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97章 都是體面神,大家吐口痰再走

  嘩啦啦幾百枚金鎊掉在地上,亮閃閃的,很是吸引人。

  糟了!我的金鎊!

  看到不小心掉出來的家當,沙魯臉色一綠。

  而后,還不等他彎腰撿起來,金鎊就被精靈們拾了起來,連帶著他的狼牙棒法杖一起成為了戰利品。

  “哈哈,第一次見主動掉落物品的boss,而且竟然有這么多金鎊,好富啊!”

  拾起金鎊的精靈哈哈大笑道。

  沙魯:……

  那是我搜刮了好多年的金鎊……

  他心中委屈。

  但小命要緊,沙魯又不敢造次,只能用哀怨的目光望著拿走他金鎊的精靈……

  不過很快,沙魯就感到周圍的氣氛驀地一變,忽然有了一種令人心悸的壓抑感。

  而后,他又看到一名黑發紅瞳的精靈少年,和一為身姿窈窕的紅發半龍人女郎突然站了出來,擋住了那個精靈的去路。

  他們的身后還屁顛屁顛地跟著幾頭雛龍,而他們的目光,和那幾頭雛龍一樣,都緊緊地盯著精靈手中的金鎊,帶著強烈的壓迫感……

  而那種令人心悸的氣息,正是源于他們的身上。

  這是兩個實力恐怖的強者!

  而且很可能是強大的黃金職業者!

  沙魯心中咯噔一聲,越發感到絕望。

  有這么強大的職業者坐鎮,這次部落算是徹底完了……

  而后,他看到少年和女郎直接堵住了撿起金鎊的精靈,而那個精靈愣了愣,隨后討好般地將金鎊分成兩份,雙手奉上:

  “邁瑞爾大人,提比利婭大人,這金鎊正要送給你們呢!嘿嘿,還請以后多多關照哈!那個……多給點龍鱗和龍涎……”

  “不錯。”

  “這還差不多。”

  少年和女郎紛紛點頭,隨后互相瞪了瞪,將金鎊瓜分。

  龍鱗和龍涎?

  沙魯微微一愣,再次看向了少年和女郎。

  這一次,他注意到了對方那明顯有別于常人的豎瞳。

  再想到那讓人喘不過來氣的威壓,結合賽格斯大陸上的種種傳聞,沙魯的心臟狂跳了一下,莫名地有了一種恐懼……

  他忽然,對這兩個連精靈都要畢恭畢敬的存在的身份,有了些許猜測……

  巨龍!

  他們很可能是化形的成年巨龍!

  這一刻,沙魯徹底打消了趁亂再逃跑的念頭……

  成年的巨龍,那可是比普通的黃金職業者更恐怖的存在!

  當然,他看向金鎊的目光也更悲痛了。

  因為他知道,這次金鎊是真的回不來了……

  沙魯徹底失去了抵抗之意,抱著頭蹲了下來。

  而后精靈們很快一擁而上,將他身上的裝備也扒了個干凈……

  祭祀袍,牛皮靴都沒給他留下,就連他隨身攜帶的那個心愛的頭蓋骨做成的骨杯,都被人奪走了。

  而沙魯本人,只能穿著單薄的內衣,一臉茫然地看著陷入了某種興奮狀態的精靈們……

  半獸人部落已經徹底完蛋了。

  在沙魯投降的那一刻,原本還在激烈抵抗的半獸人們受到了極大的心靈沖擊,不少同樣也喪失了斗志……

  而剩余的半獸人,也放棄正面戰斗,開始四散奔逃。

  對于半獸人部落來說,祭司是一個部落的魂。

  當祭司投降的時候,那這個部落的魂和膽氣就已經散了……

  于是,接下來就是一場一面倒的碾壓。

  精靈們獰笑著追著殺奔逃的半獸人,搶劫著徹底混亂的村落,并將一個又一個投降的半獸人統統扒光了裝備丟在一起,在死亡荒漠的夜風下瑟瑟發抖……

  不止是冷的,也是嚇得。

  而沙魯則張大的嘴巴,一臉茫然地看著這群享受著殺戮和搶奪的精靈們。

  他對類似的景象其實并不陌生。

  死亡荒漠強者為尊。

  哪怕是半獸人部落之間,在獅心王徹底統一荒漠前也是經常互相發生戰爭,屠殺和劫掠是再也正常不過的操作。

  很多半獸人對生死也看得很淡,沙魯這樣的膽小鬼倒是少數了。

  不過……那種部落間的爭斗是半獸人之間的事,是獵人之間的競爭。

  而眼前的卻完全不同。

  在他的記憶里,半獸人和其他種族之間的斗爭,進攻的往往應該是他們半獸人,而遭到劫掠的才該是人類村鎮或是精靈隱居點才對……

  然而,神明卻仿佛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此時此刻,獵人變成了獵物,而原本人畜無害的獵物,則變為了獵人……

