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77章 回歸與情報

  雷霆霹靂,如同天怒。

  在半獸人們呆滯的視線中,在精靈們茫然的視線中,只見囂張跋扈的半獸人首領直接被雷電劈成了一截漆黑的焦炭……

  然后,緩緩倒地。

  他那焦黑的臉朝著天空,似乎還停留在剛剛仰天嘲笑神靈的那一刻。

  只不過此時此刻看去,倒像是一種對他本身的嘲諷,無比可笑。

  神靈的威嚴不容褻瀆。

  別說是真神了。

  哪怕是偽神,在對方勢力范圍之內如此嘲諷也是徹頭徹尾的作死行徑。

  尤其是這位神靈還不在天界,而是本身就位于這個位面之中,甚至于這名半獸人首領還在人家的勢力范圍之內!

  空氣中,開始飄散出一種烤肉的味道。

  那刺鼻的氣味兒讓一些精靈直接臉色發白,忍不住嘔吐出來。

  而其余的半獸人,已經徹底驚呆了。

  “死……死了……”

  “雷電……是神罰!這是神罰!”

  “偽神注意到我們了!不……是真神注意到我們了!”

  他們的神情很快轉變為驚懼,又從驚懼轉為惶恐,最后竟然紛紛丟下武器,四散奔逃……

  短短數息之間,圍著精靈的幾十名半獸人就逃得不見了身影,只有地上一截焦黑的尸體,似乎還在訴說著剛剛到底發生了什么。

  精靈們的表情則很是精彩。

  不過很快,他們就紛紛陷入了振奮:

  “天譴了……真的天譴了……”

  “這一定是神靈的庇佑!是生命女神聽到我們的祈禱了!”

  “贊美自然,贊美生命,贊美偉大的伊芙女神!”

  “只不過……為什么是雷電?”

  “當然是因為裝13遭雷劈啊。”

  神國之中,聽著精靈們的贊美和禱告,伊芙悠悠地道。

  雖然身為一個半路出家的異世界神靈,祂倒是沒有像這個世界的真神那樣對臉面看重的要死,一看到凡人的褻瀆就會陷入暴怒之類的……

  但是,既然這個半獸人這么想要天譴了,不給他來點豈不是很過意不去?

  為此,祂甚至還特意將神力轉化為了閃電的形式,甚至因此還多了一些消耗……

  “可惜了,是個狂信徒,好像還是個預備神眷者。不然的話,既然是首領,八成知道些什么半獸人的秘密,還能留個活口探探口信的。”

  伊芙有些遺憾。

  在“看到”半獸人首領的那一刻,伊芙就大致感覺出對方的信仰層次了。

  這不是說伊芙能夠看清楚其他真神信徒的信仰水平,而是伊芙在半獸人首領身上感知到了一絲烏勒爾的神力氣息。

  而這種類似的真神氣息,只有受到了真神祝福的信徒才會擁有。

  這樣的信徒,一般都是狂信徒,有潛力成為神眷者的那種。

  狂信徒可是很難得的。

  伊芙幾乎能夠想到,以天界之中那位鐵憨憨神的暴脾氣,在感知到自己重點關注的信徒被其他真神,尤其還是正和自己交惡的真神劈死的時候,臉色該有多么精彩了。

  不過,伊芙卻沒有對其他的半獸人出手。

  這是因為半獸人首領是狂信徒,靈魂受到烏勒爾庇佑,無論祂如何做,也不能阻止狂信徒死亡之后靈魂回歸神國的。

  所以,這件事的前前后后,寒冬與狩獵之神烏勒爾肯定會都知道的。

  然而,半獸人首領被劈死,是因為他冒犯了真神的威嚴,哪怕是烏勒爾再不爽,也得認。

  因為這是半獸人先犯了神怒。

  但如果伊芙對其他半獸人出手,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或許暗地里,只要不被其他真神發現,祂想怎么以大欺小都沒問題,就像當初在精靈之森核心區對付半獸人那樣……

