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76章 不過偽神罷了……

  對于聆聽到的信徒禱告聲,伊芙并沒有直接將目光投過去,而是意識回歸神國,并直接連上了自己的信仰網格……

  現在祂的信徒越來越多了。

  以自身的神魂和神格為核心運轉信仰網絡,聆聽信徒的禱告并作出回應已經不是一個好辦法。

  因此,伊芙早早地就將信仰網絡徹底和神國綁定了。

  這里就要提到一點了。

  如同很多藍星中提到的一樣,信仰之力并非是一點副作用都沒有的。

  最直觀地講,哪怕是真神,如果時時刻刻都能聽到無數信徒的祈禱,包括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那么……即使真神的神魂再強大,光煩也要煩死。

  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長期聆聽信徒的禱告,讓自己的神魂完全沉浸在信仰之力中,真神甚至還有被污染的風險……

  沒錯,污染。

  至少……對于那些想要保持成神前的本心的信仰真神來說,是一種污染。

  信仰的力量是強大的,也是神奇的,具有無限的可能。

  哪怕是真神,也無法透析它的神秘,而僅僅能利用轉化……

  但同時,潛藏在信仰之力中的信徒對真神的認知,也是會影響到真神本身的。

  一般來講,如果真神長期直接和信仰之力接觸,神魂是很可能受到信仰的侵蝕,心態和思想都會發生變化,最終逐漸變成信徒心中認知的那個真神,而非原本的自己……

  因此,在自己的信徒數量突破到某個界限的時候,伊芙就早早地采用了其他信仰真神常用的辦法。

  那就是將自己的信仰網絡和神魂分離,把神國作為信仰網絡的正式核心,自己只需要通過神國掌控信仰網絡就好。

  打個比方的話,這就相當于在神國中構建了一個信仰計算機,協助真神來管理信仰網絡。

  這個神國信仰網絡甚至能夠代替真神聆聽一般信徒的禱告以及做出一定的回應,并處理一般祭司或牧師的晉升等等……

  這樣的話,不僅減輕了工作量,也避免了信仰對真神的影響,而真神只需要享受信徒提供的信仰之力轉化成的神力就可以了。

  不過,這樣也有壞處。

  那就是維持神國的信仰網絡,是需要很大消耗的。

  而且信徒越多,消耗就越大,導致信仰之力轉化為神力的比率就越低……

  這也是為什么很多神力強大的真神,信徒的數量都很恐怖。

  沒辦法,想要維持一個強大的神力,還要保持本我,在神力轉化比率很低的情況下,必然就需要更多的信徒。

  而更多的信徒,就意味著更大的負擔,也意味著更低的轉化率……

  如此惡性循環,也就導致強大真神需要的信徒數量都極為恐怖了……

  當然,讓神國網絡自行處理信徒的祈禱和回應,這僅僅是針對一般的信徒。

  真神肯定會對于一些特定的禱告內容,和特殊的信徒,予以特別對待,親自聆聽的。

  嗯,某種意義上講,其實伊芙做出來的游戲系統,就相當于一個特殊的信仰網絡了,還是和祂真正的信仰網絡相連的那種……

  順帶一提,伊芙之所以敢于光明正大地出現在賽格斯世界的舞臺上,并對外展現出自己極快的成長性,以及對精靈幾乎是公開的庇護舉動;這不僅僅是因為有海拉背鍋,祂也有了馬甲,同樣也是因為伊芙考慮到了信仰之力的特殊,從而想到的另一個解釋自己身份和力量的辦法……

  嗯,一個很適合祂的辦法,甚至連祂和前任世界樹相似的相貌都能解釋的通的辦法……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回到當下。

  作為一個有打算長期經營信仰之道的真神,伊芙自然也對親自聆聽到信徒的祈禱做出了某種條件設置。

  而她的設置,就是要么是狂信徒及以上的信徒的禱告,要么是陷入了極大危險之中,信徒的絕望禱告……

  很明顯,通過隱隱約約感知到的禱告信徒的情緒,這次就是后者了。

  所以,伊芙必然是需要親自查看情況的。

  而且……祂也大概知道這次應該是誰。

  意識連接到神國的信仰網絡,伊芙也很快看到了祈禱的信徒,看到了他們所處的環境。

  這是一片嶙峋的山麓。

  而十幾名披著兜帽的精靈,正瑟縮在一棵枯死的樹木之下,臉色蒼白。

  這些精靈年齡有大有小,幼年被護在中央,而青年和老年則拿著武器站在外邊,不少人身上已經帶上了傷勢。

  而其中,一名金發碧瞳的女性精靈,正躺在人群中央。

  她臉色慘白,甚至有些灰敗,明顯是魔力消耗過度,或是強行施展了什么強大的技能后從而遭到了反噬的樣子。

  而她的樣子,早就在伊芙這里掛上名單了。

  賽琳娜·疾風。

  她是橡木之手的高層人員之一,與生命圣女愛麗絲·疾風是好友,常年活躍在人類世界,拯救著被人類捕獵的精靈和半精靈同胞們。

  賽琳娜在一次任務后被俘,關押在神圣曼尼亞帝國楓葉城的奴隸商會中,最后被玩家所救。(詳見288290章)

