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57章 埋了吧

  伊姆什拄著自己的獅心長劍,停止了攻擊。

  他背靠在一棵枯木上,看著眼前不斷增多的精靈,微微出神。

  聚集起來的玩家,已經越來越多了。

  伊姆什已經徹底被他們包圍了起來……

  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的那種。

  不過,此時此刻,伊姆什沒有攻擊,而玩家們也沒有敢貿然攻擊。

  之前交戰的時候,每一個攻擊他的玩家,最后都被他殺死了。

  現在他停下攻擊了,玩家們反而不想死了……

  大家,都擔心變成出頭鳥,嘲諷到BOSS。

  雙方……就這么詭異地僵持了起來。

  伊姆什的身邊已經沒有一個再站著的半獸人了。

  跟著他奔逃的最后幾十個半獸人,已經全部戰死,就連尸體也都化為了灰燼……

  看著周圍地上族人死亡后掉落的裝備,伊姆什的表情有些出神。

  他依舊還能認出來,哪件衣服是屬于哪一個半獸人的,哪個武器又是他當初賞賜給誰的。

  雖然種族是半獸人,但伊姆什的智力一向很好,記憶力也相當出眾。

  這是伊姆什一直以來都很驕傲的事。

  只是……此時此刻,他卻恨不得自己的記憶力越差越好。

  看著那一件件已經失去主人的裝備,伊姆什就想起了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想起了那三萬誓死追隨他的半獸人大軍……

  “如果……如果當初我沒有按照父神的神諭發動戰爭,是不是那些族人就不會死?”

  忽然之間,他的腦海中冒出了這么一個荒誕的念頭。

  不過很快,伊姆什又不由得微微嘆息。

  這……怎么可能呢?

  這可是信仰戰爭,是種族戰爭,是拼上一切的戰爭!

  在賽格斯世界……這就是最殘酷的戰爭!

  只有勝利者,才能生存……

  只有勝利者,才能擁有自己的信仰!

  父神的命令是不可以違背,也不能違背的。

  因為……

  父神的未來,也是半獸人的未來……

  “可是,三萬大軍覆沒,大祭司犧牲,就連傳奇實力的圖騰守護者也全都失蹤……”

  更深層的,伊姆什不敢去想。

  身為半獸人的王,雖然大祭司并沒有將父神的真正計劃告知給他,但是他也多多能夠猜到。

  這一次的戰爭,父神看得非常重。

  如果圖騰守護者都失蹤了,那恐怕是真的事態嚴重了……

  一時間,伊姆什心中有了一絲明悟。

  恐怕……更上層的存在,也早已交鋒過了。

  而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這場戰爭……已經失敗了。”

  雖然心中很不愿意承認,但是伊姆什也不得不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半獸人的未來,又會如何呢?”

  看著眼前那些警惕又興奮地注視著自己的精靈,他的神情有些茫然……

  這些精靈的眼神……伊姆什再熟悉不過了。

  在打獵的時候,在艾瑞斯王國劫掠的時候,在精靈之森捕捉精靈的時候,半獸人們都會露出那樣的眼神……

  那種眼神,是看獵物的眼神!

  而那種興奮,則是看到獵物即將到手時候的興奮!

  原來……自己對他們來說就相當于獵物嗎?

  一時間,伊姆什感覺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大的嘲諷。

  沒想到,一直自詡為獵手的他們,也有成為獵物的一天……

  沒想到,一直被他們視為獵物的存在,也有奮起反撲的一天……

  看著那些隨著他的沉默,表情越來越興奮,也越來越危險的精靈,伊姆什不由扯出一個嘲諷的般的笑。

  或許……

  這也是一種懲罰吧。

  伊姆什黯然地想著。

  累了。

  真的累了……

  身上的力氣越來越小,蝕骨般的疼痛越來越劇烈,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靠著枯木,拄著長劍,伊姆什的目光漸漸失去了焦距……

  而另一側,看到獅心王伊姆什不再攻擊,玩家們先是松了一口氣,進而激動,再而興奮,然而最終卻漸漸變為了疑惑……

  “嗯?BOSS怎么不動了?”

  “嘶……難道是在憋大?”

  “該不會是死了吧?”

  有玩家調笑道。

  然而,他這一句話一說,卻沒有人接話茬。

  一時間,所有人看向伊姆什的表情都古怪了起來……

  這名奮戰了許久的半獸人,此時此刻雖然還站著,但的確是如同雕像一般,沒有了一絲聲息。

  “不會……真的是死了吧?他可是黃金等級的NPC啊!而且……也沒化成灰啊?”