  但這事不能擺在明面上。

  這是真神之間的游戲規則。

  信徒之間的沖突,只能依靠信徒的力量解決。

  雖然伊芙也不喜歡這種游戲規則,但祂也不能否認,自己也是因此獲益不少的。

  “不過,狂信徒都這點智商,看來烏勒爾對信徒的管理,也不過如此了。”

  伊芙搖了搖頭。

  半獸人們紛紛逃走,精靈們終于安全了。

  伊芙略微感知了一下,精靈們雖然多多少少都有傷勢,包括賽琳娜在內的幾人甚至還是重傷,但都沒有生命危險。

  因此,伊芙也就放棄了直接動用神力跨越虛空給他們治療的沖動。

  畢竟,回歸的信徒越來越多,遇到襲擊受傷的也有不少,但伊芙哪怕神力是再充裕,也不可能遇到一個,就跨越虛空直接治療的……

  “呼叫玩家吧,讓玩家去接應他們,順便給他們治療。”

  祂熟練地連接上游戲系統,感知了一下賽琳娜等人的行進途徑,隨后在世界頻道發布了一條消息:

  伊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布類似的消息了。

  每次有新的精靈回歸的時候,只要他們進入了玩家活躍的范圍,祂都會在公屏以系統通知的消息發布類似的通告,點擊坐標后還會查看到精靈在小地圖上的位置以及他們的狀態。

  這是自從烈焰部族回歸之后,為了吸取教訓,伊芙特意組織的“隨機任務”。

  玩家完成之后,也會給他們不菲的獎勵。

  現在,類似的任務也在玩家之中成為了香餑餑了。

  一般來說只要看到了,在附近的玩家都會搶著做。

  當然,如果賽琳娜一行人再前進一段時間,等他們正式進入伊芙的實際勢力圈,也就是玩家們活動的范圍以后,也是會有任務發布,讓玩家接應的,現在不過是提前了一些而已。

  而系統消息一出,在黑暗山脈中探險與刷怪的玩家們紛紛停下了動作。

  “嗯?又有接應任務了?”

  “坐標255,437……”

  “離我們不遠!快去快去!別讓別人把任務搶了!”

  “額……不打怪了嘛?都半死了……”

  “打個錘子!一頭黑鐵上位的魔獸咱們幾個人分也就一人一千點經驗值,完成一次接應任務至少三千經驗和一千貢獻度呢!運氣好護送到翡冷翠的話,還能加npc好感!”

  “就是就是!而且你不是祭司嗎?不想晉級了?”

  “臥槽!想起來了,剛剛回歸的精靈信仰都會狂飆的,混到傳道者的身份可是能‘白嫖’信徒名額的!這可是好機會!快走快走!”

  一時間,在黑暗山脈活躍的玩家隊伍紛紛行動了起來。

  如果從神國的模擬沙盤看,就會發現黑暗山脈中的一顆又一顆藍色的光子開始朝著某個方向移動。

  玩家們紛紛行動了起來,而作為已經護送了好幾撥族人返回精靈之森的橡木之手高層,賽琳娜也是清楚類似的接應機制的。

  她振作起來,對眾人打氣道:

  “大家再堅持一下,我們已經引起了女神冕下的注意,只要翻越了前面那塊山頭,肯定就會有族人接應我們回家了。”

  眾精靈聽了,臉上紛紛露出了一絲向往。

  他們這些人,要么是在人類社會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要么是被橡木之手從奴隸手中救出來的,早已變得麻麻木木,已經好久沒有產生類似的期待了……

  此時此刻,經歷了剛剛的危險,他們對回家的期盼越來越強烈了,也隱隱地有了一絲忐忑的情緒。

  如果要用一個詞語來形容的話,或許就是近鄉情怯吧。

  一行精靈彼此攙扶,拄著拐杖,在和煦的夏日山風中,在伊芙的注視之下,如同朝圣者一般在山巒間前進……

  而當他們艱難越過了前方的一座山頭之后,也終于看到了期待中的身影……

  只見前方數百米外的山麓中,匯集了足足上百名的精靈!

