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96章 別殺我我投降

  “礦工?”

  聽到小咸喵的話,玩家們紛紛眼前一亮。

  這就要從魔法槍說起了……

  隨著蒸汽槍被改良成為威力更大,而且還可以吃到經驗的魔法槍,射手職業隱隱有了興起的趨勢。

  與需要認真學習技藝的弓箭不同,對于玩家們來說,魔法槍更容易上手,而且也瞄得更準,殺傷也更高。

  這讓很多對弓箭的使用感到頭疼的遠程玩家見到了曙光。

  不僅如此,配合原本適用于弓箭的輔助技能,魔法槍甚至能發揮出更強的威力。

  而哪怕是非射手玩家,甚至一些施法者玩家,也可以隨身攜帶一把魔法槍防身。

  毫無疑問……

  玩家們開發的魔法槍,在經過一眾大佬的測評以及高度夸贊和安利后,短短數天的時間就一躍成為了最受歡迎的武器。

  然而,精靈之森魔法槍的產量,卻遠遠比不上玩家們對魔法槍的需求。

  將蒸汽槍改造成魔法槍并不困難。

  對于一些學習過魔法銘文的玩家來說,只要按照論壇上大佬們公布的改造辦法,就可以自行將蒸汽槍改良。

  而那些學過鍛造的玩家,甚至還可以利用材料自己打造更為精品的魔法槍裝備。

  然而,問題就出在改良和打造上。

  與其他武器不同,魔法槍的改良和制造必須用到一種具有不錯魔導性的金屬——秘銀,以及可以儲存魔力的礦石——魔石。

  前者用于改良魔法槍,后者不僅用于改良,還是儲存魔力的裝置,更是一種消耗品。

  有了這兩種材料,玩家們才可以大展身手。

  于是,這兩種材料就自然而然成為了精靈之森的稀缺品。

  可惜的是,精靈之森并沒有這兩種材料。

  平日里,玩家們一般都是利用精靈之森的特產與地下世界的矮人交換。

  然而這個交易量還是太少了,也太昂貴了。

  大佬們還玩得轉,平民就得靠邊站了。

  不過,也不知道是玩家們運氣好,還是游戲官方早有安排。

  就在很多玩家在論壇上瘋狂吐槽魔法槍的改良成本的時候,有人在瑞文戴爾發現了秘銀礦和魔石礦……

  唔,或許不該說有人發現。

  而是有腦子轉得快的玩家,通過日復一日的講故事,送好吃的等花式“跪舔”,終于把隱居在瑞文戴爾地下的蜘蛛女皇蘿絲的好感刷到了50以上……

  最后,在軟磨硬泡下,玩家如愿以償地被她告知了礦產的所在……

  這可不容易。

  因為這兩種材料,對于地穴蜘蛛來說同樣也是美味的食物來著。

  于是……轟轟烈烈的采礦運動開始進行了。

  平民射手玩家的春天也到來了。

  然而,有了礦產,還需要開采。

  地穴蜘蛛本身就喜歡吃這些礦產,讓它們幫忙那就肉包子打狗。

  所以……只得玩家們。

  而開采礦產,可是一個費力的苦力活……

  于是另一個問題來了。

  那就是玩家們突然發現,精靈之森缺勞力了……

  精靈之森玩家多嗎?

  自從公測之后,足足十六萬玩家匯聚精靈之森。

  雖然大多數老玩家長期游走在野區,但十萬名新人足以讓核心區變得熱鬧非凡。

  然而玩家多是多了,精靈之森的勞力卻反而更匱乏了。

  因為……魔法槍的需求又增加了。

  不是所有的玩家都愿意干苦力活的,更多的玩家向往的還是劍與魔法,冒險與戰斗。

  讓他們每天抽一個小時干一干枯燥的日常任務還行,但若是一天到晚都干苦力的話,除了自虐狂,沒人受得了。

  都是來玩游戲的,又不是自虐的……

  而老玩家們想到的辦法,就是通過和新玩家“交易”,讓新玩家出賣苦力挖礦,從而換取老玩家抽出一定的時間帶他們去高級地圖刷怪升級。

  這種辦法是雙贏,但老實說效率說不上高,因為新玩家們挖礦的速度真的是非常感人……

  要怪也只能怪《精靈國度》太硬核了。

  就連挖礦,也是個熟能生巧的技術活。

  更別說精靈是以敏捷建賬,除了那些走坦克戰的玩家外,大多力氣都有限……

  因此,此時此刻聽到小咸喵提到“礦工”一詞,其他玩家瞬間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了。

  “對啊!可以把這些半獸人帶回去幫我們挖礦!”

  “哈哈,喵巨,你可真是個天才!我怎么沒有想到?”

  “你真的只有15歲?”

  “仔細一看,半獸人比我們壯多了,力氣也大,的確很適合誒!”

  “而且還好養活!咱們精靈之森最不缺的就是糧食!”

