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茶馬古道今又來

  等到楊霖雙腿虛浮,疲態盡顯地回到書房。

  把自己成功勸說陛下,不接受高明泰投降的事一說,不敢置信的段妙貞乳燕投林般跳到自己懷里。

  感受著身上纏繞的玉臂的力道,以及稍微有些撕裂的哭喊聲,楊霖知道這個公主是徹底屬于自己了。

  從今之后,就算用皮鞭抽打,用腳踢,也趕不走她的一顆芳心了。

  西夏覆亡,商道重開,曾經繁華一時的絲綢之路,再此煥發出光彩。

  西北上來奏章,說是蒙古人想要在草原邊境,開邊互市,用馬匹、獸皮、獸筋換取大宋的糧食、鐵器和茶葉。

  互通有無本是好事,但是蒙古乃是契丹的治下,這種事理應由契丹出面。

  都堂內,幾個宰輔齊聚,包括王黼、楊霖、張商英和蔡京。

  楊霖和蔡京商議一番,認定這是蒙古人私自聯系的,可能已經背著契丹開始搞一些自身的發展了。

  現在的蒙古四分五裂,各自為戰,又全都歸屬契丹統治。

  蔡京沉吟道:“茶馬古道,若是開啟,當可大大緩解大宋馬匹之需,當初西夏求和時候,曾經上貢一批蒙古馬。

  此馬體形矮小,其貌不揚,但是頭大頸短,體魄強健,胸寬鬃長,皮厚毛粗,更有一點好處,此馬在戰場上不驚不詐,勇猛無比,歷來是一種良好的軍馬。”

  王黼趕緊道:“既然如此,還有什么好猶疑的,開邊互市本就是兩贏局面。且看那市舶司,不知道養活了大宋多少軍民。”

  在場的都知道他的用意,王黼當然希望開市,如此一來就有可能激怒契丹。

  如果大宋不經過契丹,就和蒙古開邊互市,無形中拔高了蒙古的地位,契丹肯定不愿意。

  現在王黼背后的梁師成,勾結童貫,一心要在幽燕之地做文章。

  只有收回幽燕,才能重新掌握朝廷的大權,把楊霖蔡京壓在身下。

  楊霖暫時還不想和契丹開戰,這個腐朽龐大的草原帝國,就如同一個肥羊一般。

  這個時候,最好是等到其他猛獸,把這個肥羊咬死,然后上去坐收漁翁之利。

  大宋契丹乃是兄弟之邦,睦鄰友好這么多年,雖然偶爾有摩擦,但是兄弟有難是一定要出手幫助的。

  你看大理,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么...

  但是開邊互市,在蒙古草原邊界建立茶馬商路,確實可以解大宋的燃眉之急。

  大宋,缺馬啊!

  打贏了沒法擴大戰果,人家一揚馬鞭,大宋的步卒只能在后面干瞪眼,跑得慢連灰都吃不上。

  而一旦輸了,人家四條腿的戰馬,大宋將士跑都跑不掉。

  閉著眼凝神思索了良久,楊霖還是決定以軍馬為重,支持開啟邊境茶馬商路。

  蔡京稍微有些意外,在他看來楊霖不可能看不出梁師成和童貫的圖謀。

  再結合西夏戰報傳來的那天,楊霖的所作所為,蔡京捏著胡須點了點頭。

  楊文淵看上去跟個混賬小王八蛋一樣,心里還是有社稷朝廷的。

  他正準備和梁師成一道,給楊霖點苦頭嘗嘗,打壓一下這個自己宰相之位的有力競爭對手,聞言便笑著說道:“既然大家一致贊同,我們便呈上去,奏請圣上定奪。”

  這幾個人都點了頭,趙佶根本不會反對,甚至就算他想反對,也得掂量掂量。

  蒙古人現在的日子并不好過,草原上契丹施行放養政策,坐視他們互相殘殺,以此施行自己的統治。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蒙古人現在的生活,就是窮。

  如果能跟大宋開邊互市,對他們來說是十分幸福的,自己的馬匹再也不用低價被契丹收走,然后啥也換不到了。

  他們也不怕契丹的追究,本來就過不下去,來個天災過個冬就要死人,契丹人能拿我怎么樣?我還能再怎么變得更慘?

  這就是窮不要命的一群人,最是難惹。

  都堂定下開市之后,西軍上下應該是最歡喜的人,他們終于可以大規模組建騎兵了。

  西北將門得以保存,是朝廷幾方勢力共同妥協的結果。

  西軍是大宋最能打的軍隊,童貫深有體會,梁師成又何嘗不知道。

  他們準備北伐幽燕,到時候肯定拉著西軍打先鋒,當炮灰。

  有了這層“深思遠慮”再加上楊霖一力庇佑,西軍上下才得以保全。

  如今得知蒙古想要開邊互市,種師道和姚古、折可求等人一商量,馬上派人到汴梁找到楊霖。

  昭德坊內,儼然一個小道觀,幾十個長相清秀的小道童,跟著楊霖一起練功。

  西軍派來的使者猛將楊可世,瞪著一雙銅鈴般的牛眼,嘖嘖稱奇。

  練了一早,額頭汗珠沁出,梅道長這才收功。

  一眾道童對著楊霖齊聲叫:“師叔祖。”拜了拜,然后結隊退去。

  楊霖走到院中樹下的藤椅前,擦著臉問道:“經略相公派你前來,所謂何事吶?”

  楊可世笑道:“老相公心疼女兒,送來金珠十箱,使女十人,錦緞十匹,讓種大小姐花費役使。”

  楊霖點了點頭,這個樣送禮倒是挺安全的,不怕人說三道四。

  楊可世見狀,上前道:“少宰,西軍缺馬,卻不缺少馬鐙上的軍漢。聽說朝廷已經決議和蒙古開市,老相公的意思是,能不能從西府求來制文,允許俺們組建騎兵?”

  “你們要騎兵作甚?”楊霖明知故問。

  楊可世笑道:“如今少宰攻略大理,將來拿下之后,吐蕃豈不就是池中之物。俺們兩面夾擊,取吐蕃如同探囊取物,到時候戰馬可是必不可少,尤其是適合打仗的蒙古馬。”

  “西夏舊土,銀夏之間,都是天然的養馬地。你們也不能全部指望從蒙古買進,要知道開市只是暫時的,只要是邊關,哪有不打仗的。萬一跟蒙古起了沖突,你們不就兩眼一抹黑,抓瞎了。這次我給你們去要制文,組建騎兵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須有自己的養馬地和馬源。”

  楊可世見他答應了,心中一喜,連連抱拳稱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