  最早調笑的玩家嚇了一跳。

  同樣在一旁圍攻的西紅柿炒番茄眼神微微一閃,沉聲問道:

  “有人收到經驗沒有?”

  玩家們面面相覷,彼此搖頭。

  沒有經驗……

  也沒有化成灰……

  那……應該不是死了吧?

  而這個時候,又一個身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全副武裝的獵人玩家,半身金色傳說裝備,看上去煞氣逼人。

  他神情冷凝,一手拿著匕首,在其他玩家驚訝的目光下,走向了枯木前的半獸人BOSS。

  “是盒飯!”

  “盒飯大佬來了!”

  “臥槽!盒飯大佬小心啊!這BOSS厲害著呢!別被反咬了!”

  一時間,玩家們紛紛提醒起來。

  經過一場廝殺,已經再也沒有人敢小看高階職業者了。

  然而,盒飯卻沒有停住,而是直接來到了獅心王伊姆什的面前。

  周圍的玩家瞬間安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看著盒飯的動作……

  只見盒飯先是做了一個攻擊的動作。

  然而,對方并沒有反應。

  盒飯眼神一凝,他果斷伸出手直接握住了伊姆什手中的長劍。

  對方……握得很緊。

  然而,在盒飯一碰之下,伊姆什的身體卻失去了中心,直接倒在地上。

  他的手中……依舊僅僅拄著自己的長劍。

  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已經沒有了一絲的神采。

  他真的……已經死了。

  “他死了。”

  盒飯沉聲道。

  一時間,玩家們瞬間炸了。

  “臥槽!真的死了?”

  “就這么被我們圍攻死了?”

  “等等……為什么沒有經驗啊!也沒有化成灰!”

  “不會是出BUG了吧?”

  而這個時候,盒飯的神情卻微微一肅。

  他又蹲了下來,開始仔細查看伊姆什的尸體。

  看到他這樣,西紅柿炒番茄心中微微一動,上前走了幾步,問道:

  “發現了什么?”

  盒飯沉默了片刻,說道:

  “他死了,但不是被我們殺死的。”

  “不是被我們殺死的?”

  玩家們紛紛愕然。

  “他……中了蘿絲的毒。”

  盒飯說道。

  “臥槽!中毒?”

  “蘿絲的毒?難怪難怪!”

  周圍的玩家紛紛恍然大悟。

  當然,也有人痛心疾首:

  “啊啊啊!早知道他中了毒!我們就該及時補刀啊!錯過了擊殺的時機了!”

  “這該死的經驗機制!策劃先司個馬!”

  “不過……是什么時候中的毒?”

  也有人不解地問道。

  “應該是蘿絲擊殺比蒙之后,我看那之后她追殺了這個BOSS幾次,不過被他逃了。”

  西紅柿炒番茄說道。

  “嘶……蘿絲的毒可是刁鉆的很,而且中毒之后,越是劇烈活動,就越是猛烈!不過,如果劑量不大的話,少量活動,好好壓制,及時治療的話還能救回一條命……”

  葫蘆撫摸著胸口,一邊心悸地回想著。

  “噗……你怎么那么清楚?”

  “別問!問就是知識淵博!”

  葫蘆臉色一黑。

  就連盒飯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僵。

  而聽了葫蘆的話,有玩家的表情有些古怪:

  “既然中了毒,就直接逃了唄,而且看他早期的樣子,活蹦亂跳的,肯定是能夠壓制傷勢的吧?”

  “是啊,他可是黃金職業者,速度那么快,還回頭和我們打什么,越打傷勢越重,結果最后中毒死了沒補到刀,人頭也不是我們的了,太虧了……”

  盒飯聽了,目光掃過周圍那些玩家們開始瘋搶的半獸人掉落的裝備,又看了一眼伊姆什手中至死也緊緊握住的獅心長劍,沉默了片刻,說道:

  “因為……他是半獸人的王,他不想拋下最后的這些人了。”

  “所以……哪怕明知道回頭一戰必會毒發身死,他也選擇了回頭。”

  聽了這句話,周圍不少玩家的動作齊齊一停。

  他們忽然想起來半獸人一開始沖鋒的時候怒吼的那些話語……

  他們要一起戰斗,一起回家……

  玩家們再次看向伊姆什的尸體,目光微微有些復雜。

  一時間,周圍歡快的氣氛也遲滯了不少。

  “埋了吧。”

  西紅柿炒番茄嘆息道。

  說完,他又忍不住自嘲一句:

  “該死的,明明只是個游戲而已,我這么在意干嘛……”

  不過雖然這么說著,他卻伸出手,鄭重地合上了伊姆什的眼睛。

  雖然是敵人,雖然是NPC。

  但是,這也是一個值得尊重的王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