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章 母神的復蘇

  橡樹守衛!

  對于精靈之森及附屬地域的智慧生命來說,這種傳說中的神圣生物意味什么,它們再清楚不過了。

  千年之前,精靈王國存在之時,那是白銀文明的巔峰時刻。

  那時候,精靈主神睥睨天下。而橡樹守衛,正是祂的眷者,其地位等同于信仰神靈們的天使!

  全盛時候的精靈主神,其麾下擁有十萬自然軍團,均由強大的橡樹守衛組成。

  哪怕是最弱小的橡樹守衛,也有著白銀的實力!

  看著眼前這尊體型堪比巨龍的龐然大物,磐石的心中無比洶涌:

  “白……白銀……”

  感受著那強悍的魔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

  這怎么可能?

  橡樹守衛不是已經隨著精靈神的隕落紛紛死亡了嗎?

  難道是自己看錯了?

  他揉了揉眼睛,然而眼前的一切告訴他不是幻覺。

  看著那高大的樹人,磐石感覺自己的全身都在顫栗……

  不……不會錯的,如此模樣,在部落壁畫中他已經見到過無數次了,絕對不會認錯!

  這……這絕對是橡樹守衛!是自然之母的眷者!

  這……怎么可能?!

  磐石那不算高的智商讓他的大腦有些轉不過來……不過,有一件事是很明顯的,那就是對方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絕對不是要請客吃飯。

  他要殺了我們!

  一股本能的危機感彌漫上心頭。

  “逃……”

  磐石喃喃了一句,隨后仿佛驟然清醒一般,一聲大吼:

  “快逃……!”

  說完,磐石連自己的狼牙棒也顧不上拿起,扭頭撒丫子就跑。

  開玩笑!

  起碼白銀實力的橡樹守衛,十個他也不是對手!

  就算部落里的祭司長大人來了,怕也是送菜!

  一群半獸人傭兵早就看呆了,他們張了張嘴,隨后不約而同地掉過頭,如同四散的鳥獸一般,拼了老命的開始奔逃……

  此時此刻,他們早已把狩獵之事拋在了腦后,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命……

  奔逃中的磐石越想越混亂,越想越恐懼……

  為什么還會出現橡樹守衛?

  那位冕下明明已經隕落了,這是賽格斯大陸眾所周知的事情!

  沒有真神的眷顧,怎么還可能有橡樹守衛的存在?!

  不……

  難道……

  忽然,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從他的心底冒了出來,不知怎的,他的腦海中浮現出那棵巍峨滄桑的世界樹……

  “不……不會吧……”

  這一刻,磐石感覺自己喉嚨發干,遍體生寒。

  趕緊逃!逃回部落!

  這件事一定要報告給祭祀大人!

  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樣,那么半獸人部落將要危險了!

  巴薩卡無比憤怒。

  片刻前,他接受到了偉大的自然母神大人的神諭。

  能夠為偉大的冕下奉獻自己的力量,橡樹守衛巴薩卡感覺無比的激動。

  然而當他來到母神指定的地點時,發現這里竟然有一群丑陋邪惡的半獸人!

  而更讓他憤怒的是,這群半獸人竟然在狩獵母神大人的孩子們!

  不僅如此,當聽到那只邪惡的半獸人竟然敢褻瀆偉大的自然之母之時,巴薩卡最后的理智就瞬間崩盤了。

  與此同時,母神大人那冰寒的聲音也再次響徹在巴薩卡的腦海中:

  “削他!”

  如同解開了最后一道枷鎖,橡樹守衛徹底狂怒了。

  “吼——”

  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驚起森林中無數的飛鳥。

  “瀆神者,死!”

  龐大的魔力夾雜著絲絲神圣氣息以橡樹守衛為中心四散而起,他那原本就高達三十米的身軀竟然再次龐大,只見巴薩卡紅著眼睛,瞬間揮舞出枝干組成的雙臂,一聲咆哮:

  “戰爭祭祀!”

  抑揚頓挫的吟唱響起,他的手臂頓時化為飛速生長的枝條藤蔓,如同飛舞的繩索一般,向無數奔逃的半獸人追去……

  藤蔓速度極快,十幾個半獸人還沒有逃出幾步,就被捆綁了起來……

  “這是什么東西?放開我!放開我!”

