著他們明里暗里的嘲諷,坐在上方的索倫商會老法師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他瞪大了眼睛,那白花花的胡子被吐出來的氣吹得老高。

  這是被氣得。

  雖然是一名法師,但能成為和半獸人交流的使者,他本身就是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眷屬。

  此時此刻聽到半獸人們的非議,無論是對商會的,還是對真神的,他都是憤怒的。

  “不可能!真神冕下絕不可能背棄盟友!更不可能對盟友降下神罰!”

  老法師黑著臉說道。

  與半獸人的合作關系到真神冕下的計劃,關系黑暗教會和索倫商會在地下世界的擴張,自然是不允許失敗的。

  因此,哪怕是對半獸人們言語中的陰陽怪氣非常憤怒,但他依舊耐著性子反駁道。

  “可是……我親眼看到了!我當場就看到天地變色,空間被撕裂,那一道道紫黑色的雷電,還有雷電之后留下的腐蝕氣息,直接將我們不少族人變成了可怕的黑暗怪物!那絕對是傳說中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神罰!”

  看到上方的索倫商會使者成為了眾矢之的,半跪著的半獸人膽子也大了起來,連忙將自己所見的場景描繪了出來。

  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神罰還是很有標志性的。

  哪怕是普通的半獸人,也多有耳聞。

  這是因為與其他真神的神罰不一樣,祂的神罰不僅僅是以雷電的形式降下,更是伴隨著源于黑暗之地的陰影力量,能夠污染被神罰懲罰的地域。

  可以說,類似的污染力量,除了祂之外,也只有那些邪神才擁有了。

  甚至因為這個原因,一些極端的真神甚至固執地認為黑暗與陰影之神已經墮落,不再是正神,而是邪神。

  為此,賽格斯世界上還就這件事鬧起過不少的風波,差點引發神戰。

  也是因此,雖然僅僅是一位在賽格斯世界影響力較弱的中等神力的神靈,但黑暗與陰影之神的大名卻依舊能夠被很多人記住。

  而聽了半獸人的描述,索倫商會的法師則張大了嘴巴,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了……

  被波及的區域所有生物都會陰影化……

  他也從對方的描述中認了出來,這正是自家真神的神罰標志!

  周圍的半獸人議論紛紛,討論聲漸漸大了起來。

  “哼!污染,黑暗生物,還說不是黑暗與陰影之神冕下?”

  “這位冕下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們不是盟友嗎?!”

  “哼……什么盟友,無非是要利用我們對付精靈之森的那位生命女神罷了,傳言中那位生命女神可是冥界死神的盟友!”

  “什么生命女神?不過是個偽神罷了,而且是死神的屬神,而不是盟友!”

  “哼……都一樣,反正都是我們的敵人!竊取了本該屬于我們父神冕下的力量!”

  半獸人們群情激憤。

  而索倫商會的老法師,則憋得臉紅脖子粗。

  那一句句陰陽怪氣的議論,以及話語中隱含的對索倫商會的不滿,還有對黑暗與陰影之神的不敬,讓他分外惱火。

  這些該死的,愚蠢的,毫無大局觀念的半獸人!

  難怪在死亡荒漠上生存了這么多年,還無法統一大漠,最后竟然還需要真神出手!

  他們怎么不用自己那容量可愛的腦子想一想,真神冕下怎么可能對盟友出手呢?

  這一定有什么誤會!

  老法師恨恨地想道。

  深吸了一口氣,他壓下心中的怒火,解釋道:

  “不會的,真神冕下一定不會無緣無故地這么做,這一定有什么誤會!我們不要中了那些狡詐精靈的陰謀!”

  只是,他的話依舊無法說服半獸人們。

  “哼!神罰是真神的意志,如何解釋神罰?”

  “難道真神還會被精靈愚弄不成?!”

  對于老法師的解釋,半獸人們并不認可,他們更加憤怒了。

  不過,雖然憤怒,但所有人都對對方口中“狡詐精靈”的說法毫無異議。

  而放在過去,狡詐這樣的詞,是永遠無法和天真爛漫,純潔善良的精靈族聯系在一起的……

  只能說……隨著那些自稱天選者、玩家,走路方式和說話方式都很奇葩的精靈們的深入活動,有些東西也在潛移默化中被改變著。

  到了現在,黑市中越來越少的精靈交易中,甚至出現了買賣之前買家都會再三向賣家確認的情況:

  “你們這精靈……不是那些奇行種吧?”

