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章 半獸人狩獵隊

  精靈之森的深處,一只由半獸人傭兵組成的狩獵隊正小心翼翼地穿梭著。

  “快點!你們這些廢物!若是讓目標逃了,這個月的分成一點也別想拿了!”

  隊長磐石手持著獸骨打造的狼牙棒,惡狠狠地咒罵道。

  踢了一下手下的屁股,磐石轉過身,原本陰狠的表情頓時散去,笑瞇瞇地看向遠處巍峨的世界樹,只是那尖利的牙齒和丑陋的面孔讓他看起來分外猙獰:

  “嘿嘿嘿,祭祀大人說的對,只要守在世界樹附近,就絕對會逮到這群愚蠢的長耳朵!”

  想到接下來可能的收獲,磐石的心中越發期待。

  自從千年前諸神之戰,身為精靈主神的自然之母隕落,世界樹枯萎凋零,精靈一族就失去了真神的庇佑,種族實力大跌。

  而作為賽格斯大陸上最美麗,最優雅,同時又有著悠久壽命的種族,千年以來精靈已經徹底淪為奴隸販賣的搶手貨。

  一只年幼的女性精靈,在人類世界能賣出天價!

  哪怕是成年的男性精靈,也是高端奴隸場的搶手貨!

  而本就生活在精靈之森邊緣的半獸人部落,更是憑借著捕捉精靈,販賣到人類世界而發家致富。

  磐石更是如此,他已經捕獵過十只以上的精靈了,哪怕是算上半獸人的王族,在整個部落里他也算得上是富豪了。

  “等干完了這一票,我就去向碧蘿求婚,然后再在混亂之城購置一套房產,徹底告別野蠻的傭兵生活。”

  磐石在心中美滋滋地想到。

  “頭兒……發現目標了,總共兩只!一只是女性,絕對的上等!不……是極品!”

  忽然,斥候驚喜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磐石精神一振,頓時抽起了狼牙棒:

  “蠢貨們!抽家伙!我們趕緊圍上去,小心別暴露了,誰敢壞事我砸了他的卵蛋!”

  愛麗絲兩人離開了自然神殿,一路沉默。

  精靈少女回頭看著枯萎的巨樹,眼圈發紅。

  這是他們最后一次來祭祀了……

  每一次,她都希望能夠喚醒母神,但每一次,都只有失望。

  現在,就算是身為自然神教圣女的她,都不得不承認,精靈主神恐怕是真的徹底隕落了……

  主神隕落,王族絕嗣,精靈國度早已破碎,族群四散而逃,璀璨的白銀文明化為歷史……

  在狩獵隊的威脅下,現存所有族人都只能東躲西藏。

  精靈的未來,已經看不到希望了。

  想到那些將族人視為貨物,無情捕殺和凌/辱的混蛋們,愛麗絲幾乎咬碎牙關。

  但是,卻又深感無力。

  失去了神靈的庇佑,精靈早就沒有了當初強大的力量。

  “不知道百年后,我們還會剩下幾個族人……”

  少女幽幽一嘆。

  老祭司薩米爾默然。

  百年……

  還真的會有百年嗎?

  精靈一族……已經連成型的族群都沒有了。

  哪怕是現在重新擁有了力量,沒有母神的庇佑,沒有足夠的人口,也很難再恢復到曾經的輝煌了。

  兩人靜靜走著,心情沉重。

  忽然,薩米爾神情微變,兩只尖尖的耳朵微微動了動。

  他的身子驟然挺直,伸手折彎一只樹枝放在鼻間微微嗅了嗅,隨即臉色大變。

  “糟糕!有半獸人!”

  話音未落,四周的草叢頓時“嘩啦啦”響了起來,伴隨著嗷嗷叫的興奮吼聲,十幾個猙獰丑陋的巨大身軀從埋伏處顯現了出來,將兩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中埋伏了!

