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49章 勝利必將屬于父神冕下

  只見首席大祭司摩挲著項鏈,輕輕閉上眼睛。

  而沉默了片刻后,她又緩緩睜開雙眼,只是神色間卻有一絲失望。

  “還不夠。”

  她微微嘆息一聲,又將項鏈收起,隨后繼續原地坐著:

  “再等等……”

  “大祭司!”

  看到首席大祭司如此,其他半獸人祭司焦急不已,卻又無可奈何。

  他們只能招呼著其他半獸人戰士繼續保護這里,勉強維持著局勢。

  然而,戰爭的形勢已經徹底一邊倒了……

  如果說精靈騎兵的支援讓整個戰爭的天平開始傾斜的話,那么地穴蜘蛛的加入,以及傳奇魔獸的出現,已經在實質上給這場戰爭畫上了句號……

  傳奇實力的強者,那是真正能夠左右戰局的戰略級存在!

  而圖騰守護者被困,半獸人們已經失去了與地穴蜘蛛對抗的本錢。

  蛛后蘿絲領著自己的地穴蜘蛛,開始對半獸人展開了瘋狂的追殺,而她本身,則尤其重點照顧了那些實力達到了白銀層次的強大半獸人,以及幾頭強悍的比蒙巨獸。

  而玩家們則一邊歡呼,一邊興奮地跟在地穴蜘蛛身后。

  沒有什么比有人沖在前面,而自己只需要在背后捅刀子吃經驗這種事更爽的了。

  只見玩家們激動地揮舞著武器,蹦著跳著,協助地穴蜘蛛對半獸人進行圍攻,并趁機補刀……

  士氣的崩塌,讓半獸人戰力大降。

  而軍隊的混亂,則讓大軍徹底失去了反擊的機會。

  整個戰場,已經徹底化為了一場殺戮的盛宴。

  每一秒都有丟盔棄甲、倉皇逃竄的半獸人被追上并擊斃;每一秒也有堅持奮戰的半獸人寡不敵眾,被地穴蜘蛛和玩家們圍毆致死……

  只是……玩家們也注意到,不知道從何時起,戰場經驗值的獲取速度變得有些低了。

  好在的是,量大管飽……

  近三萬半獸人大軍,夠玩家們追殺的了。

  殺一個的經驗值減少了,那就多殺幾個就是了!

  若是能夠趁著蛛后蘿絲追殺白銀和比蒙巨獸的時候趁機補一刀,那更是大賺!

  于是,玩家們對半獸人的追殺更加瘋狂了……

  三萬半獸人大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潰解體,傷亡數量呈幾何數上升。

  稍有一些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來,這一仗,半獸人大軍怕是要完了……

  全軍覆沒的結局,幾乎已經不可能逆轉!

  半獸人大祭司拿著血紅色的項鏈,看著糜爛的戰局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看到首席大祭司不慌不忙的樣子,幾名半獸人祭司的心情則更加急迫了。

  “大祭司!我們快走吧!收攏一下能夠收攏的族人,盡快突圍出去……”

  “沒錯,趁著現在敵人還沒有對我們形成合圍,我們還有突圍出去的機會!保存實力,我們還能再戰!”

  祭司們絕望地勸說道。

  可聽了他們的話,首席大祭司卻不為所動。

  她看著這些狼狽不堪的下屬,神情平靜:

  “再戰?到了現在,你們還覺得我們能夠憑借著軍隊再戰嗎?”

  說罷,她掃了一眼戰場上那些表情猙獰,比半獸人還要瘋狂的精靈,神情莫名:

  “從精靈的援軍出現的那一刻起,大王的軍隊,就已經完了。”

  “這些精靈如同惡魔一般兇殘,你們覺得他們會放過半獸人逃竄嗎?”

  其余的半獸人祭司聽了,臉色越發蒼白。

  失去了三萬精銳,死亡荒漠的半獸人在接下來的數年里肯定會實力大跌……

  更別說這場戰爭還是父神冕下非常看重的一場戰爭。

  如果真的失敗了,不知道要迎來父神怎么樣的怒火!

  這些事,祭司們根本不敢想象。

  “不過……信仰戰爭,說到底還是真神冕下之間的博弈,我們僅僅是父神冕下庇佑的羔羊,其實……有時候,一定的犧牲也是必要的。”

  而就在祭司們惶恐不安的時候,首席大祭司卻說出來一番聽起來頗為奇怪的話語。

  只見她神情狂熱,從懷中舉起了那串血紅色的項鏈,姿態虔誠。

  “犧……犧牲?”

  幾名祭司微微一愣。

  半獸人大祭司并沒有解釋,她輕輕閉上了眼,似乎在感知著什么。

  片刻后,她睜開了眼睛,話語間帶著一絲欣喜:

  “現在,已經……足夠了。”

  說完,她的神情忽然變得猙獰了起來。

  只見她從懷中抽出了一把匕首,在其他祭司驚駭的視線中,直接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并將鮮血涂在了項鏈之上……

  “贊美寒冬!贊美狩獵!贊美偉大的父神冕下!”

