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8章 夜鶯·暗影

  那些精靈看上去年齡都不大,至少……如果以人類的審美觀去判斷的話是如此。

  最大的看上去也就像人類十二三歲的樣子,而最小的,則像是五、六歲的孩童。

  當然,有艾爾·月光作為前車之鑒,盒飯知道哪怕是看上去最小的精靈,恐怕年齡也要足以做他的大哥了。

  不過,他注意到這些精靈的發色瞳色和精靈少女并不一樣。

  有金發的,也有紅發的,還有棕發和綠色頭發的,但是卻唯獨沒有和他與少女一般的灰黑色頭發。

  根據玩家們的了解,《精靈國度》中的精靈也是分不少部族的,而區分部族的最好辦法就是看他們的發色瞳色。

  發色不同,說明這些年幼的精靈和少女并非一個部族。

  這些精靈們擁在角落里,有一些年齡小的已經趴在同伴的懷里沉沉睡去,但臉蛋上卻隱約可見未擦去的淚痕。

  而清醒著年齡稍大一些的精靈,則警惕地注視著牢房外,他們的臉色蒼白,哪怕是強作鎮定,也無法掩蓋他們眼神中對未來的恐懼與迷茫。

  當盒飯他們被押進來的時候,瞬間吸引了精靈們的注意力。

  看到了被捆綁起來的精靈少女以后,一名年齡偏大的男性精靈瞬間瞪大了眼睛,他沖到了牢門面前,抓住了欄桿喊道:

  “夜……夜鶯姐姐!你……你怎么也被抓起來了?!”

  他的聲音清脆稚嫩,帶著驚訝和擔憂。

  “姐姐?姐姐也被抓了嗎?”

  他的聲音引起了其他年幼精靈的注意。

  很快,所有人都涌到了門前,用著或依戀、或擔憂、或悲傷的目光看著少女:

  “夜鶯姐姐!真的是夜鶯姐姐!”

  “姐姐,他們有對你怎么樣嗎?”

  “姐姐大人,你有受傷嗎?”

  “夜鶯姐姐……你……你怎么也……”

  看著那幾個稚嫩的面孔,被稱為夜鶯的精靈少女一下子松了一口氣,她的神情浮起了一抹溫柔。

  她對著精靈們點了點頭,給了他們一個別擔心的眼神,以示安慰。

  “滾進去!別嚷嚷!”

  看到一下子涌到牢門前的精靈們,兩名人類罵咧了一句,又一鞭子抽到了牢門的欄桿上,引起一片尖叫。

  直到精靈們畏畏縮縮地退到了牢房的最深處,他們才滿意地停下來。

  “唔……!”

  看到人類粗魯的動作,夜鶯瞪大了眼睛,

  她怒視揮舞鞭子的人類,下意識就要掙脫繩索,不過很快就被盒飯踢了一腳。

  少女憤怒地回過頭,但看到盒飯那對冷靜的眼睛以后,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了下來。

  她讀懂了盒飯眼神的意思——

  冷靜。

  人類并沒有將盒飯和夜鶯關進年幼精靈們的牢房,而是把他們帶到了更深處的另一個專門針對職業者的牢房關了起來。

  這座牢房似乎更為堅固,也更加幽深。

  而在將兩人扔進牢房后,他們就離開了。

  在確定人類走遠以后,被稱為夜鶯的精靈少女一下子站了起來。

  她瞬間掙脫了身上的繩索,又將嘴上的布條扯去,隨后立刻就湊到了牢門前開始撬鎖。

  只見少女手法嫻熟,還不到一分鐘,粗重的大鎖就被她輕而易舉地打開了。

  而就在夜鶯精神一振,準備沖出牢房的時候,她聽到了身后盒飯的聲音:

  “送死嗎?”

  如同從頭到腳澆了涼水一般,夜鶯一下子就冷靜了下來。

  她的動作微微一滯,清脆的聲音帶著一絲顫抖:

  “他們……就是我的弟弟妹妹,我要去救他們!”

  盒飯沉默了片刻,說道:

  “等援軍。”

  說完,他指了指上面,又伸出兩根指頭,搖了搖頭:

  “兩個白銀。”

  聽了他的話,夜鶯返了回來,一把抓住了盒飯的肩膀,聲音顫抖:

  “我知道上面有兩個白銀實力的人類,一個還是法師!但是……但是……”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

  “相信我。”

  盒飯的聲音低沉有力。

  聽了盒飯的話,夜鶯抓著他的雙手漸漸松開,整個人跪坐在了地上:

  “我……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看到他們害怕的樣子,我真的……我真的很擔心……他們都還是孩子,都還是孩子!”

