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1章 這家伙是真的賤啊……

  天界,寒冬與狩獵神國之中。

  蒼茫的天幕上烏云翻滾,電閃雷鳴,醞釀著一種躁動又壓抑的氣息。

  不過,神國之中的祈并者似乎卻已經對此習以為常。

  他們僅僅是虔誠地低下頭,默默禱告著……

  神國的天氣往往代表著真神的心情。

  而毫無疑問,這定然是父神冕下再次陷入憤怒了。

  真神憤怒,天地變色。

  感受著這浩蕩神威,雖然依舊還有不少祈并者陷入了惶恐之中,但更多的卻是早已習慣了……

  沒辦法,最近一兩年內,真神冕下似乎生氣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如果天天都感受著真神的憤怒,哪怕是再虔誠的祈并者,最終也會麻木。

  烏勒爾很憤怒。

  祂原本以為施展神降化身的時候被卑劣的凡人擊潰就已經足夠讓神無法接受了,卻沒想到今天竟然還會受到更加過分的羞辱。

  仍然還是那些效忠于邪神伊芙的奇怪精靈,這一次……他們竟然敢直接褻瀆自己的神像!

  多少年了。

  烏勒爾不知道已經有多少年自己沒有被這樣對待過了。

  信徒供奉的真神神像就是真神的臉面,褻瀆神像無異于打真神的臉!

  更別說,這種被供奉的神像都和真神之間冥冥之中有著聯系,對神像做的一切,某種意義上講真神也能直接感應到。

  這就好比你正坐在自己的神國中,聽著祈并者念叨自己的尊名,享受著信徒供奉的信仰之力,好不快活。

  突然就有人呼喚你,而等你答應之后,劈頭蓋臉地朝你腦門上吐了一口痰,撒了一泡尿,或者直接潑了一攤糞……

  過分。

  真的太過分了。

  無法無天。

  真的是無法無天!

  當然,歷史上真神之間的戰爭,也不是沒有對立真神的狂信徒這么干過……

  不過,一般這樣干的狂信徒,都會被真神施以的神罰直接處死。

  這也是真神之間的默契了。

  褻瀆真神神像的凡人,真神可以直接出手,不需要考慮其他。

  不過,問題就出在這里。

  一般的凡俗生物,觸犯神威之后被施加神罰,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這些奇怪的家伙,你就算是劈死了他一次,他之后還會復活!

  其實,烏勒爾也多多少少猜到了這些精靈是如何復活的。

  畢竟……邪神伊芙有生命權杖嘛,又疑似死神的屬神,理論上是可以做到復活信徒的。

  這就真的很惡心了。

  相當于你神罰的效果根本沒達到……最多是讓對方信奉的真神失去了一些復活信徒的力量。

  而更惡心的是,你甚至會感應到同一個存在,三番五次嬉皮笑臉地來褻瀆神像!

  嘲諷……

  這簡直就是對真神赤果果的嘲諷!

  烏勒爾真的要被氣壞了……

  祂不知道這些長耳朵抽了什么風,一定要和他的神像過不去。

  不過,這種疑惑僅僅持續了數次。

  因為他很快就發現,這些可惡的精靈的最終目的根本不是褻瀆神像,而是想要借用祂在神像中留下的神罰機制,與他的半獸人信徒同歸于盡……

  每一次,這些精靈僅僅死亡一人,就會帶著祂的一群半獸人信徒陪葬。

  而這個發現,更是讓烏勒爾的憤怒再次上了一個新的高峰……

  嘲諷……

  將真神的神罰當成工具使用,用來對付真神本身的勢力,這無疑是比褻瀆真神更加過分的嘲諷,也是更加讓真神難以忍受的褻瀆!

  和其他真神一樣,烏勒爾的神罰同樣也是不分敵我的范圍性懲罰。

  這是因為不分敵我的范圍性懲罰是所有懲罰中最為嚴厲的懲罰,也最彰顯真神的威嚴不容褻瀆。

  更別說被供奉的神像,往往都被信徒小心存放。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被人褻瀆,除了瀆神者不可原諒外,看守神像的信徒也要擔負很大的責任。

  所以,神罰的目標本就不僅僅是瀆神者,同樣也有信徒中的失職者。

  然而,問題就出在這里了……

  死亡荒漠的智慧種族只有半獸人,還是腦袋不怎么靈光的那種。

  大家都是烏勒爾的信徒,平日里,供奉神像的地方很少設防的,誰會想到忽然有一群不怕死的家伙沖進來瀆神啊……

  而且,還是怎么嚴重怎么來,各種花樣不帶重復的。

  這就要提到另一點了。

  那就是神罰也是有程度的,會根據褻瀆的程度而定。

  褻瀆有輕有重,當著神像的面辱罵真神是一種褻瀆,罵完之后又往神像上撒尿也是一種褻瀆,罵完了尿完了又往神像上潑糞還是一種褻瀆……

  越是嚴重的褻瀆,懲罰就越嚴重。

  而可惡的是,這些精靈全都無一例外地選擇了最為沒有節操的褻瀆。

  撒尿潑糞摔神像已經是正常操作了。

  更過分的甚至還有帶著哥布林,利用精神操控控制哥布林對著神像做不可描述之事的……

  不能忍啊……

  真的不能忍!