  大祭司一邊狂熱地呼喊著,一邊高高舉起了手中染血的項鏈。

  而后,在幾名祭司驚恐的視線中,首席大祭司的面容突然開始飛速地蒼老!

  然而,她本人卻毫不在意,而是神情狂熱虔誠:

  “勝利,必將屬于父神冕下!”

  看到這一幕,一名年老的半獸人祭司頓時色變,忍不住驚呼出聲:

  “凋亡之心!是凋亡之心!”

  而后,他神情驚恐,轉身就逃……

  凋亡之心?

  其他祭司微微一愣。

  不過很快,他們的表情也就轉變成了驚懼,同時轉身就逃……

  看到幾名逃跑的祭司,瞬息之間已經化為垂垂老朽的首席大祭司也不在意。

  “一切都是為了真神冕下!”

  她聲嘶力竭地高呼了一聲,手中的項鏈忽然綻放出了深紅色的光輝!

  只見深紅色的光輝不斷擴散,瞬間追上了那些逃跑的半獸人祭司,然后他們的身體也開始在飛速之間衰老崩潰……

  “啊……不……不要……”

  祭司們神情驚懼,惶恐地大喊,但很快就沒有聲息……

  而深紅色的光輝依舊在擴展著。

  所有接觸到它的半獸人,都開始被奪去生命力,衰老死亡。

  一時間,首席大祭司的周圍響起了此起彼伏的驚懼慘叫……

  而隨著深紅色光輝的擴散,一股恐怖邪惡的氣息突然升騰了起來。

  還剩下最后一口氣的首席大祭司神色一喜。

  她松開了項鏈,而項鏈則緩緩浮空。

  只見首席大祭司張開了雙臂,衰老的面容無比狂熱。

  她使出全身力氣,掙扎著,以顫巍巍的聲音高喝一聲:

  “來吧!凋亡之心!吞噬我!”

  “然后……封印真神冕下的敵人吧!”

  語畢,她閉上了眼睛。

  而隨著首席大祭司的呼喚,骷髏項鏈之中隱隱傳來了一聲怒吼。

  伴隨著恐怖邪惡的氣息,一股緋紅色的能量從項鏈中擴散了出來,瞬間將她吞噬……

  而在吞噬了大祭司以后,這股能量則化為了一道緋紅色的巨型光柱,直沖云霄!

  一時間,戰場上的所有人都被這一道突然出現的光柱吸引了注意力。

  追殺半獸人的玩家們紛紛側目:

  “那是什么?半獸人的技能嗎?”

  “臥槽!這個氣息有點恐怖啊……周圍的半獸人都被吞噬了!”

  “不會又有BOSS登場了吧?”

  玩家們議論紛紛。

  而沖下了城墻的變形姬剛同樣感覺不適。

  “嘶……有一種好討厭的感覺,而且……感覺心臟跳得好快……”

  他打著哆嗦,捂住胸口道。

  “噗……傻不傻,那是心悸感,你的身體在害怕而已,都抖成篩子了!只不過女神的BUFF還在,讓我們精神上控制了負面情緒罷了。”

  德瑪西亞臉色蒼白,哆嗦著腿,但卻得意洋洋地嘲笑道。

  “身體還會自己害怕?”

  變形姬剛微微一愣。

  “當然會……在面對高位存在的時候就會如此,這是身體的本能……如果不是女神的BUFF,你還會有極大的恐懼感。唔,游戲中好像是這樣設定的。”

  德瑪西亞回答道。

  說完,他表情微微一肅,看向了戰場上光柱的方向:

  “半獸人……是不是又召喚什么大家伙了。”

  德瑪西亞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緋紅色的光柱沖天而起,直沖云霄,看不到盡頭……

  然而,在城墻之上,伊芙以神力凝聚的藤蔓形成的囚籠的上方,卻有一道同樣的緋紅色光柱從而而降,直接將整個囚籠籠罩了進去……

  在玩家們或是驚訝、或是凝重、或是好奇的視線中,原本堅固的藤蔓囚籠頓時破碎!

  三名半獸人的圖騰守護者,以及精靈的神眷者零,再次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只是此時此刻,幾人的狀態又有不同。

  三名原本陷入了昏迷的圖騰守護者忽然驚醒。

  他們的表情還停留在被打暈的那一剎那,清醒過來的時候還忍不住驚呼著:

  “本尊!是真……”

  只是,他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了周圍緋紅色的光芒。

  感應到那熟悉又恐怖的氣息,幾人頓時神色大變:

  “凋亡之心!”

  作為烏勒爾的神使,他們對這個能夠封印真神力量的殘缺真神器并不陌生。

  因此,當他們看到這道光芒,又感知到那種邪惡混亂的氣息的時候,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凋亡之心發動了!