  荒謬又諷刺。

  戰斗又持續了二十分鐘,就徹底結束了。

  此時此刻,綠洲上的半獸人定居點已經徹底化為了廢墟。

  除了那些趁亂順利逃走的,以及在精靈的襲殺之下戰死的,整個部落幸存并投降的半獸人,只剩下了一百來個。

  此外,還有七八個投降的索倫商會的傭兵。

  近千人的半獸人小部落,可以說已經算是徹底完了。

  一百多名半獸人和七八個人類傭兵聚集在一起,被繩索拴著,茫然又驚恐地看著打掃戰場的精靈們。

  他們的目光中,帶著困惑,不解,恐懼,以及震撼。

  老實說,精靈們的數量并不多,還不到三百人。

  但是每一個人都至少有著黑鐵上位巔峰的力量,更有二十來個實力強大的白銀職業者。

  而最恐怖的,還是那兩個被沙魯懷疑是巨龍化形的存在。

  面對這樣的力量,還是夜襲,只能說半獸人部落敗的不冤枉……

  恐怕……也只有那些有黃金職業者坐鎮或是擁有黃金比蒙的真正大部落,才能扛得住吧。

  沒有俘虜逃跑。

  一開始的確有,是一名人類。

  不過在對方被一擁而上的精靈穿成了刺猬并直接灰飛煙滅后,剩下蠢蠢欲動的家伙也徹底老實了……

  徹底死心的俘虜們簇擁在一起,目光中滿是對未來的恐懼和茫然。

  沒有人不知道半獸人和人類對精靈做過什么……

  而這些傳說中無比邪惡的精靈的報復,也沒有人不感到畏懼。

  與俘虜們的心驚膽戰不同,玩家一方則如同過節了一般喜慶。

  “哈哈哈,果然!搶劫才是致富的最佳方式啊!”

  望著定居點外堆積成山的繳獲戰利品,以及貨物載得滿滿當當的二十輛馬車,玩家們一臉的喜色。

  領隊小咸喵也是神情興奮,小臉激動得紅撲撲的。

  “統計好了沒有?我們總共繳獲了多少?”

  她看向了負責統計戰利品的公會成員。

  而對方則點了點頭,驚喜地說道:

  “統計完了,會長,咱們這次發大財了,好像正好撞上了人類的商隊來訪,嗯……就是索倫商會。”

  “戰利品什么都有,五花八門,不過,數量最多的是裝備、糧食和獸皮。”

  “半獸人掉落的裝備有六百多套,此外還有五百套嶄新嶄新的帝國制式裝備,每一套都和咱們的黑鐵中位裝備差不多,全部折合成貢獻度的話,恐怕要上千萬!哈哈,也就是說這一場襲擊,咱們每人都能分到三四萬貢獻度呢!”

  “這么多?”

  小咸喵眼前一亮。

  果然……殺人放火金腰帶!

  死亡荒漠地圖太棒了!

  這地圖要火!

  絕對的!

  而匯報玩家還在繼續:

  “糧食的話,我們倒是不缺,但是現在玩家多了,糧食也多多益善,至于獸皮……這好像是死亡荒漠的特產,在人類世界賣的挺紅火的,我們可以賣給德瑪西亞的安利商行,或者干脆直接派人去楓葉城賣掉,也能換不少好東西!”

  獸皮么?

  小咸喵點了點頭。

  這是人類世界的奢侈品,而且就玩家看來,這獸皮也挺好看的,就算不賣給npc,自己留著應該也可以開發開發服裝,倒時候再賣給其他玩家……

  她如此想著。

  “對了,還有……我們還解救了三名被抓起來的精靈npc,現在肖邦在安慰她們。”

  匯報玩家又說道。

  精靈npc?

  小咸喵神情一喜。

  這真的是意外收獲了……

  要知道,拯救精靈的話,是可以顯著提高陣營聲望的,而陣營聲望,是和商城折扣掛鉤的!

