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讓利于民賣田產

  汴梁城郊,燈火通明,一個個小帳篷在林中發著燭光。

  楊霖抱著種歸夷,看了一會璀璨星空,給她講了幾個后世的小故事,周圍聚攏起一群鶯鶯燕燕,都十分感興趣。

  一夜無話,第二天眾人收拾好了,浩浩蕩蕩回昭德坊。

  楊霖留下來,準備拍賣田產,早早的便有士紳官民聚集一堆。

  田產對這個時代的人來說,就是最寶貴的財富,是傳家的東西。

  變賣田產,被視作極大的不孝,也就是所謂的崽賣爺田。

  現在又大片的良田,要正規拍賣,來的人豈能不多。

  很多也有興趣,但是沒有實力的老百姓,只能眼巴巴地在外圍看著。

  楊霖早就讓人做賬,在其中以蕓娘的名義,買下了一大片,這些便劃出去不再參與拍賣。

  萬歲營高搭彩臺,在現場維持著秩序,這其中有很多汴梁勛貴,紅著眼帶著錢前來購買本屬于自己的田產。

  留下的秦情情一身男裝,伺候完楊霖洗漱,陸謙呂望才簇擁著他來到臺上。

  壓了壓手,示意在場的眾人噤聲,楊霖輕咳一聲道:“諸位,汴梁城百萬人口,每日耗費糧食驚人。每逢天災,便有斷糧之危,我大宋歷朝深受其害。

  可笑的是,在汴梁的周圍,卻有大片良田荒蕪,簡直是荒唐透頂。

  此事本官便不多贅言,他們也都收到了懲罰,今日專職拍賣田產。”

  眾人摩拳擦掌,都準備多多購進,畢竟所有的拍賣都是價高者得。

  楊霖輕笑一聲,道:“今日拍賣,不同以往,在場眾人皆可上前參與我們的抓鬮。抓著的,即有機會購買田產,若是不能支付便當做棄權,這個名額卻不允許轉讓。而且,每畝地,只賣三百文,概不漲價!”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驚呼,這就是赤1裸裸的讓利于民,在場的百姓無不歡呼雀躍,權貴們卻有些冷臉。

  如此一來,他們失去了優勢,所有的百姓都可以參與夠賣了。

  大宋開國時候,開封府的旱地價格,每畝平均三百文,但是那已經是老黃歷了。

  嘉祐八年,京西轉運使吳充下令濟源修復了唐代溫造所建的渠堰,使當地大量土地由旱地變成了水田,重新種植水稻,土地價格隨即上漲:“向時畝為錢百余者,今幾貳千錢,則厚薄可見。”

  原來每畝旱地只值一百余文,此后升到了將近兩貫,增值約二十倍!

  楊霖為了讓耕地回到農夫手里,也是操碎了心,只有他們才會真心實意種田,為汴梁提供就近所產的糧食。

  真落到那些權貴手里,他們有的是手段跟朝廷打馬虎眼,大不了建起宅子來。

  拍賣持續半個月,反正現在不是春耕時節,有的是時間讓百姓們前來抓鬮。

  楊霖做成的汴梁商會,大力支持此次拍賣,提供了抓鬮的用料和人手。

  汴梁城郊的這場前所未有的大拍賣,和蔡京的新政比較起來,實在算不上什么。

  不過這已經是楊霖可以做成的最大政事了,是他獨立完成,而且制定章程。

  這已經是宰相的權利了,開封府儀同三司和少宰的官職,都可以稱為宰相,不過不是蔡京那個左仆射是首席宰相罷了。

  如今的楊霖,已經成了除王黼以外,又一個年輕的宰相了。

  王黼那廝,連升八級,靠著隱相梁師成,比楊霖這個狀元出身的天子近臣都快。

  有時候,真實的歷史,是話本都寫不出的荒誕。

  拍賣會的消息不脛而走,傳遍了汴梁的每個角落,附近的鎮上紛紛前來,寫著幾畝幾畝的紙條,不到三天就被抽光了。

  接下來就是拿著紙條,當場交錢買田,領取地契。

  為了防止私下買賣紙條,不允許出去,紙條一旦拿出去再來便作廢了。

  大部分人都是備足了錢來的,還有一些實在沒錢,純屬來湊運氣的,都被轟了出去重新抽。

  楊霖笑吟吟地走在田壟之間,看著熱火朝天的場面,暗暗點頭。

  自己能做到的,只能到這個地步了,最大限度地保證百姓能買到耕地。

  大宋集全國之力以養汴梁,集中了朝廷的權力,也加重了汴梁這座偉大城池的負擔。

  每次的斷糧,都是影響國本的危機,必須扼制住開封府耕地不種田的歪風邪氣。

  走著走著,突然前面一群人圍著一個賣田的桌子,隱隱有叫罵聲傳來。

  楊霖快步走過去,撥開人群,只見里面幾個官差正在訓斥一個姑娘。

  少女臉上掛著兩行清淚,手里攥著一張紙條,就是不肯撒手。

  楊霖一看,又是那個少女,暗道看來自己和她著實有些緣分。、

  陸謙剛想上前詢問,被他一把拽住,親自上前道:“怎么回事?”

  官差見少宰過來,趕緊從桌后出來,道:“少宰,此人抽到了十畝,卻只拿出四畝的錢來。按照少宰定下的規矩,理應把她打出去,看在是個弱質女流,小人們便苦口勸說她幾句。”

  少女如此窘迫,見到楊霖,羞的直欲鉆到地縫里。雙手絞著腰間的襦裙,豆大的淚珠不住地落下。

  她的太爺爭氣,留下了一點薄產,兒女都養得白潤,誰知道后來家中雙親患病,花光了積蓄不說,還欠了一屁股外債。

  今日好不容易有了機會,蒙天眷顧抽到些田產,無奈囊中羞澀,苦苦哀求容她回去借一些,官差只是不肯。

  楊霖一伸手,身后的呂望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解開錢囊遞了上來。

  呂望的錢囊鼓鼓的,他雖然花的多,俸祿著實不低。

  楊霖數出半貫,笑著道:“這位姑娘和我有些交情,我先墊付給她,你們給她辦地契吧。”

  說完轉身就走,只留給農家少女一個背影,引得她淚眼婆娑,偷瞧了兩眼。

  楊霖剛走,官差們的態度瞬間好了起來,圍著她陪笑道:“這位姑娘怎么說的,您認識少宰怎么不早說啊,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小人正是有眼不識金鑲玉,這是您的地契,姑娘拿好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