  這件殘缺真神器,對付真神,只是封印。

  但若是對付他們,那就是直接滅殺了。

  幾人毫不猶豫,轉身就逃,掙扎著脫離了光柱的范圍。

  但即使如此,因為片刻間被那種緋紅色的光芒籠罩,幾人的身上也不同程度地出現了衰老的跡象……

  凋亡之心,能夠吞噬生命!

  不過,圖騰守護者成功逃脫,但神眷者零卻沒有。

  就在緋紅色的光柱籠罩她的時候,從天而降的還有一道骷髏狀的鎖鏈!

  那是“凋亡之心”變化而成的。

  鎖鏈洋溢著邪惡混亂的氣息,飛射而起,直接沒入了神眷者零的體內,隨之消失不見……

  而后,緋紅色的光芒緩緩消失,就連那種恐怖的氣息也緩緩消失了。

  然而,神眷者零卻一下子從空中跌落到了地上。

  她氣息萎靡,身上的神力光輝頓時熄滅,額頭上則出現了一個骷髏狀的圖案……

  “臥槽!”

  “臥槽!”

  戰場之上,看到了這一幕的玩家紛紛神情一變。

  神眷者零好像受傷了!

  然而……半獸人的傳奇BOSS卻脫困了!

  一時間,他們追殺半獸人的動作微微一滯。

  而在玩家的追殺之下倉皇逃竄的半獸人看到了這一幕,也紛紛不由自主停了下來。

  神使脫困了!

  他們紛紛神情驚喜。

  如果這個時候,幾位圖騰守護者高呼一聲,命令半獸人重整陣型反身戰斗,那么……這場戰爭說不定還有可能再次逆轉。

  只是……幾名圖騰守護者很明顯被其他事所吸引了……

  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位精靈少女的身上!

  “被……被封印了!”

  看著跌落的神眷者零,他們的表情很是精彩。

  不過很快,幾位圖騰守護者就振奮了起來,看向神眷者零的目光帶上了熾熱和興奮。

  以及……隱隱的敬畏和恐懼!

  這一方面,是他們明白了這位存在就是自己這趟任務的真正目標,因而振奮不已。

  而另一方面,則是他們已經意識到了對方的真實身份,對那樣高高在上的存在的一種天然的敬畏和恐懼……

  當然……還有興奮。

  不需要解釋什么。

  之前的神力囚籠,凋亡之心施加的封印,以及哪怕是被緋紅色的光芒所籠罩也沒有出現衰老跡象的形象……

  眼前這位精靈模樣的神秘強者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已經不需要懷疑了。

  真神本尊!

  這位做精靈神眷者打扮的,必然就是真神本尊了!

  而現在……這位真神又被凋亡之心封印了!

  一切,都如同父神冕下計劃的那樣順利……

  他們,很有可能要屠神了!

  以傳奇之身!

  “哈哈哈!勝利必將屬于父神冕下!”

  當意識到了這件事以后,三名圖騰守護者頓時狂喜。

  他們神情狂熱,按壓下對真神的敬畏,朝著神眷者零一同沖來!

  而看到三名圖騰守護者沖向了自己,神眷者零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那毫不猶豫的反應倒是讓三個圖騰守護者微微一愣。

  不過……隨之而來的則是驚喜。

  逃了!

  祂逃了!

  這說明……祂心中畏懼了!

  三名圖騰守護者氣勢一盛,毫不猶豫,頓時追了上去……

  四人一前三后,一逃三追,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跑了?

  戰場之上,看到脫困之后就消失在視野中的幾位傳奇強者,玩家們面面相覷……

  跑了?

  就連那些原本以為圖騰守護者會主持戰場局勢的半獸人,也紛紛目瞪口呆。

  “還……還追殺嗎?”

  有玩家忍不住出口道。

  說著,他看向了面前已經停了下來,但動作還依舊是逃跑狀的半獸人。

  而與此同時,逃亡的半獸人也再次看向了這群追殺他們的精靈……

  雙方,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只不過,這種沉默只維持了數秒。

  玩家們的猶豫的表情,很快就化為了冷笑和興奮:

  “想什么呢!當然要繼續了!”

  “廢話!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就算是任務失敗,也要要他們的命!”

  “畢竟……都是經驗值啊!”

  只見他們獰笑一聲,繼續舉起了自己的大刀,如同惡狼一般向半獸人沖去。

  看到揮舞起武器著自己沖來的精靈,半獸人們臉色一變。

  他們毫不猶豫,再次轉身就逃……

  追殺,繼續進行。

  而在另一側。

  三位傳奇圖騰守護者追著被封印的精靈少女,也一路來到了精靈之森的腹地。

  他們一路狂奔,終于將因為封印而實力大跌的少女所包圍……

兩章合一章,求保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