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 功過自有后人說

  呂陶趕緊謝罪道:“回少宰,下官是奉命來抓捕墾荒的罪犯,路過此地有太師府上下人求救,才過來看看的,望少宰明察。”

  蔡京的孫子蔡同,一看自己的幫手都害怕這個兇人,頓時嚇壞了。他不在蔡京身邊長大,而是在老家,缺少人管教,既害怕又委屈,“哇”的一聲又哭了起來。

  楊霖搖了搖頭,心道蔡京的幾個兒子,都算是可圈可點的人才。怎么孫兒輩出了這么一個劣貨,簡直是家門不幸。

  呂陶趁機使了個眼色,蔡府的下人慌忙上前扶起蔡同,逃竄而去。

  楊霖望著他們的背影,心道蔡京的面子還是要給啊,不一會轉過頭來,問道:“墾荒的抓了多少?”

  “回少宰,郊區荒田充公的圣旨頒布之后,每日都有人前來墾荒,大多是豪門刁奴。下官這次出來,就帶回去了不下百人,長此以往刑部大牢都要裝不下了。”

  楊霖點了點頭,道:“放心的抓,本官已經和陛下進言,主要是抓到的刁奴,審問出是哪一家的來,就派人去叫他們到刑部贖人,每個人贖金兩百貫,不贖人不管什么門第一律治罪。”

  呂陶暗暗心驚,這也太狠了,看來這次新政的三把火,從上到下都燒得十分堅定。

  楊霖繼續說道:“這沒人兩百貫的錢財,就由刑部和抓人的禁軍分了,每抓到一個,本官再從萬歲營撥款一百貫,全都用來獎勵抓到人的禁軍或者刑部官差。”

  呂陶驚訝的嘴巴微張,他身后的刑部官差早就歡呼起來,這下官差抓人的勁頭,是按也按不下去了。

  呂望和陸謙,見到這邊有些熱鬧,不動聲色地帶人趕了過來。

  見到楊霖無恙,這才放下心來,楊霖伸手一招,呂望上前道:“少宰?”

  左右看了看,刑部官差和圍觀百姓已經撤走,楊霖這才壓低了聲音,附耳對他說道:“回去之后,派人盯著蔡京孫子蔡同,有什么事都記錄一下最好留存證據。”

  呂望輕輕點頭,馬上去安排人手。

  楊霖心道現在雖然用不到,但是提前積累黑材料總是好的,萬一有一天用得到呢。

  蔡京只要不倒,蔡同就算再怎么欺男霸女,都是小事情。

  但是若是蔡京搖搖欲墜,這個寶貝孫子,就很有可能是壓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做人難,做官難,做一個長青不倒的官,難上加難啊。

  大理,羊宜咩城,宋江已經率大軍趕到。

  高泰明率領烏蠻三十七寨,背靠蒼山洱海,與宋人相持。

  段正淳一口氣斬了高家留在羊宜咩城的滿門,將人頭懸掛在城門,出了一口惡氣。

  但是他漸漸發現事情不對勁,宋人牢牢控制著所有的軍權,包括投降的大理將士。

  那些頭人領主,全都不被允許跟自己見面,大理皇室現在能指揮的,仍然只有崇圣寺的僧兵。

  群山之間,旌旗招展,甲胄如云,刀劍如林,段正淳很想率兵沖出去,殺進山谷,把高明泰和他的烏蠻三十七寨十萬人馬殺個干干凈凈。

  但是宋江卻一動不動,只是守著羊宜咩城,似乎在等待什么。

  他在等宋朝的大軍,臨近大理的幾個州郡,有著源源不斷的將士殺入大理。

  宋人現在占據天時地利人和,皇帝在他們手中,羊宜咩城在他們手中,高國主只控制著蒼山洱海一帶的防線,很快就會因為缺糧陷入危機。

  大理的局勢,實際上已經定了,只剩下時間問題。

  等到打著段正淳的旗號,把頑抗的領主殺個血流成河,到時候實施改土歸流,楊霖的大計就成功了。

  脫離中原王朝幾百年的云貴,以及更南的交趾一帶,都將重新收歸。

  這是千秋大計,等上多久都是值得的。

  大理皇宮內,安安靜靜,只能聽見燭花輕輕爆裂的聲音。段正明低下頭來,將表情隱藏在燈火陰影里,良久良久,才聽見他低聲問了一句:“看來宋人和高家沒有什么不同,都是要我們做這個傀儡皇帝而已。”

  段正淳嘴里發苦,道:“是我們太天真了,天下大勢哪有人情可言,大理雖小有良田、番兵、駿馬,連接吐蕃、百越、大海。宋人豈有過境不取而為我們段氏謀利的道理。”

  崇圣寺老方丈,也是兄弟兩人的叔父,嗓音有些嘶啞:“為今之計,要么隱忍伺機而動,謀求復國。要么當一個大宋的順民,至不濟可以效仿吳越國王錢家。”

  段正明一拍桌子,道:“祖宗基業!丟在我們手中,死后有何面目見段氏先人。”

  如今的大理皇帝段正淳心里面悠長的嘆息了一聲,抬首迎著兄長和叔父,道:“興衰榮辱,俱是天定,我們段家到此,氣數已盡...”

  這句話仿佛抽干了這個末代皇帝最后一絲力氣,雙手無力地垂下,他可以在高家的淫威下茍延殘喘,心中尚有反盤的希望,不惜送出自己女兒。

  潛伏爪牙隱忍,暗地里籌劃運作,段正淳也算是有梟雄之姿,可惜就是命不好。

  但是面對大宋這個龐然大物,段正淳是真的絕望了,時局至此已經清晰明朗,他能做的就是為大宋沖鋒陷陣,多殺幾個不服的部族,爭取將來到了汴梁能過上好一點的日子。

  從這點上來看,夜夜光臨昭德坊,被灌得滿載而歸的段妙貞,所作所為也能達到這個目的。

  夜半皇宮內的鐘聲響起,大理的夜空星光璀璨,白玉盤一般的皎月高懸。

  王朝立望著一輪圓月,背負著雙手,身邊放著一宗密卷。

  上面寫著少宰的各路安排,現如今已經全部就緒,到了明日便要在西南大開殺戒。

  此事之烈,可以預想,百年之后,千年之后,史書上也會有血腥的一筆,或許讓人讀來仍覺冷血。

  “世安,怎么還不睡?”

  宋江披著一件袍子,從大帳中走了出來,就看見巨頭望月的王朝立。

  “公明,我在想,明日之后,我們會是什么形象出現在子孫朗讀的史書中。”

  宋江呵呵一笑,道:“王世安啊王世安,大丈夫只管青史留名,是非功過自有后人評說,豈是我等建功立業之時所要關心掛念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