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打雷劈要學醫

  七月的末尾,熱的一塌糊涂。

  城郊荒田里草比人高,現如今都已經收歸朝廷,楊霖今日便是去勘查、丈量耕地,等著拍賣。

  一頭頭的耕牛,已經被從各地運來,準備開始墾荒。

  到了這個時候,地里還是可以種一些菜蔬的。

  萬歲營開路,行人避讓,寬大的馬車暢通無阻地行走城郊的小道上。

  楊霖靠在金絲線鑲邊的竹黃色靠背藤面上,斜依著身側的蘇妝憐,身后的佳人一雙玉手,在他的太陽穴輕揉。

  蘇凝香在一旁沏茶,殷淺淺和李凝兒在一旁下棋,小桃子手托著腮看得十分認真,她年紀雖小,也是大家閨秀出身,琴棋書畫都有涉獵。

  車內一應俱全,便如一個小臥房一般,楊霖也確實存了心思出來游玩一番。除了和大家還不是很合拍的方妙憐在家看娃,蕓娘是大管家走不開,其他女眷幾乎全來了。

  回朝之后,勞心勞力,還沒有片刻安寧。

  官場這個是非地,你不算計人,別人也在算計你,就是你來我往一刻也不得清閑。

  如今獲得階段性勝利,是時候放松一下了,不然鐵打的身子也撐不住。

  在這田壟之間,野炊游玩,也是一種雅趣。

  再過幾天,這里可就都成了耕田了,汴梁權貴百年營造的游樂林,都將被推平了種地。

  大軍守在四周,只有楊霖才能攜家人前來,反倒像是專屬于他了。

  城郊的古道上,不少百姓都在游玩,路邊的樹下橫躺側臥,有許多的坦胸的漢子在酣睡。

  楊霖掀開簾子,往外觀瞧,欣賞著北宋的風土人情,這便是一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圖。

  汴梁風華,跨越千年,細看之下,便是城郊,仍不免讓人驚嘆。

  一個白衣官員,遠遠望著馬車過來,臉上有些紅潤,來人生了一副好相貌,玉面恂恂,倜儻儒雅,一看就是保養得宜。

  來到馬車前,望著楊霖一拜,道:“外甥拜見尊堂舅。”

  楊霖一看他明顯就是三四十歲,竟然對著自己就叫舅舅,仔細一想才記起來,這是自己已故娘親真州許氏那邊的一個親戚,印象中好像中了功名。

  楊霖記不清他,但是現在的大宋,沒有幾個人不知道楊霖的底細了。

  “你怎么進京了?可是吏部的調動?”楊霖存了心思,自己沒有幾個心腹,若是有親戚豈能不用。

  許叔微呵呵一笑道:“回堂舅,外甥是來辭官的。”

  楊霖楞了一下,從馬車中出來,問道:“怎么回事,可是有人排擠?”

  許叔微呵呵一笑,道:“堂舅多慮了,外甥醉心醫術,不愿為官,先前曾與家父有約,官至五品便可以辭官。先父雖去世十年,外甥也不敢違約,今年吏部下了公文,著我進京任中書舍人,已經是五品的官位。

  外甥已經順路回鄉,在先父墓前祭奠,可以進京辭官了。”

  五品辭官,專心學醫?

  楊霖一度懷疑自己是聽錯了,這種事情都能發生,自己這個外甥簡直是個奇葩。

  若是楊霖知道他的成就,估計驚詫會小一點。

  許叔微,《傷寒論》之大家、經方派創始人之一,曾任徽州、杭州府學教授、集賢院學士,人稱許學士。許叔微心慈近佛,志慮忠純,遇事敢言,為人豪爽,棄官歸醫,終享“名醫進士”之譽,百姓奉為神醫。

  眼前這個一臉歡快的中年外甥,可謂是不思進取的典型,楊霖撫著額頭道:“就不再考慮考慮了?”

  “外甥已經告祭先父,家中也無人反對,這番心愿勢必完成了。”許叔微面帶得色,他做官這么快就到了五品,看來也是頗有聲望和人氣的。

  楊霖點了點頭,道:“人各有志,既然如此你準備去哪深學醫術。”

  “汴梁乃是天下中心,群英匯聚,只有在汴梁才能更進一步。”許叔微倒是看得頗為清楚。

  “我保你進太醫院如何?”

  許叔微搖了搖頭,道:“那是看病開藥的地方,不是學醫的所在。”

  尼瑪,看來是有點東西,是個做學問的樣子。

  楊霖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你便留在汴梁,我的宅子你打聽打聽便知,既為親戚須得多多走動。”

  “正該如此。”許叔微又行了一禮,道:“今日辭官要走的衙門頗多,外甥就不耽誤堂舅了。等外甥辦完了公事,夜里去拜訪堂舅和舅姥爺。”

  楊霖心道,我都不知道我爹去哪了...自從當了官,爹就跟解放了一樣,到處亂竄。一會去東瀛,一會下南洋,時不時去江南,行蹤飄忽,是徹底放飛自我了。

  送走了不求上進的外甥,楊霖剛想回馬車,就看到一個少女看到自己似乎是想躲閃。

  “是你啊。”

  少女見沒有躲開,紅著臉上前道:“見過恩公。”

  此女正是前段時間被蔡同調戲的農家少女,挎著籃子不知要到哪里去。既然遇到了那等事,還出門行走,看來此女家中定然十分拮據,需要她干些活計才能維持生計。

  怪可憐的...

  楊霖饒有興致地打量這個布衣少女,看得出經過上次之后,少女有心故意扮丑。荊釵布裙之下身姿窈窕,五官并不十分精致,湊在一張臉上卻有一股說不出的迷人味道,自己上次竟然沒有發現,真是有眼無珠。

  車簾掀開,蘇妝憐看著這一幕,突然笑出了聲。

  少女有些局促地偷眼看著處處鑲金帶玉的轎壁裝飾,壁上掛著兩支玉柄拂塵,鎏金香爐內散發著裊裊輕煙,富麗的在她看來宛如置身仙境。

  “妹妹,你要去哪啊,過來坐,捎你一程。”蘇妝憐伸手相邀,然后跟楊霖使了個眼色討寵。

  少女搖了搖頭,見眾女服飾華麗,姿容嬌艷,反觀自己青裙縞袂,衣衫破舊,頗有些自慚形穢,羞與同列。

  “不,不,多謝恩公,哦不,多謝官爺和這位姐姐,民女家離得不遠,還是自行返家,免得家人擔心。

  楊霖點了點頭,少女如蒙大赦,匆匆逃也似地離開。

  只是匆匆一瞥的富貴景象,刻在她腦中再也揮不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