  這些精靈穿著華麗的鎧甲和法袍,甚至還有不少身份高貴的白衣祭司。

  “族人!真的是族人!而且還有祭司大人!他們來接應我們了!”

  看到了這些精靈,眾人神情激動,有的年長的精靈甚至老淚縱橫。

  上百名精靈啊!

  這可是上百名精靈啊!

  多少年了,他們都沒有見過如此多的族人了?

  雖然在艾瑞斯王國的時候,隱隱聽到了一些精靈族的謠言,但那些謠言實在是太夸張了,很多精靈是都不信的。

  他們曾經向賽琳娜求證過,然而賽琳娜卻對精靈之森的變化微笑不語,而是吊著眾人的胃口,讓大家心癢癢的同時又更加期待起來。

  而此時此刻,看到如此多的精靈來接應他們,精靈們那緊繃了好多天的心神,終于繃不住了。

  哪怕是隊伍里因為生命女神馬甲的緣故而對伊芙的信仰最不堅定的淺信徒,也忍不住一邊贊美著生命和自然,一邊激動地歡呼……

  不過,回歸的精靈們在痛哭和歡呼,但領隊賽琳娜,表情卻有些怪異。

  其他精靈不知道這些族人的身份,但她望著那些三五成群,或坐或站,有的還打鬧做一團的精靈,卻再清楚不過他們是誰了。

  每一次回歸接應的,大概率都是天選者。

  只是,為什么會有祭司?

  她絕對認不錯!

  那七八名身穿祭司袍的族人絕不是普通的精靈,因為只有天選者才會又跳又蹦的……

  然而,天選者雖然效忠于女神,但據祂所知絕對沒有祭司才對。

  畢竟,只有信徒才有機會成為祭司!

  自己前往艾瑞斯王國的兩個月,精靈之森到底發生了什么?

  賽琳娜陷入了驚異和疑惑之中。

  精靈們看到了玩家,而玩家們也看到了精靈。

  與精靈一樣,玩家們也發出了一陣歡呼。

  他們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同時涌了過來……

  而看著玩家們朝自己涌來,精靈們心神大震。

  這種即將回到家鄉,看到親人歡呼迎接的場面,讓他們紛紛陷入了極大的感動之中。

  與玩家們一樣,他們也咬了咬牙,拖起連續奔波數天而疲憊不堪,甚至帶著傷勢的身體,朝著玩家們跑去……

  他們幾乎可以看到,雙方聚集在一起,一起擁抱,一起痛哭的場面了。

  只不過……

  這樣的場面并沒有發生。

  精靈們忽然發現,在接應自己的族人奔跑了幾十米后,他們就不再前進了。

  如同遇到了看不見的屏障一般……

  只見這些族人或是原地奔跑,或是趴在空氣上張牙舞爪,或是如同蟲子一般扭來扭去,或是干脆駐足不前……

  雖然依舊在歡呼,但他們再也不會前進半步了。

  精靈們:……

  看著這個有些怪異有好笑,同時把那種感動的氣氛莫名毀掉的場面,他們紛紛陷入了呆滯。

  不過,被精靈們用擔架架著,知曉真相的賽琳娜卻忍不住捂住了臉。

  她一邊咳嗽,一邊艱難地解釋道:

  “他們是天選者,他們不能離開女神冕下規定的活動范圍,所以……這應該就是他們最大的活動區域了。”

  天選者?

  精靈們紛紛一愣。

  “這……就是天選者?傳說中女神冕下在死神冕下的協助下打造的精靈軍團?”

  他們紛紛失聲。

  這一路上,包括在艾瑞斯王國之中,他們已經不止一次聽到天選者這個名號了。

  隨著地下世界的戰爭,生命女神伊芙的神名已經開始在賽格斯世界傳揚了,而一同傳揚的,也有傳說中效忠于祂的數量眾多,擁有和英靈軍團一般的復活能力的精靈軍團——天選者!

  雖然很多人認為傳言過于夸張,但有一點是絕對不會錯的。

  那就是,天選者的身份代表著伊芙女神的核心力量,而天選者也是精靈族重新崛起的直接出力者!