  別說是對真神了,那樣的事,就算是普通的半獸人遇到了,也不能忍的!

  種種褻瀆,哪怕是烏勒爾知道附近有自家的信徒,但不施與最嚴厲的神罰,也無法接受!

  當然,祂也不是沒有考慮過將范圍性神罰改為目標性神罰,只懲罰這些精靈。

  但是每當祂心中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都很快又被真神的驕傲所壓下。

  范圍性神罰是真神間的通用神罰。

  如果祂這么做了,祂總有一種自己輸了的感覺……

  更別說,能夠讓這些精靈褻瀆到神像,本身也就是信徒的失職了……

  不過,雖然心中憤怒,但烏勒爾也依舊清醒。

  祂很快通過王庭下達神諭,要求各個部落看好自己的神像,不能被邪惡的精靈褻瀆!

  至于神罰的標準……

  烏勒爾不準備改變。

  也不能變。

  絕對不能變!

  因為這也是真神的臉面。

  這是原則性問題!

  如果僅僅因為一些精靈的挑釁就改變神罰的標準,變范圍性攻擊為只針對精靈的單體攻擊,那烏勒爾就相當于將自己和這些精靈拉到同一水平去對待了。

  祂是誰?

  祂可是高高在上的真神!

  怎么能夠因為這些骯臟邪惡的家伙而改變自己的做法?

  某種意義上講,這就像是對精靈們低頭了一般。

  低頭?

  絕不!

  這是烏勒爾絕對不能忍的……

  當然,如果伊芙知道了祂的想法,就會忍不住嘲笑了。

  如果祂是烏勒爾的話,祂肯定會直接修改神罰標準,把范圍性攻擊變單體的。

  過度的堅持不是驕傲,而是傲慢。

  而賽格斯世界的真神,高高在上了太久,早已傲慢習慣了。

  傲慢地對待弱小的存在,也終究會有翻車的一天。

  千年前衰敗的精靈族,甚至包括數萬年前衰落的巨龍和泰坦,乃至古神……不都是因為如此嗎?

  可惜,這也僅僅是伊芙的看法罷了。

  不過,烏勒爾的神諭終究還是有效的。

  在祂下達了保護神像的命令之后,玩家們下手的難度,也直線上升了起來……

  “哎……又是一群半獸人死守著,他們怎么反應得這么快啊?”

  一個中型部落外,一名玩家看著被半獸人嚴防死守的祭祀帳篷,一臉的無奈。

  “是啊,一個個小地圖上標的部落都是這樣,聽說第一軍團他們還遇到過有黃金職業者親自保護神像的,簡直可怕……”

  另一個玩家說道。

  “不會是官方看到我們的操作,強行提高任務難度吧?這也太狠了吧?”

  有玩家不確定地猜測著。

  “應該不會,按照《精靈國度》一向的機制,倒有可能是半獸人的ai反應過來了。”

  有玩家搖了搖頭。

  “哎……反應也太快了吧,我還沒爽夠呢!”

  玩家們紛紛嘆了口氣。

  他們已經嘗到了神罰流的甜頭,用來搞中大型部落屢試不爽。

  尤其是一旦對神像出手,本身就會驚動部落高層,更容易將半獸人高端戰力一網打盡……

  然而,當半獸人提前最好防護準備,那就真的難了。

  玩家們還不知道是烏勒爾下達了神諭。

  他們只覺得是因為被精靈騷擾德多了,半獸人就算是反應再慢也意識到問題了,所以各個部落才紛紛加強了對神像的看守。

  小部落不提,神像保護得再好也不是玩家大公會的對手。

  不過,中等部落和大部落這么一搞,玩家們就很難下手了……

  尤其是大部落,人本來就多,還往往有強者坐鎮。

  那可是真正的強者,之前獅心王伊姆什發動大軍進犯精靈之森都沒有加入的強者,不乏一些實力可怕的存在……

  這樣的存在只要下定了決心保護神像,玩家是一點機會也沒有的。

  對此,一直關注著死亡荒漠上玩家和半獸人的斗智斗勇的伊芙也微微搖了搖頭:

  “也的確是小道,神罰流……說到底問題的關鍵還是烏勒爾,如果祂鐵了心插手的話,只要改改神罰標準,玩家肯定就沒戲了。”

  “不過現在就算是不改,僅僅加強防御的話,也沒什么區別。”

  不過,就在玩家們垂頭喪氣的時候,就在伊芙覺得“神罰流”破產的時候,這種騷操作的開發者德瑪西亞又發帖了。

  標題和半獸人們的動向有關,也和神罰流玩法有關——“關于半獸人保護之下如何開展神罰流的一點小想法”。

  “嗯?又發帖了?”