  而且,很多被救助的精靈,在返回翡冷翠后都有極大的概率覺醒成為任務npc,而這種任務npc對于拯救過他們的玩家來說好感度全都是滿值的,領起私人任務來非常方便!

  當然,哪怕是拋去了拯救精靈帶來的收益,已經不僅僅將《精靈國度》看做一個單純的游戲的小咸喵,也愿意看到更多的精靈被拯救……

  “最后……”

  匯報的玩家頓了頓,看向了半獸人和人類俘虜們:

  “我們總共抓了136名俘虜,其中128名半獸人,8名人類,平均實力在黑鐵中位左右,絕大多都是淺信徒,人類里面還有兩個無信者。沒有重傷的,有部分輕傷的,但可以醫治,我們專門挑過了,都是挖礦的好材料……”

  “很好!”

  小咸喵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么多俘虜,也差不多了。

  她的半獸人礦工只是一個設想,雖然理論上有很高的可行性,但第一次嘛……還是不要搞太大的陣勢,免得出問題。

  至于俘虜的信仰問題。

  虔誠信徒很少有投降的,所以俘虜大多都是淺信徒。

  而就算是虔誠的俘虜投降了,玩家們怕是也不敢收留的……

  在游戲的設定里一旦信徒到了虔誠信仰的層次,死亡之后靈魂都會回歸神國的,如果把這樣的存在帶回去,那風險太大了。

  不過,讓小咸喵有些驚訝的是,沒想到這個半獸人部落中的祭司竟然也投降了。

  要知道,祭司理論上來說應該都是最頑固的,不該這么慫才對。

  直到小咸喵用信仰之眼看了看對方的信仰,才知道了為什么……

  這個半獸人……明明是個白銀祭司,卻僅僅是個淺信徒!

  她一開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直到反復看了好多次,將對方看得都有些發毛了,才終于確定對方真的僅僅是個淺信徒……

  這真的讓她驚訝了,她還以為這會不會是游戲出bug了。

  精靈中想要成為祭司,都必須資深的虔誠信徒才行,也不知道他這個淺信徒的半獸人是怎么當上祭司的……

  不過,這也讓小咸喵放棄了干掉對方的想法。

  虔誠信徒很難放棄信仰,但淺信徒就不一樣了。

  這一百多名半獸人僅僅是初選,只有選擇放棄信仰的人,才會被帶回去,剩余的還是要成為經驗值和貢獻度的。

  畢竟……哪怕是淺信徒,也是有成為虔誠信徒的風險的。

  當然,真要說的話,哪怕是無信者,也是可能會成長為虔誠信徒甚至狂信徒的,最保險的方法其實是干脆讓這些半獸人和人類改信世界樹得了,還能白嫖一下祭司的任務。

  只不過,小咸喵并不覺得自己是那盤菜,也不指望將大部分精力放在這些半獸人和人類身上,只要保證他們沒有退路就可以了……

  其實,辦法很簡單。

  只見她露出一個小惡魔一般的微笑,對著一旁的玩家耳語了幾番。

  而那個玩家眼前一亮,很快走了下去……

  不一會兒,他就回來了,手里多了兩尊小巧的神像。

  神像是玩家臨時用土捏的,像模像樣,這對于某些擅長土屬性魔法的大佬玩家來說并不困難。

  一尊是仿造的半獸人部落中供奉的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

  而另一尊則是黑暗與陰影之神霍爾德爾,是按照玩家們地下戰爭截圖中制作的。

  前者是半獸人信奉的真神,而后者……則是索倫商會傭兵信奉的真神。

  與神殿供奉的神像不同,這樣的神像并沒有接受信仰之力的洗禮,并不能接受真神的神降。

  然而,卻有著極強的象征意義。

  只見小咸喵笑瞇瞇地走到了半獸人和人類傭兵方面前,將兩尊神像放了下來。

  而后,她微微一笑,說道:

  “各位,光是認輸投降,我們也是無法饒過你們的,除非你們放棄自己的信仰,成為無信者。”

  “喏,這是你們信奉的真神的神像。寒冬與狩獵之神冕下和黑暗與陰影之神冕下都是體面神,大家吐口痰再走。”。

  她的聲音甜糯又好聽。

  只是聽在半獸人和傭兵俘虜的耳中,卻如同一個披了精靈皮的魔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