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55章 母神

  “必須要做些什么,必須要讓族人們清醒地認知現在的局勢”

  “和平與善良是正確的,但是,和平與善良卻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

  “精靈族沒有野心,但精靈文明卻會成為其他文明野心的擋路石”

  “諸族在崛起,而一個完全沒有野心,處處忍讓的種族,只會成為靶子”

  奧羅斯如此想著。

  他希望成為教會的高層,改變信徒的觀念。

  他希望讓精靈和半精靈們認清局勢,變得強硬起來。

同時,他也希望族人們拋下自己的傲慢,看到其他種族的成長和潛在的危險  然而,縱使他有著天才一般的自然親和,縱使他成長的速度讓大祭司都感到驚詫,他卻連最基本的自然教會的祭司考試都無法通過。

  “奧羅斯,我知曉你是一名虔誠的自然信徒,也明白你對母神冕下的信仰無比堅定,然而,你的一些看法卻過于偏激了。”

  “和平與善良是自然教會的核心教義,無論別人如何做,我們都不應該挑起戰爭,墮入邪惡。”

  “精靈文明是偉大的,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我們的母神冕下也是這個宇宙最為強大的存在。沒有人能夠擊敗我們,更別說,我們也完全沒有和別人戰爭的理由。”

  “母神冕下創造我們的初衷,是為了給這個世界帶來和平與繁榮。”

  “只有和平,只有真誠和友善,才能讓這個世界美好地存在下去”

  當時的自然教會的大祭司,是如此向他說的。

  當然,這自然無法讓奧羅斯認同。

  “不,我不認可!”

  “你們的認知太過傲慢了,有些事,是由不得我們自己的!這樣的話,會毀掉精靈文明的!”

  “我要面見母神冕下,我要向母神冕下說清楚一切,偉大的母神冕下一定能夠理解我的!”

  他如此回復道。

  奧羅斯是這樣說的。

  也是這樣做的。

  那是一個真神行走于地面的時代。

  對于很多普通的智慧生物來說,真神并非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精靈族也如此。

  在精靈族中,有著這樣一個傳說。

如果誰能夠不借助任何外力,不動用任何魔法,完全封印自己的力量,僅僅憑借自身的,在一天之內攀爬到世界樹的樹冠  那么他就有機會覲見偉大的自然與生命之神,尤克特拉希爾冕下。

  這并不是一個輕松的任務。

  因為世界樹的樹干雖有裂紋,但卻很是光滑,那巨大的樹皮裂縫根本無法成為攀爬時的抓力和支撐點。

  不過,奧羅斯做到了。

  他花費了三年的時光,一天又一天的練習,終于在一天中的最后一刻鐘內,登上了世界樹的樹冠。

  他見到了母神冕下。

  母神的化身如同教會傳頌的那樣,圣潔美麗。

  祂溫和地看著奧魯斯,微笑道:

  “勇敢的孩子,我注視了你三年,你的執著和頑強打動了我。”

  “我可以滿足你一個愿望。”

  奧魯斯欣喜若狂。

  他虔誠地行了一禮,說出了自己的心愿:

  “母神冕下,精靈族已經開始沒落了,這樣下去的話,戰爭一定無法避免!”

  “我希望能夠成為您的眷屬,我希望改變族人們的認知!”

  奧羅斯將自己的一切想法,都說了出來。

  不過,聽完了他的訴說,母神卻僅僅是微微一笑:

  “衰落了,又如何?”

  衰落了又如何?

  奧羅斯微微一愣。

  “可是,精靈族是您親自創造的種族!是您用來管理世界的白銀種族!”

  他激動地說道。

  然而,母神僅僅是發出了一聲深深的嘆息。

  祂看向了遠方那充滿生機的精靈之森,緩緩說道:

  “我最早創造精靈的時候,這個世界已經是一片荒涼”

  “那時候,黃昏之戰剛剛結束,泰坦巨人滅族,巨龍歸隱,整個世界都瀕臨毀滅”

  “這個世界,需要一個新的種族來挽救。”

  “那就是精靈。”

  “現在,又過了這么多年,賽格斯世界已經恢復了生機。”

  “精靈族的使命,其實也已經結束了。”

  “其他種族的崛起,我并非沒有看在眼里,但是那又如何呢?”

  “精靈族,從一開始就不是為了掌控這個世界而創造的。”

  “這個世界在不斷變化,永遠沒有一直保持昌盛的種族。”

  “精靈族總會衰落的。”

  “而如果真的有了那么一天,身為母親,我自然會為大家留下最后一片凈土。”

  母神如此說道。

  “也就是說歸隱嗎?您所說的凈土,莫非就是精靈之森嗎?”

  奧羅斯問道。

  母神微笑著點了點頭:

  “沒錯。”

  “精靈一族是熱愛和平的,也是善良而沒有野心的。”

  “這樣的種族,其實本就不適合擔當整個世界的霸主。”

  “我也從來沒有想過通過精靈族掌控世界”

  聽了母神的話,奧羅斯微微失神。

  “可是,這不就是避讓嗎?精靈族真的會和平的歸隱嗎?”

  他問道。

  而母神僅僅是淡淡一笑:

  “避讓又如何?僅僅是沒有必要爭斗罷了。而且有我在,也沒有人敢于加害精靈族。”

  奧羅斯沉默了。

  是啊。

  母神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存在。

  有母神冕下在,哪怕是精靈族再沒落,也沒有人能夠欺負。

  “可是”

  他抬起了頭:

  “可是母神冕下,崛起的并非僅僅是其他的智慧種族,還有信仰真神”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

  因為有些想法,說出來的話未免對真神不敬。

  不過,母神卻似乎明白了他的所指。

  祂莞爾一笑,搖了搖頭:

  “你多慮了。”

  祂沒有過多解釋。

  但奧羅斯,大概也能猜到原因。

  是世界樹最初發現了信仰封神的道路。

  雖然世界樹本身沒有在這條路上深入,但祂卻指點了其他不少想要封神的存在。

  對于很多信仰真神來說,世界樹就相當于祂們的半個老師,或者說母親。

  萬神之母的稱號,并非是白起的。

  想到這里,奧羅斯低下了頭。

  而這個時候,母神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不過,你有一點說法不錯。”

  “現在的精靈族,的確有些傲慢了。”

  “精靈們的思想早已固化,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種族本身已經成為了世界的中心。”

  “精靈主角論的盛行,我也并非不知道。”

  “精靈族,的確需要不一樣的聲音。”

  說罷,祂看向了奧羅斯,微笑道:

  “奧羅斯,你可愿意接受我的眷顧,成為我的神眷者?”

  奧羅斯神情激動:

  “我愿意!”

  母神淡淡一笑。

  祂輕輕招收,手中出現了一團綠色的光團:

  “這是我當初嘗試信仰之路的時候,開辟的第一個神國,現在是封印狀態。”

  “可惜的是,我嘗試失敗了,這個神國最終沒有和我成功融合,而且還有逐漸從異空間化為位面空間的趨勢”

  “不過,這個失敗的神國卻有著相當完善的法則之力。”

  “我將這個失敗的神國賜予你,希望你能夠依靠它,成功領悟法則之力,踏入半神領域。”

  “這個神國潛力很大。”

  “如果你能夠徹底將其掌控,那么有一天,或許你能憑借它封神也說不定。”

  說完,祂輕輕揮手,將光團送入了奧羅斯的手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