  “救命!磐石大人救命啊!”

  “怪物!是怪物!他在吸收我的生命力……啊……”

  “啊……我的腿!我的腿!”

  聽著身后傳來的無數凄慘嚎叫,磐石頭皮發麻。

  忽然,一陣危機感涌上心頭。

  磐石的心中咯噔一聲,連忙下意識向一側躲起,只見一條粗壯的藤蔓射穿了他剛剛經過的地方,讓他心中駭然。

  然而還不等他松口氣,這條藤蔓就再次朝他沖來。

  他咬了咬牙,掏出腰間的彎刀對著藤蔓狠狠一砍。

  伴隨著“鏗鏘”的聲音,手中的彎刀斷成兩截,而藤蔓卻毫發無損。

  “這怎么可能?!”

  在磐石呆滯的目光中,藤蔓一躍而上,將他捆了個死。

  隨著捆綁,一種恐怖的吸引力出現在藤蔓上,在磐石驚駭的目光中,他看到自己原本健壯的身軀不斷萎縮,身上的力量也不斷虛弱,生命力飛速地流失,僅僅數秒就蒼老了起來……

  “戰爭祭祀……”

  他的聲音蒼老干澀,帶著無限的恐懼。

  戰爭祭祀,德魯伊的中階能力。

  使用者能夠化為藤蔓,吸收目標的生命力化為己用,并將獲得的一部分力量獻祭給自然之母。

  意識的最后,磐石終于想起了這個獨屬于狂怒德魯伊的恐怖技能……

  轉眼之間,二十多人的半獸人狩獵隊全軍覆沒。

  這一系列轉折,僅僅發生在不到十秒鐘內。

  癱坐在地面上的愛麗絲已經看呆了。

  “橡樹守衛……戰爭祭祀……”

  看著在橡樹守衛的藤蔓下轉眼之間化為枯骨飛灰的半獸人們,精靈少女喃喃道。

  忽然,似乎是意識到了什么,兩行晶瑩的淚水順著白皙的臉頰緩緩流下。

  愛麗絲驟然抬起頭,帶著七分驚喜和三分忐忑,有些茫然、期待又有些惶恐、慚愧地看向了世界樹的方向:

  “母神大人,是……您嗎?”

  一陣微風拂過……

  無數璀璨的淡綠色光芒從天而降,無比神圣莊嚴。

  光芒帶著柔和的力量,仿佛受到了某種指令,爭先恐后地涌入了愛麗絲和薩米爾的體內。

  精靈少女那因強行引爆本源而產生的傷勢在一瞬間康復,而老精靈薩米爾那殘破不堪的身軀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了起來,意識緩緩復蘇……

  一切,如同神跡。

  老祭司顫巍巍地站了起來,他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威嚴的橡樹守衛,又有些無法置信地看了看身上的傷勢,在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以后,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的嘴唇糯糯,神情期待又帶著幾分不安,似乎想要相信什么,又好像畏懼自己所經歷的是一場虛無的夢境……

  這……這是真的嗎?

  自己可以相信嗎?

  忽然,一道恢弘神圣的聲音,響徹在兩人的意識里……

  “吾名——伊芙·尤克特拉希爾。”

  二人身體一震。

  他們彼此對視,均從對方的眸子里看到了惶恐與無法置信,但很快就轉化為了無垠的驚喜……

  是母神大人!

  真的是母神大人!

  回來了……

  一瞬間,愛麗絲感覺自己全身的力量都仿佛被抽了去似的,她的身體晃了晃,忍不住撲倒在地,頓時淚流滿面。

  聲音入耳,薩米爾微微張大了嘴巴,深深的皺紋不受控制地顫抖,而渾濁的淚水如同珠子一般灑落。

  曾經貴為族群長老的薩米爾,此時此刻卻如同孩童一般痛哭了起來……

  “母……母神……是您嗎?是您嗎!”

  “母神大人啊……您回來了嗎?”

  “您……回來了嗎?!”

  熄滅的信仰之火再次燃燒,沖天而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