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2章 我要立大功了

  心中已經有了計較,夜游者就有了退意。

  他看著對方不善的神色,微微攤了攤手:

  “尊貴的女士,我并沒有傷害他們,是他們自己睡了過去。”

  說完,他又微微一笑:

  “請替我向新生的冕下轉達最真摯的問候,生命神職是擁有著主神潛力的高級神職,愿死神冕下能夠有所收獲。”

  聽了他的話,假扮死神的神眷者的伊芙眉毛微微一揚:

  “你在威脅我?”

  夜游者再次笑了笑。

  他沒有回答,而是輕抿了一口高腳杯中的血液,淡淡地說道:

  “神眷者就是真神的眼。”

  說完,他意味深長地看了伊芙一眼,身形緩緩消失。

  伊芙并沒有追逐。

  她聽懂了對方的意思,表情有些古怪:

  “向新生的冕下問候……還有生命神職……這是認為精靈之森中出現了新的真神了嗎?”

  在知曉了自己的危機處境以后,伊芙的確有在做這方面的偽裝。

  她最早的計劃是套上死神的馬甲。

  但是在執行的過程中,她卻發現擁有死神寶珠的自己最多也就是施展一下死神神力的氣息,遮掩一下自己的馬腳。

  畢竟寶珠中的死神神力就那么多,用一點少一點。

  在這種情況下,虐虐菜還可以,但如果真的和超出自己化身實力的強大存在、或者神眷者接戰,她很有可能暴露真實神力氣息。

  那樣的話,死神眷者的馬甲就破了,得不償失。

  這也是伊芙會放過夜游者的第一個原因。

  她雖然披上了馬甲,但是若是擊殺黃金下位實力、且身為神眷者的夜游者,很可能暴露給烏勒爾自身的真實情況。

  不過,在知道自己沒有繼承萬神殿中世界樹的神座以后,伊芙就有了套第二個馬甲的念頭!

  那就是偽裝成一尊新生的真神!

  玩家們的特殊,藍星風格的神殿……這些東西,其實都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做出誤導。

  而伊芙的計劃,就是結合第一個馬甲,偽裝成一個扯著死神屬神旗號的新生真神!

  這樣的話,她完全就可以將化身偽裝成自己的眷者,想怎么來就怎么來了。

  這個計劃,最難的一點是如何讓外界相信自己的身份。

  但現在看來……

  “他好像已經把我要偽裝的身份替我補完了,不知道該評論他是聰明,還是傻……”

  想到剛剛夜游者那篤定的神色,伊芙表情古怪。

  “不僅如此……他甚至直接用了生命神職來威脅我!”

  請替我向新生的冕下轉達最真摯的問候,生命神職是擁有著主神潛力的高級神職,愿死神冕下能夠有所收獲……

  夜游者的這一句話,其實有兩層意思。

  第一個意思是表明自己已經看穿了精靈之森中的真相,那就是有新生的與生命神職有關的真神誕生了,并且還是死神的屬神。

  第二個意思是生命神職潛力巨大,提醒死神小心翻車。

  畢竟死神的神職和生命神職實際上是對等的,想要扶持一個對等神職的從神,很可能會受到對方的反噬,更別說海拉死亡神職的不完善是眾神間公開的秘密。

  說白了,就是在死神和新神之間挑撥離間。

  可惜的是,他雖然猜測到的內容和真相很接近,但是核心部分卻是南轅北轍……

  不過,這也讓伊芙決定了,暫時放他一馬好了。

  畢竟,有一個傳達錯誤消息的敵人,對伊芙來說更加有利。

  這是她放過夜游者的第二個原因。

  最好在烏勒爾的信徒中把“真相”全部傳開!

  這樣的話,雖然會引起一些傳奇、半神乃至真神的關注,但也總比暴露了世界樹復蘇強百倍。

  有時候,遮掩一個秘密的最佳辦法,就是將另一個虛假的秘密暴露給敵人。

  “反正,定位器也已經帶上了,這家伙是從東南方向來的,估計是駐扎在半獸人部落那里……正好,定下位。”

  伊芙微微一笑。

  一碼歸一碼,半獸人部落是肯定要搗毀的。

  夜游者……能一起打包就一起打包。

  只不過,不是死神眷者去搗毀,而是新神的眷者去搗毀。

  這樣的話,斗爭就只是兩個神系的微弱神力的小從神在斗爭,不會引起更多真神的關注。

  信仰神靈之間的爭斗是難免的事。

  但是神系間開戰是一個概念,從神之間開戰是一個概念,從神信徒之間的開戰又是一個概念。

  理由也有。

  新神嘛,收編了精靈,覺醒新的信念的精靈們想要向半獸人報仇,真神在背后推了一把而已。

  只要不鬧大,很多時候主神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烏勒爾背后有更大的神系,伊芙還沒有把握硬抗祂們。

  不過,憑借著伊芙這段時間對烏勒爾行事風格的了解,她很懷疑對方會不會把新生真神的事給瞞下來。

  畢竟……祂的目的就是生命和自然的神職!

  而若是知道這個新神很虛弱,祂肯定會有所想法……

  那樣的話,更好。

  等著對方慢慢送菜就是了。

  雖然現在依舊小心翼翼,但伊芙也不是剛剛復蘇時候的那個伊芙了。

  想到這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