  看著突然出現的半獸人們,兩名精靈臉色劇變,立刻背對背靠在了一起,抽出了自己的法杖和兵器。

  十幾名半獸人貪婪地看著精靈少邪的目光刺得愛麗絲身體發抖。

  看著那熟悉的裝扮,精靈少女的心中涌起無盡的憤怒……

  他們遇上半獸人狩獵隊了!

  薩米爾老祭司面色凝重,只見他咬了咬牙,吼道:

  “我拖住他們,你快逃!”

  說完,只見他高喝一聲,吟唱起抑揚頓挫的咒語,隨后化身成一只身高四米的黑色棕熊!

  這是他的德魯伊技能,短期內變化成另一種自然生物,并獲得對方70的力量。

  而他變化的這種巨熊,則是精靈之森中獨有的一種強力三階魔獸,有著黑鐵上位的實力!

  感受到巨熊的氣勢,半獸人傭兵中微微騷動了一番,所有人的表情也變得凝重。

  然而還不等化為巨熊的薩米爾進攻,一枚碩大的狼牙棒就突兀地飛了過來,狠狠地撞擊在棕熊的胸腹。

  伴隨著“咔嚓”的骨裂聲,只聽巨熊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后整個身軀撞擊在地面上,再次化為了老年精靈的模樣。

  只是此時此刻的老祭司已經血肉模糊,昏迷不醒地倒在了血泊中……

  僅僅一擊,最強大的戰力就被廢掉了。

  “嘿嘿嘿,真弱。”

  半獸人發出一陣歡呼,隨后緩緩讓開,一名身高三米,狀若肉山的半獸人首領走了過來,正是磐石。

  磐石撿起地上的狼牙棒,舔了舔骨刺邊緣滴落的血液,眼底滿是戲謔。

  愛麗絲不可思議地看著對方,聲音則有些發顫:

  “黑……黑鐵上位……”

  黑鐵上位,意味著對方的等級至少到達31級,而能將薩米爾一招廢掉,說明這名首領很可能達到了黑鐵上位的巔峰!

  一時間,她的心中竟然涌起無限的絕望。

  她回頭看了一眼凋零的世界樹,目光中滿是悲戚。

  “母神大人……這就是您對我們的懲罰嗎?”

  “嘿嘿……母神?你們的那棵破樹早就在千年前被眾神燒毀了。”

  輕蔑地瞥了一眼遠處的巨樹,磐石舔了舔嘴角,搖了搖頭。

  他對于自己剛剛的一擊非常滿意,就在前幾天,他終于晉升到了40級,達到了黑鐵上位的巔峰,距離白銀位階僅剩1級。

  父神在上!干完了這票,我也有資金籌備晉升白銀下位,成為半獸人中最有力量的人了。

  磐石美滋滋地想。

  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下愛麗絲,眼底掠過一絲驚艷,而臉上則是掩蓋不住的驚喜:

  “果然是好貨!這下發了!”

  說完,他淫笑著看向少女,嘿嘿威脅道:

  “你老實一點,還可以少吃一些苦……不然,嘿嘿嘿……”

  “嘿嘿嘿嘿……”

  周圍的半獸人也發出彼此意會的笑聲。

  愛麗絲的眼中滿是憤怒,她深吸了一口氣,挺直身體怒斥道:

  “邪惡的半獸人,我寧愿死,也不會讓你們得逞!”

  說完,她抽出法杖,準備以命相搏。

  然而沒等她行動,磐石的身影便微微一閃,只聽“啪”得一聲,她的武器便被挑飛。

  “呸,真弱……就這點實力還自稱白銀種族?”

  半獸人的聲音充滿了嘲諷。

  白銀種族……

  聽到這個詞,愛麗絲的心中更是悲戚。

  在遙遠的過去,精靈族還受到主神庇護的時候,每一名成年精靈都有著至少白銀的實力。

  而成年即白銀的種族,又被稱為白銀種族。

  那個時候,精靈的文明是何等的輝煌?傳奇、半神層出不窮……

  而現在,連一名黑鐵上位的職業者都難以拿出……

  不僅如此,更是被勉強稱為黑鐵種族的半獸人欺辱!

