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 偃旗邊關幾時好

  西北邊關,天地遼闊。

  黑山腳下,蒙古人開辟出一個鎮子,專為招待大宋商人設置。

  無數的羊群、馬群被趕到這里,換取生活必需品,鐵鍋這東西別看在大宋不值什么錢,但是在草原上就是寶貝。

  這些草園上前來買賣的,大多是白達旦部落的,人人臉上洋溢著笑容。

  對于普通的牧民來說,開市互通對他們的好處立竿見影。

  你養了若干牛羊,光吃肉的話能養活自家四口,拿一半牛羊換糧食,能養活一家六口,還能存點積蓄,你怎么選?

  而且糧食利于儲存,就不用游牧遇到極寒天氣或畜群瘟疫,只能搶劫或者餓死了。

  亂糟糟的人群中,有許多從關中來的漢子,他們也是來販馬的。

  走在熱鬧的集市上,這些人往往會比較一下哪家的馬匹比較精壯,再找幾個會說番語的,和賣馬牧民的砍價。

  在砍價這上面,剛開始通貨互市的蒙古人,明顯不是漢族商人的對手,不過他們應該會慢慢變得精明。

  可想而知,茶馬商道開啟之后,勢必會有大批的馬販子涌入此地。

  這里除了蒙古人和漢人,還有黨項人羌人、契丹人...

  突然,集市上響起一陣敲鑼聲,只見幾個伙計舉著招牌,幫自家掌柜的招人做工。

  草原上不缺少勞動力,去定州做工出點力氣,就可以換回幾袋糧食和漢人釀的好酒,對于草原上的牧民來說,是個非常劃算的事情。

  不少頂著個奇異發型的異族男人,乖乖排著隊,等著漢人的雇主帶他們登上南下的馬拉車。

  西夏原本的土地上,如今百廢待興,到處都需要精壯的勞動力。

  整個邊境,一拍安靜祥和的景象,如果不出現變故,可以想象,這里會越來越繁華。

  可惜,邊關從來都不是安樂之地,不管兩邊是什么種族,是什么國力,早晚有一天這種平靜會被打破。

  眼下的和平更顯得彌足珍貴,尚未落魄的大宋,還沒崛起的蒙古,纏斗五十多年的宿敵,享受著難得的蜜月期。

  一隊隊的軍漢,穿梭在集市上,挑選著合適的馬匹。

  這些人都是行家,伸手一摸便知道馬的成色,蒙古人最喜歡這些客人。

  他們出手闊綽,一買就是整個馬群,而且絕對有足夠的糧食來交換,省去了很多時間,

  在離黑山不遠的一處軍寨內,姚古聽著楊可世的匯報,笑道:“還是少宰想的長遠,咱們有了西夏舊土,天然的養馬地,實在是不應該到處買馬。不過現如今組建騎兵迫在眉睫,也只能先買一大批應應急了。”

  楊可世舔了舔嘴唇,道:“宣帥,咱們可是說好了,我那支白梃兵,要三千戰馬。”

  姚古瞥了他一眼,笑罵道:“俺還能黑了你的馬,還是你覺得俺說話不算的,不過是區區三千戰馬,以前咱們沒有另當別論,現如今馬匹要多少弄不到。”

  西北將門,就是這個底氣,一來他們本身就有錢,而且朝廷一下子補全了三年的軍餉。

  他們三年內為朝廷墊上的軍餉,一下子收回來,著實讓他們手頭闊綽了一回。

  楊可世笑的十分燦爛,露出兩排牙齒,叫道:“既然如此,宣誓,俺去挑馬了。”

  姚古揮了揮手,罵道:“趕緊滾蛋。”

  望著楊可世的背影,姚古凝眸沉思起來,楊少宰讓大家準備好養馬之地,但是這里的牧場還在黨項人手里控制著。

  打敗西夏的時候,為了快速肅清反抗勢力,朝廷許諾投降者不沒收他的財富,包括牧場。

  是讓黨項人養馬呢,還是足見一支黨項騎兵,將他們作為兵源呢。

  姚古搖了搖頭,自暴自棄地說道:“這些事還是交給種老經略去頭疼吧,俺就買好自己的馬,訓練好精騎,等著揚名立萬再立下大功就是了。”

  昭德坊,數叢修竹輕輕搖擺,掩映著花叢中的一條細石小徑。

  小徑盡頭通往一座垂花石門,種歸夷探頭探腦地張望了一陣,見院內無人,便飛快地提起衣擺沿著石徑一路小跑,直奔進一座飛檐翹角的典雅繡樓內。

  繡樓上一名清秀少女正焦急地轉著圈子,待看到了種歸夷才長出了一口氣,口氣不乏埋怨道:“小姐,你可算回來了,快急死我了!”

  這些丫鬟是西北種家送來的,自小服侍種歸夷長大的丫鬟,她們來了之后,小桃子的膽子蹭蹭地長,再加上又沒有父親管著了,種歸夷愈加地無法無天起來。

  她鞋子都不脫,就往床上一趴,露出半個腦袋在簾外啟齒輕笑:“府上蕓娘和哥哥來過啦?”

  另一個丫鬟這時候端著水進來,噘嘴抱怨道:“小姐,今時不同往日,你可不能再這么下去了。你說你是不是又往后院跑了,那里一群鬼精鬼精的孩童,聽說他們連大蟲都抓到過,你再偷偷跑去,小心碰到大蟲把你咬了去。”

  湘妃竹榻上,小桃子踢掉自己的鞋子,衣衫穿的輕薄,可也難耐酷暑,再加上剛從外面跑進來,鼻尖已有了微微細汗。

  聽了丫鬟知琴的規勸,小東西十分不屑,甚至不屑于辯駁。

  一邊蹬著腳丫,一邊伸手道:“我要吃放了糖霜的奶酪,快點拿給我。”

  知琴掐著腰,嗔怪道:“還吃,小姐每日吃了睡,睡了玩,都快成圓球啦。”

  小桃子鼻子一皺,腳丫靈巧地挑起沾有泥巴的鞋子就往知琴那邊丟,嚇得她趕緊閃身躲避。

  不偏不倚,砸到剛剛進來的楊霖頭上,頂著一只袖珍小鞋子,楊霖面色不善。

  叛逆期的種桃兒趕緊翻身起來,乖巧地垂手道:“哥哥。”

  聲音甜的要膩死人...

  知琴忍著笑,從他頭上拿下鞋子,楊霖在外面聽了一陣,心里暗道這個問題少女要管一管了。

  自從來了自己身邊,失去了束縛,她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楊霖往桌子旁一坐,問道:“你去哪了?”

  種歸夷眼珠一轉,甜笑道:“天氣炎熱,我去給哥哥鑿冰去啦。”

  “啪”的一聲脆響,小桃子一聲驚叫,捂著火辣辣的小屁股跳了起來,驚恐地看著面色不善的楊霖。

  知琴和知畫在一旁指指點點,笑道:“大郎打的好,小姐是得管管了。”

  “你們兩個叛徒!”

  楊霖氣極反笑,把她按到腿上,又打了幾巴掌,疼的小桃子眼淚都飆了出來,撲騰著小腿哭喊道:“救命,救命,哥哥饒命。”

  楊霖一邊拍打著,一邊道:“你們收拾一下,近期我有可能去一趟延安府,到時候一起回去。唔,小丫頭屁股肉確實長了不少,手感不錯。”

  兩個丫鬟捂著嘴,上前笑道:“大郎悠著點,孩子小,您別打壞了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