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7章 我愿獻上生命和靈魂

  在黑石舉起骨片的時候,伊芙就知道自己之前的不安感是什么了。

  高階神術!

  黑石的手中竟然有一道高階神術!

狩獵之矢  這是信奉烏勒爾的高階祭司所獨有的一道八環神術。

  神術效果是產生一道威力巨大的擁有“必中”特性的能量箭矢,并衍生出眾多的伴生能量箭矢,對目標進行精準打擊,并對附近區域進行范圍性攻擊。

  這是實實在在的黃金中位層次的攻擊!

  哪怕是伊芙目前的化身,猝不及防下也無法對付這個水平的攻擊。

  若是不幸中招,很可能將尚未完全修復的儲魂寶珠毀壞,令化身崩潰。

  更別說僅僅擁有白銀中位實力的橡樹守衛巴薩卡了……

  能量箭矢爆炸,耀眼的光芒和巨響淹沒了一切。

  強烈的能量風暴肆虐開來,將四周的樹木直接吹斷,一片狼藉。

  所有的玩家在一瞬間失明失聰……

  當光芒漸漸消失,一切恢復平靜的時候,眼前的戰場已經徹底變了樣子。

  原本巴薩卡所站立的地方,已經化為了一個半徑足有十數米的巨坑,泥土被翻出,還在滋滋冒著白煙……

  而巴薩卡,則被直接毀去了一半的身體,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橡樹守衛的生命力的確頑強,哪怕是八環的神術,也沒有將他殺死,但是他也已經徹底失去了戰斗力。

  當然,這也是因為黑石僅僅有著白銀下位的實力,同時他也不是施法者,并不能很好地掌握神術。

  若是換一個白銀下位的祭司來施展,恐怕這一擊,玩家一方就要徹底團滅。

  但即使如此,場上的情況也是無比凄慘。

  愛麗絲同樣倒在了地上,她的胸腹間被能量箭矢射穿了一個大洞,殷紅的鮮血不斷流淌。

  而玩家們,則在能量箭矢的攻擊下有一多半人直接蒸發,連尸體都看不到一絲。

  剩余一小半雖然僥幸未死,但是也躺在地上,身受重傷,紛紛失去了戰斗力……

  唯有艾爾和兩個精靈妹妹,被狂暴的德瑪西亞擋在身后,僥幸躲過了一劫。

  一擊,僅僅一擊!

  雖然沒有團滅,但也和團滅差不多了。

  活下的玩家不足三十人了,且均失去了戰斗力。

  而僅有兩名白銀戰力,也在一瞬間奄奄一息……

  整個戰場上,只剩下黑石和十幾個仍有一戰之力的半獸人。

  這里距離安全區很遠,足有五十公里。

  哪怕是玩家們復活,也沒有辦法及時趕過來。

  更別說,面對展現白銀實力的黑石,失去了高端戰力的玩家們已經沒有了任何底牌。

  所有幸存的精靈,一邊掙扎著,一邊臉色蒼白地看著場上的半獸人。

  他們神情茫然,似乎還沒有從剛剛的爆炸中回過神來。

  這,怎么一瞬間就反轉了?

  明明都要勝利了……

  怎么就莫名其妙翻車了?

  “狗策劃,你媽……炸了!”

  看著眼前這凄慘的場景,德瑪西亞一邊吐血一邊罵道。

  “德瑪西亞大哥!”

  艾爾擔憂地將臉色發青的德瑪西亞扶起,看著他身上那恐怖猙獰的傷口,神情無措。

  這世間最令人痛苦的,莫過于在希望達到巔峰的時刻,一瞬間化為絕望。

  在一開始看到橡樹守衛的時候,艾爾同樣認出了這傳說中的存在。

  而周圍那些頑強狂熱的族人,以及尊貴無比的白銀祭司,也令他激動不已。

  難道,爺爺所說的母神,真的回歸了嗎?