  “嘶……我們甚至可以直接養一大群的半獸人挖礦,還可以發展成產業,進一步把礦石出口賺錢!”

  “出口礦石算什么?馬上要大戰了,也可以把俘虜的半獸人全賣給幽暗矮人!嗯……無信者我們留下,有信仰的賣掉!”

  “人才啊!你們都是人才!”

  玩家們七嘴八舌,一臉興奮。

  他們都是萌萌委員會的成員,不少本身也都是半生活系玩家,各種奇思妙想隨手拈來。

  沒一會兒,他們甚至都快商量好如何利用萌萌委員會開發房地產積累的資本,如何進一步把整個精靈之森未來的半獸人交易包圓了……

  看著神情激動的會員們,小咸喵哭笑不得,連忙提醒道:

  “不過話說回來啊,只有無信的半獸人才能帶回,不然還是有隱患的,而且不要強求……我們人少,也帶不了那么多人。”

  “明白明白!”

  玩家們紛紛點頭。

  一番興奮之后,他們對于晚上的偷襲更加期待了。

  不過,這一次已經不僅僅是為了經驗值和貢獻度了。

  半獸人部落的中央帳篷中。

  祭司沙魯坐在火把下,一邊傻笑著金鎊,一邊美滋滋喝著剛剛從索倫商會買來的麥酒。

  “嘿嘿嘿……等安德里斯他們回來,再賣了金龍和精靈,我就能湊夠一筆上貢的錢,可以在戰爭的時候給部落換一個安全的位置了。”

  他自言自語道,神情之中滿是期待。

  老實說,沙魯并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稱職的白銀祭司。

  最早的時候,他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見習祭司罷了,還是憑借著關系混進去的,信仰也僅僅是淺信徒的程度。

  然而,一個人的成功離不開個人的奮斗,也需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

  三年前的時候,部落里唯一的老祭司回歸了神國。

  而每一個部落,至少要有一個本部落祭司,才能保持和王庭的聯系。

  可是,他所在的這個部落人數太少,又過于偏遠,最終只能矮個子拔高個,讓他這個馬馬虎虎的見習祭司破了格提升……

  他以為這就結束了。

  可是去年冬天,獅心王戰死,王庭動蕩,整個死亡荒漠大洗牌。

  此后,父神下達戰爭神諭,狩獵教會忽然開始對所有部落的祭司進行大批量的實力提升,而他這個原本就不稱職的祭司,竟然也分到了名額,獲得了前往王庭接受神眷的機會……

  他當時還想拒絕,畢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常常和人族走私商打交道,他也受到了些許影響,信仰可并不算虔誠……

  真要到了王庭,那可就露餡兒了!

  然而使者卻說每個部落必須要有至少一名祭司接受神眷,而教會已經研究決定了,他們這個小部落只能他上,由他來做在未來的戰爭中領頭的祭司長了……

  結果卻讓他很意外。

  明明只是一名不到虔誠信徒水平的淺信徒,他竟然獲得了神眷,成為了高高在上的白銀祭司!

  當然,是白銀祭司中墊底的那一種……

  而同行的其他部落的祭司,都要比他強得多,甚至還有不少直接成為了白銀上位的祭司。

  不過,這也讓沙魯相當慶幸外加滿意了……

  對于他來說,這個地位就如同撿來的一般。

  然而,滿意之后,卻是惶恐。

  作為一名常和人類打交道,自認為見識豐富的智者,沙魯明白這絕對不正常。

  而這種臨時性強行提升成為祭司的現象,他也從人類的游吟詩人那里聽說過……

  那是真神之間進行決戰之前才有的操作,而這樣的存在,往往都是戰爭中的炮灰……

  炮灰……

  沒錯。

  成為白銀祭司之后,他就必須要帶領部落的戰士參戰,親自走上戰場。

  然而,沙魯并不想成為炮灰。

  他左思右想之后,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通過賄賂,改一改本部落在大軍中的位置,只要能夠處于后排,生存幾率就會大一些……

  “嘿,聽說那些邪惡的精靈不僅悍不畏死,還茹毛飲血,會吃掉俘虜,將他們做成肉串……簡直比惡魔還要惡魔,我可不想和這樣的家伙戰斗……”

  他搖了搖頭。

  再次將心愛的金鎊清點了一邊,沙魯小心翼翼地將其放回藏好的地方,并用破布輕輕地蓋上,并擦去了痕跡。

  而后,他端起頭蓋骨做的杯子,將麥酒一飲而盡。

  咂了咂嘴,他美美地點了點頭,隨后把骨杯一扔,躺上獸皮鋪就的床鋪,閉目小憩,等待安德里斯等人的歸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沙魯從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

  他看了眼天色,夜已經深了。

  然而,安德里斯等人依舊還沒有回來。

  這個發現讓他眉頭微微一皺。

  他站起身,在自己的帳篷里走來走去,忽然有些坐立不安。

  “怎么過去了這么久還沒有回來?”