  說著,說著,夜鶯小聲啜泣了起來……

  盒飯沒有說話。

  他遲疑了一下,伸出手搭在了少女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夜鶯啜泣了一會兒,漸漸停了下來。

  她擦了擦發紅的眼睛,開始訴說自己的故事……

  “我恨人類……是他們毀了我的家。”

  “千年前那場神戰以后,暗影部族分成了數支,而我們這一支,大約在一百年前選擇了潛入人類社會隱居……”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事實上,我們部族本就擅長隱匿,隱藏了身份的同時每過一段時間就換一個地方生活,雖然漂泊不定,但也活了下來……”

  “夜鶯這個名字是我母親取的,在精靈語中,夜鶯象征著美好和自由,她希望我能夠自由自在地生活……”

  “夜鶯·暗影……寓意很好,但……怎么可能呢?”

  “漂泊的生活,本就充滿了風險。”

  “后來,家族的長輩出于同情和善良,救了一名受傷的人類騎士,卻不慎讓對方發現了我們的身份……”

  “那名騎士信誓旦旦地保證,他感激我們的施救,不會把我們的秘密說出去……”

  “他的確表現得很好,話語很真誠。勤勞、謙遜、善良、忠實……他幾乎符合了我們精靈對騎士的所有認知……”

  “所以……長輩們相信他了。”

  “但……我是很反對的,我不信任人類,我認為應該將發現我們秘密的人滅口,不論對方是誰……”

  “然而,我卻被長輩們訓斥了一頓,他們堅定、天真地認為,騎士會恪守騎士的準則,不會將恩人的秘密暴露的……”

  說到這里,夜鶯嘲諷般地笑了笑: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人類啊!”

  “那個人類離開以后,很快就帶著一群傭兵返回……”

  “什么忠實?什么善良?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假的!”

  “一名幼年女性精靈的價格,足以讓一個普通人翻身成為富豪,貪婪的人類怎么可能不心動呢……”

  “我們的那一支分支部族,也就因此滅亡了。”

  “我親眼目睹我的父親在反抗的時候被人類殺死,母親……母親被他們玷污……最后就連我也被奴隸販子抓了起來。”

  “當時,我已經絕望了,是另一位隱居在人類社會的前輩救了我……”

  “她并不是精靈,但是對精靈很同情。她開了一家孤兒院,但實際上收留的都是她從人類手中拯救下的精靈……”

  “包括我……和我的弟弟妹妹們。”

  “我的弟弟妹妹們并不是暗影部族的,但他們都是被人類的可憐孩子……”

  “我們隱藏身份,躲藏在孤兒院中,是前輩的庇護,給了我們第二個家……”

  “雖然需要躲躲藏藏,雖然需要隱藏身份,但是至少……我們再次活了下來。”

  “我是最年長的,前輩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我也曾經跟著前輩潛入人類商隊,拯救了不少的同伴。弟弟妹妹們都喊我姐姐,他們很親近我,我也很愛他們……”

  “后來……前輩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

  “作為最年長的姐姐,我本想接過前輩的遺愿,繼續維持整座孤兒院,并從人類的手中拯救精靈,但卻不想前輩的死引起了人類的懷疑,他們發現了我們的秘密……”

  “在我外出的過程中,我的弟弟妹妹們都被抓起來了。”

  “我一路追到了這里,希望將弟弟妹妹們救出來……但卻沒想到自己是如此的無力……”

  “我……真是一個失敗的姐姐……”

  “吶……”

  夜鶯流著淚,悲傷地看向了盒飯:

  “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沒有我們精靈的庇護之所了嗎?”

  “難道……我們就只能成為貨物嗎?”

  “為什么啊!這到底是為什么啊!我們究竟做錯了什么?”

  “善良……真的是罪過嗎?仁慈……真的只會帶來不幸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寧愿墮入黑暗!”

  “可是……我們的未來,究竟在哪里啊……”

  聽了夜鶯的話,盒飯陷入了沉默。

  片刻后,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有的。”

  “有嗎?”

  夜鶯淚眼婆娑:

  “哪怕是這一次我們真的得救了,也不過是另一個躲藏與追捕的循環而已……”

  “我們已經失去了強大的力量,只剩下這該死的、好看的外表以及引人向往的壽命和特殊體質……”

  “這樣的我們,真的還有未來嗎?”

  夜鶯抓緊了盒飯的衣襟,慘笑著反問道。

  盒飯低頭看向了她。

  他的神情依舊平靜,但目光卻柔和了很多。

  “有的。”

  這一次,他的聲音溫和了不少:

  “庇護和未來,都有的。”

  他說完,整個牢房忽然微微一震,蕩起了一片塵土。

  隱隱地,似有高昂的龍嘯從上方傳來。

  盒飯深吸了一口氣,將有些驚愕的夜鶯扶了起來:

  “可以了。”

  他身上的氣息不斷上揚,眼神漸漸變得銳利:

  “援軍到了。”

  他從鞋底抽出了一把一直被他隱藏著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