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52章 烏勒爾,你輸了

  “想跑?”

  伊芙瞇了瞇眼睛,表情有些危險。

  不過,卻也并不慌亂……

  只見她注視著烏勒爾逃脫的方向,輕飄飄吐出了一個詞:

  “遲緩。”

  空靈的聲音很是平靜,但是卻帶著一股奇妙的力量。

  言出法隨!

  就在伊芙說出來的一剎那,烏勒爾逃跑的動作頓時變緩了下來,仿佛整個人如同放慢了動作一般。

  感受著身上忽然降臨的龐大壓力,烏勒爾瞳孔突縮。

  他表情猙獰,發出了一聲怒吼,而身上則光芒大放。

  只見一股冰冷狂暴的銀灰色神力從他體內爆發而出,不斷涌動,而烏勒爾周圍的地域驟然開始飛速降溫,轉眼之間便化為了寒冬。

  天空之上,云層翻滾,鵝毛大的雪花驟然飄零,呼嘯的狂風不斷怒號。

  森林之中,以烏勒爾為中心,原本逢春的樹木瞬間化為了一棵棵冰雕……

  那是寒冬法則對自然與生命法則做出的對抗!

  烏勒爾神情猙獰,不斷怒吼,而他身上的光芒也越來越強盛。

  一股冰冷狂暴的氣息從他身上不斷擴散,這氣息散發著驚人的威壓,又帶著令人驚懼敬畏的神圣威嚴感。

  而在這股氣息爆發出來以后,原本動作已經遲緩的烏勒爾忽然掙脫了控制,逃跑的速度驟然加快。

  “神域?!”

  看著烏勒爾身上迸發的恐怖力量,感知著神域法則的一瞬間失效,伊芙神情驚詫,目光嚴肅。

  能夠對抗真神神域法則的,唯有真神神域法則!

  不過,伊芙很快就排除了神域的可能。

  神域是真神以自身神職為引,以掌管的法則為媒介,對一片區域法則之力進行影響,進而間接納入自己的掌控,形成自己的領域。

  這種能力,只有真神本尊才能夠施展!

  “不是神域,而只是半神級的領域!”

  伊芙很快就明白了。

  不過,雖然明白,但是她心中卻也驚嘆不已。

  能夠以半神級的力量反抗真神神域,雖然烏勒爾本身也是一尊真神,但也足以說明他的強大了。

  可惜……化身終究是化身,哪怕這是真神在掌控。

  “禁錮。”

  伊芙再次輕輕念了一句。

  勃勃的生命氣息爆發起來,綠色的神力化為一粒粒紛飛的光子,瞬間將已經掙脫了控制的烏勒爾淹沒!

  而烏勒爾則表情痛苦,驟然僵在了原地。

  他表情猙獰,肌肉暴起,不斷掙扎,連周圍的空間都因此扭曲……

  不過,雖然痛苦,但烏勒爾的神情間反而涌出了一絲兇狠。

  他看著伊芙,冷笑一聲,大喝道:

  “尤克特拉希爾!不要以為你已經贏了!”

  說完,只見他張開雙臂,一聲怒吼:

  “凋零之心!以吾之化身神力為引,禁錮世界樹的力量!”

  凋零之心!

  雖然這件殘缺的真神器一開始選錯了目標,但現在來到了神域之中,也同樣意味著接近了世界樹的本尊!

  而這件殘缺真神器,可是烏勒爾真正的殺手锏。

  雖然他因為忌憚這件殘缺真神器上的深淵氣息,并沒有留下自己的神魂印記,但是卻也留下了掌控它的暗手……

  現在,為了再次掌控這件神器,烏勒爾決定獻祭自己化身的力量!

  烏勒爾表情猙獰,看著伊芙不斷冷笑。

  沒錯,他是大意了,上了伊芙的當。

  但同樣的,帶著凋零之心接近本體,也是伊芙犯下的致命錯誤!

  而在伊芙對付他施展法則之力,暫時無法分神的時候,也就是他再次掌控凋零之心,禁錮伊芙本體的機會!

  他剛剛是逃不假,但同樣的,也是在尋找反擊的機會!

  一時間,烏勒爾仿佛能夠看到凋零之心再次啟動,成功封印世界樹的本體了!

  只是,在他命令以后,伊芙頭頂的骷髏印記僅僅是微微閃了閃,卻什么事也沒有發生……

  “這……怎么可能?!我怎么失去了對凋零之心的掌控?”

  烏勒爾目光呆滯。

  “你是想要啟動留在凋零之心中的后手嗎?就是那個首席大祭司的靈魂?”

  看到他這個樣子,伊芙嗤笑道。

  烏勒爾微微一愣,繼而神情憤怒:

  “是你?!”