  沙魯有些不滿地嘟囔道。

  安德里斯已經出去小半天了,然而到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不僅如此,和他同行的族人也是再無聯系。

  而這,也讓原本因為金龍而興奮的沙魯,逐漸冷靜了下來。

  他已經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了,這周圍根本沒什么危險,如果真的說有危險,那也應該是誤入死亡荒漠的人類旅客碰到了他們半獸人。

  然而,狩獵隊離開的時間卻太久了……

  “不會是安德里斯那家伙將金龍獨吞了吧?”

  沙魯喃喃自語道。

  這是有可能的,畢竟金龍價值太大了,而他雖然派出的人手遠多于傭兵,但安德里斯可是白銀職業者!

  人類的節操,他可不信。

  想到這里,沙魯越發地不安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帳篷外傳來了一陣陣吵吵鬧鬧的聲音。

  那聲音嘈雜、混亂,隱隱地似乎還夾雜著爆炸、慘叫和吶喊,好像還有刀劍碰撞在一起的金屬聲。

  “怎么回事?有人襲擊?”

  沙魯愕然,神情一肅。

  而這個時候,帳篷忽然被撞開,一名受傷的半獸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驚恐地說道:

  “沙魯大人,不好了!精靈打過來了!精靈打過來了!”

  精靈打過來了?

  沙魯愕然,懷疑自己聽錯了。

  不過,看著對方那一臉驚恐的表情,他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一聲。

  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一直沒有消息的安德里斯等人……

  “不……不會吧。”

  他咽了一口唾沫,連忙抄出自己那根狼牙棒改成的法杖,向帳篷外走去。

  不過,在即將走出帳篷的一剎那,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又趕緊支開報信的半獸人,隨后回到自己藏匿金鎊的地方,將藏好的金鎊裝入懷中,才再次向帳篷外走去。

  而當沙魯來到帳篷之外的時候,則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驚呆了。

  天色已深。

  但此時此刻,半獸人部落卻無比明亮。

  然而,照亮這一切的,不是別的,而是火焰。

  熊熊燃燒的火焰。

  那是被火球點燃的帳篷和茅草房。

  原本就因為入秋而顯得干燥的建筑,此時此刻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般,驟然燃燒,燒紅了半邊天,整個部落都陷入了混亂。

  一名名騎著各種各樣魔獸的精靈嗷嗷叫著沖了進來,與部落中的半獸人展開了混戰。

  不,不該稱之為混戰。

  那根本就是一邊倒的碾壓。

  只見那些精靈高舉著奇奇怪怪的金屬管,對著一名名半獸人戰士噴出一條條火舌,而半獸人戰士們則在慘叫聲中紛紛倒下。

  時不時的,沙魯還能聽到精靈們的爭吵:

  “臥槽!別都打死了啊!”

  “切,急什么?上千個半獸人呢!”

  沙魯:……

  “精靈……真的是精靈!而且是精靈之森的邪惡精靈!”

  看著精靈那如同傳說中描述的那樣華麗的裝備,沙魯不由失聲。

  他看不清楚到底來了多少精靈,只覺得似乎每個地方都在戰斗,四面八方都是敵人。

  空氣中,滿是草料建筑的燒焦味,以及濃郁的血腥味兒。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早有預謀的偷襲。

  而且……相當成功。

  看著徹底陷入了混亂的部落,沙魯只覺得大腦一邊空白。

  而就在他猶豫著是招呼著族人反擊還是偷偷開溜的時候,精靈們也注意到了他。

  沒有辦法,白銀職業者就如同黑夜中的光明一般,在玩家們探知下是如此的矚目。

  在發現沙魯這個近乎突然冒出來的白銀職業者,而且竟然還是一名經驗值極高的祭司之后,一眾玩家眼前一亮,嘩啦啦地就沖了過來,獰笑著舉起了武器……

  感受到生命的巨大危機,沙魯神情劇變,臉色蒼白。

  他幾乎是下意識把狼牙棒法杖護在頭頂,同時高聲喊道:

  “別殺我!我投降!”

  不過,此話一出,他就立刻后悔了……

  因為他忽然想起來從精靈之森逃回的巖窟部落的半獸人曾經說過,這些邪惡的精靈從來不接受敵人的認輸……

  比起認輸,他最好的做法應該是轉身就跑,或者是招呼族人戰斗。

  而僅僅是一句話的時間,沙魯就錯過了最佳的時機,被好幾名精靈圍了起來。

  完蛋了……

  他心中悲涼。

  然而讓他有些意外又驚喜的是,精靈們的武器,并沒有落下……

  沒……沒有殺我?

  沙魯被嚇得下意識打了個嗝。

  “扔掉武器,抱頭蹲下!”

  精靈們用刀指著他說。

  “啪嗒……”

  沙魯毫不猶豫地將狼牙棒法杖丟在了地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