  她還回到過精靈之森一次,只不過最后放棄了安逸的生活,絕決定前往人類世界繼續為拯救同胞而努力。

  可以說,這是一位伊芙非常欣賞的精靈信徒了。

  而剛剛伊芙接到的禱告聲中,最清晰的就是她了。

  順帶一提,她的信仰雖然沒有達到狂信徒,但也是資深虔誠信徒的水平,伊芙對她期望很高。

  在她回歸過精靈之森后,伊芙也將她列為了關注對象之一,時不時就會將目光投向她,通過她看看橡木之手組織的現狀。

  當然,因為最近一直在操心奧羅斯半位面的事,祂已經好多天沒有關注對方了。

  不過,伊芙早有決定,打算一旦賽琳娜的信仰達到了狂信徒的水平,就將她收為神眷者……

  而現在,當伊芙的目光看到周圍那荒涼的山巒后,祂微微皺了皺眉:

  “黑暗山脈?賽琳娜她不是在人類世界活躍嗎?怎么會在黑暗山脈?”

  沒錯。

  這十幾個精靈所處的位置,正是黑暗山脈!

  伊芙一時間竟然有些懵了,不知道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畢竟……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神圣曼尼亞帝國都距離黑暗山脈太遠了,中間還隔著個精靈之森呢。

  不過,當伊芙注意到這些精靈身上的服裝后,卻心中微微一動。

  和伊芙熟悉的走淡雅肅穆風格的帝國服飾不同,這些精靈的兜帽卻都帶著一些稍顯華麗的花紋,而這種浮夸絢麗的紋路,是南方的另一個人類國度,實力僅次于神圣曼尼亞帝國的艾瑞斯王國才會流行的。

  這些精靈……來自艾瑞斯王國!

  一瞬間,伊芙就猜到了他們的身份。

  同時,祂也對賽琳娜的行動有了某些推測。

  因為祂前段時間還接到過橡木之手組織信徒的祈禱,據說他們準備前往艾瑞斯王國營救族人。

  艾瑞斯王國在死亡荒漠東側,豐饒平原的南方,與精靈之森同樣隔著半截黑暗山脈。

  如果想要回到精靈之森,在避開人類世界的同時,的確需要經過這里。

  看樣子,這就是橡木之手營救出來的另一批精靈了。

  不過,自從伊芙的玩家大軍擊敗了半獸人的軍隊之后,某種意義上將黑暗山脈就成為了伊芙的后花園,按理來說……應該是比較安全才對。

  只要不深入那些危險的地方,不遇到那些強大的魔獸,精靈們完全可以通過這里回歸精靈之森。

  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卻是明顯受到了攻擊,或者說……追殺。

  要知道,在橡木之手回歸之后,其組織成員的實力也早已今非昔比。

  不說別的,單就賽琳娜,其實實力就已經提升到了黑鐵上位的巔峰,距離白銀僅有一步之遙。

  如果想要對他們造成威脅,恐怕敵人之中,很有可能有中階職業者存在。

  難道是人類?

  伊芙微微瞇了瞇眼睛。

  隨著祂心境的變化,一時間,整座神國都有些風起云涌。

  不過很快,伊芙就看到了精靈們的敵人。

  那是三十多個拿著大刀狼牙棒的丑陋家伙……

  “半獸人?”

  伊芙很詫異。

  沒錯。

  半獸人。

  追上來并將精靈們包圍的,竟然是半獸人!

  不僅如此,他們的實力也普遍比較高,最強的一個竟然是白銀下位的半獸人戰士。

  這真的出乎伊芙的預料了。

  要知道,經過了黑龍城堡一戰,玩家們直接殲滅了半獸人的三萬大軍,這對于總人口才不過數十萬的半獸人來說,足以傷筋動骨了。

  更別說,就連他們的大王和首席大祭司,都折損在了這里。

  那一戰之后,半獸人就收縮了勢力范圍,退回了死亡荒漠,就連鐵憨憨之神烏勒爾,也老實了不少。

  尤其是地下世界的戰爭逐漸傳開之后,烏勒爾就更安分了。

  然而現在,半獸人竟然又出現在黑暗山脈了?