  一時間,精靈們肅然起敬。

  他們不再猶豫,繼續前進,終于和玩家們匯聚在了一起。

  而剛一接觸,玩家們就立刻熱情地圍了上來,幾乎每一個精靈面前都會有著數個玩家噓寒問暖,一邊遞送著隨身隨帶的各種水果,一邊給他們治療傷勢。

  這其中,尤其屬賽琳娜身邊的玩家最多。

  “賽琳娜小姐,好久不見啊!”

  “賽琳娜大人,這次你是從黑暗山脈來的啊,是去南邊接應族人了嗎?”

  “賽琳娜女士,一路辛苦了,你的臉色似乎不太好,我剛剛晉升成為了正式祭司,趕緊給你治療吧!”

  玩家們很熱情。

  不過,賽琳娜卻感覺有些慚愧。

  因為她發現,這些天選者竟然都認識她,然而她卻不認識對方,最多覺得某些人眼熟……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

  賽琳娜是虔誠信徒,又是回歸過精靈之森的,早已開啟了任務系統,是可以對天選者發布任務的。

  在玩家們的眼中,這就是全隊唯一一位白色模板的npc!

  凡是開啟了任務系統的精靈,其名字都會出現在玩家的視野里,甚至有不少人還對賽琳娜有印象……

  相反,玩家的數量那么多,賽琳娜肯定是都不會認全的。

  不過,隨著玩家們對精靈們的治療,賽琳娜卻注意到,那些身穿祭司袍的精靈竟然是真真正正的祭司,因為他們使用出來了真正的神術!

  不僅如此,賽琳娜還發現,他們竟然能夠清楚地辨認出一行精靈之中,哪幾個人的信仰不是那么虔誠。

  因為那幾位對生命女神依舊持懷疑態度的族人都會被天選者祭司圍上去,在一臉懵逼之中,聽到對方對生命神教的宣揚……

  賽琳娜:……

  “天選者……也終于有人開始接受女神冕下的信仰,并致力于傳道了嗎?”

  這一刻,她莫名有些欣慰。

  不過,她卻對那幾位族人并不擔心。

  因為一次次事實已經證明了,凡是對生命女神持懷疑態度的族人,在回歸精靈之森之后,知道了生命女神的真相,也往往會變成那些信仰轉變最快,對伊芙女神最為虔誠之人……

  因為,他們的懷疑,本身就是對母神,對世界樹的堅持。

  玩家們的治療很有效果。

  雖然僅僅是黑鐵下位的祭司,但卻已經將賽琳娜的狀態穩定住了。

  而她狀態剛一穩定,就忍不住對玩家發布起任務來:

  “天選者,請你們快點帶我去見愛麗絲,還有零大人,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匯報……”

  “重要的消息要匯報?”

  聽到她的話,玩家們眼前紛紛一亮。

  他們的目光隱隱發綠,如同看到了美味食物的餓狼。

  這一刻,玩家們嗅到了劇情的味道……

  在玩家們的簇擁之下,一行精靈順利地回歸了精靈之森,而賽琳娜也一邊接受著深度的治療,一邊在天選之城的神殿休息室中見到了生命圣女愛麗絲,以及神眷者零。

  而她,也將自己知道的消息告知了對方。

  “你是說,從艾瑞斯王國得到消息,死亡荒漠的半獸人又開始蠢蠢欲動了,開始各種阻擊回歸的精靈,不僅如此……通過在艾瑞斯王國地下黑市埋下的暗線,你們還發現索倫商會最近動作不斷,在朝死亡荒漠運送了大批戰略物資?”

  以神眷者零的馬甲降臨的伊芙微微挑眉,輕聲說道。

  而臉色已經好轉的賽琳娜則嚴肅地點了點頭:

  “沒錯,就是這樣。”

  “索倫商會雖然是一家走私商會,但其擁有的勢力和能量已經不亞于一個人類小國了。”

  “我懷疑……半獸人已經和索倫商會搭上線,而他們的目標……則是我們精靈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