  無他,就是怕被坑了。

  也是被坑怕了。

  周圍的半獸人對老法師的解釋并不滿意。

  不過,坐在上方的神諭王和新的首席大祭司,表情卻逐漸古怪了起來。

  他們對視了一眼,而神諭王則對首席大祭司點了點頭。

  只見首席大祭司輕輕咳了兩聲,整個大帳中頓時安靜了下來……

  對此,首席大祭司相當滿意。

  他頓了頓,看向了老法師:

  “使者先生,我想向黑暗教會求證一件事……”

  說著,他的表情略微有些古怪:

  “你們下屬的各個種族部落……最近是否有神像丟失?”

  聽了他的話,老法師先是一愣,繼而明白了什么,微微恍然。

  而后,他的表情漸漸難看,幾乎是咬牙切齒道:

  “這些該死的……狡詐的精靈!邪惡的瀆神者!”

  “哈哈哈哈……”

  死亡荒漠上,陣陣大笑聲傳來,滿是歡快的氣息。

  一支滿載戰利品的隊伍,排著漫長的陣列,浩浩蕩蕩地朝著黑暗山脈的方向前進。

  隊伍的組成者是清一色的精靈,他們人數足足有兩千多人,穿著各種各種的裝備,騎著各式各樣的魔獸,打著各不相同的旗幟,如同一支凱旋歸來的軍隊。

  他們是參加了死亡荒漠任務的高端玩家們。

  這一次,由四大公會牽頭,十多個二流公會加盟,組成了這支精靈聯合先遣軍。

  他們一起合作,先后襲擊了死亡荒漠上的三個中等部落,覆滅了一個,并在援軍趕來之前劫掠了另外兩個。

  現在,收獲頗豐的他們,心滿意足地帶著再也裝不下的戰利品開始了返程。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還帶著大勝后的余韻,嘴角上揚,目光明亮,洋溢著難以掩蓋的自信和愉悅。

  而這其中,猶數被一群玩家圍起來的,騎著山地巨熊,扛著自然之心鳶尾花旗的德瑪西亞最為得意。

  他眉飛色舞,神情之中滿是嘚瑟。

  而周圍的玩家,則圍著他不斷吹捧:

  “不愧是你!德瑪西亞!神罰都能被你玩出新花樣!”

  “哈哈哈哈哈哈!我現在都還記得,那些半獸人見到黑暗與陰影之神神罰時候的表情,就如同見了鬼一樣!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這是來自‘友軍’的正義背刺!”

  “笑死了,當時他們那個表情,我都懷疑他們被劈傻了……”

  “最過分的還是德瑪西亞大佬啊!明明包圍了寨墻,你卻偏偏放走了一個,還是見過神罰的,這是要把屎盆子扣在黑暗與陰影之神的頭上嗎?!”

  “而且還大喊這不是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神罰嗎?那夸張的表情……我都要噴飯了!”

  “大佬六六六!”

  玩家們眉飛色舞。

  而話題的中心,從地下世界的矮人那里利用半獸人奴隸交易來黑暗與陰影之神神像的德瑪西亞更是無比驕傲。

  他得意地說道:

  “基操,基操而已,勿六,勿六。”

  “大佬厲害!”

  “事實證明,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被廢的神罰流?哈哈哈哈……”

  “嘿嘿嘿,讓他們狗咬狗!”

  其他玩家不斷拍馬屁。

  不過,聽了玩家們的話,德瑪西亞卻搖了搖頭:

  “讓他們狗咬狗倒不一定,半獸人智商是低了點,但也不傻,那么多人總有人能看出我們的套路的,我們又不是沒有前科。”

  “不過……嘿嘿嘿,惡心惡心他們,埋埋釘子倒也夠了。”

  他嘿嘿嘿地笑道。

  這精神小伙,不笑還好,一笑起來,總是有種說不出的猥瑣。

  不過,周圍的玩家卻吹捧得更厲害了:

  “不愧是德瑪西亞大佬!”