  注意到論壇動態的伊芙也是心中一動。

  祂好奇地點開,瀏覽了起來:

  “大家好,我是德瑪西亞,我又回來了!”

  “看到標題,我想大家應該就知道我這次要說的是什么了,沒錯,這次咱們就再談談神罰流!”

  “之前我通過神罰機制,開發出來了這個新玩法,屢試不爽,不過……很明顯《精靈國度》的npc智能很高,現在才沒過多少天,很多半獸人部落都警惕起來了,對神像嚴防死守……”

  “這也是大家現在很頭疼的問題。不過,在我看來,這個問題也是有解決辦法的。而辦法……就在小部落身上!”

  “眾所周知,半獸人的中大型部落人多,又有強者,只要他們足夠小心的話,我們玩家是無法搞事的。”

  “不過,小部落就不同了。”

  “小部落實力很弱,哪怕他們再嚴防死守,也是沒辦法抵抗我們聯合起來的攻擊的。所以……我現在想要提供一個新的思路……”

  “那就是,以小博大法!”

  “什么叫以小博大呢?總結來說,就是襲擊小部落,搞到他們的神像,先偷偷存下來……然后再去中、大型部落褻瀆神像!”

  “雖然小部落的神像神罰威力不大,但我經過研究發現,神罰威力不僅和部落大小掛鉤,也和褻瀆的方法掛鉤!”

  “嘿嘿嘿,在這里,我給大家推薦一種效果極佳的方法,有點賤,但是屢試不爽。”

  “那就是找一個會精神控制的法師玩家,抓一個哥布林,褻瀆神像的時候帶著哥布林,控制哥布林對神像做些羞羞的事情……”

  “相信我,這是我嘗試了n次之后,發現的褻瀆神像效果最佳的方式了。以這樣的方式挑釁,佐以一定的言語攻擊,哪怕是部落再小,也絕對引來滾滾天雷!”

  “嘿嘿嘿,中大型部落是可以守護神像,但是他們只能保護內部的神像,卻不能防范來自外部的攻擊……利用這個辦法,足以讓他們喝一壺了!”

  “而一旦有機會,利用小部落神像神罰的威力將中大型部落擾亂,甚至重傷神像守護者,從而借機會搞到中大部落的神像的話,那一切就發達了!”

  “不過,還有一件事要說在前面,那就是收集小部落神像之前,一定要畢恭畢敬的,不要引來烏勒爾的注意力,此外還要小心小部落的信徒和祭司對神像禱告……”

  “如果有人禱告了,被發現了,那么拿到神像的時候,是會直接引起神罰的。”

  “而若是一切順利,嘿嘿嘿,你就會發現,就算是半獸人的中型部落,大型部落保護神像的再好,也抗不過外部的天降神罰的……嘿嘿嘿……”

  帖子到此結束。

  而看完了德瑪西亞的帖子,伊芙則再次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這家伙……是真的賤啊……”

  德瑪西亞的帖子,算是給陷入瓶頸的“神罰流”提供了新的思路。

  一時間,搶劫小部落的烏勒爾神像成為了玩家們最熱衷的活動。

  這種奇特的現象,連伊芙看了都感到哭笑不得。

  而德瑪西亞提供的褻瀆方法,在被廣大玩家同時評論好賤的同時,也受到了更廣泛的歡迎。

  因為……是真的好用。

  哥布林本身就是一種連賽格斯世俗土著都不喜歡的生物,其名字在俚語中甚至都代表著罵人。

  而讓這樣的存在去以那樣的方式褻瀆神像,也只有德瑪西亞想得出來了。

  隨著新技巧的開發,死亡荒漠也再次雞飛狗跳了起來……

  轟隆的雷鳴聲不斷在死亡荒漠上轟響,而每一聲轟響,都代表著一個中、大型部落倒霉。

  不過,這種現象卻并沒有持續太久。

  玩家們僅僅是又熱鬧了數天,就徹底放棄了神罰流。

  無他。

  因為烏勒爾的神罰不再是范圍性攻擊了。

  祂改單體了……

更新完畢!月底辣!求個七月保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