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章 精靈信徒

  黑暗山脈,位于賽格斯大陸的西南部,北臨精靈之森,西連無盡之海,東毗豐饒平原,南至死亡荒漠……

  因為山脈中黑曜石儲藏極為豐富,連山峰都染上了一層幽深的黑色,故得此名。

  不過,由于地形崎嶇、再加上土地貧瘠,黑暗山脈并沒有成為動植物的天堂,僅僅是生長著一些耐旱的喬灌木和高山草甸,以及數得上種類的野生動物。

  但傳聞在上古之時,黑暗山脈并不貧瘠,那個時候這里像精靈之森一樣富饒美麗,甚至還有著另一個好聽的名字——翡翠之山。

  但在一場神戰之后,天崩地裂,一切都被毀去了。

  現在,黑暗山脈的惡劣環境幾乎快要與死亡荒漠所齊名。

  除了必須翻越山脈的商隊,以及試圖在黑暗山脈中尋找礦藏的矮人與人類外,這里很少有人踏足……

  黑暗山脈的西北部,一片隱蔽的山谷中。

  在山谷的角落里,一座座簡陋的石屋呈星羅狀排列,組成了一片小小的村落。

  但哪怕是構造簡陋,這些石屋也排列得十分整齊,打掃得干干凈凈。不僅如此,每個房屋的周圍都栽植著鮮花和灌叢,足以見主人對自然的熱愛……這在黑暗山脈可不容易。

  而村落的中央,則是一片開闊的小廣場,廣場上用石塊和藤條搭建了一個簡單的高臺。

  此時此刻,二百多名居民正聚集在高臺之下,他們有老有少,每個人都穿戴著能夠遮擋面容的麻衣兜帽,身形消瘦,眼神麻木黯淡,可以看出日子過得相當艱苦。

  而那隱約露出的尖耳和出眾的樣貌,則宣示了他們的身份——精靈。

  精靈們三三兩兩坐在一起,好奇地望向高臺。

  高臺之上,則站著兩位年長者。

  其中一名老年精靈穿著灰色的祭祀服,他發須皆白,神采奕奕,正是被伊芙派出收攏精靈族人的老祭司——薩米爾·疾風。

  而另一名,則是一位年老的女性精靈。

  她叫菲珞西爾·烈焰,是這個精靈村落的村長,同樣也是薩米爾的老友。

  女性精靈看了一眼身旁的薩米爾,嘆了口氣,道:

  “薩米爾,我已經按你說的,將所有的族人都喊來了。你有什么話,現在可以說了吧?”

  薩米爾看著臺下的二百多人,神情很是復雜:

  “這就是所有的烈焰部族族人了嗎?”

  菲珞西爾低垂下眼瞼,聲音帶著淡淡的憂傷:

  “只剩下這么多了。”

  “哎……沒想到曾經人口近萬的烈焰部族,竟然已經衰落至此。”

  薩米爾嘆了口氣,心中酸楚。

  不過,相比起族群已經徹底消散的疾風部族,烈焰部族已經算是好的了。

  聽了薩米爾的話,菲珞西爾的眼神變得有些朦朧,她擠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道:

  “能有什么辦法?失去了真神的庇佑,我們都只是無家可歸的孩子,任由欺凌罷了……能夠在翡翠之山找到一片藏身之所,已經很不錯了。”

  在存在著神靈的賽格斯世界,沒有真神庇佑的普通智慧種族,是很難在各族的爭斗中存活下去的……

  尤其是,精靈本身就對于其他種族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失去了力量和庇護,他們那美麗的外貌,他們那悠久的壽命,他們那天生就有的魔法體質,無一不被其他種族所覬覦。

  再加上精靈一族本就與世無爭,熱愛和平又天性善良,他們根本不擅長與人斗狠,于是在一系列的陰謀斗爭中,族群越來越弱小。

  真神的庇佑嗎?

  薩米爾眸光一閃。

  只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聲音帶著一絲狂熱和激動:

  “其實……我這次前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嗯?”

  菲珞西爾詫異地看向了他。

  而直到這個時候,這位烈焰部族的老族長才發現面前的老友似乎隱隱和自己記憶中的形象有所不同。

  雖然多年不見,但薩米爾卻看上去更加精神了,他的眼睛中隱隱有著光華在流轉,似乎對未來充滿著希望。

  那遠遠不是幾年前看到的那個灰敗老人所有的,曾經渾濁目光中的麻木與絕望都消失不見了。

  菲珞西爾眼神一凝。

  精靈的疾風部族是所有精靈部族中最特殊的一族,他們肩負著祭祀自然之母的職責,又被稱為祭司一族。

  在世界樹隕落以后,疾風一族也是遭受打擊最大,受迫害最嚴重的一族。

  而作為一族長老的薩米爾·疾風,可以說完全經歷了疾風一族由盛而衰的過程……每次她看到對方時,都是一副悲戚絕望的模樣。

  而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薩米爾應該是一直在精靈之森附近,帶著最后的自然圣女堅持著自然的祭祀,希望能夠喚醒母神……

  可現在……

  菲珞西爾看著薩米爾那精神抖擻,神采飛揚的樣子,以及那充滿希冀和光明的目光,忽然冒出了一個有些無法令人相信的念頭……

  莫非……

  她那多年都不曾有過波動的內心突然劇烈地跳動了一下。

  “你……”

  她看著薩米爾,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疑惑什么,又似乎在期待著什么。

  薩米爾轉過頭,對著自己的老友溫和一笑,而后伸開了雙臂……

一道燦爛的圣光以他為中心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