  “德瑪西亞大佬六六六!”

  然而,在吹捧了之后,他們又激動地圍了上來,神情期待:

  “那個……德瑪西亞大佬,神像……能不能分我們公會點?”

  “是啊是啊!賣給我們也好!我們出高價的!”

  只是,聽了玩家們的話,德瑪西亞卻搖了搖頭:

  “不不,這可是我好不容易交易來的,要搞你們自己搞去,方法我都寫在論壇上了。”

  黑暗與陰影之神可不是烏勒爾。

  祂可是實打實的中等神力真神。

  事實證明,祂的神罰厲害多了。

  那種洗地一般的神罰效果,一發就把中型部落好不容易豎起來的寨墻劈垮了,順帶著還將范圍內的半獸人和倒霉的玩家全部陰影怪物化了……

  這個威力,別說是半獸人了,玩家都傻眼了,就連德瑪西亞都被嚇了一跳。

  這么強大的秘密武器,他自然要自己留著。

  自然之心公會還不夠用呢!

  “大佬別這樣啊!”

  “沒辦法啊!只有你的商會有信譽啊!我們去找矮人的時候,他們都當我們是瘋子……”

  “大佬帶帶我啊!”

  玩家們依舊不死心。

  “嘿嘿嘿……你們求我啊!你們喊我爹,我就送你們神像!”

  德瑪西亞更加得意,表情逐漸向賤兮兮轉變。

  毫無疑問,他又有點飄了。

  玩家:……

  周圍的其他人沉默了數秒……

  隨后傳來了異口同聲的聲音:

  “大佬……我們求你了……”

  “爹!活爹!”

  德瑪西亞:……

  足夠的利益面前,面子什么的,在游戲里面都是用過的紙……

  幾大公會的動靜很大。

  這一次出擊,他們不僅動用了《精靈國度》的戰場頻道,還在網上開啟了直播。

  而一直分心關心著玩家動態的伊芙,自然也知道他們的種種操作。

  祂坐在自己的神座上,若有所思:

  “黑暗與陰影之神的神罰嗎?”

  “德瑪西亞這家伙,真的每次都能搞點新花樣……”

  祂輕笑了兩聲,搖了搖頭。

  雖然祂不覺得這件事會真正打擊到兩位真神之間的合作,但有時候,分歧都是從小事開始的。

  而對于真神來說,褻瀆神像不是小事。

  別的真神的神罰無緣無故地劈了自家的信徒,也不算是小事了。

  只是,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畢竟是中等神力的真神。

  微弱,弱小,中等……

  祂與烏勒爾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三兩語就能解釋清楚的。

  伊芙可不覺得就算是祂知道自己神罰劈得有問題,也會像烏勒爾那樣妥協,改變神罰機制。

  畢竟……被劈得又不是祂自己的信徒。

  而被褻瀆神像,恐怕這位真神也恨憤怒,降下神罰是必須的。

  只是……玩家們很明顯發現了新大陸,以后霍爾德爾的神像絕對會成為香餑餑。

  他恐怕要繼續憤怒一段時間了……

  對此,伊芙自然樂見其成。

  反正已經是敵對方了,就算是再敵對一些,祂也不介意。

  想必未來,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神罰也會日常光顧死亡荒漠……

  在這種情況下,神罰劈了其他信徒并不是問題,后續的神罰如何操作才是問題。

  而這,是很有可能影響到真神之間的合作的。

  就看霍爾德爾怎么辦了。

  某種意義上講,這就是陽謀了……

  正如伊芙所猜測的那樣,此時此刻,某兩位真神之間,也的確陷入了某種尷尬之中……

  虛空中的某個異空間中。

  數道或是神圣威嚴,或是邪惡墮落的虛幻身影不斷匯聚。

  為首的身影全身籠罩在陰影之中,氣息浩瀚,正是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的投影。

  而在祂的對面,還有另一道神圣的氣息,被銀色的光輝和冰雪環繞。

  是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的投影。

  兩位真神彼此對視,氣氛一時間有些凝重。

  “霍爾德爾冕下,您的神罰……是不是需要給我一個解釋?”

  烏勒爾那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