  愛麗絲握緊了拳頭,心中悲憤。

  “嘿嘿嘿,到了現在,難道你還以為自己有別的選擇嗎?”

  磐石戲謔道。

  愛麗絲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悵然。

  想到那些在掠奪和殺戮中家破人亡的族人,想到那些被賣為奴隸的同胞們的悲慘遭遇,愛麗絲的心越來越冰冷絕望……

  漸漸,她冷靜了下來。

  只見精靈少女閉上了眼睛,口中開始默默吟唱……

  一道道壓抑的魔法波動以金發的精靈為中心散開。

  磐石表情一變:

  “不好,她要自爆魔法本源尋死,快阻止她!”

  聽了首領的話,半獸人頓時騷亂了起來。

  磐石更是心中憤怒。

  他倒不擔心區區黑鐵中位的自爆本源會傷了他,而是不想眼前到手的寶貝就這么沒了。

  活著的精靈,那是寶貝,死了的,就只是尸體!

  愛麗絲抿緊了嘴唇,這一刻,她的心中再次浮現起了一段段記憶……

  那是兩百年前她還和母親待在一起快樂生活的時光……

  那是族群尚在,大家虔誠向母神祈禱的片段……

  那是母親病逝,她被選為最后一位自然圣女的畫面……

  一滴晶瑩的淚珠滾落,愛麗絲念出了最后一個咒語,瞬間引爆了自己的信仰之力!

  璀璨的光輝自少女身上綻放而起,如同金色的太陽。

  磐石五官扭曲,大吼一聲:

  “快阻止她……”

  還沒等他命令完,眼前的景象就讓他把話憋了回去。

  一道隱晦的波動略過,只見少女身上的光芒閃了閃,隨后就如同被扎破了的氣球一般萎了下來……轉眼之間,就恢復了平靜。

  仿佛剛剛什么都沒有發生。

  氣氛,一時間有些詭異。

  磐石目光古怪地看著有些茫然的精靈少女,將蹦到嗓子眼里的心臟咽了下去,隨后嘿嘿笑道:

  “自爆都不會的廢物!”

  愛麗絲呆呆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嘴里則不斷喃喃:

  “為什么不行……”

  “明明沒有念錯咒語……剛剛發生了什么……”

  “母神大人……難道我連自己的生命都無法掌握了么……”

  看著陷入了呆滯的精靈少女,磐石松了口氣,隨后對著左右喏喏嘴:

  “給我綁了她!小心別傷著了!”

  說完,手下的半獸人卻沒有行動。

  磐石皺了皺眉:

  “愣著做什么?快干活!”

  半獸人們依舊沒有行動,相反卻都驚恐地看著磐石,同時不住地向后撤退。

  “你們在干什么?”

  磐石表情微沉,是真的有些生氣了,一絲絲怒火不斷攀升。

  一名強壯的半獸人呆滯地看著磐石的身后,咽了一口唾沫,隨后顫顫巍巍伸出了手,聲音則有些發澀:

  “頭兒……后……后面……”

  后面?

  磐石的眉頭擰了一下。

  清涼的微風伴隨泥土的氣息從身后吹來,一片巨大的陰影將所有人覆蓋。

  磐石心中一跳,一絲不安隱隱在胸中蔓延開來。

  一邊小聲嘟囔,磐石一邊有些警惕地轉過身去……

  他的神情頓時凝固。

  身后,

  一尊三十多米高的巨型樹人正目光冰冷地站在那里。

  粗壯的身軀遮天蔽日,那龐大懾人的壓力令空氣都為之凝滯……

  看著那恐怖的身影,磐石的瞳孔微微一縮。

  他雙眼瞪得老大,同時驚駭地張大了嘴巴,聲音帶著一絲干澀以及不可思議:

  “橡……橡樹守衛?”

  “這怎么可能?!”

  巴薩卡冷漠的目光掃來,聲音冰寒,不帶一絲感情:

  “剛剛,你說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