  艾爾無比振奮,感覺胸中似乎有什么東西在不斷醞釀。

  只是,還不等他繼續激動,場上急轉直下的變化就將他的心情打落了谷底……

  半獸人是如此邪惡強大。

  在神術的攻擊下,自己的族人以及自然的眷者竟然會如此不堪一擊……

  一時間,艾爾迷茫了。

  “爺爺,我們……真的還有希望嗎?”

  抱著不斷咳血的德瑪西亞,艾爾的眼中一片茫然,他死死咬住了嘴唇,雙拳握緊……

  黑石同樣被自己手中骨片的神術效果所驚呆了。

  “八環……竟然是八環……”

  他喃喃了幾句,表情無比精彩。

  原本,他只是打算趁著神術的效果偷偷溜走,卻不想有如此的戰果!

  看著周圍的精靈那凄慘的狀態,看著瀕死的橡樹守衛和昏迷不醒的自然祭司,黑石的嘴角微微上揚。

  “呵呵……嘿嘿嘿……哈哈哈!”

  他忍不住大笑起來。

  “看來……自然的眷者,也并沒有傳說中那么強!”

  他的心中漸漸安定。

  也是……

  哪怕是世界樹復蘇了,恐怕也僅僅是近期而已。

  而剛剛復蘇的世界樹,肯定無比虛弱,不然……怎么可能會一直讓精靈們在暗中搞鬼?

  虛弱的世界樹,眷者的實力自然也有限。

  呵呵……看來,這一次自己真的要獲得大功一件了!

  “世界樹復蘇……祂千年前隕落時對本體施加的防護神術肯定也已經破了,對于父神來說,這同樣是一個更進一步的機會!”

  想到這里,黑石眼神一閃,表情漸漸變得狂熱:

  “呵呵,這一次,我注定要得到父神的神眷!”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對同樣處于震撼中的手下命令道:

  “把那三個小家伙帶上,我們走!”

  既然弄清楚了精靈之森的秘密,自然不用再帶俘虜回去了。

  此外,黑石也懷疑,精靈們有什么辦法能夠定位同伴的位置……

  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一次次暴露?

  只是,三名幼年精靈,他肯定是不會放過的。

  這可是上好的貨物!

  而聽到了黑石的命令,半獸人們互相看了看,神情激動地點了點頭。

  他們來到艾爾的面前,粗暴地將他拉了起來,將他與兩個妹妹扛在肩上。

  “放開我!你們這些邪惡的混蛋!放開我!”

  艾爾一邊大喊,一邊掙扎。

  然而他卻無法掙脫。

  他抬起頭,看向世界樹的方向,神情悲憤:

  “母神……您真的存在嗎?”

  “如果您真的存在,為什么要眼睜睜看著您的眷者戰死……”

  “如果您真的存在,為什么不能護佑您的信徒……”

  “這里……可是您的領地啊!”

  他一邊喊,一邊哭,一邊笑。

  看著周圍精靈的慘況,看著昏迷的自然祭司和奄奄一息的橡樹守衛……

  漸漸的,他的表情變得悲痛:

  “母神大人……”

  “如果您能聽到我的話,請您救一救您的仆人吧!”

  說完艾爾抬起了頭,神情莊重決絕:

  “我……艾爾·月光,愿意以靈魂起誓,將整個生命和靈魂奉獻給您,成為您最忠實的仆人,只愿您……能夠護佑我們……只愿您……能夠拯救我們!”

  說著,他掙扎地伸出手,學著記憶中爺爺的動作,在胸前緩緩地畫了一個樹形的符號:

  “母神大人!請您……施展神跡吧!”

  稚嫩的聲音,在寂靜的森林中是如此響亮,傳了很遠很遠……

  看著不停掙扎的艾爾,黑石露出一絲冷笑。

  然而還不等他說什么,所有人的心中忽然響起了一聲空靈沉靜的嘆息:

  “唉——”

  伴隨著嘆息,艾爾的身上忽然綻放出璀璨的圣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