  他們還襲擊了回歸的精靈族?

  真就敢啊!

  現在的玩家可早已經不是當初的玩家了!

  一時間,伊芙瞇了瞇眼睛,氣息有點危險。

  “我看不上死亡荒漠那破地方,暫時懶得搭理你們,你們這就又跳起來了?”

  “還是說,死了三萬大軍,還覺得不疼?非要我做絕?”

  不過,雖然如此說,但祂的心中卻有些疑惑,也有些警惕。

  收縮勢力范圍的半獸人忽然又進入了黑暗山脈,并襲擊了精靈,這一定是在祂不知道的地方,有什么事發生了。

  而且,絕對不是好事。

  當然,也有可能單純的就是這些半獸人又腦子熱了,想要發揚劫掠的種族傳統。

  但無論如何,既然接到了信徒的祈禱,而且還事關精靈的安危,伊芙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烈焰部族回歸的時候,祂就已經犯過一次錯誤了。

  雖然當時也是因為祂實力太低,但終究是因為祂的操作不當,導致一些精靈身死……

  每一個精靈,對伊芙來說都是寶貴的。

  既然祂現在實力已經今非昔比,自然不眼睜睜看著信徒受欺負。

  哪怕距離這么遠動用神力的話,會消耗很大。

  想到這里,伊芙果斷地分出一部分力量,跨越虛空投了過去……

  黑暗山脈。

  精靈們看著圍上來的半獸人,神情憤怒。

  而憤怒之中,又帶著一絲絕望和不甘。

  “本以為距離回家就剩下最后一段旅程了,卻沒想到會遇到半獸人……”

  “這些混蛋!”

  “不是說翡翠山脈已經被族人們收復了嗎?為什么還會出現半獸人?”

  “不要怕,生命女神大人一定會保佑我們平安的……”

  “生命女神?哼……雖說繼承了母神冕下的神職,但在我的心目中,真正值得我信仰的,只有我們的母神,偉大的世界樹!”

  “但是,母神冕下真的已經隕落了,而聽說生命女神,可是我們的族人封神的……”

  “但生命女神冕下,也終究不是母神啊……”

  “還是我們太過弱小了,如果我們能夠再強大一些的話……”

  “只能走到這里了嗎?”

  精靈們的聲音很是混亂,也很是絕望。

  而聽著族人們的話語,躺在最中央的賽琳娜卻不由苦笑。

  母神冕下以生命女神的身份站到前臺,的確安全了不少。

  但是……卻也增加了傳道的難度。

  只是,不回歸精靈之森,她也沒辦法告訴族人們生命女神就是母神冕下。

  一切都要為了冕下的安全考慮。

  咳嗽了幾聲,她艱難地說道:

  “大家不要絕望,女神冕下是仁慈的,這里也已經是冕下的勢力范圍了,我們向祂虔誠祈禱,一定會得到祂的回應的……”

  遇到困難就向母神祈禱,在賽琳娜看來,這真的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然而,卻沒有辦法。

  弱小……

  就是原罪啊。

  如果自己能再強大一些就好了……

  此時此刻,賽琳娜變強的心,從來沒有如此強烈過。

  “呵呵,祈禱?生命女神?就是那個伊芙女神嗎?”

  她話音一落,一道粗狂之中帶著幾分嘲諷意味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是包圍了眾精靈的半獸人首領,那名白銀實力的半獸人戰士。

  “不過是一名盜竊了父神冕下神職的偽神罷了,父神冕下會讓祂知道觸怒真神的代價的,祂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今天,你們都要死!”

  他冷笑道。

  “額……不留活口嗎?”

  其他半獸人有些遲疑。

  “留個豬玀!這是大祭司的要求!精靈族都得死!不能放走任何一個,讓偽神和死神再多出一個不死的惡魔了!”

  半獸人首領咆哮道。

  而聽了他的話,精靈們很是憤怒:

  “偽神?你如此污蔑真神冕下,小心引來神怒,受到天譴!”

  “天譴?”

  半獸人首領又是一聲冷笑。

  他輕蔑地說道:

  “偽神就是偽神,在真正的神靈面前,祂會付出代價的……”

  “至于天譴……”

  他張開雙臂,看向天空,嘲諷道:

  “我就站在這里,倒是來啊?不過盜取父神神職的偽神罷了……”

  他話音一落,伴隨一聲轟隆的巨響,一道閃爍著紫光的雷霆從天而降,直接劈到了他的身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