  “當然是我。”

  伊芙嘴角輕輕一揚。

  她摸了摸頭上的骷髏印記,表情嘲諷:

  “你以為剛剛戰場上神器吸收的生命能量都是哪里來的?全都是半獸人戰死后的生命力嗎?還是說……你以為我會察覺不到靈魂的波動?”

  聽了她的話,烏勒爾微微一愣,隨后大驚失色:

  “你混入了自己的生命力量,還隔斷了我和信徒的聯系!”

  “沒錯,就是我!”

  伊芙嘴角輕輕揚了揚,微微挺胸。

  在察覺到凋零之心在吸收戰場上的生命力的時候,伊芙就以玩家為引,釋放了屬于自己的生命力量,反過來對這件真神器進行干擾。

  而在大祭司獻祭了自己的生命,靈魂也被神器吸收以后,伊芙就留了個心眼,在開啟神域的同時直接阻斷了靈魂和外界的聯系。

  因此……哪怕是現在烏勒爾使出渾身解數,也是無法再對這件神器進行操控了。

  這一切,她做的小心翼翼的,而且是一早就有所準備,又利用了自己本身對生命法則和靈魂力量的熟悉,因此對方大意之下并沒有察覺。

  當然,雖然阻斷了烏勒爾對神器的聯系,但伊芙本人也是無法掌控這件神器的,至少……現在是如此。

  很快,烏勒爾也想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時間,他的表情無比難看,陰沉似水。

  不過轉瞬間,他就又猙獰起來:

  “哼!尤克特拉希爾!我承認這次栽在你的手里了……”

  “不過,我若是想逃,你休想阻我!”

  只見他再次憤怒地大吼一聲,身上的神力突然燃燒!

  又是這一招!

  伊芙神情嚴肅。

  燃燒神力,甚至化身中的神魂!

  這是半神拼命的手段,也同樣是真神拼命的手段!

  當初半神沃克,就是憑借著這個,脫離了伊芙的掌控。

  當然,最后還是被她拖死狗一般把對方拉回來了。

  但現在拼命的人換成了烏勒爾,而烏勒爾可并不是半神!

  若是讓烏勒爾掙脫了神域,恐怕立刻就能逃離出去了。

  必須把他留下!

  一時間,伊芙也警惕嚴肅了起來。

  “禁錮,禁錮……禁錮!”

  她看著烏勒爾,輕輕開口,吐出一連串的詞語,語氣越來越急促,聲音也越來越高昂,同時隨著命令,不斷向烏勒爾走近,舉手抬足之間,一種威嚴神圣感不斷迸發……

  一時間,強大的神域法則再次籠罩烏勒爾,而烏勒爾則神情大變。

  “啊——”

  他咬緊牙關,青筋暴起,再次發出撕心裂肺的怒吼。

  而隨著他的怒吼,他身上燃燒的神力更加明亮,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爆發出來,冰冷狂暴的能量沖天而起……

  這種能量與森林之中那種生機盎然的能量相碰撞,演化出銀灰色和綠色的兩股神力,驟然碰撞在一起,瞬間爆發。

  兩股神力不斷交纏,演化出種種異象,神圣恐怖的氣息肆虐整片森林,毀天滅地的能量讓這片天地都驟然變色。

  只見周圍的森林時而冰結凝霜,時而綠意盎然,在兩種狀態之間不斷變化,無比奇妙……

  而這種異象在持續了數秒之后,終于達到了極限。

  沒有爆炸聲,也沒有轟鳴聲。

  無聲無息之間,周圍的一切存在似乎終于承受不住法則的壓力,竟然驟然破碎,化為一片虛無!

  轉眼間,以烏勒爾為中心,形成了方圓近乎一公里的空曠地帶。

  一切存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個夸張的巨坑。

  而這……還是在伊芙的神域里,是她的地盤,她能夠刻意壓制的結果。

  不然的話,恐怕就不是方圓一公里那么簡單了。

  可能幾十甚至上百公里的森林都要遭殃!

  半神級的力量禁止在賽格斯世界交鋒,不是沒有理由的。

  而在這一切以后,烏勒爾也終于是經受不住法則的禁錮,被生命神力幻化而成的藤蔓徹底鎖了起來。

  他的化身漂浮在巨坑的中央空中,被觸手般的藤蔓死死纏繞,藤蔓的尖端則刺入了他的身體,徹底禁錮了他的神力,半神級的神袍也已經在神力的肆虐下破破爛爛……

  他臉色蒼白,氣息混亂,不斷有神力幻化的銀色血液順著他的口鼻流出,滴落在地面,綻放出朵朵冰晶。

  而此時此刻,這位寒冬與狩獵之神的真神化身,只能瞪大了眼睛,憤怒地看向了不斷向他走來的伊芙。

  “你輸了。”

  伊芙淡淡地說道。

  抱歉,更新的晚啦,一會兒還有第二更,等不及的可以明天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